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徹底了結第二章選妃

第十二卷徹底了結第二章選妃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寒冬來臨,大雪紛飛,雪花飄蕩在天地之間恍若自由奔放的精靈,小巧的身子在風中回旋著,似乎灑下了一路的歡笑,而後又投入了大地母親的懷抱,像歸家的游子一樣。◇↓◇↓小說。¥f長安城在這第一場雪下個不同的時候,也迎回了一群歸來的游子,身上披著保暖的皮裘,套著破爛的鎧甲,手臂上的傷口早已經痊愈,只是還有一個猙獰的傷疤。此時已經離長安城很近了,高聳的城牆都已經歷歷在目。

    近鄉情怯,李寬徹底的融進了這一座城市,在這古風蕩漾的時代,他也有了自己的根。還離著老遠,可是一道黃色的流光就從長安城的方向疾馳而來,一路上的積雪在它的腳下如履平地的直接甩在身後。向著這一支軍隊直撲而來,它大口的喘著粗氣,一口氣跑了十余里路在這雪天里也讓這一條大狗感到有些艱難。但是聞到空氣之中傳來的熟悉的味道,這家伙速度是絲毫都不減慢,這條大狗自從長大了以後,就被一直留在李寬的兩個侍女的身邊,有這頭大狗的保護,兩女的安全也算有了一層保障,李寬在外征戰的時候也能安心許多。現在李寬歸來,這條大狗卻恍若通靈,直接從楚王府的府邸之中直接一路狂奔出來迎接。

    貞觀六年的冬天來臨了,大唐周邊已經少了很多的敵人,西方突厥和薛延陀已經消失在歷史長河之中,高昌也離滅亡不遠了,還有昭武九姓,可是現在卻被一個人為制造出來的隔離帶核輻射區域給隔斷開來。東北方,高麗已經滅亡,新羅現在是親近大唐的代表,南方也沒有什麼大患,雖然現在百蠻似乎不是很安分,可是卻也無法離開那蒼茫的百越群山,否則就是出來找死。剩下的就是西南方向,那里高聳入雲的青藏高原。在那里一個強盛的國家正在進行著統一,現在已經差不多接近尾聲了。代表著高原上燦爛的文化即將開始發展,從萌芽長成參天大樹。

    但是這一切都不是李寬關注的事情,他現在最煩的一件事情就是他的年紀已經很大了。雖然周歲也不過才十五歲,可是按照大唐的算法,他已經是一個十八歲的大小伙子了,這個年紀了已經到了成家立業的時候。所以李寬這一次回來之後,被李二召見了一次。然後就被長孫皇後給抓住了,為的事情就是給他選妃。像太子李承乾早在三年前就已經成家立室,一個太子妃,一個太子側妃,現在正過著沒羞沒躁的生活。而李寬雖然也將自己的兩個侍女給收了房,但是正式的王妃卻還是影子都沒有一個。這一點讓長孫皇後和李二都很上心。因為就連小胖子李泰都已經成家了。

    “二郎啊……你年歲已經不小了,怎麼樣,有沒有中意的姑娘?”長孫皇後將李寬又一次的召進皇宮,對于長孫皇後來說,李寬也算是她自己的孩子一樣了。這個小家伙從小就沒了娘。而李二在他年幼的那段時間正是在南征北戰的時候,當初的秦王府幾個孩子就和長孫皇後自己親生的孩子沒有區別。這個從小就非常獨特的孩子,現在也長大成人了,其余幾個孩子成家的成家,出嫁的出嫁,就剩下他了。

    “母後,此時兒臣暫時還不想提!”李寬這些年確實是沒有遇到任何一個讓他心動的姑娘,那怕是那個算得上是這個時代為一個他般配的崔家七小姐,他也是沒有多少感覺,真正走到他心中的還是只有他身邊的兩個小丫頭。這兩個是這些年慢慢習慣了她們兩個的存在,然後徹底的融進了他的生活之中的特殊存在。要是突然有一個人就這樣走進他的生命,要和他相濡以沐過一輩子,他還真的沒有招到合適的人。

    “二郎啊。你這樣也不是一個事兒,現在本宮做主給你取一個楚王妃,作為大唐親王,怎麼可以沒有一個妃子!”長孫皇後徹底的下了主意,包辦婚姻就這樣下了定論。

    “兒臣這幾年確實是有一個感覺不錯的姑娘,只是她……”李寬想了想。確實是在這個時代雖然決定特立獨行,不管周圍的人的眼光,可是作為一個正常的男人,對于成家立業也是人生之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一個沒有結過婚的人生是不完整的,更何況李寬自己是一個兩世為人的家伙,兩輩子的單身漢這個名頭也讓他自己覺得不好意思,所以到了這個時候還是主動和長孫皇後說出自己心中所想,反正都要結婚,那麼何不找一個能讓他看著滿意的。

    “真的有意中人?哪家的姑娘?只要姑娘家世不錯,倒是不無不可……!”長孫皇後來了興趣,不管是什麼時代的女人,不管身份如何,只要是女人,那麼就免不了八卦的屬性。

    “這個……”李寬還有一點不好意思呢,畢竟兩輩子這還是第一次,雖然現在自己現在的家庭背景可謂是天下無雙,但是好像一直對于清河崔氏這些大世家來說,皇室並不是很看得起。那怕現在這些世家的影響力已經被李二大力的鎮壓下去了可是他們內心的那一份所謂的驕傲還是一直支撐著他們繼續孤芳自賞。

    “怎麼,還不好意思,難道說女方家世貧寒?二郎你該不會是看上了一個商賈之家的女兒吧?”在這個時代商賈地位低賤,是最為人不齒的一個職業。所以在貞觀例律之中甚至出現了商賈之家的子嗣,三代之內不能科舉的條款。所以見到李寬扭扭捏捏的讓長孫皇後感覺有些不好的預感,李唐皇室雖然還算開明,對于門當戶對的概念不是很在意,但是要是李寬真的娶了一個商賈之女也難免會是一個笑話。

    “倒不是,只是她的家,是大名鼎鼎的清河崔氏!”李寬最後還是說出來了。

    “什麼,清河崔氏?”李寬的話讓長孫皇後徹底的震驚了,清河崔氏是大唐五姓七望之首,但是他們卻以正統的漢室血脈自居,對于身上帶有胡人血統的大唐皇室一向是不怎麼友好。所以清河崔氏為首的幾家大世家,對于和皇室之間的聯姻是一點興趣都沒有,就連李二的聖旨下下去,也會被他們千方百計的推脫。

    “這個可不好辦,清河崔氏不是一般人家!”長孫皇後面露為難之色,這家伙怎麼就看上了崔家的女兒,要知道這崔氏的女兒甚至可以嫁給寒門士子,也不會嫁給皇室親王。這是在兩年前崔家一次族會上,清河崔氏族長崔敬當著眾多族人宣布的一件事情,當時還鬧得滿城風雨,皇室和世家之間的矛盾也在那之後徹底的激化。

    “不管怎樣,現在的世家可不是當初的五姓七望了,要不要和皇室聯姻,不是他們說了算的!”李寬倒是沒有多大的顧忌。

    “既然二郎你有了中意的女子,那麼作為母後,定然為你將這門親事給定下來!”長孫皇後思慮了一下,還是自信滿滿的說道,作為大唐一國之母,母儀天下的女子,這種事情對于她來說雖然有些難度,可是卻還不是無法完成的,至少,現在的大唐世家,在無形的影響力下已經小了很多了,大唐科舉的實施下來,打破了世家對于某些階級的壟斷,無形間獲得了無數寒門士子的支持,打破了世家鉗制朝廷的哪一種優越感。

    “那麼兒臣就等母後的好消息了!”李寬對于求親什麼的,是一點都不懂,尤其是在這個繁文瑣節異常多的時代,這些東西可是會讓他悶死的一件事兒,有長孫皇後幫他操持,又何嘗不可。

    在李寬和長孫皇後商量之後的第二天,一道聖旨就從立政殿傳了出去,大唐親王李寬要選妃了。這一道聖旨可謂是李二下的最荒唐的一道聖旨,也是最霸道的一道聖旨了,指名道姓的要五姓七望將族中待字閨中的女兒,全都參與這一次的選妃。這一點李二顯得特霸道,但是卻又讓朝堂之上文武百官感到非常的不解與納悶。這樣做,無疑會觸怒五姓七望,可是卻為何有那麼的解氣?

    “皇上這樣做,無疑是在向五姓七望傳遞一個信息,要麼死,要麼臣服于我。看來皇上要徹底的解決世家的問題了,那麼我們這些勛貴也要小心了,畢竟我們再傳承下去,將來就是新的世家!”有遠見的朝中大臣回到家中這樣思量到。他們每天揣測聖意,所以想什麼事情多會帶上這麼做對于大唐帝國整體的利益的影響,這樣才符合李二這一位聖明君主的出發點,可是誰知道這一切其實就是長孫皇後在李二耳邊吹了枕邊風,想要給李寬找個媳婦而已。

    收到這樣的聖旨的五姓七望,全都氣炸了肺。這幾家大世家的家主全都是心思沉穩,城府深沉如海的老狐狸,可是在接到這一道聖旨的時候,全都變了臉色,整張臉在瞬間漲紅了,全然已經沒有了往日的那種一副寵辱不驚的神色,全都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一樣,差點當場就跳腳罵娘了,不過現在的局勢卻讓他們不得不服氣,一個個面色陰沉的接下了這一道聖旨。(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