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徹底了結第二十三章砸你家大門

第十二卷徹底了結第二十三章砸你家大門

    “你清河崔氏是天下最為尊貴的世家?那你將我大唐皇室置于何地?崔大人?”李寬一聲怒喝直接將崔敬吼得暈頭轉向,他沒有想到居然會被李寬這樣反將一軍。  ,但是話已出口,卻是收不回來了。這也是崔敬被那個剛傳回來的消息給弄得六神無主才會出現這樣的疏漏。可是現在一切都完了,這人是誰,是大唐親王,當今皇室最為尊貴的皇子。當著他的面說出來這番話,完全是在打皇室的臉,你們皇家血統不純,要不是我們崔家老一輩的前輩見你這小家伙可憐兮兮的在這里已經求了很久,才不會同意,這是施舍懂不?    “今天,不是我李寬前來求親,而是前來讓你崔氏將崔雨菲交出來,她已經是本王選中的人,所以她只會屬于本王!所以什麼崔家老祖,讓他出來給本王見見,兒郎們隨我入城,今天我們就去清河崔氏將楚王側妃搶出來!哼……”李寬一聲冷喝,然後早已集結在他身後的迎親隊伍全都隨著他一聲令下向著清河郡城開拔而去。這一次喜樂不奏,就連他們身上傳的大紅的吉服也全都被脫了下來,露出里邊穿著的勁裝袍服。    “這……楚王殿下,你這是要強搶民女?”崔敬眼前一黑,差點暈過去,沒想到這個李寬真的是暴脾氣,一點就炸。稍不順心居然就要直接搶人,而之前長孫皇後派人前來說的是楚王正妃,現在也變成了楚王側妃,所謂的側妃說的是好听的名號,說白了就是一個妾室而已,這清河崔氏何曾出現過這樣的婚事?作為五姓七望之首的大世家,嫁出去的女兒定然是長夫人,正室地位絕對無人能夠撼動,可是因為自己一句話,直接讓這個王爺改變了這個潛在的規則,說出去足以讓天下人嗤笑清河崔氏。居然將掌上明珠嫁給他人做妾。    “怎麼……強搶民女?這是你們這些大世家最擅長的事才對啊,本王何曾強搶?從長安城一路行來,在這城外風餐露宿近半月,足以見本王心誠。所以應該是清河崔氏覺得自己女兒配不上皇室貴冑,決定甘居妾室才對!哈哈……”李寬縱聲一笑,然後看也不看留在身後的崔敬直接向著前方的城門而去。一個個身穿勁裝的精壯漢子跟在他身後,全都面露微微的興奮的表情,看來真的是對于接下來強搶民女的戲碼很是激動。這樣的事情他們這些人還真沒做過。第一次干這樣的事情居然是搶五姓七望之中最具盛名的崔氏的女兒,實在是這些人畢生難忘的回憶。    “使不得啊……楚王殿下,老夫在此給楚王殿下賠禮了!”身後崔敬推金山倒玉柱的直接跪在了地上,而他帶來的一隊家丁也跟著他直接跪了下來。今天大唐最大的世家所有的顏面全都被付之一炬,沒有人會想到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這一切不過是李寬小性子上來了而已,只是一切機緣巧合之下,造成了清河崔氏全然折辱在李寬的手里。沒有絲毫的顏面可言,一家之主直接跪倒塵埃,這是何等的屈辱。可是卻不得不跪,因為他們現在面臨的是最艱難的時刻,太原王氏將清河崔氏派出去的尋找那傳國玉璽的隊伍全給殺了,這是一個壞消息,意味著王氏恐怕又要像之前東晉時期那樣成為最最頂級的世家,凌駕于一切家族之上。當初王與馬共天下的情況恐怕又會上演,這天下也即將大亂在即,清河崔氏現在的力量可謂是螳臂當車,要是不找上一個靠山,傳承千年的崔氏就將消失在歷史長河之中。    這一切全都是崔敬和一幫崔氏族老商議之後才得出的結果。因為之前王氏族長死在清河崔氏的大門外,這讓兩家勢如水火,那麼王氏既然得到了傳國玉璽,崔氏定然就是他們打擊的最大的目標。甚至還在皇室李家之上。所以為求自保,崔敬什麼都可以做,不就是嫁個女兒嗎?不就是跪一跪嗎?世家顏面在世家存亡面前全都是不值一提,家族的延續永遠是這些世家中人第一位思考的。    “哈哈……居然跪下了,可是崔大人你跪下了又如何?這一次本王看看誰敢和本王搶,誰敢阻攔?誰阻殺誰。且看本王手中長刀利是不利!”李寬說著腳下腳步更是加快,像是一道疾風一樣直接就沖了出去。在他身後數百人就像是敵軍攻城一樣,嗷嗷叫著跟隨著自家王爺的腳步,飛速的跟了上來,每個都是身懷不俗的武藝的軍中好手,每一個都能以一當十。這些人雖然名聲不顯,但是卻無人能夠小覷,因為他們不僅僅只是迎親,還是李二的護衛,三千玄甲可抵十萬大軍不是說說而已。    “李寬小兒,你欺人太甚!”崔敬一口老血噴出,但是卻是無能為力,他還不敢直接和李寬撕破臉皮,而且對方還佔據了大義名聲,誰叫自己之前話中露出了把柄被對方抓住了呢!而且就算他豁出去了和李寬撕破臉皮直接廝殺,也絕對無法取勝,因為他清河崔氏雖然在這里經營了千百年,可是畢竟是信奉‘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的書香門第,家族雖然也有武裝力量,可是卻並沒有絕頂高手,而李寬身為宗師境界的大高手,想要將他留下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再加上哪怕這里是清河崔氏的大本營,可是朝廷也在這里駐扎著軍隊,這些軍隊就是為了看住清河崔氏而存在的,所以只要崔敬有絲毫的動作,這些軍隊絕對會听從李寬的指揮,對崔氏毫不留情的鎮壓。所以崔敬不敢賭,賭不起。    “哈哈……欺你?當初你清河崔氏看不上我皇室的時候,怎麼不說欺人太甚?本王在這城外風餐露宿近半月,為何你見你說一句欺人太甚?現在說我欺負你了,怎麼只能你們欺負別人,而別人就不準欺負你?這天下人都不是你清河崔氏的下人,這般神奇的思維方式是誰教你的?真真讓本王笑掉大牙!”李寬聲音越來越小,因為他越走越遠,只剩下一個小小的影子在城門洞之中消失不見。    “沖……”進了城之後,李寬更是加快了速度,在這郡城的大街上,一馬平川數百人就這樣直接狂奔了起來,所有人動作全然整齊劃一,每一步踏下都讓大街一震,似乎是一只巨獸踏下來,大地都不堪承受了一般。    遠遠地,清河崔氏簡約但是卻顯露出高逼格的府邸大門出現在了李寬他們的視線之內,這是一個素雅的院落,佔據了清河郡城靠近北方的小半個城池的面積。在這個地方清河崔氏就是土皇帝,經營了千百年。哪怕崔氏不熱衷于擴張,可是因為族人越來越多,于是漸漸的向著周圍建了更多的房舍,一大家人聚居在一起,就形成了這種城中之城的局面。    “砸門!”李寬一聲令下,兩個膀大腰圓的壯漢就直接上前,他們在之前是負責擊鼓的鼓手,每個人的胳膊都比起李寬的腰還粗,全是鼓囊囊的肌肉疙瘩,此時這兩個家伙上前,就準備砸門。兩個人手中握著之前擊鼓使用的鼓槌,一下子砸了下去,砸的大門  作響。甚至門楣上的牌匾都被震得顫動不已就要掉下來了一樣。    “你們兩個今天早上沒吃飯還是昨晚上去逛了窯子?一點力氣都沒有?閃開……!”李寬一聲呵斥,讓這兩個壯漢退下。親自上前,準備將這清河崔氏懸掛了數百年的牌匾門房給拆了去。他們這一次來是來搶人的,不是斯斯文文的來求親的了。可是這些士兵雖然心中也非常的興奮,可是面對五姓七望這個沉甸甸的名號還是放不開手腳。    “看好了,要這樣!”李寬說著就走了上去,然後左右看了看,直接一把抱住了在大門口的兩頭鎮宅的石獅子之中的一頭,只見到李寬雙臂用力,原本寬松的袍服直接在這一刻被鼓脹而起的肌肉撐起,恍若像是充了氣一樣,李寬兩只胳膊上原本松動的袖子全部變成緊緊地箍在手臂上,一條條的肌肉線條顯露無疑,只見到李寬悶喝一聲︰“起……”    一頭重達數千斤,無盡威猛的石獅子就這樣被李寬直接給拔了起來,這可是在崔氏府邸之前矗立了千百年,經歷了千載風霜的青石獅子,象征著清河崔氏無盡的榮耀,記載著這數百年的時間之中崔氏一族無盡的輝煌。但是此刻這一頭象征著清河崔氏無上榮光的石獅子卻成了摧毀他們所有驕傲的最後的一擊。這頭重達數千斤的石獅子在李寬懷中抱著,然後李寬猛地憋了一口氣,雙臂猛地一抬,這一頭石獅子就被他舉過了頭頂。    “霸王之力……這真的是人能做到的事情嗎?”所有人都驚呆了,他們全都對自己的身手感到自信,他們都是玄甲衛之中的走出來的,相信比起一般軍隊之中的偏將的武力值都不訊分毫,可是現在他們才知道在這個世界上還是有很多人不是他們所能比擬的,這些人絕對是怪物。    “轟……”石獅子被李寬直接扔了出去,撞上了清河崔氏府邸的大門,這一下絕對是火星撞地球一樣的大踫撞。清河崔氏千年的臉面全被這一砸給砸了個粉碎。手機版上線了!閱讀更方便!手機閱讀請登陸︰m..

    <script>read2();</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