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十八章 亂象初現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十八章 亂象初現

    貞觀七年春,太原王氏家主在前往清河崔氏,進行磋商兩家聯姻的事情的時候,出現意外,與清河城外的一座山腳下,被千斤巨石直接砸死,引軒然大波。而這一事件生,也直接導致了清河崔氏和太原王氏之間的戰爭。太原王氏的數十護衛在收斂了家主的遺骸之後,悄然的離去了,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就這樣直接趕回了太原,而在他們回到太原之後,王氏宗族就直接將清河崔氏列入了家族的頭號大敵。

    在這一年,大唐局勢變得雲波詭譎,太原王氏糾結起近萬私兵,大張旗鼓的整裝待,為的就是前往清河,為家主之死討個公道。這一番舉動直接撩撥起了李二心中的那一根弦,讓這個執掌著大唐造化神器的帝王坐立不安,近萬人的軍隊,這全然是在踐踏大唐帝國的尊嚴,作為一個地方豪強,哪怕是五姓七望也絕對沒有權力蓄養這麼多的私兵,這是要造反?所以李二在金鑾殿上大雷霆,直接下令鎮壓。

    “王氏一族為何如此不智?居然出了這樣的昏招?這簡直就是在公然挑釁啊,皇上如何能坐得住?不拿出一番威嚴來,國將不國啊!”有智者這般分析道,作為一個帝國的君王,手底下人居然悄然展出這樣龐大的武裝,這簡直就是亡國之兆,只有在亂世,才會出現這樣的ˋˋ事情,各大世家各自為政,全然是一個個小小的獨立王國。而現在大唐正是蒸蒸日上的時候,盛世初顯。這個時候爆出這樣的事情,這簡直就是一個耳光搭在了皇帝的臉上。

    “他們這也是怒極攻心。大家不妨想想,這一切其實全然是在清河崔氏的陰謀之中啊!要不是清河崔氏先拋出橄欖枝。太原王氏怎麼會這樣湊上前?而湊上去了之後,結果兩家談崩了,清河崔氏就直接將太原王氏的家主給宰了,誰都忍不下這口氣,要是這樣的羞辱都忍了下去,太原王氏還有何顏面在大唐存活下去?”有人這般猜測。

    “這其實還是有皇室的影子在里邊,最開始這件事情的起因不過是長孫皇後向崔氏提親,要清河崔氏將他們的七小姐嫁給楚王殿下,作為五姓七望之。崔氏也有自己的驕傲,他們一直認為皇室血統不是正宗的漢室,所以這才有了後面這一系列的事情。所以這事兒其實很蹊蹺啊!皇室明知道崔氏絕對不會將女兒嫁給皇室,卻還是這樣去提親了,而清河崔氏又不會直接拒絕皇室,只能借著其余世家的力量推諉。而這恰恰是皇室想見到的局面,因為在這個時候,將前往清河協商的其余世家的大人物直接斬殺在清河郡,那樣世家之間就徹底的被撕裂出來一條口子。讓皇室有機可乘!”這個世界上永遠不乏各種各樣的推理學家,這些人有著遠普通百姓的消息渠道,也有著可以出不同聲音的身份地位,還有可以暢所欲言的環境。大家都在推測這些事兒背後到底隱藏著怎樣的真實故事,這樣方便他們在朝堂上進行一系列的博弈,從而換取自身所需要的政治資本。所以不管是文臣。還是武將,全都在悄然的私下商量著最近大唐最火熱的話題。

    “陛下鎮壓了這一次王氏的復仇。那麼這一切還不是回到了原點?還是皇權和世家之間的不可調和的矛盾!”

    “這不一樣,以前世家全然是抱成一團。拒絕皇室的招攬與滲透,可是現在清河崔氏卻是被所有的世家圈子給排斥了,你看看這段時間,不僅僅是太原王氏出兵要去清河,還有其余的世家也在為王氏搖旗吶喊,畢竟這是直接斬殺世家之主,這樣的事情從未生過,所以其余的世家也怕這樣的事情會生在自家頭上,一起向著清河崔氏施壓希望能夠探尋清楚其中的奧妙,清河崔氏絕對不會無緣無故的將另一個絲毫不遜色于他們自家的世家往死里得罪的!”漸漸地這些人得出了一些接近事實真相的結論。只是他們不知道這一切其實就是李寬胡作非為搞出來的,作為大唐楚王殿下這家伙居然悄無聲息的出現在清河崔氏,並且將在清河的王氏家主直接踩死了,膽子不要太大啊!而這一個啞巴虧卻是清河崔氏不得不咽下去,因為現在大唐的‘楚王殿下’正在迎親隊伍之中一路大搖大擺的向著清河郡晃悠悠而來,這一點是一路上無數大唐百姓見證之下的。

    所以清河崔氏只有打落牙齒和血咽,他們不會這麼蠢的說出真相,因為沒有人證,自家的家丁那是不能作為證人的,而且捅出事情的真相是最不可取的方式,因為這樣除了讓皇室直接出兵將千年崔氏給橫推了之外,沒有絲毫的作用,誰不知道楚王殿下可是正在往清河崔氏而來,為的是迎娶清河崔氏七小姐。為此才會有王氏父子的這一次協商,之後才會出現現在這一件大事兒。而皇室這一次擺出來的架勢,是要進行公平競爭,沒見到迎親隊伍都已經到了半道上了嗎。所以這個時候皇室是絕對會為了避嫌,保護王氏父子還來不及,怎麼會這樣出此昏招。

    當然其中也有李寬的原因,因為李寬這家伙起瘋來真的是什麼都不會管,這一次能一腳踩死王氏家主,那麼下一次也可以毫不手軟的將崔氏家主給宰了,他的身手又是那般的高絕,想要防備這家伙的暗殺,恐怕清河崔氏以後都不要睡覺了,而且也不一定管用。所以還是自己扛下來,一口咬定這只是意外,誰也拿他們沒轍。因為王氏父子從崔氏府邸出去之後,可是在清河郡城之中轉了好幾圈。見到他們的人沒有一百也有八十,這些人可以證明這兩人在那個時候還是好好地,還有心情逛街。所以出了城就被砸死了,只能怪他們運氣不好。

    就這樣大唐的局勢變得微妙,大家都在猜測這一次大唐到底會不會因此而變的天下大亂,所有人都在推斷著這一次各大世家之間是不是會變得四分五裂然後被皇室直接吞並。沒有人知道其實這一切看似已經被壓下的局勢下面,有著多少點鈔在洶涌澎湃,太原王氏近萬私兵被朝廷府兵鎮壓下去了,並且朝廷以此為借口直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向整個大唐的各大世家進行了一次大規模的排查,各大世家的隱藏武裝都被朝廷清繳。

    這進一步的激化之下,大唐世家也開始反彈,他們在各自的地盤上當土皇帝當習慣了現在忽然間用于自保的武裝力量被朝廷給弄走了大半,這已經觸及了世家的底線,雖然各大家族全然還有隱藏的更深的力量,可是也實在是傷筋動骨了。因為他們之後要想動用這些力量可就不再向現在這樣肆無忌憚了。所以一張暗暗聯合的網開始交織在一起,在水下進行勾連,一個龐大的計劃開始形成。

    大唐西南,連綿的群山之中,沒有人知道其中隱藏著多少的秘密。在這個到處都是原始森林的時代,這里幾乎是普通人類蹤跡的禁區,但是卻還是有無數人隱藏在群山之間,他們或是躲避戰亂的百姓,不得已之下遷徙到這里,還有就是在爭奪天下之中戰敗的軍隊,一路逃逸到了這里,這些人漸漸地在這里形成了一個個部落,進行著艱苦的生存戰爭。

    在這個大唐朝廷統治邊緣化的地區,漸漸地形成了一股不弱的力量,而這些人對于朝廷的統治也是非常的不滿與憤恨,在這里各個部落之間都是敵對關系,敵對彼此,更敵視朝廷。而這就給了那些被打壓的心中無比憤恨的世家一個機會,一個讓他們可以坐下來商議一切不能容于朝堂之上的利益分配的緩沖帶。在這一個春天,幾乎所有被打壓了的世家都有人來到這里,為的就是商議這一次世家和朝廷之間的對立,妥協還是硬扛到底,是委曲求全還是奮起抗爭。所有人都是爭得面紅耳赤,所有人都在不斷地試探彼此的底線。各個家族派出來的都是心智過人之輩,都是眉毛都會繞彎的老狐狸。

    經過不斷的磋商,不斷的妥協與試探,最後一個龐大的計劃在他們的謀劃之下形成了,他們覺得現在的朝廷已經不再適合他們這些世家的生存,所以坐在朝堂上那個手里拿著棍子的猴子,就已經不適合再坐在那里了。這一點所有的世家代表都達成了共識,一致決定要換一個能夠滿足他們需要的人,也決定了在這四夷臣服的時候,要出自己的聲音,要為自己的利益去爭一爭,讓那坐在這一棵權力之樹頂端,吃著最鮮美果實的猴子知道在它低頭的時候看到的笑臉其實只是給它面子才笑的,而不是它手里面的棍子讓下面的猴子感到懼怕。

    暗潮洶涌,李二也為之頭疼,他的敏感的政治嗅覺讓他知道這一切看似風平浪靜的局勢下,隱藏的是積極當到來的狂風暴雨,大唐有著數十萬的軍隊,可是相對于整個碩大的帝國來說,絕對是無法防備到每一個地方的,這就是大唐的致命的弱點,而這也是沒有絲毫的挽回余地的弱點,因為沒有那麼強盛的國力養活足夠多的軍隊。也沒有那麼多的士兵,去防備各地可能興起的叛亂風暴。大唐安穩到現在也不過區區數年,這麼短的時間,人口凋敝,是一個絕對的短板。所以要是過度的征召百姓參軍,那麼絕對是動搖國本,可是不擴軍,有無法應對,李二為此愁白了頭。大唐在這個時候即將四分五裂,絕對是李寬都想不到的變化,也是誰也無法預料的事情,大唐陷入了最大的危機之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