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一卷 西域風雲 第二十一章 自作孽不可活

第十一卷 西域風雲 第二十一章 自作孽不可活

    雖然氈勒啟力提出這一個懷疑方向很是荒謬,可是卻讓人找不到反駁的借口,大唐人已經從草原上離去了不假,可是作為一個一直讓他們向往但是卻又懼怕的國度,大唐到底有些什麼樣的手段,薛延陀這幾個人沒有認真的知曉,他們雖然全都率軍去過大唐邊關劫掠,可是對于這個龐然大物是沒有多少了解的。他們只知道這個龐然大物在十幾年前內斗不休,而且這個民族能夠種出可以讓人吃飽的糧食。

    “這個……應該不會吧,大唐要是有這樣的手段,那麼我們草原恐怕早就被他們踏破了,這種在千萬里之外就能掌控人生死的詭異手段,不是人能掌控的!”夷男不敢肯定的說道。

    “大唐到底有什麼,我們都不知道,那種能夠發出霹靂之聲的武器,我們以前也不知道,那麼這種像是巫蠱一樣的手段,大唐又為何不會有?”氈勒啟力也是懷疑,他也不敢肯定自己的猜測對不對,可是他卻感到奇怪︰“大唐這一次派出來的人實在是太少了點,只有區區幾千人,這樣的人馬在草原上能做什麼?大唐的國君李世民是一個雄才大略的君主,不會做出這樣的不智的舉動。而且我們上一次算計了他們一次,讓大唐折損了近千人,這樣的死亡,大唐那幫視戰友如手足的軍人居然就這樣直接離去了?這說不通,真的說不通!”

    “確實是很可疑,大唐人不會什麼都不做就這樣離去,可是他們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大度設很是疑惑,這種手段實在是讓他們感到恐懼,無形之間就能奪人性命,簡直就是仙佛的手段。這讓有著自己信仰的草原牧民非常的恐慌,認為這是長生天拋棄了他們。

    “草原上的異變是從什麼地方最開始出現的?那里恐怕就是大唐人做了手腳的地方了!”氈勒啟力不愧是薛延陀最聰明的人,略一思索就想到了最關鍵的地方。

    “最先出現異常的,那就是那些枯萎的草場了!”夷男回答道,他雖然不清楚那些草場到底出了什麼問題。可是那里確實是第一個出現異常的地方。

    “那麼就可以肯定了,大唐人一定是對草原上的草場做了什麼,我們去看看!到底是不是大唐人做的一看便知!”氈勒啟力出聲道。

    草原上,枯萎的草場。大風吹過,干枯的草葉在風中起伏,像是一片雪白的雪地,所有的草葉上面沒有絲毫的綠意,全都是干枯的像是已經腐朽的了的樣子。似乎一踫之下就會化為飛灰。這樣的地點在草原上分布的非常多,幾乎每隔數十里地就會有這樣一片枯萎的草地,一個個的雪白的草場,像是一個個規整的幾何圖案一樣,在碧綠的草原上是那樣的顯眼。

    “這里……沒有什麼異常啊,只是這些草枯死了!”夷男帶著大隊人馬來到了這一片距離他們部落最近的一片枯死了的草原,站在這里,他們所有人都沒有感到什麼異常的情況,除了面前這一片雪白的枯草,和周圍的翠綠格格不入之外。

    “應該是在地下。這片地方一定有什麼東西是我們不知道的,大唐人要是做了手腳的話,定然會是在這里!”氈勒啟力眉頭一皺,然後說道︰“我們進去將這根源找出來,這些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我們大家都要小心,那些牧民一定是沒有注意到什麼,才會那樣中了大唐人的陰招的!”說著他第一個將身上的獸皮割下來一塊,將摳鼻捂住,做的煞有其事,似乎這樣就能避免了一樣。

    “走。我們一起尋找,一定要將這些東西找出來,不然這草原就完了!”夷男也加入了進去。

    這樣的事情發生在草原上七個大部落之中,大都大同小異。所有統治者身邊都不乏智謀超群的人,他們全都懷疑這是大唐做的,都懷疑已經離開了草原的李寬率領的這一支軍隊。所以一個個全都將矛頭指向了那些枯萎的草原,全都做出了相似的決定。突厥人將這一片草場直接用火燒了,但是什麼都沒有發現。契芯部族帶著無數的士兵在這一片草原上搜索了足足大半天,卻是一無所獲。回鶻讓人將無數的戰馬趕進了一片這樣枯死的草場。結果除了將整片大地踐踏的一片狼藉之外沒有絲毫的收獲。只有薛延陀人找對了方向,他們第一個就將目標固定在了地下,一群從來沒有種過地的薛延陀人全都用手中的彎刀刨起了地上的草根。

    “這里什麼都沒有!”大度設一個人負責了一大片區域,挖了大半天,手里的彎刀都已經變得鈍了起來,手上都打起來好幾個血泡,可是卻除了一頭的草屑之外什麼都沒有找到。

    “這邊也沒有!”夷男帶著一群士兵也將另一方的土地刨了個底朝天,還是什麼都沒有。

    “難道錯了?”氈勒啟力一臉的疑惑︰“不對這里一定有什麼!那些大唐人一定來過這里!只是到底是什麼?”

    “大汗,這里有東西!”就在此時一個薛延陀士兵大聲地叫道。他手中的彎刀在剛才刺進這個地方的土地的時候,居然一下子就刺了進去,下面是空的。可是他抽出彎刀的時候,發現手上的刀的刀刃上,居然有一抹雖然灰暗,可是卻反射著金屬光澤的東西。頓時他知道自己找到了。于是大聲的叫了起來,將所有人全都聚集了過來。

    “這是什麼?”薛延陀眾人全都聚集在了一起,在這個荒草枯藤中間的位置,挖出了一個淺坑,然後在坑底刨出了一團泥疙瘩,上面一種他們沒有見過的灰黑色的金屬包裹著,但是卻是百孔千瘡,像是被埋在地下千萬載的鐵石一樣,全都被腐蝕的不成樣子了,可是他們相信這東西就是大唐人留下來的東西,也就是這東西讓這片草原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所有人都只是站在坑邊,看著坑底的那個東西。

    “這是什麼,我們先拿回部落,然後聚集所有人看看有沒有人認識!”大度設提出建議。

    “這樣的東西,還是不要隨便拿回去的好!”氈勒啟力反對到。他們雖然找到了這東西,可是這到底是什麼,是不是真的就是引起這片草原巨變的東西,全都還有待商榷,要是真的是這東西導致草原變成這樣,並且置人于死地的話,那麼這東西就更不能拿回去了。而且他們這些人都要馬上離得遠遠的,按照這塊東西造成這一片草場的水草枯死的距離,他們至少要離這東西足夠遠的距離才行。

    “好了,這東西就不能帶回去了!我們弄些水來,將它洗干淨,看看到底是什麼就好!去個人將它拿出來!”夷男下了決定。

    一個士兵就走了上前,然後抱起了這個土疙瘩,可是在他抱起來的這一瞬間,絲絲的湛藍色的煙霧在這土坑之中升騰而起,這股煙霧彌漫著,充斥著一股刺鼻的味道。

    “不好……快退!”夷男反應不可謂不快,可是卻還是晚了一步,只听到一聲‘轟’的聲響,像是一聲驚雷在所有人耳邊炸響,頓時所有人的耳朵里邊全是嗡嗡的聲響,整個世界全都充滿了一種莫名的刺耳的鳴叫生。其余的所有的聲音全都听不到了。

    雖然听不到了,可是他們還是看得見,只見到那個在土坑之中去抱起了那團土疙瘩的士兵此時已經消失了,只剩下一股子殷紅的霧氣在這里彌漫。還有一團團的碎肉像是下起了肉沫雪一樣在天空之中飄落下來。一根手指直接從天而降,砸在了夷男的腦袋上,似乎那個士兵在臨死的時候用手指指著夷男,因為是他的命令讓他送命的。還有無數的不知道是內髒還是腦漿,總之在這一瞬間周圍所有人的身上全都掛滿了這個死去的士兵的身體的零件。一顆眼珠子落在了氈勒啟力的眼前,一截像是筋絡的東西鉤在氈勒啟力的帽檐上,那顆血紅色的眼珠子就和氈勒啟力對視著。

    “這幫大唐人,一定要帶人將他們全都斬殺殆盡!”夷男面色一陣難堪,這一次徹底的丟了大臉,在自家的家門口,連敵人的面都沒有見到,就這樣被人一個耳光打在臉上。他怎麼還掛得住那張臉面!

    所有人都這樣怒氣沖沖的里去了,可是沒有人注意到,在爆炸的那一瞬間,那一顆被他們挖到的土疙瘩被劇烈的爆炸震成了許多的小碎片,雖然這東西是一種超高密度的金屬,可是它卻是一塊原礦石而已,並不是多麼的堅韌,在這種爆炸之下,全都散碎成一小塊塊的,然後被爆炸送到了更遠的地方,而且在爆炸的時候,這種沖擊,更是加劇了其中那種看不見的輻射的程度,頓時更加強大的輻射從這些小碎片之中散發出來,相信這片草原會有更大的面積受到影響。

    夷男帶著人回到了營帳,每個人最開始做的就是洗刷,他們身上的衣衫就這樣被遺留在了薛延陀的營地之中,誰也沒有在意,有那麼兩塊不起眼的石頭掉在了營地之中的土地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