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一卷西域風雲第一章兵臨城下

第十一卷西域風雲第一章兵臨城下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陽光灑在大地之上,貞觀六年的夏天已經過了近半,這一天艷陽高照,可是卻絕不是普通的一天,因為在這一天的時近午時,整個長安城都是一片安詳,沐浴在熾烈的陽光下。←百度搜索→【愛書屋】可是在剎那間,所有的人全都感到大地似乎在劇烈的震顫著,整個長安城似乎都在瑟瑟發抖一樣。接著就是陣陣轟隆的馬蹄聲傳了過來。遮天蔽日的黃塵彌漫天地之間,恍若世界末日一般,這馬蹄聲傳來的毫無征兆,似乎忽然間出現的一樣。可是卻滾滾的向著長安城而來。就在所有人還在茫然不知所措的時候,在明德門的城門樓上,厚重的戰鼓聲隆隆響起,然後蒼涼的牛角號聲徹底的驚醒了在午後沉睡之中的長安城百姓。

    “這是……馬蹄聲……戰鼓聲……怎麼會!”年歲較大的長安百姓在听聞到這些聲響的時候,全都駭然變色。這些聲音他們至死都不會忘記,因為在數年前,這樣的聲音響起就意味著有人攻城,這樣的聲響就意味著無盡的殺戮,城池將會化成修羅場,無數的鮮血與性命將會被戰爭徹底的絞殺磨滅與踐踏。所以他們全都一下子清醒了,望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

    “這……來人,給本將備馬披甲!”長安城之中什麼人最多?百姓!可是要說什麼人對這戰馬奔騰的聲音,戰鼓的聲音,還有那牛角號聲最為敏感,一定是這些武將勛貴。在這一刻,不管是在午後酣睡的程咬金,。還是一臉蒼白躺在病榻之上的去秦瓊。全都驚人的叫喊著一句話。他們此時不管在做什麼,都全都立馬準備披甲上陣。因為他們是軍人,他們對這種熟悉的聲音有著一種攜刻進骨子里的敏感反應。

    李寬也是如此。雖然他帶兵時間並不長,可是卻已經將這種習慣也深入骨子里面了,在馬蹄踏碎大地的震動傳來的時候,他就睜開了雙眸,一雙眼中全是一股子驚訝。但是立馬就反應過來了,頓時一個呼哨,呼喚著在後院之中的追雲,同時整個人從池塘邊的躺椅之上直接一個鷂子翻身,向著自己華麗的府邸之中的一間廂房飛奔而去。他一邊飛奔著。手中不斷的出現一件件的鎧甲的部件。肩鎧,,胸鎧,還有頭盔,一件件像是魔術一樣出現在他的手中,然後被他飛速的裝備在自己的身上。在從府邸院子之中沖到廂房的這短短的路程之中,他就已經全然穿好了一身的鎧甲,然後手中一柄長槍一閃而出,恍若一條出洞的毒蛇。又如若銀色的神龍蜿蜒升空。

    “主子……”廂房之中兩個女子正在對弈,一個一身雪白襦裙,另一個一身大紅宮裝,全然像是兩朵盛開的嬌艷花朵一樣。將整個房間都給照亮了。此時見到李寬沖了進來,頓時放下了手中的棋子,都嬌聲向李寬行禮。然後一臉茫然的望著一身戎裝的李寬,滿眼不解。

    “你們兩個。就呆在王府,不。不要呆在王府了,立即進宮。這是本王的腰牌,帶著它,立即進宮去找豫章公主,現在就去!”李寬一句話都不多言,他剛才感覺到的那還非常輕微的震動,現在已經開始變得更加劇烈了,根據他的推斷,這絕對不正常,因為沒有近萬人的軍隊急速行軍是絕對不會有如此強大的震顫,而且越來越近。這是一股強大的軍隊正在向著長安城急速趕來。這讓他有一種恍若是天方夜譚的感覺,這麼大的一股部隊居然就這樣直接沖向了長安城,沒有被人發現?

    但是現在不管怎樣還是現將這兩個丫頭安置好之後再說,她們兩個現在是他的牽掛,也只有她們兩個沒有絲毫的自保之力。

    “走……”李寬的府邸靠著太子東宮,所以要進皇宮實在是非常的方便,李寬將兩人送到了宮城之中之後,追雲也來到了他的身邊,他翻身上馬︰“讓本王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說著他一拉馬韁,向著明德門的方向沖了過去。在這一刻李寬騎在追雲背上,才發現在長安城之中除了他之外,還有很多像他一樣的在策馬狂奔的人,他們全都身披鎧甲,手執利刃。或是單身一人,或者三兩一伙,全都向著和長安城的正門趕了過去。李寬在這一路上見到的全都是軍中武將,尉遲恭,程咬金,段志玄,屈突通,當然還有端坐在馬背上的秦瓊,以及在他身邊和他一道策馬而行的李靖。甚至他還發現了長孫無忌,房玄齡以及李秀寧的身影。

    “這……這些人……”李寬沒想到這些人全都和他一樣直接沖了出來,可是這樣有什麼用?還有長孫無忌他們這些文臣不是更應該去皇宮和自己父皇匯報麼?怎麼也是一身戎裝沖向那個方向?

    “楚王殿下……不知殿下可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程咬金此時策馬到了李寬身邊,他身材魁梧,身上的鎧甲也是非常的粗獷,和他的身材非常的相似,而且在鎧甲之上肩鎧部位不是普通的獸頭吞口,而是尖銳的兩根尖刺,恍若兩只犄角一樣。←百度搜索→【愛書屋】

    “本王怎會知道,到了也就知道了,不知道程將軍知不知道這是何方神聖,居然這樣直接出現在長安城外?大唐的情報系統是吃素的麼?這麼大的一支軍隊,居然不聲不響的靠近了長安城,而且發動沖鋒了才發現!”李寬非常的憤怒,大唐不過剛剛走上正軌,這就出現了這樣的紕漏,讓他恨透了百騎司的那群人,還是專業的搞這些事情的,居然連這麼大的一支軍隊的動向都沒有搞清楚。要是長安有什麼閃失,那麼大唐就徹底的完了,因為這里被人端了的話,大唐的最高層的決策人就會全然的一個不剩,那麼整個帝國就將是一盤散沙,這天下定然會再次大亂。

    李寬端坐馬背,沒有在說話,只是雙眸之中一股子殺氣在不斷地凝聚著,恍若是被困籠中的猛虎,隨時後有可能脫匣而出。他手中的九尺長槍被握得緊緊的,隨時都有可能暴起發難,因為一聲聲的戰鼓,還有蒼涼的牛角號都在訴說著長安城是多麼的危機,十六衛拱衛下的長安居然被人神不知鬼不覺的磨摸到了近前,這不得不說是一個恥辱。漸漸地城門近了,他已經可以見到在城門之上的那無數嚴陣以待的士兵,只見到無數的士兵站立在城頭之上,城門也是緊閉,看不到城外的情況。但是城樓上那飛揚的旗幟,斗大的‘唐’讓所有人都感到無比的心安。只是李寬卻見到了城牆上那個人影,直直的盯著他,那個人怎麼會在這里?

    李二站在長安城的城樓之上,艷陽高照,照在他明黃色的袞服之上,盤踞于雲間的金龍顯得格外的猙獰,大風將起,在世界的東方最強大的帝國終于準備完畢,開始向世界顯露它猙獰的獠牙,巨龍即將升騰九天之上,顯露其神威。長安城下,是黑壓壓的人群,這些人有的是長安城之中的百姓,當時更多的是身穿黝黑鎧甲,一臉肅穆莊嚴的軍人。他們這些人騎于駿馬之上,一臉堅毅的面對著這座大唐的都城。

    “諸君,大唐現在業已度過最艱難的時期,這些年有著無盡的屈辱,艱難。可是大唐挺過來了,現在是我大唐將之前的屈辱向敵人索回的時候了,諸君可願為大唐洗刷這數年來的屈辱?”李二立于城頭,義正言辭的說道,在這個時候,一陣大風吹過,卷起漫天黃塵,烈烈的袞服在風中飄飛,顯得英武不凡。

    “願為帝國效死!”城下,士兵們大聲的呼喊著,聲震長空,似乎要將那天邊的雲彩都徹底的震碎一般。身上的鎧甲顯得厚重恍若山岳,無盡的兵戈寒芒閃耀在手中揮動著,他們是大唐最精銳的戰士。此時就是為國盡忠的時候了,自從貞觀元年以來,李二在渭水之畔被迫簽下了城下之盟起,他就將這些士兵秘密的從大唐的各大軍隊之中抽調出來,組成了現在這一支精銳之師。雖然在最開始的時候,有人很是不解,特別是軍中將領。這些士兵全都是各大軍隊之中的精銳,每一個在戰場上都是一定十的強悍存在。被抽走之後,所有的軍隊的戰斗力都會有或大或小的影響。因為在一支軍隊之中定要有那麼幾個強大的普通士兵,他們是真正的兵之膽。在戰場上,無盡的殺伐一起,一般人恐怕會在瞬間就被奪了心智,然後茫然失措,只有在周圍強悍的士兵的誘導下,才會悍不畏死的拼殺。所以最開始軍中將領都不願意將這些精銳的士兵交出來。但是李二鐵了心的決定之下,他們最後還是不情不情願的答應了,只是還是每人都藏了一手。

    在接下來的這幾年之中,沒有人見到過這些士兵,他們到底去了哪里沒有人知道,就連大唐軍中的幾個堪稱是定海神針的大將軍都不知道,這些士兵就像是徹底的失蹤了一樣。沒有再反擊突厥的時候出現,也沒有在接下來大唐國其余的發生戰事的區域出現。甚至有人猜測這些人已經早已不在了,被李二訓練成為細作,潛伏到周圍的個國家,收集敵國的情報去了。直到現在這些人像是他們突然消失一樣出現在了長安城外。(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