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二十一章 虎出深山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二十一章 虎出深山

    “殺出去,我們身上裝備比他們好得多,一定能闖出去!”裴氏二爺身材身材魁梧恍若是一座大山,一一身鐵甲在身但是卻恍若是穿著一件布衣一樣,他高呼一聲,立即獲得了其與人的同意。●︵,

    “對,他們只穿著獸皮,我們穿的是鐵甲,他們只有破銅爛鐵的武器,我們身上全是大唐最頂尖的裝備,還怕這些人?人多有怎樣?不是人多久能獲勝的!”一群人嗷嗷大叫起來,他們在這一刻全都覺得這些山林蠻人沒有什麼可怕的,他們是大唐各大世家最精銳的部署,每一個都是經過嚴苛訓練並且在沙場上打過滾的人,這一次為的是家族的千秋霸業才來里,早就做出了犧牲的準備。

    “殺……”一群人從高塔之上沖了下來,所有人大聲的呼喝著,一個個雙眸都閃過嗜血的光,手中雪亮的兵刃也是霍霍,準備大殺特殺了。

    “哈哈……現在才想拼命,實在是愚不可及,要是之前你們就這樣悍勇,本宮還畏懼爾等三分,但是現在,晚了!就讓你們嘗嘗大唐最恐怖的武器的滋味吧!來人,點火!”李承宗大聲一笑然後號施令道。

    “諾!”站在四周山林之間的蠻人士兵一個個從懷中抽出一個個的火折子,然後吹出火苗,在地上各個地方不斷地將火點燃。頓時一股青煙裊裊升起,像是張牙舞爪的惡魔一樣,無盡的煙霧滾滾升騰而起,將整片天穹全部覆蓋。

    “鼓風……”在這些只不過穿著獸皮的蠻人的身後,一把把碩大的蒲扇被他們從各個角落抽了出來,這些人這個架勢看來是早有準備,就連這一切全都算計在內了。

    “不……這是一個陰謀!那個消息是假的!”這個時候各大世家的人全都明白了這一切不過是一個算計他們的陰謀,不然這些蠻人絕對不會有這樣的表現,他們怎麼知道自己這些人會來這里,而且還做出了這樣充分的準備,在這高塔的四周巧妙的堆著的那些荒草居然會是這些蠻人的布置。雖然不知道這樣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可是絕對不會是好事,沒見到那些蠻人全都用打濕了的麻布將口鼻捂住了麼。

    “這到底是什麼?”所有人剛準備沖下去拼個你死我活,可是忽然間生的事情。讓他們的腳步再一次的停了下來,這些煙霧遮擋了他們的視線,他們全然不知道會生什麼,一股莫名的壓抑出現在每一個人的心頭,就像是一塊巨石壓在心頭讓他們遲疑了。但是這一遲疑卻讓這些世家的最精銳的私兵喪失了最後的機會。

    ‘呼……呼……’蠻人們開始扇動手中的蒲扇,將無盡的濃煙扇向高塔,一股股的煙塵遮擋了眼前的一切,全是一片白茫茫,像是整片天地都起了巨大的霧霾一樣。遮天蔽日的煙霧讓所有人都成了瞎子,沒有人看得清楚三尺之外的東西。

    “不好,這東西有毒!”這個時候在一片白霧之中,一個聲音傳出,隨著就是無數的倒地的聲音傳來,鎧甲和地面撞擊的聲音嘩啦啦的作響。

    “哈哈……你們這些人。怎麼樣見到了我這獨門的麻沸散的厲害了吧!當初李寬那個小子用來對付我那短命的父親的時候,我就留意下了這個東西,當初在逃離出來的時候,特意留下了一個忠于我父親的侍衛四下打听,總算弄清楚了當初這個小子在長安城藥店買了哪些藥材,然後這麼多年的不斷試驗,總算是將這東西搞出來了,怎麼樣?你們可是第一批享受著麻沸散的人呢!”李承宗在煙霧之外大聲說道。

    “麻沸散?華佗的獨門奇藥!”盧安在倒下之前最後的一個念頭就是這個,沒想到這個時候居然還有傳承,而且還是被人用來對付自己。

    煙塵散去。地上全都躺滿了一地的人,這一次來到這南疆的各大世家的人全都被放倒了,所有人全都睜著雙眼,一副不甘心的模樣。可是他們卻是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全身麻木僵硬的像是一塊石頭,就連動一動手指都是奢侈。穿著獸皮的蠻人一步步逼近,然後將這些人全部打包帶走了,五花大綁之下,那怕是有著千斤之力的武藝高強的人也是難以逃脫。這些繩索全都是特制的,夾雜著無數的牛筋攪成一股而成。這樣的繩索就算是用刀劍去割也需要上好的利器才能割斷,所以這些人全都成了這一支山林蠻人的階下囚。

    “哈哈……這些什麼千年世家,全都是大大的好人啊,你們瞧瞧他們給我們送來了這麼多的鎧甲和兵刃,而且還給了我們走出山林的希望,真是太好了!”李承宗對著身邊的蠻人說道。

    “領智計無雙,才有了這樣的收獲!”蠻人回答道,這些人在山林間生存,不懂什麼謀略,什麼時候見過僅憑著他們這些身穿獸皮,手中不過拿著一些竹管就能俘虜這麼多精銳士兵的事情。所以一個個對李承宗可謂是欽佩到了心坎里。這些山林蠻人徹底的對李承宗心服口服成為了他的班底。

    貞觀七年,時間走過了近半,在這半年的時間里,。最大的一件事情就是大唐楚王殿下詳清河崔氏提親了,碩大的迎親隊伍就停駐在了清河郡城之外,每天對著清河郡城吹吹打打,喜樂響徹了這座城市,讓所有清河人都知道了這個大唐親王,對崔氏七小姐仰慕不已,而且這樣誠懇的在清河崔氏的老巢外面求取,可謂是心誠之至,就連他們這些與此事無關的百姓為這維痴情親王所感動,但是作為正主的清河崔氏卻是一直緊閉著大門,什麼表示都沒有,這一點讓所有人都感到無比的詫異,哪怕是拒絕也傳出一句話來啊,這樣拖著算什麼事兒?

    沒有人知道這一切其實崔氏也是有苦難言,他們其實早就拒絕過了,可是有用嗎?答案是否定的,七小姐崔雨菲一直不一言,將自己關在自己的閣樓之中,而家主的話也不听,拒絕的話從未出口。而作為一家之長,崔敬也曾去和城外的那群人談過,可是主事者李寬接見了他,對于崔敬提出的婉拒的話裝作听不懂而作為臣子的崔敬尤氣感直接拒絕,而且他相信直言相拒恐怕也會被這個任性的王爺裝作听而不聞,要是直接昭告天下,有事直接和皇室撕破臉,這樣的結局崔氏現在承受不起。

    而且在背後,崔敬還在等著一個消息,一個不怎麼靠譜的消息,但是卻又言之鑿鑿,在西南的群山之中,一個山野蠻人的部落居然出現了傳國玉璽的下落,而且據傳當初息王兵敗的時候,一直殘軍從這里逃逸進了這無盡的深山之中,這一支軍隊當初是太子六率之中駐扎在東宮之中的那一支,而且在當初逃走之前,這些人還一度沖進深宮之中,似乎帶走了什麼東西。沒有人確定是不是傳國玉璽。所以三年前李二拿出傳國玉璽的時候,這些大世家也是不大感冒,他們心中還存在一個顧慮,到底哪一個是真的,所以李二雖然憑借傳國玉璽在朝堂上建立了自己的威信,但是卻無法真的全部懾服這些世家之人。

    現在崔氏派出人前去探秘,這也是他們一直準備的,這些年還未真的被皇室逼到絕路,他們安于現狀,可是皇室一步步的緊逼而來,這些千年世家在這幾年一步步的被逼到絕地,一直以來被擱置的尋寶計劃被再一次啟動,他們希望找到這個東西,證明李二手中的是贗品,從而獲得談判的籌碼,借此緩解現在窘迫的境地,至于借著這東西起兵造反,他們卻是做不出來,因為他們還有一些自知之明,自己這些世家佔據了經學的制高點,但是卻再也無法染指權力的至高點了。天下百姓剛過上安穩的日子,這個時候誰敢挑起戰爭就是天下所有人的敵人。

    只是沒有人知道,在南蠻的不毛之地,一個野心家借著這些世家的舉動,開始張開他的獠牙巨口,開始了蠶食天下的征途,這天下又將再一次陷入戰亂也未可知。

    劍南道,山高林密,無盡的山林是這里的主旋律,無盡的虎嘯猿啼在日夜傳唱著這里的幽奇險峻。所有的大唐州縣都被群山環繞,山路難行,就像是入蜀的金牛棧道都算得上是通天大道了,在這里一條條幽深的小路才是最主要的道路,這些隱藏在山林間的道路要不是當地人,恐怕沒有人能夠走得通,到處都是分支岔道,走在這里就像是在一座天然的迷宮之中一樣,稍不留神就分不清楚東南西北了。

    戎州,瀕臨著一座原始叢林,在這里沒有人趕在山林間亂走,到處都是吃人的猛獸,到處都是險惡的陡峭山嶺,所有人全都聚居在山林之間的一個小小的盆底里,建立了一座小城。可是現在這一座城池卻是被無數的山林蠻人圍了起來,這些蠻人穿著渾身的鐵甲,提著明晃晃的兵器,在這座城池周圍游蕩著,城中所有的大唐百姓都在瑟瑟抖,作為靠著大山的山民,這些百姓最知道這些山中的蠻人是何等的凶殘,更是在當地流傳著蠻人吃人的傳說。還有一個傳的更廣的傳言,蠻人不滿萬,滿萬無人敵的說法,這些山林之中斗虎豹,吃毒蟲長大的人,已經不能稱之為人了,他們全都身強力壯,一個抵得上山外十人,戰斗力絕對不是一般的軍隊能夠抵擋的,就如現在,這些蠻人圍住了戎州的城池,讓城中數萬百姓覺得天都塌下來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