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卷佛道之爭第三十六章釜底抽薪

第十卷佛道之爭第三十六章釜底抽薪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父皇何必擔憂?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這大唐江山是我李家的,他們這些人不過是依附于我大唐鼻息之下的蛀蟲而已,什麼封山?不過是笑話罷了!朝廷真的要對佛道兩家永兵,豈是區區山門能夠阻擋得住的?只不過他們在這時間傳承了千百年,所以有了很多百姓已經習慣默認了他們的存在,而且給寺院道觀種地,只需要上繳給這些和尚道士夠吃的糧食就行,而不像朝廷的土地,需要有這種賦稅!”李寬對李二如是說道,其實這個世界上所有人都不是傻子,他們不會無緣無故的去信仰什麼神佛。只有他們畏懼,恐慌的時候,才會需要這種精神上的寄托。

    “朕又何嘗不知?可是寬兒,這佛道兩家傳承許久,他們的那一套已經在百姓之中傳播開來,要一時盡絕,絕非易事!”李二對于這些早就看得通透,因為他一直想要收回那些被佛道兩家佔據了的土地,只是一直都難以動搖兩家的根本。

    “父皇,兒臣覺得,對付這兩家並非難事,他們依仗的不過是一些百姓們尚未理解的那些神秘的把戲,以及比較低廉的地租而已。朝廷要是能夠做到農無稅,那麼這天下百姓定然會站在朝廷這一方!”李寬信誓旦旦,百姓是這天下最為純粹的基石,得民心者得天下,這一切其實就是只要誰能讓百姓吃得飽穿得暖,那麼就是民心所向。就能得到他們的支持,從而佔據這天下。

    “農無稅……大唐怎麼可能做到?”李二吃驚不已,他原本以為李寬是準備直接武力鎮壓這兩家,可是沒有想到李寬居然說出了這樣的一番道理,農無稅確實是一個獲取民心的最強大的武器。可是這樣的大殺器,大唐是打造不出來啊!大唐現在每年的開銷可謂是數目驚人,因為四周還有無數的異族存在,無不在覬覦著中華之地。大唐需要保持強大的軍事力量,這些大軍每年耗費的糧餉就絕非是一個小數目。而且還要保證有著足夠的糧食儲備。用來保持不時之需,比如突發的旱澇災害,或者一場突然爆發的戰爭。這些絕對不是在嘴皮子上面說說就能解決的。

    “父皇,農無稅不過是最終的目標而已。現在達不到,不代表以後都無法達成。兒臣竊以為,這一切只要能夠用心去做,總有一天是能達成的!只要朝廷有著足夠的實力,從百姓手中購買糧食就能滿足軍隊和賑災之類的常備儲存。那麼獲取天下民心的定然不是一件難事!”李寬接著說道︰“而且我們不僅僅只是想著爭取百姓的支持,還可以釜底抽薪啊!”

    “釜底抽薪?怎麼說?”李二似乎眼前靈光一閃,但是卻沒有抓住,于是追問道。

    “朝廷雖然不方便直接對佛道兩家下手,可是卻能對他們的背後的那些後台下手啊!”李寬對李二說道,這些東西其實說起來神奇,但是實在是漏洞百出,什麼神仙妖怪,水人見過?什麼諸天神佛,其實一切都是人心中因為恐懼和向往。自己臆想出來的而已。

    “怎麼,難道寬兒想要對那些神佛下手?可是這一切恐怕很難,畢竟世間百姓可不像吾等之輩知曉的更多,他們的觀念之中神仙都是不可得罪的,要是朝廷公然說沒有神仙佛祖,那麼恐怕會適得其反!”李二說道。

    “父皇,其實這一切只要運作得當,那麼什麼諸天神佛不過都是煙消雲散而已!兒臣早有打算,現在說與父皇听!”李寬信心十足地說道。他來到這個時代不明不白的,對于什麼仙佛。他是真的想要看看。所以借著這次機會,就讓他試探一番這個世界上到底有沒有神仙。而且他一個現代人早就在潛意識之中認為神仙是不存在的,只要排除一份可能就足夠了。他更相信他自己之所以會來到這里,更多的原因是因為腦子里那個神秘的東西的可能性更大。因為神仙他沒見過。可是那神秘的系統,他確實隨時都能感應得到。

    “那麼寬兒就放手去做,朕倒要看看,這天下是神仙更強,還是朕更加的得民心!”李二也是豪情大發,作為一個封建大家長。一個封建王朝的帝王。居然想和諸天神魔對著干,實在是一個巨大的進步。這也是他听過李寬的計劃之後才下定決心的,因為李寬的計劃確實是非常具有可行性。

    “那麼,兒臣這就去辦!”李寬轉身告退,他之所以來這里,就是因為被三個老和尚老道士給煩透了,這些只想著怎麼傳承自家道統的毒瘤一樣的出家人,簡直就是不知所謂,被李二欺負了,居然想著找李二的兒子幫自家解圍,這不是拉人下水麼?而且最後居然還用上了威脅的手段,實在是觸踫到了李寬的敏感神經,不讓你們灰頭土臉一番,豈能這樣放過?

    李寬走出立政殿,一輪朝陽正好初升而起,灑下的陽光照射到他的身上,讓他變得光芒萬丈,像是一個絕世戰神一般。一身的鎧甲在陽光下閃耀著閃亮的光輝,晃得人都睜不開眼來。

    洛陽城,千帆競發的碼頭上,一個少年身穿青色長衫,頭上長發披散,腳下踩著一雙鹿皮短靴,恍若閑庭信步一樣走上了洛陽城的碼頭。整個人像是與這個世界全然融為一體一樣,他就這樣穿過人流,走下青石台階,緩緩地向著洛陽城外而去。在夕陽的余暉之下走出了洛陽城的城門。

    這一路上,無數的百姓在匆匆而行,為了生計奔波著,他們不停的勞作著,只是為了三餐糊口。當然精打細算的百姓還會在嘴邊省下些許余錢,將自家的小崽子送到最近才開辦的公立學堂之中學習些許文化,能夠認識幾個大字。在他們看來能夠讀書識字的都是非常了不得的事情,以前都是貴族老爺才能做的事,現在他們這些百姓都能讓自家孩子讀書,實在是一件天大的好事,這讓無數百姓記住了李二的好。大唐的統治更加的牢固了,甚至有百姓在自家之中給李二豎起了長生牌位。

    少年身穿青衫,足踏芒鞋,就這樣一步步的走向城外,一路上看著忙碌的百姓,嘴角扯出一絲弧度。這些就是大唐最讓人心疼的百姓,他們如此的平凡,但是卻又如此的不可或缺,這些人支撐起了大唐的江山,沒有他們什麼皇室,什麼勛貴,什麼豪門望族,不過是一場笑話而已。所以善待這些人才是作為一個統治者該做的事情,欺壓百姓者,誓必殺之,少年心中這般想著。

    “讓開……前方的人,都讓開,侯家公子爺回城了!”就在此時,前方的百姓慌亂起來,沒有了之前的一番和平的樣子,全都急急忙忙的讓開道路來。甚至有很多挑著擔子的百姓因為擔子礙事,直接將肩上的擔子一扔,先行跑出了道路之外,然後消失在路邊的灌木叢之中。似乎有什麼洪水猛獸一樣,所有人都是一副驚慌失措,雞飛狗跳的逃離了這條大道。

    就在此時大地開始震動起來,得得的馬蹄從遠處傳來,似乎有著一大隊的人馬從遠方疾馳而來,大地震顫,似乎在瑟瑟發抖。滾滾黃塵從遠處喧囂而起,直入滄溟。

    漸漸的馬蹄聲近了,只見到一大隊的騎士從遠處飛奔而來,所有人身上都穿著統一的鎧甲,手上皆是拿著長長的馬槊,寒光閃爍的兵刃似乎講著夕陽的最後的溫暖都給吸收殆盡。只剩下森森的冰涼,在夕陽余暉下徹底的讓人心中發寒。這些全都是精良的鎧甲兵刃,絕對是大唐軍中精銳才能裝備的東西。但是此時這些人絕對不是大唐真正的軍中精銳,因為他們此時全都圍繞著一個身穿錦袍的少年郎。一個個一臉諂媚的對著這個少年,似乎以他馬首是瞻。甚至有兩個靠的近的騎士,身上穿著明光鎧,腰間系著橫刀,一身偏將打扮。但是此時卻是在身下的馬背上馱著一頭鹿和幾只山雞。在他們身後是一輛平板車,車上擺放著一頭熊。

    “這一次出門打獵,打到了一頭鹿,還有一頭黑瞎子,真是大收獲,多虧了父親大人倉庫里的這些裝備,侯大候二,你們兩穿著這一身比那些城門軍穿著精神多了,真是不知道為什麼不把這些裝備拿出來裝備我們家的人,反而放在倉庫里發霉!”公子哥此時騎在馬背上,似乎對今天的收獲非常的滿意,甚至有些洋洋自得的炫耀一樣的說道。只是他說的這些話,卻是暴露出了很多的東西,似乎侯君集在這洛陽有些不安分呢。這個少年這樣直接炫耀,可見情況已經到了何等地步,似乎全然不怕他人知曉。

    李寬站在大路當中,此時眉頭微微皺起,看來這大唐似乎又要起波瀾了呢,侯君集麼?就先會會你這個兒子,收點利息好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