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卷佛道之爭第三十章猛虎下山

第十卷佛道之爭第三十章猛虎下山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李寬听到了柴令武的嘀咕聲,頓時騎在馬背上的瞌睡一瞬間消失無蹤,因為柴令武這家伙都來了,那麼他的那個姑姑定然也在不遠處,果不其然,在不遠的地方一個騎著棗紅色駿馬的英氣勃勃的女子正在用一種很奇怪的眼神看著他。Σ。Σ李寬頓時打了一個哆嗦,這個女子就是平陽公主,也是李寬最怕的人之一,因為這個人對他全然是一番溺愛,讓他難以逃避,只是表達她的這番心意的行動著實讓李寬難以承受。

    此時李秀寧正秀眉一挑,看著剛才還在馬背上打著盹兒的佷子,心中一陣好笑。這家伙居然在騎著馬的時候都能睡著,簡直就是讓人無語。要不是場合不對,她定然要讓他長長記性,騎馬這樣的事情本來就很危險,居然還在馬背上打瞌睡,簡直就是找死的行為,早在剛從長安城的大門出來的時候,李秀寧一家就和大部隊合流了。李寬混在大部隊里邊打醬油,實在是沒有注意到他們。但是李秀寧卻是早就發現了李寬,因為整個隊伍之中就只有這家伙身穿的一身鎧甲是騷包的金色的,其余的大多是玄黑色的顯得莊嚴肅穆,為了喜慶在身後披上了大紅的披風而已,這家伙一身金色的鎧甲怎麼能不吸引眼球。

    大部隊在百姓們的夾道歡迎之中開始向著樂游原上前進,一路上車輪滾滾,揚起一路的塵沙,像是一條黃色的神龍蜿蜒升天,在天際盤旋而上,讓走在最後面的那些馬車牛車可是受了大罪。但是卻沒有一人有怨言,李寬走在隊伍靠前的部位,倒是一個比較好的位置,至于最前面他是不願去的,因為那里顯得太扎眼了,一大群全都老頭子,怎麼讓他放的開打瞌睡?

    十余里的路程,倒是沒有多久就消失在馬蹄之下。總算是到了正正好戲開場的地方了。早就搭建好的高台,高達九丈五尺,象征著九五之尊。而在高台的兩方,兩排手中執著長戈的衛士莊嚴肅穆的站著。沒有絲毫的表情,所有人都站得筆直端正,絲毫歪斜都沒有,像是一柄柄的長槍直刺蒼穹。他們身上的鎧甲錚亮,手里長戈閃耀著寒光。在這個本是祭祀上蒼,祈求風調雨順的場合,卻出現了這種兵戈森森的感覺,實在是讓李寬有些好奇這到底是春耕祭天,還是大大軍出征啊。但是他卻沒有說出口,因為在這做高台之上,並非是一片筆直的階梯,而是在三丈三,六丈六,還有九丈的地方被搭建出了三座平台。在這幾座平台上。都有著數個或是身披袈裟,或者手執拂塵的佛道兩家的大僧全真在等候。一個個身上僧袍和道袍在風中吹動,飄然若仙。長髯烈烈,甚至李寬看到在最頂上九丈高的平台上,三個人站在那里,兩道一僧,全都身穿著一身的紫色的袍服,紫色的道袍上繡著金光閃閃的八卦,而那一件袈裟更是金光閃爍。這些都是價值不菲的東西呢,每一件衣衫上面的金色。全都是絲絲金線壓鑄而成,一身衣服恐怕不下十幾斤重。這三個老家伙居然敢穿出來?也不嫌墜得慌!這三人不是別人正是大堂的三位國師,他們早就等候在這里了,並且將佛道兩家的這些人全都安排妥當。這一刻總算是要來了,佛道兩家的最後的一絲希望就在今日。

    “吉時到,上祭蒼天,下安黎民!茲有下界王朝李唐,誠心祈求上蒼,願風調雨順國泰民安!上表……”袁守誠前所未有的認真。整個人扯著嗓子喊了起來,別看這老家伙已經八十幾歲的高齡了。但是卻喊得中氣十足,比起李二身邊的那幫子內侍都毫不遜色了,這就是練了一輩子的童子功練就的。這三個老家伙除了張道勤的天師教不禁婚娶,所以有了後人,其余兩人都是一輩子的孤家寡人,兩個響當當的童子雞。

    在這一剎那,李二走下龍輦,神色肅穆的從一邊的長孫無忌的手中的托盤上取下了一張卷軸,然後鄭重其事的走上了高台的階梯,在這階梯地上早就已經鋪就了紅色的地毯,然後一路向上。李二的腳步是如此的穩健,每一步都邁的那麼的雄渾有力,似乎腳下踏著的並不是搭建的木台,而是這大唐堅實的土地,那渾厚的讓人難以喘息的黃土高原。每一步踏下,都發出沉悶的聲響,似乎敲擊在所有人的心里。

    在這一刻,所有人都感到無比的莊嚴,似乎面對著廣闊無垠的蒼茫大地,在這片土地上,由著他們所有的夢想的寄托,在這里有無數他們珍愛的人,他們或是在相見地里勞作著,或者是在一家家的工坊里邊勞動,為這個帝國的強盛付出自己的努力,因為他們灑下的汗水,讓著如畫的江山變得更加的絢爛。在這一瞬間所有人都見到了這樣的場景,這是一幅萬民圖在所有人的眼前展開,春天,正是種下希望的季節,在這個季節里,萬物萌發,一派欣欣向榮。大唐也像這春天里的萬物一樣,開始蓬勃如同旭日東升,走上了一條盛世開闢的道路。

    在高台上,原本肅穆靜立的佛道兩家的那些人,此時睜開了他們的雙眸,嘴里停下了正在念誦的經文,全都對著正在一步步走上來臨的李二一個稽首,然後只見到一點點的白霧在他們身上散發出來,漸漸的越來越濃,似乎像是一團團的白雲,將他們的身影隱藏其中一般。所有人漸漸地都消失在這一團白雲之中,就連那兩方一直值守自己崗位的士兵也消失了,似乎這座高台在這一瞬間就聯通了天人兩界一般,在這座九丈五的高台之上,就是上界天庭。李二仰頭望去,只見到一層雪白的霧氣將上面的所有東西都遮擋住了,似乎這條路永無盡頭一樣,他只能繼續向前。

    所有在高台下的人全都震驚了,因為他們的眼中,這座高台,在這個時候出現了白霧繚繞的景象,在這座高台的中間部分全然隱沒無蹤,只剩下在最頂上的那一座平台,那上面三個衣衫飄飛的大唐國師此時卻恍若神仙中人,站在白雲之上,乘風御氣而行神異的緊。此時風兒吹動,卻是吹不散那高台上繚繞的煙雲,就像是一朵白雲停留在了這大地上。

    李寬看到這一幕,不由得有些佩服,這些古人居然也是厲害呢,憑借著堪稱貧瘠的化學知識,硬是搞出了舞台效果,看來這些佛道兩家的人,也不是沒有聰慧之人。至少這種舞台效果實在是挺贊的。只是不知道他們是如何弄出干冰來的,按理說是搞不出來的。可是這個情形,明明就是干冰制造出來的舞台上的煙霧效果。

    “天佑大唐,國運綿長!南無阿彌陀佛……”一聲佛號,道信大和尚也開口了,只見他從身前的香案上抽出三支信香,然後在手中就這樣直接捋了兩下,頓時裊裊的檀香就這樣升了起來,藍紫色的煙霧飄散著,點綴到了下方的厚實的‘雲層’之上。頓時一朵瓖著紫色邊紋的祥雲就出現在了所有人的眼前。這一刻佛道兩家精誠合作,上演出了一場魔術盛宴,至少在這個時代的人的眼中這就是一種不可思議的能力,許多人都已經差不多要伏跪下去了,嘴里還喃喃自語的嘟囔著︰‘神跡啊,不愧是大唐國師,這價值就是神仙手段!’

    “切……”李寬听到身邊居然有人呢這樣內心被震懾說出這樣的話來,頓時不屑的一撇嘴,這只是小兒科而已,那三支香定然是有古怪的,不然那檀香怎麼會是那個顏色,而且還直接下降,你見過不向上升,而是向下降的煙霧麼?只不過人們沒有見過,所以全都被攝了心神。

    “既然你們要玩兒,那就玩個大的!”李寬這樣想到,然後就要付諸行動。可是就在此時變故忽生,只听得在白雲之中傳出兵戈之聲,恍若萬馬奔騰,在這一剎那千軍萬馬交戰的聲音在這座高台上響徹而出,駿馬嘶鳴,兵戈相交擊,萬人喊殺聲全都在這一剎那傳了出來,似乎在那白雲之中不是一段普通的台階,而是一座神魔殺場,里邊有著無數的戰魂在廝殺不已。頓時原本穩若泰山的白雲,此時劇烈地顫動起來,似乎有著無數的英靈想要掙脫這白雲的束縛,沖殺而出。這白雲瓖著紫邊的祥雲,此時也變了色彩,從最開始的色彩漸漸地變成了血紅色,上面一張張的臉頰若影若現,似乎似在無聲的吶喊著。

    “這一張嘴,真是……”李寬再一次撇嘴,一听就是口技,這佛道兩家不學無術的人還真是不少,居然連這下三流的招數都有,難道是雞鳴狗盜之輩?

    但是不管怎樣,除了李寬,所有人都被震懾當場,全都說不出話來,更有心神難以承受的女子居然擔心的落下了眼淚,這個時候是什麼時候?李二正在這段白雲階梯里呢,要是被這些猙獰的鬼魂給傷著了該怎麼辦?

    “娘的,越搞越興奮是吧?既然這樣,那麼就搞個大的,讓這些所謂的軍魂,全都下地獄去吧!”李寬冷哼一聲,然後只見到他從馬背上一躍而下,整個人在半空之中像是一顆炮彈一樣激射而出,向著那個高台就沖了過去︰“何方妖孽,膽敢在此作祟?呔……”只見到在他的身後,無數的迷蒙的霧氣開始聚集,隨著他的步伐越來越接近那做高台越來越凝實,漸漸地一頭呼嘯山林的雪白的吊楮白虎出現在他的身後,龐大的身軀是那般的巍峨,整個白虎高達數丈之高,猙獰的腦袋上黑白相間的皮毛,一個斗大的王字栩栩如生,然後‘吼……’整耳欲聾的虎嘯從白虎的大嘴之中傳出,向著這做高台撞了過去。(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