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徹底了結第二十章息王之子

第十二卷徹底了結第二十章息王之子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究竟是何人?”滎陽鄭氏三長老出聲問道,千年世家雖然底蘊深厚,可是在這里可不是滎陽,不是他們鄭氏的地盤,在這里他和其余人一樣不過是前來探尋那一件東西的一個棋子而已。真正的大人物是不會這樣以身犯險的,所以他對這在蒼茫群山之中生存的這些蠻人有些了解,可是最核心的東西也是接觸不到。就像這一群山中蠻人的真實底細,鄭氏絕對是知曉的,可是他卻只有一個了解,這些人都是不容于朝廷的叛逆之人。僅此而已,對于更多的消息,就只有靠自己腦補了,相信來到這里的其余人他也是認識其中泰半,這些人也是在家族核心之外游離的人,算得上是同病相憐。

    “哈哈……我是誰?我本該是當朝太子,可是我那二叔雄才大略,沒有給我這樣的機會啊!”蠻人首領哈哈一笑,說出了自己的真實身份,結果這一句話一出口,頓時所有人為之色變。

    “你是息王之子?”另外一個帶著鐵面的人,驚訝的出生說道,他的身份也不低,至少這些人都是知道在七年之前,那一場流血事件到底有多麼的殘酷,也只有他們知曉這一切看似兄弟倪牆之下,還隱藏著父子相殘的真相,可是沒有人敢說出來,這一切全都在他們自家之中悄然相傳,不對外泄漏絲毫,這是所有世家存世千載的處世哲學。當初那一場流血之後,就是一場慘絕人寰的清洗,對于自己的兄弟,當今聖上可謂是沒有絲毫的留情,因為兩個正主都死在了當場,那麼留下余孽絕對是自找麻煩,所以還是將一切可能全都剿滅在萌芽之中才是最為明智的抉擇。

    于是一場屠殺在東宮之中展開,所有和當時的太子李建成相關的人,全都在那一夜之後再也沒有出現過,誰會想到到了現在居然忽然冒出來一個當初的漏網之魚。而且在這茫茫群山之中有了屬于他自己的勢力,這些山林蠻人絕對不容小覷,哪怕數量不多,可是卻是在這山林之中的無冕之王。這蒼茫的原始森林就是他們的絕對主場,那怕是李二的親衛玄甲,到了這里也只有任他們魚肉的份兒。

    誰也不知道從小在山林之間穿梭長大的戰士,在熟悉的環境之中會迸發出怎樣的戰斗力,因為樹林茂密。所以在戰場上非常有利的長弓箭矢在這里沒有了用武之地,遮蔽物太多了,而且常年在山林之中生存,對于危險的直覺絕對是無人能比,因為山林之中危機重重,善于突襲的毒蛇猛獸絕對比起人的偷襲來的更加的隱蔽。這就鍛煉出來這些山林蠻人的超強的第六感。所以要是這個息王之子帶著這些人于群山之中圍剿,哪怕十萬大軍也對他們毫無辦法。

    “不錯,本人正是李建成的兒子,當今大唐最正統的皇長孫,爾等這些逆臣賊子居然還打那件寶物的主意。真是當我們這里沒人嗎?今天既然來了,那麼你們就不要離去了,將爾等扣下,讓你們這些人背後的勢力親自前來,與本宮和談,要是能答應本宮的條件,那麼放了爾等又如何!要是不答應,哈哈,本宮就將爾等扒光了吊在這群山出口的地方,讓天下人瞻仰一番你們這些豪門大足的風範!”蠻人首領大聲地說道。是對這些人的一個解釋,也是一個威脅。

    “我們佔據地利,你們這些蠻人又能奈我何?”長著三縷長髯的清瘦鎧甲人出生說道。他們站在高塔之上,這座高塔全是由青石壘成。根基牢靠的很,而且他們站在高處,攻擊下面的人佔了很大的便宜。“哈哈……可笑的老匹夫,沒想到讀了大半輩子的聖賢書,你真的不長腦子麼?”蠻人首領大笑道︰“爾等雖然在這高塔之上,可是你們帶吃食了嗎?本宮只要帶著人圍住了。不讓爾等突圍出去,那麼就足以讓你們饑寒交迫,最後就只能乖乖的成為階下囚!記住了,見了閻王爺告訴他,你是被餓死的,不是死在我李承宗的手上!”

    “李承宗……昔日息王李建成長子,當年玄武門的時候,不過十二歲而已,沒想到現在居然是這般的狡詐狠毒之人,著實讓人驚嘆,或許只有無盡的苦難的磨礪才會讓你心中這樣的充滿憤恨!”三縷長髯的老者摘下了面具,露出了下方的清 臉頰。

    “博陵崔氏崔耀才,沒想到是這個老兒前來,看來對于這件東西博陵崔氏也是很上心的啊!這可是真正的實權人物,也不怕折在這里!這條老狗要是死在這里,那才是大快人心!”一個戴著面具的雄壯漢子低聲說道,雖然聲音壓低了,可是現在所有人都擠在一起,听到的人也非常多。就連那個崔耀才也是听到了耳中。

    “哈哈……王迅,你這個狗熊一樣的身子居然也想躲起來,一張面具怎麼遮得住?要不要老夫將你大哥的褲衩借給你遮著!”崔耀才反口譏笑道,那個雄壯的漢子是太原王氏中人,這兩人可是老相識,相互早就不知道互掐了多少次,但是兩人之間都是私人恩怨,家族並未插手,所以博陵崔氏並未阻止清河崔氏和太原王氏之間的聯姻。

    “你這條柴狗都沒死呢?本大爺準備吃狗肉!”王迅也是反口相譏。但是兩人並未真的撕破臉皮,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面對下面的蠻人,這些人每個都和王迅的身材相差仿佛,全都是膀大腰圓的主,現在要是他們自己還內訌的話,恐怕真的是走不出這些人的包圍圈了。

    “好了,既然都是一條船上的了,大家就把這鐵面具給摘了去,彼此之間不要在相互擠兌了,等出去了再怎麼打生打死都由你們,現在我們不僅僅沒撈著好處,反而隨時都有可能被人抓了俘虜,那個時候諸位要是沒勇氣自殺,就等著丟人現眼吧!”一個中年人一把扯下了自己的面具,露出了一張威嚴的臉來,其人一張國字臉,濃眉大眼,顯得非常的有氣勢,而且身材魁梧恍若是一座大山。

    “裴氏居然將他們家二爺給派來了,看來江東所謀不小啊!”一個陰測測的聲音傳來,只見到一個矮小的像是侏儒一樣家伙從一堆護衛之中走了出來,他是範陽盧氏的盧安,整個大唐也是出了名的大儒。這樣的人居然來這種不毛之地犯險,也著實是大手筆,而且其人最是足智多謀,在這些年一直執掌著範陽盧氏在朝堂上的各項動作,剪除了不少的敵對世家的羽翼,是一個毒舌一樣的人物。

    “盧安,你居然也來了,看來你們範陽盧氏也不是像表面上那樣安于現狀啊,只是一個風聲就將你派來了你們就那麼肯定這一切都是真的?要是你被抓了,那麼你這一世英名就全都付之一炬了!”裴氏二爺裴東來說道,看似好心相勸,其實包含羞辱,這個人最是看重自己的名聲,在五姓七望之中他也是排名靠前的儒道大家,這一直是他最為自傲的事情,可是現在也是他最大的痛腳。

    這些人都知道他們家族向這個息王之子妥協那是不可能的,他們最大可能就是自殺了事,但是自殺也是說著容易的,沒有人試過這需要多大的勇氣才能真的自我了斷,所以到時候要是下不去手,那麼不僅僅是一世英名盡毀,家族也會跟著蒙羞!他們全都是各大家族有頭有臉的人物,這是不可爭議的事實,要是真的丟了這樣的臉面,那麼以後絕對是生不如死。所以這些人都在嘲諷著比自己身份尊貴,比自己名聲更大的人,同時也是告訴那個息王的兒子,這些人之中誰才是價值最高的,這樣的人蒙羞絕對是這些世家豪門無法容忍,才有機會獲得合作的機會。

    “哈哈……怎麼想著找替罪羊了?放心到時候都有份兒,只要你們家族不想被天下人恥笑,那麼就乖乖合作,只要合作愉快,等本宮事成之後,絕對比現在過得更好,相信你們現在日子不好過,我那二叔可不是好相與的,而且要是你們過得很好的話,絕對不會因為本宮放出去的風聲就這樣像蒼蠅一樣的圍上來了!”李承宗大笑道,這家伙似乎非常喜歡哈哈大笑,也是在掩飾自己的自卑,從小就被自己二叔像是攆一條狗一樣追殺,一路逃到這大山之中,然後被這些蠻人抓住,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將這些蠻人收服,成為自己的班底,一直以來的際遇,養成了他這樣的性格,算是改不了了,借著哈哈大笑提升自己的氣勢是他這些年來獨自摸索出來的一條技巧。

    “行了,我們到底看看你這個蠻人首領是不是能留得下我們,看看到底是鹿死誰手!”高塔之上,幾家人全都集結在一起,準備突圍了,這樣被圍著,絕對不是一個好現象,逃出去的希望哪怕只有那麼一絲,也絕對不會放棄,而且那東西絕對有可能是真的,因為李承宗的出現,有了那麼一份可能性,比起李二手中的,或許還要更真一些!(未完待續。)

    ps︰  斷網兩天了,下班了還要跑老遠去網吧上傳!這兩天實在抱歉,明天去繳費,上班實在沒時間!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