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一卷西域風雲第五章君王無情

第十一卷西域風雲第五章君王無情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做為大唐的君王,哪怕名義上的開國之君是他的父親,但是著大唐的大半江山都是他自己一刀一槍打下來的,所以李二對大唐的感情是所有人無法想象的,他現在發現自己對于大唐的掌控居然有些隱隱失控,這讓他無比的驚駭,雖然這些人全都對他忠心耿耿,全都將他當做他們的效忠對象。可是這不是他李二想要的,因為他們雖然現在對他忠誠無比,可是卻隱隱的在開始為自己的家族,為了自己將來開始站隊,這可不是一個好現象,他這個君王現在正是鼎盛之年,如日中天一般,這些人就在做這樣的小動作,起小心思。這起能讓他不為之憤怒,可是這一切似乎都是他自己做下的,因為他早早地將李承乾立為儲君,甚至對和李承乾有著親緣關系的長孫無忌成為了大唐勛貴之中最強的一個,甚至已經到了封無可封的地步。這一切都在暗示這天下遲早是要傳給太子的,所以為了將來打算,這些人雖然對李二是毫無保留的忠誠,卻也不妨礙他們對將來的帝國的主人示好。這樣才造就了今天的局面,讓他感到在朝堂之上,李承乾的力量已經非常龐大,似乎要形成一個小朝廷了。

    所以他猜測要是再過些年,出現什麼變故的話,這些人會不會改變初衷?作為一個想要留名千古的君王,決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于是制衡這一股勢力就成了當務之急,作為和文臣對立的武將集團,就自然的落入了李二的眼中,這些人效忠的對象現在全都是他,那麼不管兩個集團之間如何相互敵視,都在他的掌控之中。只要他們相互之間不是一團融洽,那麼這一切都是在他的接受範圍之內的。只是如何讓這兩個集團沒有絲毫的可以餃接的可能。李二想到了一個方法,那就是……

    十里長亭,這里是長安城外送別之地,從水路出發。送別在灞橋邊上,而走陸地上,就在這十里亭了。在這里見證了無數生離死別,多少的父母在這里送別了從軍的兒子。但是卻是最後一面,無數的悲歡離合在這里上演,此時這里也等待了無數送別親人的長安城百姓。

    在這里沒有人送別這一只即將踏上征程的軍隊,因為這是一次徹徹底底的突然行動,沒有人事先知道這一次的行動。只有李二知曉。但是為了達到他所需要的效果,他並未告知任何人,現在也沒有人送別這些即將出征的大唐男兒。因為他們的親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兒子,即將踏上異國他鄉,沒有人知曉,他們這一去會不會是馬革裹尸還,或許當他們胸戴紅花,凱旋而歸的時候,他們的親人會斟滿祝捷酒,迎接他們歸來。可是這送別卻是無人前來。

    “駕……楚王殿下……等等俺們!”十里亭之中的人們此時全都震撼的無法言喻。因為他們見證了這一支軍隊從山林間穿梭而出,直奔長安城,現在又見證了這一支軍隊開拔西域。他們才是這一支軍隊的送別者,他們才知道這樣一支軍隊即將為了大唐,去征戰沙場,去向那西域的蠻夷傳達來自天朝大唐的聲音。現在這一支軍隊行進的官道兩旁,一隊小股的人馬正在飛馳而倆,他們在追趕著一支隊伍的最前方的那個人。

    這隊人馬沒有多少人,不過區區不到十人而已,可是他們身上的鎧甲。手中的兵刃,還有跨下的戰馬都讓所有人難以輕視。因為在他們身上披著的是明晃晃的明光鎧,這一身鎧甲足足有數十斤重,比起這一支軍隊之中的所有戰士身上的黝黑鎧甲重出近一倍。而且他們這幾個人手中的兵器也非是一般人能使用的。其中兩人身後背著的,是兩柄鋼鞭,一長一短。這兩個人身材雄壯的像是一座大山,兩只鋼鞭在他們的身後就像是兩根細細的燒火棍一樣。這兩人不用說,單憑他們的兵刃就能認得出這是鄂國公尉遲恭的兩個兒子。尉遲寶林,尉遲寶慶。

    又有兩人。雖然背上沒有背著兵器,可是同樣雄壯的身材,同樣粗獷的絡腮胡子,整張臉就像是程咬金的翻版一樣的兩個家伙定然就是程咬金的兩個兒子了,只是這一次來的是程處默,程處亮,程處弼三兄弟之中的哪兩個就不得而知了。可是不管是誰,定然是代表了程咬金的立場才會出現在這里。

    還有兩人,身背雙 ,熟銅鑄就,金黃的色澤就像是黃金鑄造而成的一樣。此時端坐馬上的兩個人,一個面色蠟黃,還有一個卻是面白無須。這兩人居然是從未在長安城之中胡來過的翼國公秦瓊的兩個愛子——秦懷英和秦懷玉。這兩人在長安城的勛貴公子哥之中算得上是最好的了,只有李靖的兩個孫子才能和他們有的一比,這兩個可是從來都在家中伺候老父,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被秦瓊教育的是非常的成才,堪稱是長安城勛貴的教子典範。

    最後還有一人,身材修長,面上帶著一副不情不願的表情,一直跟在其余幾人的身後,似乎很是煩悶的策馬而來,他身上沒有什麼能夠代表他身份的東西,可是他胯下的馬兒卻是讓他的身份表露無遺,一匹照雪夜獅子,渾身雪白沒有絲毫的雜色,這一匹馬兒是李二曾經最喜歡的八匹駿馬之一,但是卻被他的妹妹平陽公主李秀寧看上了然後不管不顧的從李二的御馬苑之中直接騎走了。那麼這個少年說不得就是李寬的表哥,譙國公和平陽公主李秀寧的兒子——柴令武了。

    這幾個人的到來,讓李寬一陣驚訝,他現在腦子才剛剛有些清醒,可是卻又被這幾個家伙的來到給打懵了過去,這是什麼情況?這一次他自己帶著這一支大軍出發,說的是去西域征討不臣。這所謂的不臣是誰,李寬心中非常的清楚,貞觀四年雖然馬踏草原,可是突厥並未就此滅亡,因為草原上確實是太大,而大唐當時雖然準備充分,畢竟也只有數萬大軍而已,這一切都讓徹底的將突厥亡族滅種成為一個夢。所以這些年突厥在大唐征討之後,分裂成了東突厥和西突厥。東突厥歸降大唐,成為了大唐放牧的草場,可是西突厥卻是橫穿了茫茫大漠,投靠了西域另外一個強大勢力——薛延陀。這個勢力也是大唐西方非常大的一個敵人,因為薛延陀擁有的實力比起當初的突厥也是不遑多讓,這個西域的一個土著勢力,雖然人口不多,不過卻和所有的游牧民族一樣,都是全民皆兵,在馬背上長大的薛延陀人全都是天生的戰士,只要能張弓射箭就能形成強大的戰斗力。所以這些年薛延陀一直在大唐的西域邊境不斷的騷擾,讓大唐時常都蒙受損失。這一次李寬率領的這一支軍隊也有將這一個敵視大唐的薛延陀一個教訓的目的。

    可是這一切需要的都是戰士就好,為何這幾個人會出現在這里?這一切其實就是李二的用心之處了,他將這幾個人派到了李寬的身邊,听從他的調遣。也就造就了朝堂之上另一番局面。武將世家的最為代表的幾家的子弟全都到了李寬身邊,那麼他們就絕對不會和文臣絞在一起,這是以防萬一的做法,這些年大唐文臣武將之間的矛盾雖然並未凸顯可是卻也不是一團和氣,所以文臣武將之爭雖然一直不顯,卻也不是全然沒有。現在只是讓這種表現有了一個具體的表現而已。所以這一切都在朝堂官員的接受之中,李二雖然有玩平衡的打算,卻並未有讓大唐文臣武將對立的意願,只是為了不讓李承乾過早的勢力膨脹而已。當然這一切都只是李二的一系列手段的開端而已。

    長安城城牆之上,李二立于夕陽之下,他的影子拉下,灑在長安城之中︰“諸位愛卿。這里是什麼地方?”

    “這里是長安城,這里是大唐……這里是朕的帝國!長孫無忌!”李二說著,將長孫無忌叫了出列。

    “臣在!”長孫無忌站了出來︰“終于來了麼?”長孫無忌在心中忐忑,從這一支軍隊出現他就有一種不是很妙的感覺,當見到李二站在城頭的時候,他就更加相信自己的感覺了,這一切都是這位君王在心中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有所不滿了,這些年雖然自己還是恪守本分,但是心中確實是有了一些打算,沒想到還是觸及到了陛下的底線。

    “你說,這大唐,這江山,到底是誰的?有些事情是不是時間太早了!”李二冷聲說道。

    “陛下……”長孫無忌冷汗涔涔,他沒想到自己不過是一些小小的動作居然就直接引起皇上這樣反應。這是他從未想過的,他一直都知道李二對他信任有加,他也從未想過會辜負李二的信任,可是沒想到陛下居然這般敏感。

    其實這不是李二敏感,作為一個胸懷天下的君王,李二確實是非常有容人之量的,可是他最在乎的是,在他滿懷躊躇壯志,準備大干一番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的大舅子,還有自己的大兒子居然有別樣的心思。這讓他如何能夠容忍得下,他還在壯年,如日中天,就這樣等不及了?這樣下去遲早會出事,所以還是將這苗頭直接鎮壓下去,他相信以長孫無忌的智慧,會知道如何做。(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