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一卷 西域風雲 第十一章 大風起兮

第十一卷 西域風雲 第十一章 大風起兮

    草原上的夏天,熾烈而顯得短暫,無盡的烏雲堆積在天際,恍若是世界末日一般,這烏雲之中電蛇游走,絲絲縷縷的毫芒不斷的閃現而又隱去,似乎在等待著積蓄著無匹的能量,只等到那最適合的一瞬間沖出雲霄。降落到大地上,完成它華麗而又剎那的生命。大風將起,無盡的沉重堆積在大地之上,秣馬厲兵,所有的草原大部落全都如同這天上的烏雲一般積蓄著力量,就為了大戰開始的那一天,為了一統草原完成千古霸業。所有的大部落的首領全都深信自己是那天命之人,受長生天的庇佑,能夠在這一次的大戰之中取得最後的勝利,成為傲笑草原的雄鷹。

    草原上五個大勢力,此時已經徹底的交上了手,夷男所率領的薛延陀部,已經和當初收留的突厥人戰成了一團。這一支被大唐打敗之後逃到漠北的突厥人,在他們的可汗泥孰的帶領下,徹底的和當初收留他們的恩人夷男所率領的薛延陀撕破了臉。兩方人馬在這遼闊的大草原上開始了為了心中霸業的無休止的征伐。每一方都聚集了數萬控弦之士,每一方都掌控著一座七彩的神狼,都以為自己是天命所歸,都認為對方必將敗在自己手中。所以在這戰爭一開始,就沒有人想過會輸掉,也就沒有人想過退縮,全都是卯足了勁兒要將對方徹底的打趴下,徹底的臣服在自己的統治之下。

    “殺……”喊殺聲震徹天際,雖然他們使用的是突厥語,可是卻無妨礙站在遠處使用望遠鏡觀察的李寬理解他們口中呼喊的詞語的意義。此時雙方全都在馬背上,駿馬嘶鳴著,戰士咆哮著,一個個手挽長弓,張弓如同十五的滿月。在這滿天的烏雲之下,在這即將大風起兮的草原之上,都只有一個念頭,將對方徹底的征服。每一個戰士的雙眸都是血紅色的。每一個戰士都在手上鼓動著最強大的力量。只要一聲令下,就會發動全力襲擊。

    “突厥的兒郎們,為了突厥的無上榮光,將對面的這群薛延陀人徹底的碾碎吧!”泥孰此時端坐在高頭大馬上。手中金刀猛地一揮,率先策馬沖了出去。

    “對面的是我們當初收留的敗家之犬,現在居然敢反咬我們一口,薛延陀的勇士們,將他們這些忘恩負義的小人徹底的踩在腳下。讓他們知道這一片草原上真正的主人是我們薛延陀!”夷男也是大聲呼喝著。

    雙方的軍隊全都策馬狂奔,馬蹄聲震徹的大地都瑟瑟發抖,劇烈的聲響像是最濃密的鼓點,踏碎草原上濃密的水草,一滴滴的大雨可隨著他們的沖鋒開始落下,就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一顆顆的掉落下來,隨後就從點變成了線,最後成為一片滔天的水幕,整片天目全都被徹底的籠罩,徹徹底底的形成一片水幕天華。將戰場變成了一片澤國。

    “殺……”一個突厥士兵身上皮甲全是水跡,但是手中的長弓卻是絲毫沒有受到大雨的阻礙,仍舊穩若泰山,長弓宛如滿月,在他的手指微微松開的那一瞬間,一支長箭像是流星一樣射了出去。在雨幕之中劃破一路的水滴,在箭矢的尖端,一滴滴的水珠全都被擊得粉碎,然後濺碎到別的雨滴之中,再一次飄落在天地之間。可是那一支長箭卻是徹底的在雨幕之中飛速的奔向目標。無盡的大雨無法阻擋它粉碎敵人的熊熊烈火。

    “啊……”一個對面的薛延陀人,正在馬背上,長弓握在手中,正準備射出必殺的一箭。可是一道流星一樣的箭矢軌跡從遠處唰的一下子沖出。然後在他的眼前,那一點銀光急劇的放大,佔據了他的整個視線。之後一點殷紅的花朵悄然綻放,他最後似乎見到了那花朵之中雪白的花蕊。然後整個人就從馬背上徹底的摔了下去,在地上被身後的和他一起沖刺的袍澤徹底的才成了一灘爛泥。

    這一片草場,變成了最徹底的修羅場。無盡的箭矢像是一道道的激光一樣,在無盡的雨幕之中徹底的劃出華麗的軌跡,奪走一條條的性命。鋪天蓋地的箭矢,你來我往,穿梭不定。但是在大雨之中就這樣奪走無數人的性命。鋪天蓋地一般,射死無數的人,還有無數的戰馬。這兩支軍隊尚未正式接觸,就已經損失慘重,無盡的哀嚎聲在大雨之中,狂風里面傳出,戰況是如此的激烈。

    “哈哈……打吧!等你們打過,就是我們登場的時候了!”李寬站在大雨之中,雨水順著他的鎧甲滑落,但是他卻沒有絲毫的躲避,在這個時候,他要開始收獲,收獲這草原上的薛延陀人的性命。這一個一直對大唐不曾死心的游牧民族,李寬是一點都不會同情,因為他的心早在高麗,就已經變成一塊鐵石,所謂的仁慈那是對自己人才有用的,對待敵人,只有刀槍的鋒芒,只有無盡的死亡才是對他們的最大的禮物。只有他們徹底的衰落下去,徹底的失去對大唐的威脅,才是最好的結果。因為這些游牧民族全都是白眼狼,沒有一個學會了對自己恩人的感恩。就如同現在的突厥人,他們還不是直接對薛延陀出手了。

    喊殺聲,哀嚎聲,戰馬的嘶鳴聲成為了這一片區域的主旋律,形成了一只死亡的鳴奏曲,無數的人無數的戰馬,無數刀槍劍戟在這一片大雨之中上演了一出大戲。無盡的鮮紅的花朵綻放,將大地徹底的染紅,然後被天地之間瓢潑的大雨洗淨。大自然就是這樣的無情,它不會為了任何人而改變自己的立場。所以一道道的閃電在這戰爭進行了一半的時候開始狂瀉而下,一道道鏈接天地的銀蛇徹底的劈了下來。

    閃電霹靂劈下,頓時戰場上亂了套,無數的戰馬變的驚慌,被主人拉緊馬韁扯得生疼。無數的交戰雙方不敢徹底的抽出彎刀戰個痛快,因為金屬的彎刀是吸引雷電的絕佳東西。但是就此撤兵兩方都心有不甘,于是一場騎射就在這草原上展開了,一枝枝的箭矢開始縱橫,為了奪取對方的性命,這些箭矢在半空之中劃過,雙方戰士使用的都是三石強弓,足以在自己的陣營之中射出,多去對面的人的性命。

    ‘  ……’一聲驚天動地的霹靂,化作一條銀龍從天而降,直接劈在了一支正在半空之中飛翔著的箭矢之上,頓時木制的箭桿就直接化作灰飛,消失不見,而金屬鑄造的箭頭也在雷電的高溫之下變成了燒熔的狀態,在半空之中,無盡的高溫將大雨徹底的氣化,形成一股升騰而起的水蒸氣。這一團‘鐵水’在半空之中飛速的向著突厥的陣營飛了過去,然後一聲驚天的嚎叫就傳了出來,這是被這一團無盡熾熱的鐵水給擊中的突厥士兵的慘嚎,這不僅僅是箭矢射傷的劇痛,還有無盡的燒灼的熱力,那種劇烈的疼痛讓他難以承受。不由得慘嚎出聲,而這種狀況也讓突厥人感到驚恐萬分。

    “兒郎們,沒有退路了,現在不是他們死就是我們亡,這片草原上我們兩方只能存留一方。這已經是徹底的無法避免的,現在不管什麼閃電霹靂,我們就逆了這賊老天!”泥孰此時也見到了那閃電劈中箭矢的情形,這樣下去對自己這一方的士氣的打擊實在是巨大無比,這絕對不能縱容下去,所以現在只有奮起余勇,這樣才能有那麼一絲的機會。

    “諸位,我們是草原狼神選中的民族,草原狼神與我們同在!”泥孰說著就亮出了底牌,一尊七彩的巨狼在他的手中被他托起。閃電閃耀,雷光下那一匹巨狼似乎徹底的活了過來,一雙血色的眸子似乎散發著無盡嗜血的氣勢,頓時突厥人的士氣還未被打壓下去又被提升起來,而且更加的狂熱,全然成了不顧生死的狂戰士一樣,雙眸之中是無盡的狂熱,是無比的瘋狂,這一片草原會是他們的,他們會是笑到最後的那一個,因為他們現在什麼都沒有了,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了,要是這一戰他們敗了,那麼他們就將一無所有,他們失去的不僅僅是生命,還有他們的兒女,他們的妻子,父母全都會成為薛延陀的奴隸,然後過著豬狗不如的生活。所以他們必須要贏,必須為了自己的民族爭取一片生存的空間,既然選擇了走上一統草原的路,那就不能在回頭。因為他們已經賭上了一切,這是他們唯一的出路,輸了就徹底什麼都沒有了!這絕對不是他們願意見到的,他們也絕對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殺……”紅著眼的突厥人士氣高昂,策馬而行,戰馬踏在地上,濺起無盡的水花,距離在戰馬的速度下飛速的縮短,哪怕無盡的箭矢從雨幕之中沖出,奪走一條條的性命,可是也無法阻擋他們的腳步,因為這是最後的背水一戰。這是所有的突厥戰士最後的掙扎。

    “斬了他們,一統草原!”再一次的沖鋒發動,他們手中的長刀也不再畏懼天上的雷霆,他們的眼中全是一片瘋狂的猙獰。

    “兒郎們,這些白眼狼困獸猶斗,讓他們看看長生天庇佑的薛延陀人的厲害!”同樣的一尊巨狼出現在夷男的手中,薛延陀人也是狂熱起來,在這草原上,不管是狼神,還是長生天都有著廣闊的市場。都有無盡的信徒,他們何時見過這種恍若奪人心智的巨狼雕像?這一定是長生天的化身。薛延陀才是長生天選中的草原王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