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卷佛道之爭第四十四章差點鬧翻

第十卷佛道之爭第四十四章差點鬧翻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楚王殿下此次前來,可是為了我道家?”袁守誠坐在主位上,身上一襲剪裁合體的道袍,雪白的頭發梳理得一絲不苟,頷下三縷長須,一雙雖然顯得渾濁但是卻又深邃的恍若深潭的眸子盯著李寬。¥f,

    “國師大人,這般鄭重是為哪般?本王就那麼讓國師大人警惕?像是防賊一樣防備本王?”李寬沒有直言前來的目的,對面這幾個人都是聰明絕頂之人,不然袁守城和張道勤也坐不到國師的位置上,袁天罡和孫思邈也是這樣,一個是後世敬仰的藥王,另一個干脆是大名鼎鼎的神棍,《推背圖》可是流傳千載,記錄下了多少大事,讓無數玄學愛好者爭論不休。

    “既然都到了這一步了,楚王殿下這般顧左右而言他,是不是太過沒有將我道家放在眼里了!”張道勤花白的頭發披散在腦後,身上的刻畫著八卦的道袍一甩衣袖,冷哼一聲道。

    “怎麼,就這麼等不及了?既然如此,本王也不和你們客套了,不錯此次前來正是為了佛道兩家的事宜和兩位商討,想必二位也知道了洛陽城的事情了,怎麼樣,有何感想?”李寬輕輕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居高臨下的問道。既然這兩個老道士想要快點了結此事,那麼就這樣直接一點好了,反正該擔驚受怕的也不是他。

    “果然,佛家的事情是楚王殿下的手筆,那樣大規模的幻術,卻是只有楚王殿下還有能力布置出來,我們這些老家伙都是年老力衰,有心無力了!”袁守誠有些頹廢的說道。他們早就知曉李寬身後的科學家保留著完整的傳承,比起他們這千年之中不斷流失的道家傳承比起來可是佔據了絕大的優勢,可是沒有想到這些東西居然能取得這樣的成果,佛家這一次算是徹底的栽了,恐怕再難翻身,哪怕玄奘從西域歸來,能夠保住佛家苟延殘喘下去。就是天大的幸事了。而他們道家呢?希望在哪里?

    “楚王殿下,說一下你的要求吧!我道家要做到怎樣,才能保住傳承不失?”袁天罡此時插嘴道,而在他的身邊的孫思邈也是一臉希冀的神色。這個老神醫雖然心懷天下,可是他畢竟也是道家中人,對于道家現在面臨的困境也是有心出力,不然他也不會出現在這里。因為他的存在,道家或許真的還有希望傳承下去。

    “看在老道的面上。楚王殿下能否網開一面?”孫思邈還是沒忍住,出聲求情道。現在朝廷可謂是前所未有的強勢,李二勵精圖治,這些年大唐越來越強大,百姓生活富足,官員雖然不敢說全都是兩袖清風,可是卻沒有一個不是兢兢業業的。全都是恪守本職,可謂是吏治清平,大唐是前所未有的高速發展著,而其中這個楚王殿下也起到了不可忽視的作用。現在大唐種的水稻,還有耕地的曲轅犁,白疊子制成的棉衣棉褲,這些都是楚王殿下最先拿出來的。更別說周遭的異族現在對他是畏之若虎。所以李寬在這一輛大唐的戰車上發揮的作用是非常大的,現在更是將佛家一下子打壓到了最低點,這一切都表明這個少年王爺的手腕是多麼的強悍,雖然不見得高明可是卻是一力降十會,無人能擋。現在他針對道家了,那麼作為大唐道家最高層的這幾人,豈能不小心對待。

    “哈哈……孫先生。本王敬重你,你的醫德讓本王深感敬佩,可是你可知道道家這些年做的事情?他們和佛家無異,全都是大唐身上的蛀蟲。大唐百姓剛剛從戰火之中解脫出來。還沒有過上幾天好日子,這幫出家為道的道家弟子,就在他們身上搜刮了,這樣下去,我大唐何時才能真正的屹立于這世界之巔?”李寬對孫思邈這般說道︰“道家在一座山上建立了道觀,那麼這座山就是道家的產業了?這是何道理?山下的土地就這樣默認是道觀的產業?百姓們需要到道觀之中向道士們簽署租種契約。每年要給他們多少糧食才能中山腳下的土地?”

    “這個……”孫思邈不善言辭,他只是一個一心希望多攻克幾個疾病,多救治幾個人的醫者,對于這些還真的不了解,只是每次出去雲游,到那些道觀掛單休憩的時候,總能見到山腳下郁郁蔥蔥的田地,感到非常的高興︰因為這些莊稼長得非常好,百姓們能夠有個好收成了。可是卻從未想過這些土地居然是道觀的產業,而且還要給道觀規定的糧食才能在山腳下種地。這簡直……孫思邈面色不禁有些泛紅。

    “這些事情,從我道家誕生致辭都是一直如此的,孫思邈道長一心為了救治病人,並不知曉這些事。楚王殿下是否知道其實這些百姓在上交給道觀糧食之後,是可以不給朝廷上交賦稅的,這可是千百年傳承下來的。所以百姓們雖然要供養我道門中人,卻是比起朝廷的稅收還要少些許。他們還能得到更多的糧食。這又有何不可?”張道勤出聲質問道。

    “是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為何你道家就這般超然物外?”李寬冷哼一聲。

    “我等皆是出家之人,豈能受皇權束縛?”袁守誠沒有出聲,袁天罡倒是搶先回答道。

    “哈哈……既然爾等是出家人,那麼還要土地作甚?既然爾等超然物外,那麼為何還成了我大唐國師?既然爾等不在意是否風餐露宿,那麼為何還在那些名山大川之上修建道觀,修的一座比一座輝煌,一個比一個富麗堂皇?”李寬大聲斥責道︰“你們不過是出家之人,有一個茅廬就足以遮風擋雨,自己開荒種植三兩畝地就足以果腹,為何佔據大片良田,為何修建華麗的道觀?為何還眷戀權位?說得好听,其實比起我等世俗之人,爾等更是欺世盜名之輩!不過是一群蛀蟲,吸取民脂民膏,中飽私囊。既然如此,留你道家何用?”李寬越來越氣氛,原本還想給孫思邈三分薄面,可是這幾個老道士還有小道士居然這樣自我感覺良好,佔據了國家的土地,說的好像是為了百姓過得更好才這樣做的一樣。現在朝廷實施的農稅是十五稅一,而道觀的供養可就不定了,道士多的道觀,要的就多,少的就要得少。所以百姓其實得到了多少並不一定。

    “既然如此,那麼楚王殿下究竟想要怎樣?我道家在華夏大地上傳承千載,也不是好欺的!”張道勤一直就是久居人上的人,作為龍虎山天師教的最高領導者,何時受過這樣的氣。

    “我要道家全斗還俗!”李寬也上了火氣,你們道家不是牛麼?金丹之術騙了無數的帝王,愚弄了無數的百姓,現在居然還和我鬧牛脾氣,真是牛鼻子啊!

    “那不可能!我道家自從春秋時期老聃創建起來,就一直沒有斷絕過傳承。你李唐自認是老子後人,豈能如此做?”袁天罡也出聲道。

    “那又如何?道家的存在與大唐無益,留著你們繼續壓榨百姓?”李寬寸步不讓,牛脾氣也上來了。

    “楚王殿下暫且息怒,大家有話好好說!”孫思邈打起了圓場,這個老道士此時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道家屹立千年他也是道家之人,此時該怎麼做?確實道家對于朝廷是沒有多大利益,可是卻也不妨礙朝廷的統治不是,為何會鬧成現在這樣?

    “孫先生,這一切,都是道家不知進退,一味的佔據山川,現在大唐各州縣有道觀不下千座,按照每一座道觀平均戰局良田千畝來算,足足有十萬畝良田被道家佔據,這麼多的天地,足夠數萬百姓耕種。這些本該都是朝廷的東西,道家就這樣平白的佔據了,這算什麼?佔山為王麼?”李寬厲聲說道︰“既然兩位國師不願接受這樣的條件,那麼朝廷大軍不日就將征討道家的各地道觀,徹底將道家粉碎在大唐的土地上!”

    “你敢……”張道勤大聲喝道︰“我道家有數百萬信徒,比起黃巾如何?”

    “怎麼,你還想造反不成?”李寬聲音也是高了八度,一時間院落之中的氣氛變得無比的凝重。

    “這樣好了,我道家讓出多余的土地,收歸國有,朝廷允許我道家每年多收幾個門人如何?”袁守誠一直沒有說話,此時才開口道︰“這也算是當初老道答應小友的條件!”

    “不可……沒有了這些田地,我道家將如何生存下去?”張道勤出聲阻止道,沒有了百姓上交給道觀的糧食,他們就得自己種地了,這對于道家的這些人來說實在是一件難以接受的事情,他們這些人又有幾人會種地的!而且沒有了這些土地,道家想要繼續發展也是一個難題︰因為自己種地種糧食,就限制了他們的行動,將他們徹底的拴在了道觀周邊,無法傳播教義,招收更多的信徒了。

    “那麼,讓朝廷大軍將我等各地的道觀全都夷為平地?”袁守誠長嘆一聲︰“現在大唐不像別的王朝,現在的大唐即將騰飛,勢不可阻。我等身為化外之人,豈能違逆這等天數?張道友,或許徹底的放下才是真的解脫,你當時不是已經悟到了麼?怎麼現在又……”

    “罷罷罷……從此,我等徹底的歸隱山林間,做一個閑雲野鶴也好……”張道勤意盡闌珊,有些頹然。(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