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一卷 西域風雲 第二十章 悲泣的草原

第十一卷 西域風雲 第二十章 悲泣的草原

    “草原上的草場都枯死了?”柴令武站在李寬身後不遠,此時听到陳旭從草原上帶回來的消息,不禁有些出神,他們在這大漠之中頂著惡劣的自然環境,等了一個多月,得到的消息就是草場的枯死?這和自己那個貴為親王的表弟到底有何干系?當初他什麼都沒有說直接讓所有人都退出草原,一路準備直接回去,是不是早就料到這樣的結果?要是真的如此的話,這草原上的草場神秘枯死他定然早就料到了。

    “除了這個之外,還有設麼情況?”李寬沒有絲毫的意外,這是自然的情況,在這個沒有多少污染的環境之中,他投放出來的這些東西要是達不到這樣的效果的話,那豈不是白費了。這可不是後世的天朝,早就已經習慣了各種各樣的化工污染,天朝百姓吃著各種各樣的毒藥長大,早就已經百毒不侵。

    “卑職听從王爺你的命令,一路上打听和觀察下來發現草原上似乎在爆發瘟疫,那幾個大部落每天都有牲畜和人無故死去,整個草原上死去的人和牲畜現在每天都在王部落外面拉,然後被燒掉。草原上的戰爭都因此停了下來了。雖然還是相互提防著,可是更多的精力都放在了自己部落之中那些無故死亡的人和牲畜上面。王爺是不是早就知道這種情況,所以才叮囑卑職一路上都只吃自帶的食物,喝帶過去的飲水?”陳旭一臉的敬佩,在草原上見到的一切都在沖擊著他固有的價值觀。雖然不敢相信,但是一切都表明草原上現在發生的這些事情,全都在楚王殿下的預料之中。

    “已經在死人了麼?還真是脆弱的體質!”李寬不禁嗤笑一聲,想起後世那些吃著三聚氰胺,毒饅頭,瘦肉精,還有地溝油,毒味精,還一直順利成長的天朝子民。不得不說聲佩服。

    “草原上枯死的草場和我們埋下那些金屬球的地點一樣,每一個金屬球周圍的草場都是最先枯萎死掉的!楚王殿下,那是什麼東西?”陳旭在草原上就有著一個疑惑縈繞在心頭,他們一路走來。說帶去報仇,要雪恨,可是就那樣虎頭蛇尾的在草原上埋下了一個個金屬球就直接離開,這是所有士兵心中最大的疑團。現在這些金屬球居然能讓草場枯萎,還有在草原上的任何牛羊全都死去。似乎不是簡單的東西。

    “那些金屬球里邊是一個魔鬼,一個比起火藥更加凶惡的魔鬼,你們不需要知道那是什麼,只要知曉那些東西可以讓整片草原在今後的數十年,甚至數百年都寸草不生就行了!”李寬在知道自己布置的東西起效了之後,難得的解釋了一句。

    其實李寬他們埋在草原上的。並非是鐵球,而是鉛球,一層薄薄的鉛層,里邊包裹的是一個讓千年之後整個世界都為之震顫的東西——鈾235。也就是原子彈核電站的原料,一種放射性金屬。這東西釋放出來的是看不見摸不著的核輻射。用這種金屬制造成原子彈會造成何等的後果。相信每一個那個時代的人都是非常清楚的,而核電站用這種金屬發電,釋放出其中的能量近乎是千載之後那個資源枯竭的世界上最有可能代替石油的新能源,李寬在草原上埋下的雖然只是最粗糙的原礦石,而在這層礦石上面包裹了兩層東西,最表面是鉛,杜絕輻射釋放。在這一層鉛和鈾之間,則是一種液體,一種強酸。這些酸液會緩慢的腐蝕鉛層和鈾。等到鉛層被腐蝕殆盡,那麼里邊的放射性物質就會在瞬間釋放。形成一個核輻射的區域。在這一片區域之中所有的東西都會受到影響。

    說了這麼多,簡單地說就是李寬在草原上埋下了一顆緩慢釋放的原子彈。雖然輻射速度不像是原子彈那樣瞬間釋放出來,但是他使用的鈾的原礦石卻是一顆最普通的原子彈的數倍。而且分布散亂卻又能保證差不多可以將整片草原全都覆蓋。這樣下來,草原上全都是一片核污染重災區。不管是在上面生長的青草還是生活在上面的異族以及他們放牧的牛羊。都會受到核輻射的威脅。

    “那麼草原就這麼完了?那些草原上的異族要是孤注一擲向著大唐發動進攻該怎麼辦?”柴令武不由出聲問道,他很怕這些草原上的異族會狗急跳牆。要是他們全都集結在一起一起向大唐發動進攻,那麼大唐恐怕真的會守不住。哪怕在邊關已經駐扎了十六衛之中的四衛。可是大唐和薛延陀之間的邊境線實在是太長了,他們怎麼能守得住每一個地方?

    “放心,這種東西是緩慢見效的,等到他們發現這樣拖下去不行的時候。恐怕也沒有多少人能上得了戰馬了,而且戰馬也會和人一樣被這種東西傷害啊!”李寬隱隱一笑。這段時間以來,他還是第一次露出笑臉。在這段時間他是怎麼度過的,無盡的自責與內疚在內心之中折磨著,而他帶領著走出草原的士兵沒有一個理解他的所作所為,認為他是怯戰,才會直接撤軍。雖然他理解這些渴望為戰友袍澤報仇雪恨的士兵,可是他也感到很是失落,這些人始終不是他最心腹的可以信任的人,他們心底最效忠的還是自己的父皇,在自己做出決定的時候他們會听從命令卻不會全心全意的相信自己。

    現在草原上發生的一切都證明了他做下的事情,這些事表現出了他其實是真的在為那些死去的兄弟復仇,他不屑用言語解釋,現在這些鐵一般的事實擺在眼前,才是最讓人信服的證據。所以蒙在他心頭的那種委屈一瞬間煙消雲散,一種很莫名的暢快讓他感到很舒暢。

    草原上,此時已經是哀鴻遍野。每天都有人死去,不僅僅是人,還有牲畜,全都是無緣無故的就這樣死了,沒有人知道他們到底是怎麼了,自從草原上開始了這一場戰爭以來,就開始出現這些奇怪的事情,先是草原上還未到旱季,下雨還非常的充沛的時節,草原上的草場就開始枯萎,全部的水草就在這短短的時間之中像是經歷了一個深秋一樣,干枯了下去。一片金黃看起來就像是大唐秋天秋收的時候的農田一樣。

    可是在草原上這樣的金黃代表的就是沒有青草了,那麼牛羊就沒有了足夠的草料來喂養,就不能盡快的長大長肥,那麼到了寒冬降臨的時候,他們就沒有足夠的食物度過寒冬。這簡直就是一件大禍臨頭的禍事。所以草原上的牧民不得不將這些枯死了的草場上的草料全都收割回去,等到了沒有青草的寒冬用來喂養牛羊。但是這草場枯萎只不過是一個開始,無數去了這些枯萎的草場搶收干草的人,在回來之後全都開始變得越來越枯瘦,漸漸地開始離奇地死去,像是被什麼東西吸盡了身體的血肉一樣,在死去的時候全都瘦成了骷髏架子,眼窩深陷,頰骨高聳,將整張臉撐起來像是一張張的惡鬼的面皮。這樣的死去的人越來越多,讓草原上徹底的恐慌了起來。

    就連正在征戰不休的七個部落的大軍都停下了彼此之間的戰爭,他們全都收到了消息,自己的部落之中出現了這種奇怪的離奇死亡,所有死去的人都像是被什麼吸盡了身上的精華一樣,只有一張皮。這讓他們感到一種寒意在後背上如同芒刺在背,瞬間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這該不會是長生天的怒火吧?他們這些人可是知道很多事情的,比如說草原上現在盛傳的什麼七尊神像集齊之後就將成為草原上唯一的主宰,這些話全都是他們自己編撰出來的,假借著長生天的名號,現在是不是……所有人在確定了死去的人的慘狀之後,全都後怕起來,這是上蒼降下的懲罰。

    于是草原上戰爭停止了,所有的統治者都回到了自己的部族,全都開始了盛大的祭天儀式,全都虔誠的拜倒在所謂的長生天的腳下,滿心誠意的祈求著,祈求長生天原諒自己的罪孽,希望自己的部落能夠听過這一場災難。但是長生天似乎沒有听到他們的祈禱,在他們不管怎樣虔誠的祈禱,每天早部落之中死去的人還是不斷的增加,草原上一片片的縞素豎立而起。

    草場枯萎,子民和牛羊的死亡,讓這些還在夢想著一統草原的野心家們徹底的慌亂了,整片草原都已經陷入了一種莫名的恐慌之中。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何會是現在這幅局面?庇佑著草原兒郎的長生天徹底的拋棄了他的子民了嗎?”夷男在自己的帳篷之中面帶悲泣的說道。

    “這……”作為夷男的親信的大度設此時也是沒有絲毫的辦法,這種詭異的情況讓這個勇冠草原的強大武士也一籌莫展,他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一切,和大唐有沒有關系?”一直是夷男手下頭號謀士的氈勒啟力提出了一個出人意料的提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