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卷佛道之爭第二十九章

第十卷佛道之爭第二十九章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和煦的春風吹得大地一片青翠,無數的山巒在這春風下被喚醒,他們穿上了翠路的衣裳,在春天姑娘的帶領下,向人們發出了善意的邀約︰春天到了,該進行新一年的勞作了!

    在長安城,這一天天公作美,沒有下雨,晴朗的天穹湛藍一片,上面點綴著多多的白雲,一輪旭日掛在高天,灑下暖洋洋的陽光。長安城的大門,明德門前吳宇舒的巾幡飄動著,上面的旌旗招展,耀眼的金烏,皎潔的玉兔皆被長安城中的百姓繡在了這一面面的旗幟上。在春風之中招搖著,一個個面無表情的騎士騎在高頭大馬上,肩上扛著這些旗幟,全都肅穆的等候著。

    在長安城之中,巍峨的皇城聳立,皇宮高聳的飛檐上面,一個個猙獰的獸首做仰天咆哮狀,這是龍之九子之中的老ど——鴟吻。而在這些鴟吻的腦袋邊上的琉璃瓦反射著陽光像是一片片的鱗甲,整座皇宮首尾相連,也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居然遠遠看去像是一條盤旋的神龍一般,整座皇城之中的宮殿鱗次櫛比高低起伏恍若龍身蜿蜒盤旋。而在最前端那高聳的立政殿就成了這條巨龍的腦袋。而正對著立政殿的朱雀門的城門樓居然被刻意的修建的有那麼幾分圓潤,全然就是一顆龍珠。顯然李二在這些年一點點的改造著這座皇城。因為這些年他新建的宮殿還有修葺的破舊閣樓等等,全然是在補全這一幅蜿蜒巨龍圖。

    此時的朱雀門前,聚集了大唐長安城之中所有有資格和李二一起出游的官員,他們全都身著盛裝,因為這是一個盛大的日子,在這個農耕時代,春耕是每一個帝王最為重視的一件事情。李二這個立志要做千古一帝的皇帝,更是不會錯過這個政治炒作的機會,所以這一天,他都要耗費國帑去做一場親自躬耕的秀。不僅僅是他自己。還要帶上皇後長孫氏,還有幾個皇子一起去。這樣的一場活動,長安城之中的勛貴又豈會錯過?他們皆是以為可以和皇上一起耕田種地感到無比榮耀。所以這一天不管是誰,只要是能趕回長安城的。全都會來一起種一天地,哪怕是早就已經在自己的府邸之中休養病體的翼國公秦瓊,也是拖著病體來了,而且和他一起的還有其余的軍中將領,包括了成天大門不出二門不邁的衛國公李靖。可見這個時代對于春耕的重視程度。

    李寬並非是來得最早的。在他之前這朱雀門前已經聚集了無數的官員,他們全都在晨風之中等候著,只有少許人坐在自家的馬車之中,比如秦瓊,還有簫等人,他們不是不願意出來等候,而是秦瓊身體虛弱,簫這段時間也是感染了風寒,雖然人來了,可是還是無法承受這清冷的春風。

    李寬騎著追雲。身邊還跟著跑得歡實的小灰灰,這一路行來讓無數起得早的長安城百姓感到無比的熟悉而又陌生,因為這一條大狗他們都認識,這是楚王殿下的愛犬,但是陌生是因為這條狗好久都沒有在長安城之中出現了,而且李寬這一次回來之後也是少有出門的時候,長安城百姓還有很多人不知道原來楚王殿下已經回來了。說起這個楚王,長安城百姓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對他的感覺,因為這位王爺也算得上是一個為百姓做主的人了,至少在他在長安城的時候。無數在長安城之中為非作歹的紈褲子弟是不敢欺壓百姓,因為這位王爺是會直接打上門去的。可是他也不是真的為百姓做主,因為他似乎只是以起伏這些紈褲子弟為樂而已。

    現在李寬是這一次回京之後第一次這般直接出現在長安城的大街上,身邊的大狗興奮的一路狂奔。驚起無數的大姑娘小媳婦。讓她們發出一聲聲的尖叫聲,但是這條大狗卻是之將她們嚇得四處逃串,而不真的出口傷人。不僅僅如此,在這一路上凡是遇上的騎著馬的人,全都遭了殃,因為這條大狗會直接撲上去。然後一聲咆哮,將對方的馬匹嚇得癱軟在地,讓騎在馬背上的人直接摔下馬背。這些人也是全都只有吃了虧還往心里咽,因為他們都是認識這條大狗的,自然知道這條狗在這里,那麼楚王殿下定然就在不遠處了。他們還怎麼敢出聲?而且這些人大多都是軍中的將領,一個個雖然摔下馬背猝不及防,但是全都是身手不凡之輩,全都沒有受傷。所以也不好發作,只能等到李寬走遠了,那條大狗離去了之後在慢慢地往朱雀門趕去。

    辰時剛到,朱雀門大門洞開,李二的龍輦從朱雀門之中駛了出來,一隊身穿玄甲的騎士走在最前面,他們身上一股子的鐵血的味道撲面而來,讓無數聚集在朱雀門外等候的官員的坐騎一陣不安,所有的馬匹,牛車全都瑟瑟發抖,似乎面對這一只凶猛的猛獸一樣。←百度搜索→【←書ソ閱只有李寬身邊的小灰灰鬃毛一下子炸立起來,發出低沉的獅子一樣的咆哮聲。而李寬胯下的追雲也是一聲嘶鳴,似乎在抵抗著。當然除了李寬這里,還有程咬金尉遲恭他們幾人的坐騎也是發出了抵抗的嘶鳴。在這一瞬間就分清楚了這大唐官員的坐騎優劣。

    李二乘坐的龍輦被八匹渾身毛色一致的白馬拉著從朱雀門之中駛了出來,巨大的車 轆在地面山的青石板上滾過,發出隆隆的聲響,李二騷包的站在車輦之上,一臉傲然的昂著腦袋,以四十五度角仰望著天空,一副憂郁渣男的做派,讓李寬差點沒有忍住爆笑出聲。但是身邊的官員們卻全都被李二的王八之氣給折服的干干淨淨,此時全都趴下了,大聲的三呼萬歲起來。這東西自從漢朝以來就一直延續著,只是沒有像李寬曾經看過的什麼辮子戲那般動不動的就三呼一下子,只有在祭天大典,還有盛大的祭祀活動之中才會喊一嗓子。所以現在李二的心情是前所未有的嗨,就連那幾縷小胡子都一翹一翹的。

    “諸位愛卿平身……今日是春耕祭天的日子,諸位愛卿且隨朕前往長安城外的祭天祭壇!”李二朗聲說道,並且示意駕駛馬車的侍衛開始行動。頓時馬車開始緩緩的向著明德門開了過去,馬蹄聲得得作響,敲擊著石板,像是一首曲子,還有後面牛車的吱吱聲響,戰馬的嘶鳴,這一支大部隊開始移動起來。

    駛出了明德門,速度頓時快了不少,李二的車輦之中,長孫皇後端身坐著,一身華麗的金線織就的鳳冠霞帔在她的身上,將她承托的雍容華貴。一張傾國傾城的臉蛋上面眉若遠山含黛,肌膚好似傲雪凝脂。還有在眉心貼著的火紅的額飾,更是讓她顯露出了幾分嬌媚。總之這個女人在這一天美得不像話簡直就冒泡了,在她的頭頂上,一只飛鳳簪子恍若在隨風翱翔,在她的腰肢上,一條絲帶輕輕地束著,小路處恍若不堪盈盈一握的腰身,真不敢相信這個女人已經生了七個孩子。此時的長孫皇後是如此的讓所有人都感到驚艷,同時在對比著在她身邊坐下的李二,頓時覺得只有這樣的女子才和李二相配。也只有她這般的雍容華貴的氣質,才能讓李二鋒芒畢露的氣勢顯得緩和起來,不那麼咄咄逼人。

    李寬才不管這些,這一次要不是李二親自到他的府邸之中和他商談了許久他才不會來呢,因為這種祭天什麼的最是麻煩了,禮節繁瑣的讓人崩潰,真不知道這是誰發明的,要是那家伙還活著的話,李寬絕對會將他打死,因為他在幾年前就已經受過這種罪了,這一次主要是李二會借著這一次的機會推出李寬這兩天花了無盡代價才弄出來的東西,不得不親自前來。

    無盡的百姓在街道兩邊看著這一支龐大的隊伍,一個個都是露出羨慕的表情,因為這可是隨著皇帝陛下一起種地啊,皇上用金鋤頭,這些跟著去種地的,最不濟也會使用銀子做的鋤頭吧!

    “這路怎麼這麼長啊?”就在李寬被隊伍緩慢的速度,折騰的昏昏欲睡的時候,一個聲音在他的身邊不遠處響了起來,這讓李寬心神微微一震︰這個聲音,居然是……于是他果斷地四處張望起來,果不其然在他身邊不遠處,他看到了一個愁眉苦臉的少年。這家伙騎著一匹戰馬,身上穿著一身錦袍,此時卻是灰頭土臉的,因為在他的前方是好幾個騎著高頭大馬的彪悍的狗熊一樣的漢子。而且在他的身邊也是好幾個三大五粗的壯漢,身上穿著有鎧甲,就連面甲都放了下來,看不出到底是誰。只是前方那幾個人李寬很是熟悉,一個個都數的過來,程咬金,尉遲恭,段志玄,屈突通,劉弘基。還有在這一群人之中那一個清瘦的恍若儒生的中年人,這是他的姑丈——譙國公柴紹。而這個正在抱怨的正是他的表格柴令武。

    當然李寬找尋的並非是柴令武這家伙,而是一個讓他有些怕怕的魔女,那就是他的姑姑——平陽公主李秀寧。這些年這位魔女姑姑去了邊關,因為去探視常駐邊關的柴紹,並且帶著柴令武去感受一下邊軍的生活,李寬也有好幾年沒有見過她了,但是還是不見來得好,因為這個姑姑可不是身手高超就能逃得掉的。(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