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一卷 西域風雲 第十六章 草原災難

第十一卷 西域風雲 第十六章 草原災難

    戰斗再一次打響了,這一次是小股部隊的遭遇戰,李寬他們這一方是數千殘軍,大部分都帶著傷,雖然在之前經過一番休整,甚至不惜了結了自己的兄弟,可是還是沒有離開突厥人的埋伏圈,現在是最後的一道阻礙,只要沖破這里,他們就將去草原上徹底的復仇,沒有人能夠阻擋他們的腳步,他們不再去尋找這些突厥人和薛延陀人還有什麼回鶻部,契芯部的主力,哪怕這些草原上的異族會組隊去大唐攻城,他們也不會去管了,因為他們現在要做的是,讓這座草原變成鬼蜮,只有將這個民族徹底的從草原上抹去,才會讓他們感到心中舒服一點!

    只要這草原上沒有了這些老弱婦孺,不,只要草原上沒有了這些女的,那突厥人和薛延陀人就算兵強馬壯那又如何?幾十萬大老爺們兒還能自個兒生孩子不成?李寬現在不會管什麼鑰匙徹底的將這些草原異族激怒之後會不會給大唐邊關帶去巨大的壓力,他只知道這個民族的人殺了自己跌兄弟,這些人都該死!而且在他們來草原之前大唐的十六衛之中左右武衛和左右威衛就已經在開始調動起來,李寬留下了無盡的糧食和鎧甲兵刃的儲備,在這一路上行來,留在了這四支軍隊的軍營之中。現在大唐邊關應該已經是鐵桶一般,這些異族要是敢去,那麼絕對是有去無回。

    “殺……”兩股數量都不多的軍隊子啊草原上廝殺,不管是哪一方,全都是紅著眼,在他們面前只要是敵人,哪怕身上傷再重,也會不管不顧的廝殺!慘厲的戰斗在這一片雨幕之中進行著,一個大唐士兵在之前的戰斗之中受了傷,雖然在之前揮淚離別的儀式之中沒有被解脫,可是現在卻也是戰力大減,被一個突厥士兵一刀砍在了身上。身上的鎧甲雖然擋住了刀鋒,可是卻整個人被打飛出去,跌落馬背。

    在地上打著滾,避開了一只踩下來的馬蹄。這個大唐士兵雙眸充血的恍若是野獸的眸子,整個人站在大雨之中,無聲的嘶吼著,手里的橫刀被他直接扔在了地上,他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態已經徹底的成為了拖累。定然是難逃一死。但是死也要拉上一個墊背的,所以他在地上狼狽的躲閃著,準備扯住一個突厥士兵,大家同歸于盡。

    但是戰場上瞬息萬變,一個突厥士兵策馬狂奔而過,直接用長刀削向了在地上的大唐士兵。一股血泉直沖而上,一個生命在這戰場上恍若草芥一樣消散了。

    “不……”在一邊目睹了這一切的大唐士兵恍若瘋虎一樣嘶吼著,大喊著,手里的長矛直接將對面的一個突厥人直接捅了個對穿,然後一下子橫掃而過。百多斤的尸體直接被他扔了出去,一下子撞在了那個剛才斬了大唐士兵頭顱的突厥人身上,將他打下馬去︰“老子踩死你!”策馬而過,戰馬的馬蹄直接踩了下去,踩在了在地上還在不斷推動身上尸體的突厥人的腦袋上,整個頭顱被馬蹄鐵直接踩碎,為自己的兄弟報了仇。

    “殺……你們這幫茹毛飲血的蠻子,大唐爺爺來收割你們的性命了!”程處默帶著自己身後的幾個士兵在戰場之中穿插著,手里的長長的馬槊閃耀著奪命的光芒,每一次寒光一閃都有一個突厥人被他挑落馬下。

    “今天。我要為兄弟們報仇,我死一個兄弟,你們這些蠻子就要死上一千個,一萬個。現在我的兄弟死了這麼多,那麼你們這些不該存在于世上的民族就徹底的消散在這世界上好了!”李寬的長槍也是如同暴雨梨花一樣在雨幕之中綻放著,手上的傷口此時已經再一次崩開,鮮血染紅了他綁在上面的布條,可是他卻恍若未覺。

    一番沖殺,無盡的鮮血濺射了所有幸存者一身。有敵人的,也有自己的,但是他們卻全都毫不在乎,因為他們身上的傷痛比不上心中的萬一,他們流下的鮮血卻換不回之前一起談笑的袍澤。心中的悲傷讓他們無暇顧及自己是不是渾身狼藉。他們現在只有一個念頭,讓這草原上的異族再也不能為禍大唐,讓大唐不再為這些異族威脅,讓他們的袍澤的親人,無數的大唐百姓不再受到異族的壓迫。這就是他們最大的收獲,也是他們最堅定的目標。之遙為了這個目的,他們這點傷痛算什麼?只要達成這個目的,他們就算是全都馬革裹尸在這草原上,也是萬死不辭。

    “走,去殺光這草原上的這些異族,用我們的生命與熱血換我大唐千秋萬世不受這些異族的欺辱!殺……”全都是熱血兒郎,全都是大唐最強悍的戰士,所有人心中的熱血全都在沸騰,在燃燒,他們是這世界上最精銳的隊伍,他們是大唐最強大的驕傲,所以他們願意,願意為了大唐奉獻自己的一切,所有人都在心中沸騰著一腔熱血,等待著大唐屹立在世界之巔的那一刻。哪怕他們之中有的人或許會看不到那一天,可是他們的兄弟,他們幸存的袍澤絕對會將這些事情告訴他們,那就足夠了。

    “殺……”所有人像是一群狼,全都閃著嗜血的眸子,所有人全都是受傷的野獸,滿心都是報復的想法。他們滿心的殺氣,似乎要沖天而上,將那滿天烏雲全都徹底的沖散。

    “現在,不是報復的時候,我們所有人都不是適合長途奔襲的狀態!先找個地方休整一下!這一次雖然沖出了包圍圈,可是卻也讓我們暴露了位置!”李寬並未被仇恨徹底的沖昏頭腦,他們現在的狀態要是長途奔襲的話,沒有到目的地就會有大半的人倒在路上。

    “去哪里休整?”李寬一番話讓這些腦子里邊充滿了復仇烈焰的士兵們清醒了一些,開始尋找可以讓大部隊休整的地方。

    就在大唐軍隊離開之後不到半個時辰,一股股的突厥人還有薛延陀人出現在了這里的戰場之上,所有士兵全都騎在馬背上,維護著在最中央的兩人,夷男和泥孰也來到了這里,沒有見到所有大唐人的尸首,他們是不會放心的。

    “他們從這里突圍了,你看他們會去什麼地方?”泥孰對夷男說道。

    “這還不簡單,他們突圍而出,定然會找一個地方休整,那麼最好的去處定然是逃回大唐!”夷男看著地上嘈雜的馬蹄印記,雖然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但是還是清晰可見。

    “那麼,我們追過去?這些大唐兩腳羊受傷的人不少,他們定然走不快!在大漠之中劫殺他們!”泥孰雙眼閃過嗜血的光芒。

    “追?哈哈……我們追上去和這一支大唐軍隊火並,然後讓回鶻和契芯還有另外三個部落抄了我們的老窩?我們將大唐軍隊趕到這一步,已經做的夠多了!其余的交給他們去做好了!走吧……”夷男說道,說完轉身策馬走了。

    而在草原的另一邊,一直沒有動作的回鶻和契芯,還有臨時整合成一個大部落的自稱為長生的部落,這三個草原上的大部落此時卻也在密謀著。三個大部落的五個首領此時也在商量著,自從剛剛收到突厥和薛延陀傳來的消息,他們就一直爭論不休,有人說要去追擊大唐軍隊,也有人覺得現在正是突厥和薛延陀空虛的時候,應該將他們先從這一場爭斗之中淘汰出去。所以一直沒有下定決心,也給了李寬逃走的最大的空檔。

    只是誰也沒有想到的是,李寬他們並沒有直接逃回大唐,而是在草原上逃出了一段距離之後。直接轉變了方向,向著草原深處而去,在這里他們失去了近千個好兄弟,沒有報仇,怎麼會離去,而草原上的災難也就此拉開,誰也不知道露出了血腥獠牙,拋卻了最後顧慮的李寬將會是怎樣的嗜血,這草原將會變成一片荒漠,無盡的草原就是他報復這一群異族的最大的武器。

    在草原上,一座座帳篷臨時的搭建起來,無數的傷員在各自相互幫忙著包扎著身上的傷,在這草原上受傷也是一件危險的事情,一旦化膿那麼就只有死路一條。但是這已經是以前的事情了,現在又李寬在,這些人的傷勢已經得到了控制。而完好的那些人,卻在各自忙碌著,他們在這草原上游蕩著,做著最後的準備。

    時間過得很快,草原上沒有再出現什麼奇怪的事情,這讓草原上幾個大部落的首領已經認定大唐這一支軍隊已經離去,就算有人懷疑這支軍隊還藏在某個地方,可是卻沒有人在將他們視作心腹之患,因為已經有了提防的他們有著眾多的人馬,絕對不會畏懼這不過區區數千人的隊伍,而且草原上氣氛也越發緊張起來,因為這些時間以來,無數的傳言在草原上流傳著,相傳能夠集齊七只草原上的神狼,那麼就是這片草原的真命之主。這些傳言是誰放出來的,各個草原上的梟雄都清楚,他們手下無數的人幫他們宣傳,每個擁有神狼雕像的人都被神話了。一切都在發酵,等著爆發的那一天。(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