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十九章 危機來臨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十九章 危機來臨

    巍峨的群山,雲霧繚繞恍若是仙境一樣,在這山林之間有著一座狹小的盆地,四周是巍峨的高山環繞,就像是在大地之上的一個聚寶盆。山林之間虎嘯猿啼,毫無人跡。可是在這盆地之中卻是搭建了一座高塔,高達九丈五,象征著天下至高無上的九五之尊,高塔的底座呈八邊形,在每一邊都有著一條石階,直通到高塔的頂端,世界上鋪著鮮紅色的地毯,散著一種惑人心智的艷紅色,還有夾雜著鐵蚳道的氣味彌漫在空氣之中,這一條長達十幾丈的地毯,全然是用鮮血染紅。

    高塔之下各方人馬雲集,佔據了屬于自己的位置,每一方都是秣馬厲兵,不管是主事者還是跟隨著代表前來的護衛,全都穿著將渾身上下都遮擋的嚴嚴實實的鎧甲,哪怕是武藝稀疏的文人,此時也是穿著鎧甲,帶著面罩,將自己的面目遮擋在冰冷的鐵甲之後,因為在這里的任何人都不能相信,他們或許能夠一起起事,但是絕對不能將其視為戰友,誰也不知道對方的底細,誰也不清楚對方的為人,他們之所以來到這里,只是因為一個消息傳到了他們的耳中,這個消息讓他們可以像是飛蛾撲火一樣到這里探尋究竟,可是卻不願意暴露自己的身份。

    當這些人跋山涉水一路風塵,並且披荊斬棘的來到了這里之後現在這個地方只有一座孤零零的高塔,而且在四面八方都有人和他們自己一樣一路前來,而且彼此的進度都一模一樣。幾乎是前後腳之差到達高塔的底下,彼此相互戒備著。誰也不願意搶先上前,彼此都在試探著。誰要是敢先上去的話,定然是成為眾矢之的,被所有站在下面的人攻擊。這一點沒有人會懷疑,因為他們得到的那個消息讓他們敢這麼做,毫不猶豫,只為了那萬分之一的機會,要是這消息說的是真的,那麼這天下恐怕那李世民是坐的名不正言不順,自己這些人是不是就有機會了!

    當然除了這些人之外。還有很多的人正在趕來的路上,只是他們這幾家是來的最早的而已,每一家都帶著一大堆的護衛,這些人全都身穿鐵甲,手執兵刃,寒光閃爍之間顯露出嗜血的氣息。可是誰也無法佔的上風,全都只是和周圍的各個勢力之間彼此牽制而已。誰也無法鼓起勇氣邁出那最初的那一步,因為他們都怕,都怕自己要是走出去被所有人攻擊。絕對是第一個淘汰出局,所以都在等著別人先動手。這種微妙的氣氛在這小小的盆地之中蔓延開來,所有人都看不清楚對面的人到底是誰,一張張相似的鐵甲面具成了彼此之間的障礙。想要尋求援助都沒有機會。可是這種沉沒的局面終究會被打破,只見到一個騎著棗紅馬的漢子走上前來,雙手舉了起來。示意自己沒有惡意,絕對不會趁機沖上前去︰“各位。我等著辦相互忌憚,終究不是一個辦法。那東西只有一份,而我們來了這麼多人,是絕對不夠分的,所以希望大家開誠布公,商議著東西究竟誰來執掌,或者說給出什麼樣的好處讓其余幾家將那東西讓出來。”

    “這位仁兄說得好,我們這樣相互戒備著確實難以決斷,而再來的路上還有好多勢力正在趕來,相信他們也差不多要到了,所以我們要是想要獲得那東西,那麼就只有精誠合作,彼此都滿意的條件開出來,讓一家拿著那東西,其余幾家保護,這樣才能真的將那東西弄出去,在這深山老林里邊,完全揮不出那神奇的寶貝的價值,只是誰拿著那東西呢?這樣吧,我們都把自己的條件說出來,看看誰能滿足其余的人!”在另一邊也有一個被鐵甲遮擋了面容的人走了出來,他身材不甚高大,顯得比較清瘦,一身鎧甲穿在他身上顯得有些不怎麼協調,而且那胸口的三縷長髯顯露出這家伙絕對年紀頗大。

    “哈哈……這東西在我們的地盤上出現,那麼就是我們的,你們這些人不過是山外來的外人,怎麼也想染指?那麼今天就讓你們來得去不得,我們這些山里人什麼都沒有,有的就只是爾等的性命,你們說說你們的小命值不值這東西的價值?”一條壯漢這個時候從山林間竄出,身手靈活的像是一只猿猴,在樹梢間飛的奔馳著,整個人在一條條的樹枝之間晃蕩,如履平地。身上穿著一身的獸皮制作的衣衫,腰間懸掛著一張長弓,一壺箭矢,就這樣的大半卻是出言頗大,直言這東西屬于他們這些山林之中的勇士,不是山外人能夠染指的。“

    不過是山間蠻夷而已,這樣的寶物其實爾等粗鄙之人能夠有福消受的?也不看看自己什麼樣的德行,一身的破爛還真當穿的是皮裘?”一個不陰不陽的聲音從高塔之下的人群之中傳出,言語之間顯露出不屑一顧的味道。似乎對于這山林之中的這些人很是瞧不上眼,他們是誰,是從中原大地之上最強大的勢力之中精挑細選出來的勇士豈會畏懼這些野蠻人。

    “既然話不投機,那麼也就將諸位就此留在這山林之中,讓這山間野獸飽餐一頓,也不枉諸位這樣跋山涉水而來,兄弟們,出來狩獵了!”隨著最先出現的這個身穿獸皮的漢子的一聲長嘯,四周的山林之間一個個身穿獸皮,身上綁著樹枝枯葉的身影就影影倬倬的出現在了這盆地的四周。隨著這些人的出現,在盆地之中的幾只人馬也是面色大變,他們從未想過在他們周圍居然會有這麼麼多的人在埋伏著,而他們一路行來,居然一個也沒有現這些人的偽裝,這些人在山林之中就是天生的獵手,僅憑這些偽裝術,就足以成為任何一支軍隊的噩夢。

    “誤會,絕對是誤會!老夫是滎陽鄭氏三長老,來自大唐最頂級的世家五姓七望之中的鄭氏,我們絕對會滿足各位英雄的一切條件,希望網開一面啊!”在這些山林野人不斷的逼近的時候,終于有人崩潰了,一個老頭摘下了臉上的面罩,露出了一張蒼老的面容,嘴里急聲呼喊著,因為他看到在這些人手中拿著一根根的竹管,而滎陽鄭氏對于這種東西卻是認識。這是在這茫茫大山之中最頂尖也是最野蠻的獵手才會使用武器,浸泡了見血封喉的劇毒的吹箭,而且這些人絕對是最冷血的獵手,他們的吹箭足以在三丈之外出手傷人,而且百百中也不是虛言。而箭上的劇毒就會在細小的微不足道的傷口之中奪取敵人的生命。當初他們滎陽鄭氏為了躲避戰亂也曾想過比如這蒼茫群山,所以專門收集過這些山林之中的人的情報,在這個時候他才是最為懼怕的人。

    因為這一次他們帶來的人全都穿著鎧甲是不錯,可是他們也有暴露在外的肌膚,比如說臉上的下巴,雙手,還有關節這些地方不是鎧甲能夠覆蓋的,總有縫隙,這就給了敵人帶給他們致命打擊的機會。而最重要的是,這一次他們帶來的箭矢在前面漫長的路途之中就已經用光了,沒有遠程打擊能力的他們卻是成了一個個的活靶子。所以這個時候投降才是保命的最佳選擇。

    “哈哈……總有識相的啊,不容易呢,你們這些山外之人,全都是不見棺材不掉淚的,一個個真的認為你們手里的那些橫刀能夠威脅到我們這些山林之中的男兒?就讓你們看看山林之中穿梭的勇士是怎麼收割你們的生命的吧!”無數獸皮裹體的山中野人開始像是野獸一樣沖了上來,這些人全都不聲不響的,沒有一個人出聲音來,就像是捕食的野獸一樣,生怕出聲嚇走了獵物。

    “沖上去,站在這高塔上面,居高臨下總有優勢不是!”一個全身重鎧的大漢大喝一聲,帶著自己身後的人手全都向著這高塔沖去,一群人飛馳而過,迅的爬了上去,在這高塔的頂上是平坦的空地,在這里,四面八方都是一樣,長達一丈三寸三分的邊緣,形成一個精美的拼圖,恍若是八卦陣一樣。但是此時沒有人有心思去研究,所有人全都想要佔據更有優勢的位置,那就是在中心的地方,至于那件他們得到的消息之中提及的寶物,誰也不去想了,因為這些山林之中的蠻人出現在這里,那麼不管什麼寶物都已經被他們搜刮一空了,還會有什麼東西留下。

    “哈哈……敬酒不吃吃罰酒,你們這些人既然來了,那麼就將身上的鎧甲和武器留下吧!我們部落的戰士正需要這些東西,將來我們出山征服了這山外的花花世界,你們的功勞會被刻畫在我們建立的帝國的壁畫上,為世人敬仰!哈哈……”最開始出現的獸皮壯漢在高塔之下哈哈大笑。

    “閣下到底是誰?為何在此伏擊我們?”高塔之上,八路人馬之中的一支隊伍的領此時來到了高塔的邊緣,他們這麼多人站在這高塔最頂上的平台上也實在不夠,所以還有大半的人在高塔的半當中的階梯上面站著,像是守衛著這座高塔的護衛一樣。

    “哈哈……爾等既然是山外世界的大勢力,又怎麼會不知道我們到底是誰?這山林之中還有別人嗎?既然你們誠心誠意的問了,那麼本大爺還是慈悲告訴你好了,爾等可听好了!”獸皮漢子一臉嚴肅的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