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卷佛道之爭第四十章白虎弒佛

第十卷佛道之爭第四十章白虎弒佛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夜雨綿綿,雷霆陣陣,但是卻無法阻擋洛陽附近的百姓們火熱的心,在這一夜,佛家笑的樂呵極了,因為在這洛陽附近的廟宇全都成了百姓們朝聖的場所,只因為在那半空之中浮現出來的那金色的大佛。這一個佛像出現的是那麼突然,但是卻又那麼震撼,在無盡的雷霆之中浮現而出,浩大的佛家六字真言宣揚他的到來。然後就在這夜空之中矗立,恍若是一盞黑暗之中的明燈,無際的佛光撩繞著,伴隨著無盡的雷霆纏身。神威如獄,鎮壓在所有人的心頭,百姓們見到這樣的情形,全然在內心被徹底征服,這短短的不過數個時辰之間,洛陽附近的廟宇被無盡的百姓佔據。他們不畏夜色深沉,不怕夜雨造成的道路泥濘,全都到寺院拜佛。

    洛陽城外,寺廟前面排起了長隊,無數百姓站在夜雨之中,等待著進寺拜佛,在那天空之中的巨大的金色大佛讓他們相信這個世界上是有佛祖存在的。可是佛家雖然大部分人都在高興,興奮的迎接來往的香客,可是卻還是有人愁眉不展,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大唐三大國師之一的道行大師。此時他虔誠的跪在地上,在白馬寺後山的塔林之中,望著天空之中雷電纏身的佛像,一雙眉頭皺成了一個川字。

    “佛道大興?哈哈……這是回光返照才是真!雷電纏身的佛像,這是要亡我佛家啊!科學家……你們技高一籌!”這位老僧此時滿臉絕望。因為他知道這一切不是什麼佛祖顯靈,這一切都是為了對付佛家制造出來的幻象罷了,這是在捧殺佛家,只是這般聲勢浩大還是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但是他卻沒有絲毫的辦法,因為要是他出去反駁的話,不管百姓會不會相信,這天下無數的佛家僧人就是第一個跳出來不答應的。因為這一切現實的都是佛家即將大興,作為佛家的領頭羊,作為大唐國師,這個時候出言反駁豈不是……所以他只能將這一切全都隱藏在肚子里。暗中勸誡一些佛子,為佛家保留一線希望。

    大佛一直在高天之上,像一盞明燈為周圍百姓照亮前行的道路,有無數百姓一路向著大佛前行。漸漸地找到了這尊大佛出現的地方。也就是洛陽城郊的鐵瓦寺,只見到這一尊大佛浮現在鐵瓦寺的房頂上,一手做拈花微笑,另一只手卻是掌心向下,將鐵瓦寺護在了他的手掌之下。

    “原來鐵瓦寺這些僧人真的有佛祖庇佑!佛祖庇護住了他們。讓他們生存在這座隨時都會被雷擊的寺院之中還不受傷害……”一個身穿粗布長衫的商賈模樣的人,此時這般說道。

    “佛祖真的存在,我要信佛,我要成為出家人……佛祖保佑!”這是一個直接被這尊大佛徹底摧毀了心理防線的人,他的雙眼全是狂熱,剛剛見到這尊大佛,他就心中無限的向往,現在見到了這尊大佛居然庇護了鐵瓦寺僧眾,更是讓他心神搖曳。這樣的佛值得人去信,因為他會保佑他的信徒。

    “就是。這佛家講究的是修來世,可是佛祖釋迦摩尼是肉身成佛的,我要是出家信佛,那麼說不定今生也有希望成佛作祖!像現在一樣顯靈,讓萬民朝拜!”另一個人顯然也是狂熱,不過卻更加的野心勃勃。

    “哈哈……佛道當興,前兩年玄奘大師立志西游求取真經,現在按時間算來,也差不多到了天竺了,這會不會是天降的預兆?”有一個對佛家這些年出名人物有些了解的人更是說出了令一個合情合理的解釋。玄奘到了天竺了,這是真經東傳的預兆。

    “不管怎樣,吾等去鐵瓦寺瞧瞧,這佛祖顯聖之地是有何不同!”一群人就這樣想要登山。在這大雨之中。他們身上的衣衫都已經濕透,可是卻無法澆滅他們的熱情,他們就這樣一步步向著鐵瓦寺所在的那一座荒山走了過去,一路上有虔誠者居然開始三步一跪,九步一叩首虔誠的像是朝聖一般。這里是佛祖顯聖之地,定然要這樣才能顯示出自己的誠心。

    “啊……”剛剛踏進距離鐵瓦寺十里之內。所有人就感到一股酥麻的感覺在身體中浮現出來,讓他們感到全身乏力。頓時一群人就這樣腳下一軟,全都直接躺倒在地。地上的泥漿被他們摔倒的勢能濺起,像是一朵朵的花朵綻放,所有人全都躺成一堆,彼此壓榨著像是腌制的咸菜。但是他們的雙眼還是仰望著高天之上的那一尊佛祖。直到天光放晴,他們才感到身體再次受控。全都敬畏的看著山巔的鐵瓦寺,沒有佛祖的允許,凡人是不能踏足這一片佛土的。

    接下來的數天,只要是陰雨天氣,雷霆閃現的時候,這一尊大佛就會浮現在鐵瓦寺的頂上,這里也會被劃為禁區,無人能夠登上山巔的寺院朝拜,于是鐵瓦寺的僧人被所有人尊崇了,他們才是真正的佛徒,而鐵瓦寺才是供奉的真佛。所以等到天光晴好的時候,無數的百姓踏碎了鐵瓦寺的門檻,全都要朝拜這顯靈的佛祖。鐵瓦寺收到了無數的香火錢,寺中僧眾全都披上了大紅袈裟,一副大和尚的做派。

    這一天,鐵瓦寺顯靈的傳聞已經傳出半個月,無數的大唐百姓,許多的長安勛貴全都慕名前來朝拜,天光晴朗,大日高懸于諸天之上,灑下無盡的金色光芒。在鐵瓦寺的寺廟房梁之上,一個身穿藏青色長衫的少年此時正睡在大梁和房頂之間的夾縫之中。在他的身邊的大梁之上,一只雞腿正油光發亮。少年睡眼朦朧的睜開雙眸,看著下方人來人往,無數人點著檀香虔誠的朝拜著。

    “時機差不多了呢!今天就將你們的希望全都捏碎好了,人還是要靠自己!這些什麼神仙妖怪,其實都不可信,你們這樣虔誠的跪拜,什麼事兒都不管用!”少年喃喃自語,然後他向著房梁的另一端閃身撲了過去。整個人像是一只靈巧的猿猱,就這樣閃身而過,像是一道烏黑的流光在房梁上一閃而逝。

    日過中天,陽光灑滿寺院,照在人的身上暖洋洋的讓人不願睜眼。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忽然所有人都覺得陽光變得更加的明亮了,耀眼得讓人睜不開眼。于是所有人都抬頭看向天空之中。

    這一看過去,頓時所有人都跪了下來,因為這天上那一尊大佛又出現了,這是他第一次沒有再雷雨之時出現,無盡的佛光繚繞在他的身前身後,像是一輪大日一樣,閃耀出耀眼的佛光。這天上就像出現了兩輪太陽一樣,這般神異讓所有人全都跪下,不管是販夫走卒還是勛貴,全都一視同仁的沐浴在佛光之中,所有人都覺得身上暖洋洋的,全然像是沉浸在了佛祖的無邊佛國之中。

    “吼……”就在此時,從遙遠的遠方傳來一聲震撼人心的咆哮,這一聲是那樣的震撼人心,所有人都從無盡的溫暖之中驚醒,因為在這一剎那他們感到自身一涼。而在所有人之中的那些勛貴更是感覺到似乎有什麼東西在暗處盯上了他們,那一股濃的化不開的煞氣,讓他們在一瞬間如墜深淵,此時驚醒過來人就心有余悸︰“這是殺氣……難道……”這幾個長安城趕來朝拜佛祖的勛貴心中一閃,浮現出一個人來。

    “吼……”又一聲嘶吼傳來,所有人都敏感的感應到了聲音傳來的方向——長安。然後不約而同的轉身望向那個方向,頓時所有人又是一驚。因為一頭巨大的白虎正在乘風而來,一雙血色的眸子盯著鐵瓦寺上方的那一尊大佛。躍躍欲試的想要撲上去將他撕咬成渣,巨大的白虎是那般的龐大,身長足足近百丈,高度也有二十余丈,一步踏出踩在前方的一朵朵的雲朵之上,就這樣從長安城的方向直接撲了過來。

    佛光更甚了,一尊大佛拈花微笑,面對著對面撲過來的巨大白虎,此時這尊大佛的慈祥的微笑似乎都已經變得凝重,可見對面這頭白虎讓他也感到了壓力。但是為了保護這鐵瓦寺,這尊大佛並未隱去身形,而是直面對面的來犯之敵。只是手上的手勢不再是拈花微笑時的那種缽印,而是變成了智拳印,這是謹慎對敵的表現了。

    大佛這般表現更是讓下方的百姓感到振奮,這是這尊大佛第一次有了動作。可是對面的白虎更是威風凌凌,之間一個虎撲,無比巨大的虎口張開,露出里邊的獠牙,只見到森森獠牙恍若利劍,然後就這樣虎爪一張,鋒利的爪子像是一柄柄巨大的天劍,向著佛陀抓了過去。巨大的像是一座大山一樣的虎爪,帶起來的巨大的風吹動起來,揚起滾滾黃塵,讓伏跪在地的所有人全都呼吸困難,巨大的陰影遮天蔽日,整片天空全都暗了下來,這是白虎的陰影,居然將整座鐵瓦寺所在的山巔全都遮蓋了,陽光都無法滲透進來。(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