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徹底了結第十四章打斷了腿

第十二卷徹底了結第十四章打斷了腿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趕緊追……”崔敬面色大變的追了出去,但是李寬是何等身手,在這短短的一瞬之間就已經撲出去很遠,只留下了一個背影,讓所有人追之不及。他就像是一只靈巧的猿猱,在清河崔氏的後院之中沖天而起,直接像是一陣無處不在的清風,忽的沖了出去。向著前院之中的某處直撲而下。

    “攔住他!”後方,崔敬帶著一群家丁,飛一樣的追了過來,但是他們的速度在李寬的面前就像是烏龜和兔子賽跑一樣,全然不在一個級別。所以只能遠遠的呼喊著,希望前院之中巡邏的家丁能夠將李寬攔下。可是李寬絲毫不戀戰,只是從所有人之間一穿而過,沒有人能夠阻攔他的腳步,他整個人全然像是一條滑溜的游魚,在這一汪湖水之中毫不留痕的竄行而過,如同行雲流水一樣,不帶絲毫煙火。無人能夠將他的腳步稍攔,全都被他一閃而逝。

    “何人,但敢擅闖清河崔氏會客之處?還不速速止步?”一個老頭站在一間素雅的閣樓前,須發皆白,身上的衣袍剪裁得體,上好的甦錦上面繡著花團錦簇,顯得有些滑稽,一個老頭穿得如此花哨,和老成持重,老奸巨猾顯得全然不同。只是這是第一個直接站在李寬面前之人,他雖然顯得不怎麼著調,可是身手卻絕非泛泛之輩。只見到老頭一聲暴喝,然後整個人恍若是充氣一樣,干枯的身體在一聲厲喝之下,恍若氣球一樣漸漸的變得充盈起來,原本寬大的袍子在這麼一會兒的功夫就成了緊身衣,緊緊的箍在他的身上。

    “沒想到還有一個高手!”李寬這個時候已經沖到了近前,才發現原來五姓七望不僅僅是只有唇槍舌劍,全靠一張嘴皮子,還是有人習有高深的武藝。就像眼前這個老頭,距離宗師之境也只差半步之遙。而且休息的應該是硬氣功一脈,平時打熬筋骨。將一口丹田之氣蘊藏于身體百脈之間,到要用時,一經運轉頓時全身筋骨齊鳴,恍若充盈無盡的內家真氣一樣。全身筋骨之中蘊藏無盡的力量。就如同現在,這個老頭胳膊比起常人粗了兩倍不只,一條胳膊比起一般人的腰都要粗。而且一條條的筋肉全似鐵打鋼鑄一樣,暴起無盡的力量。

    “小子修的猖狂!呔……”老頭一聲大喝,然後一拳直直搗出。拳頭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樣橫推而出,將前方的空氣全都直接一下子打碎掉,恍若是敲碎了一塊玻璃一樣,發出一聲清脆的鳴響。無盡的勁風吹拂而來,像是一柄柄細碎的小刀,似乎將空間都要劃破一樣。

    “有兩下子,但是老頭一力降十會也得打得到人才行,像你這樣練了一身牛一樣的力氣,可是打不到我有什麼用?”李寬一聲調笑,整個人忽的一下子就繞過了老頭轟過來的拳頭。然後出聲調笑道,雖然調笑,但是卻是沒有絲毫的輕視,這個老頭據對是個高手,一身硬氣功可謂是登峰造極,要是被他一拳打中,那麼就算是一塊山石也會被打成碎片,更別說是血肉之軀。←百度搜索→【ㄨ書?閱ゃ屋

    而且李寬這一次來這里並不是為了斬殺清河崔氏的人而來,所以能不造成崔家的人損傷,還是避免一下。這個老頭守在這里,這座在廢墟之上建立起來的用于會客的閣樓之前,顯然是崔氏一個重要人物,應該是什麼供奉之類的人。要是真的將這個老頭給揍狠了,或者揍死了,恐怕這一趟就算搶走了崔雨菲,恐怕那小妞心里也不會舒服。

    “氣死我了!”花哨老頭大聲叫喚著,他一生之中從未見過這樣滑溜的人,真的像是一汪湖水之中那一條暢快游動的小魚。讓人明明看得到卻就是抓不住。一拳拳打在空氣中,像是放鞭炮一樣,就是打不到人,這讓老頭無比的郁悶,哇哇大叫,身上的錦袍被他的肌肉撐得緊緊地,大開大合之間恍若五丁開山。可是就是無法打到目標,一切就像是他在表演一場滑稽的舞蹈。

    “崔大人,這是唱哪一出啊?”一個身影從老頭身後緊閉的房門之中傳來,然後房門打開,一個中年男子就從里邊邁步而出,只見到這個中年男子劍眉星目,鼻若懸膽,目似寒星,整個人就那麼站在那里卻恍若是麓岳臨淵,一股久居上位的氣質從他身上散發而出,無形無質但是卻又讓人感到一種壓迫。

    “王兄,別出來!”崔敬連忙提醒道,可是已經晚了。此時崔敬離著這間房屋還有百步距離,一切都無法挽回,這個人就是這一次前來和崔氏商談兩方聯姻的王氏族長,在九重高塔那一場大火之中,兩人共經患難,顯然更加熟識。所以這一次聯姻這個王氏一族的族長親身前來,結果恰好落入甕中。

    “等的就是你!”李寬身形一閃,一下子就晃過了那個老頭,然後右手閃電一樣急速敲擊而下,只听得‘ ’的一聲,接下來就是一聲嘶聲力竭的慘嚎。這個出場搞得很是牛掰的中年男子在一瞬之間就躺倒在地,然後抱著自己的大腿在哪里慘嚎著。

    “啊……氣死我了!”花哨老頭大叫一聲,然後他猛然一用力,身上的衣衫就像是花叢之中的蝴蝶一樣直接被撐得裂了開來,然後翩然飛舞之中在他身邊戀戀不舍的墜落下去。一身魔鬼一樣的筋肉在陽光下閃閃發光,像是抹了油一樣,耀眼的光輝在陽光下都看得清楚。古銅色的肌肉像是一塊塊的鋼鐵鎧甲一樣,又像是在大海之濱被海浪侵襲千年的礁石一樣。他雙腿像是兩根擎天之柱,在一踏之間迸發出無比的力量,整個人的速度在這一剎那變成了流光,無比迅疾的向著李寬沖殺而去。拳頭撕裂空氣似乎將周圍空氣的溫度都燃燒了起來,像一道流星,似一條霹靂,一閃之間就出現在了李寬面前。

    “好……”李寬也不禁贊了一聲,然後右手握拳,也是一拳搗出,像是泰山壓頂一樣直接轟擊而出。

    兩個拳頭就像是兩道星辰轟然相撞,然後一個人影直接拋飛了出去,在半空之中,身上僅剩的一條大褲衩子也是化作漫天飛舞的蝴蝶,整個人光潔溜溜的在半空之中翻滾著。

    “小子安敢辱我!”一落地,老頭就直接蹲下護住了要害,然後大聲叫著,一臉的羞怒像是要將李寬直接給吞下去一樣,整個人面色全都像是喝了三斤白酒一樣,紅得像那紅綠燈似的。

    “你還是歇歇吧,本王不想和你打,你這老家伙又太纏人!”李寬一聲嗤笑然後轉身沖向了那一道閣樓的大門。在里邊還有兩個人,似乎也是太原王氏的人呢,這三個人要是全都被打斷了腿,那麼這一次的聯姻還會成型嗎?答案定然是否定的,作為一個千年世家,沒有誰會願意去熱臉貼冷屁股,太原王氏在這里受了這樣大的羞辱,那麼就絕對不會和清河崔氏回到以往的關系,所以這一次的聯姻就成了一個笑話。兩家全都會成為大唐的笑柄。被世人傳唱很久,這兩家的聲望也會全都掃地,沒有人會在被他們五姓七望的名頭給震服。

    “你……你別過來!我是太原王氏三公子,你要是敢動我,太原王氏絕對不會饒過你的!”一個面色蒼白的公子哥在椅子上攤著,似乎全身骨頭都被抽掉了,他一臉恐懼的望著走過來的這個身影,說起話來都是顫抖的,似乎害怕對方一下就將自己打殺在這里。並且急急忙忙的搬出了自己的家族。

    “太原王氏,我好怕啊!門口那個是你們家的吧?”李寬笑眯眯地看著這個已經嚇尿了的公子哥,雙眼一瞪問道。

    “是……是……”公子哥被李寬身上散發出來的濃烈的煞氣一激,頓時回答道︰“那是我們太原王氏的族長,也是我父親!”

    “沒出息……你爹我都揍了,還差你一個?既然王氏的族長都打斷了腿,你這家伙不過是他兒子,怎麼能免的了,反正都得罪了,那麼就豁出去了,反正一個也是得罪,兩個三個還是得罪,沒有差別不是!”李寬一笑,差點就將眼前這個公子哥的屎都給嚇出來了,他全身骨頭一下子全都軟了,直接癱在了身下的太師椅上,然後居然嘴角掛起了白沫,雙眼圓睜可是卻沒有絲毫的焦點。

    “草……居然嚇暈了!這膽子也太小了!”李寬哭笑不得,但是該做的還是不含糊︰“雖然暈了,該打斷腿還是要打斷了,免得你爹說本王不公平!”李寬說著就一拳打了下去。

    “啊……”一聲慘叫從崔氏會客廳之中傳了出來,那聲音那個淒慘,那個悲涼,那個驚天地泣鬼神,簡直是聞者傷心見者流淚,全然像是被人輪了大米一樣。(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