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十五章 不死不休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十五章 不死不休

    “楚王殿下……”遠處,崔敬奔了過來,見到眼前這一切徹底的怔住了,誰人料到李寬居然這麼霸道居然真的將太原王氏的家主和三公子給打斷了腿,這可是出大事兒了。

    “怎麼,崔大人,認為本王此舉不妥?”李寬轉過身來,他經過將兩人打斷腿,也泄了心中的大半的憤怒。這一次來,原本只是想要問個清楚,誰知道卻被崔雨菲這個女子給氣了個夠嗆,這個女人簡直就是瘋了一樣,從未想過她居然會生出要做女皇的念頭來。而且還將自己斥責的一文不值,他一個大老爺們兒怎麼能容忍自己被一個女人小瞧了去,所以心中憋了一肚子的氣,現在散出來了。

    “楚王殿下,你這是徹底的和太原王氏不死不休了啊!怎麼就將他們家主王岳給打斷了腿?”崔敬一臉的焦急,對于清河崔氏來說這也不是一件好事,太原萬那公司前來和他們商談兩家聯姻的可能性,結果卻出了這樣的事情,他們家族也是脫不了干系,而對于皇室,清河崔氏也是不願意過于得罪,雖然幾個大世家對于皇室的血統都頗有微詞,但是卻從未想過要直接和皇權硬踫,因為他們沒有足夠的把握,而且天下民心思定。

    “哈哈……不死不休,那就來好了,本王一個人擔著,他們要是想將事情鬧大,〔 那麼本王也不介意帶兵現在就去將太原王氏給平了去!本王不怕得罪你們,他們太原王氏手底下的見不得光的事兒可是厚厚的一疊!”李寬冷笑一聲道。他算是徹底的爆了,這個時代他算是一個過客,雖然想要為整個天下的百姓做一些事兒,可是卻是處處受到掣肘,每當他想要放手去做的時候。都有人在後面拖後腿。不管是來自朝堂還是來自這些世家的阻礙,一次次讓他心中的雄心壯志被挫滅,現在已經到了差不多徹底被磨滅的地步了。這都是整個時代的局限性讓他無法施展。

    李寬甚至在有的時候也想過去爭一爭那最高的那個位置,但是他知道自己不是那塊料,要是真的讓他坐上去,那麼最大的可能就是大唐三世而亡。所以他想要融入這個時代也是無法繞過自己心中的那道坎。無法做一個安于享樂的王爺,也無法做一個改變世界的賢者,就這樣東一下西一下的搞成現在這樣。這些其實都不是他想要的,在這個沒有現代先進工業,也沒有污染的時代,想要徹底的讓大唐百姓過上幸福的日子,那簡直就是痴人說夢,因為有無數的剝削階級在百姓的頭頂上,不管是地主。還是世家,官僚。這些都是靠百姓供養的。這些人絕對不會讓自己損害他們的利益,而最大的剝削階級就是他們自己家。這也是李寬一直難以展開手腳的原因所在,損害大唐朝廷的利益,第一個跳出來的就是李二,他做不到全然的為了天下百姓的利益去對抗整個天下的統治階層。

    但是只是這樣和一個五姓七望之一的太原王氏交惡,他還是無所畏懼的,哪怕這個家族是傳承了數百年。從三國時期一直流傳下來的,那又如何。他們現在只是掌控了經學的制高點,也就是什麼清高之類的道德制高點而已,還是和五姓七望其余幾家一起聯合的結果,這樣的世家雖然手底下也會有屬于他們自己的武裝力量,但是絕對不會越大唐正規軍隊,所以哪怕他們標建設數千。甚至近萬的私兵,也絕對不是大唐正規軍的對手,李寬的親王爵位讓他可以隨時調動一支人數不過一萬五千人的軍隊為他做事。

    “罷了……既然事已至此,那麼我清河崔氏是逃不脫干洗了,那麼本家主就做一個和事老。希望這一切就在這里做出最終的決斷如何?”崔敬有些喪氣的道,兩邊都不好得罪,只能和稀泥了,希望他們能夠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要真的鬧得不死不休,那樣絕對不是一件幸事,而且太原王氏要是敢興兵而起,那麼這天下絕對會在很短的時間內就陷入分裂。一個大世家絕對有無數的盟友,這是數百年的積澱,是一個家族的底蘊。就算不趁機起事,也會為王氏暗中提供不少的幫助。

    “這一切都不算完,楚王李寬,無緣無故的闖進來,襲擊本人和犬子,這是對太原王氏最大的侮辱,沒有人能這樣侮辱一個傳承久遠的世家,為了家族的榮耀,從此以後太原王氏和李唐皇室不死不休!”王岳還躺在門外,抱著自己的斷腿,臉上冷汗潺潺,可是卻咬著牙這樣說道。

    “是嗎?那麼現在你就去死好了!”李寬說著就直接走了過去,這樣的人不知死活,眼前的場面已經徹底的明了了,明明已經徹底的被打倒在地,沒有絲毫還手之力,居然還敢這樣大放厥詞。這個時候李寬一跤就能踩死他的情形居然都看不清楚,太原王氏怎麼會讓這家伙當上了家主?這不是先自己家族滅亡的不夠快?

    “你可以殺死我,也可以殺死我兒子,但是你殺不死這天下無數王氏子弟,他們就是禍亂大唐的最大的根源所在,他們或許沒有多少的武力,可是他們卻可以形成一張網,一張連接所有對李唐皇室不滿的人的網,這些人就會將所有不希望你李家再坐在皇位上的人聯合在一起,然後一起將這個什麼大唐徹底的分裂!哈哈……”王岳歇斯底里,瘋狂無比的說道,他這個人原本就不是太原王氏最出眾的繼承者,可是因為當初一把大火之中死了不少的王氏高層,導致他居然坐上了族長的位置。但是這樣的渾人也是有優點的,那就是他雖然犯渾,可是卻在犯渾的時候說出來什麼,就絕對會做什麼——言必信。

    現在這家伙說出了不死不休,那麼王氏不管怎樣家主遺命是絕對要尊從的,無數王氏子弟絕對會在事情傳出之後,分散四方聯合所有對李唐不滿的人,然後徹底的分裂這個國家,萬里江山又將是烽火遍地,無數的煙塵即將四起,整個山河又要流血漂櫓,這一切全都是因為一個小小的抗旨不尊。清河崔氏不願意將自己的女兒嫁入皇家,所以就聯合了王氏,做一出聯姻的戲碼,結果演變成了這樣的結果。

    “既然這樣,本王就直接將你斬殺于此,你們太原王氏這一次來清河的人全都留在此地,看看太原王氏是先和清河崔氏死磕,還是先報復大唐!”李寬說著就一步跨出,直接就對著還躺在地上的王岳的脖頸踩了下去,靴底子在王岳的眼前漸漸的變大,似乎將他的整張臉都踩在了腳下。越來越近的壓迫感壓抑在王岳的心頭,那種死亡一步步走近的感覺徹底的將這個王氏族長給下的崩潰了。

    “嗚嗚……”王岳,這個王氏族長,現年已經四十有七的中年人,居然在這個時候大聲地哭了起來。

    “哈哈……看來你也不像自己說的那樣有種啊!居然嚇哭了!”李寬哈哈大笑。

    “你……不死不休……不死不休……”丑態被李寬看在眼里,王岳更是心中對李寬恨到了極致,嘴里大聲的喊叫著,聲音傳得很遠,似乎在崔氏的大門外都听得見。

    “那你就去死吧!”李寬一狠,一腳踏下,直接踩在王岳的腦袋上,因為這家伙的嘴賤,他原本想要踩在他的脖頸上的腳丫子,被他生生的移到了上面兩寸,踩在了王岳的臉上。將他的臉踩在地面的青石板上面,然後不斷地用力,漸漸地王岳的臉色變了,他的鼻梁被直接踩塌,鮮紅的鼻血流了出來,在地上緩緩的蔓延開來。

    “楚王殿下,手下……腳下留情啊!要是真的踩死了,那就真的沒有挽回的余地了!”崔敬連忙上前勸阻,這事兒要是生在別處他定然是坐山觀虎斗,甚至鼓掌歡迎兩人打起來,李寬將王岳殺了那更是他喜聞樂見的事情,可是現在這個地方不對啊,這里是清河崔氏,是他們家族所在地,要是王岳死在這里,那麼清河崔氏是絕對洗不掉嫌疑的,因為他們說什麼絕對沒有人信,王氏就更不會信了,各大世家之間也是勾心斗角,沒有人會相信這是李寬做的,而李寬一身的武藝,誰也留不住,那麼沒有抓住李寬,就更缺乏說服力,現在知曉這件事情的全都是清河崔氏的人,他們這些人絕對無法取信于其余世家。

    “這是他自己找死豈能怨本王!”李寬板著一張臉,絲毫不管不顧。

    “這天下,難道楚王殿下真的想要再陷入無邊戰火?無數百姓流離失所?”崔敬出聲道。

    “哈哈……本王絕非願意見到這樣的場景,可是這個老狗居然敢這般威脅本王,那麼本王豈能容他?在陷入戰亂之前,本王會先將他們王氏一族趕盡殺絕!”李寬的話冰冷如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