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十六踩章 一腳踩死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十六踩章 一腳踩死

    “楚王殿下,你不能這麼做,這樣會讓大唐陷入萬劫不復之地啊!”崔敬苦口婆心,一臉愁苦,這事兒這麼就搞成了現在這個樣子?這樣下去王家這兩父子豈不是真的要交代在這里,那樣清河崔氏和太原王氏之間也絕對是不死不休啊!清河崔氏在上一次的楚留香那家伙搞出來的風風雨雨之中遭受的打擊是最大的,整個家族高層差不多死傷殆盡,現在還未緩過勁兒來,要是在和太原王氏交惡,這簡直就是雪上加霜,清河恐怕都難以保全,淪落成大唐帝國二流家族。

    “哈哈……怎麼就不能做?他們自己尋死而已,本王不過是成全他們,你看看這家伙看向本王的眼神,是不是像一匹餓狼?他既然敢這樣做,那麼就要承受本王的怒火的覺悟!”李寬看著在自己腳下踩著的王岳︰“還有,崔大人,你似乎忘記了,這一切都是你們清河崔氏穿針引線的啊!本王當初讓母後前來提親,結果你們居然搞出了已有婚約在身的借口,才會到了這一步,現在到時將你們家族摘的干干淨淨,這就有點讓人玩味了,似乎就像你們挖了一個坑,專門坑這太原王氏一樣!這一手借刀殺人著實是讓本王佩服!”

    “楚王殿下,這話從何說起?”崔敬听聞此話,頓時腦門上冷汗直冒,這簡直就是將清河崔氏架在火上烤啊,算計太原王氏就算了,大家實力都差不多,可是把大唐皇室李家也一起算計進來。那簡直就是自尋死路。他清河崔氏要是真的做了這樣的事情,恐怕會直接被現在駐守在清河郡之中那三萬大唐軍隊給剿滅了。這三萬軍隊駐扎在清河郡為的就是防備清河崔氏。這一點大唐能排進前十的家族全都會享受這樣的待遇。雖然各地的駐軍的守將會和他們這些世家中人稱兄道弟,可是背後是怎樣的。大家都心知肚明。

    “怎麼,急著表明什麼態度啊!被說中心事了?”李寬斜眼一瞄︰“算了,也不和你多說,現在我再問一句,王岳,你到底服是不服?還是打算和本王硬撐到底?”

    “李寬,有種你就踩死我,我太原王氏倒要看看你這個身上流淌著胡人血統的李唐皇室,是不是敢對我正宗的漢家苗裔大開殺戒?你這個雜種!”王岳嘴角帶血。但是卻大聲的怒罵起來,這個家伙在繼承王氏家族的家主之位之前,也是一個紈褲子弟,這些紈褲子弟看的最重的不是別的就是面子,那怕是死,他們也不會放下面子,讓人看輕。雖然他心中也害怕得很,但是卻也知道只要是一個正常人就絕對不會和大唐這些世家徹底得交惡,因為現在大唐雖然看似國泰民安。可是暗中也是暗潮洶涌,他們皇室需要各大世家在各個地區鎮守一方,保證大唐不會亂起來。所以李寬絕對不會殺了他,只要不危及生命。他又怕什麼?

    “既然你真的求死,那麼就死好了!”李寬臉色一冷,然後一腳直接踩下。原本他的腳就是踩在王岳的臉上,現在一加力。頓時在他腳底下的那一顆腦袋就像是一個西瓜一樣被他一腳踩爆,無數鮮紅的血漿就這樣濺射而出。將李寬的腳上穿著的靴子全都染紅。還有白色的腦漿也一下子濺出來,惡心的讓人作嘔。

    “父親……李寬,你這惡徒……你不得好死!”李寬所做的一切全都落在了還在屋子里的太師椅上癱軟著的王氏三公子的眼中。他頓時害怕到了極點,這家伙真的敢殺人,真的不顧大唐江山的安危,真的是殺人不眨眼的魔頭一樣,就這樣將他父親的腦袋踩爆了。那麼下一個是不是就輪到他了,不要……無盡的悲傷和恐懼涌上心頭,他在開口罵了一句之後,頓時覺不妙,趕緊討饒。

    “楚王殿下,你就當我是一只螻蟻,網開一面放我一條生路吧!我保證不和你爭崔氏七小姐了,求你放我一馬!”為了活命這個家伙可是立馬搖尾乞憐起來,甚至對著崔敬大聲喝罵︰“崔敬老匹夫,你害死小爺了!你這個老不羞的,為什麼皇室顯赫那里配不上你的女兒?你居然一女配二夫,清河崔氏千年的臉面都被你丟光了,而且還借著你那女兒的婚事來暗算我們太原王氏,從此以後太原王氏和清河崔氏不死不休!”

    “怎麼,你相信是崔敬崔大人暗算了你們太原王氏?”李寬一臉玩味的對著這個紈褲子弟,為求活命什麼都說的少年問道。

    “當然是這樣,這清河崔氏從來就以五姓七望之自居,什麼時候看得起其余世家了?一定是他們上一次損失太大了,看到自己地位不保,想要減除其余世家的力量,才這樣下作的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崔敬就是主謀!我是無辜的!”這個生死存亡的時候,這個紈褲子弟的腦子居然好使的不得了,一瞬間就想到了這樣的完美的借口,這簡直就是清河崔氏為了保住自身地位做的不折手段的詭計。

    “哈哈……沒想到太原王氏居然會出了這樣一個指鹿為馬的奸詐之人,實在是丟了你家先祖王司徒的臉面,罷了,既然你對我清河崔氏潑髒水,那麼今天留你不得!”就在此時之前光了屁股的錦袍老者也換了一身衣服回到了這里,他雖然一臉的不自在,尤其是在看向李寬的時候,但是卻沒有躲避,直接站在崔敬的身後,此時再也忍不住了,跳了出來,一拳就向著太原王氏三公子打了過去,這一拳是這樣的強大,像是一聲炸雷直接響起一樣,似乎要將這天地全都撕裂,他的雙腿一邁,將地上的青石板直接踩出了一個深深的腳印。

    “怎麼想殺人滅口?”李寬一晃身就沖了上前,和這個老頭戰成了一團,兩人打斗的好不熱鬧,拳來腳往,李寬的拳腳比起這個老頭要強悍出很多,每一拳相交擊,都將這個老頭震得不斷後退,然後李寬化拳為爪,直接一下子,唰的一聲,將這老頭身上的衣衫扯下一條來。

    “你這小子,怎麼這麼一喜歡扯人衣服?實在是不道德!”老頭一下子退了出去,有心理陰影了,之前在門口被撕去了全身衣服的教訓讓他不敢上前。

    “哈哈……今天,我不是要保住這個王家人,而是你們居然想殺人滅口,居然敢算計我皇室,那麼就別怪我將你們做的丑事捅出去,到時候這天下,什麼地方還有你們清河崔氏的立足之地?”李寬說著,就直接像抓一只小雞一樣將那太原王氏的三公子提在手中。然後一個騰身,就要離開。

    “就這樣走了?給我下來!”錦袍老者大聲一叫,然後就要縱起,想要追上去。

    “算了,就讓他將這個忘恩負義的混蛋帶走好了,要是我們將他留下來,到底是殺還是不殺,恐怕也是一個兩難的抉擇!”崔敬揮手阻止了這個老頭的行動。他其實從未想過事情會變成這樣,太原王氏家主死在了清河崔氏的府邸之中,這絕對是震動天下的事情,要是被捅了出去,那就是引世家大戰的導火索,所以現在不是去追李寬的最佳時刻,而是要想個辦法怎麼將‘王氏’父子送走!他們是輕裝前來,沒有帶他們家族的護衛,這是相信清河崔氏,可是現在卻是死在了這里,簡直就是一個大巴掌排在了千年崔氏的臉上,要是再傳出什麼風言風語,那麼絕對是世家世界之中的一次大地震。

    “這事兒就這麼辦!來人送王族長和王家少爺出府!”崔敬想了一下對著身邊的人說道,這一次的打斗沒有損壞崔氏一草一木,就只有浸泡老頭和李寬先前打的那一架,在院子之中留下了一地的布條,除此之外沒有絲毫的損傷。

    “遵命老爺!”在崔敬吩咐下來之後,頓時有兩個家丁裝扮的人從後面走了出來,然後架起了在地上已經死翹翹了的王岳,徑直的走向了後院的方向。

    在這兩人走了不久,崔氏府邸的大門打開了,從里邊走出來幾個人,崔敬作陪,送走了一個穿著一身錦袍的中年男子和一個公子哥︰“王兄,既然兩方都有自己的主意,那麼就此別過!實在是太遺憾了!”

    “崔兄說什麼話,是我王氏無福,無法迎娶到崔氏一族的千金,是犬子沒有那個福氣!崔兄就此別過!”錦袍中年人拱手回答道。

    “一路好走!”崔敬也是拱手回禮,然後兩個人就此別過,王氏父子走向了一邊的馬車,徑直的趕著馬車離開了崔氏一族的府邸。

    馬車悠悠,並未回到他們落腳的客棧,而是一路向著城外而去。這一切都落入了清河無數百姓的眼中,著一輛馬車還專門開著在城中的集市之中駛過,還在幾個賣水果的攤位前買了幾個水果,出手闊綽,一出手就是一大錠銀子,還不找錢。整個顯得非常的惹眼,一路走,吸引了一路眼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