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徹底了結第二十四章搶了就走

第十二卷徹底了結第二十四章搶了就走

    “轟……”劇烈的聲響傳出,無盡的灰塵和破碎的木屑四濺而出,整個清河崔氏的臉面,在這一刻就像是歲在地面上的薄冰一樣被摔得粉碎,象征著整個家族顏面的大門被人直接敲碎,還有比這樣的事情更讓人感到羞辱的嗎?一個傳承了千年的世家,經歷數百年風風雨雨才建立起來的威嚴,被敲碎不過在剎那之間。@,在這普天之下,誰敢想象敢有人做出這樣膽大包天的事情,直接將清河崔氏的大門戈砸了。所有一路跟上來的人在這個時候全都傻了眼,看著已經破碎的崔氏府邸大門呆住了。    “這楚王殿下也實在太大膽了,清河崔氏啊!千年世家居然說砸就砸了,是要徹底的將清河崔氏逼上絕路啊!”一個路人這般感概道,作為大唐最頂級的世家,收到這樣的侮辱絕對是不死不休的報復。    “清河崔氏做的也不地道,楚王殿下到這清河郡城已經半個月了,可是居然連城門都不讓進,這樣藐視皇權的世家留之何用?砸的好,要是清河崔氏敢有異動的話,那麼朝廷大軍就會直接開過來將他們一舉鎮壓了,這樣才是大快人心!五姓七望,我呸……把持著經學至理滅卻是只顧一家富貴而已,何曾為這天下做出多大貢獻?他們一個個高官厚祿,傳承千載,可是我們這些人也被他們奴役了千載!”也有憤世嫉俗的大聲支援李寬的行為,認為清河崔氏已經腐朽不堪,他們為的是自家的富貴。對于治下之民不聞不問,受災之年還是一樣上交相同的佃租。著實是清河郡城之中最大的吸血鬼。    “朝廷和世家決裂,受苦的還是我們這些百姓。你看到哪一朝哪一代最先死的是那些當官的和那些皇親國戚了?最先死的都是我們這些升斗小民!”有人開始擔憂起來,這種情形之下,清河崔氏和皇室之間定然是難以兩全了,那麼在這種情況之下他們這些百姓該當何去何從?天下才安定這麼些年,又要戰亂不斷了嗎?    “走,沖進去……”李寬老馬識途,在這個時候既然徹底的扯下了彼此之間的那一點遮羞布,那麼就一不做二不休,先將那個女人搶回去。不管將來怎樣,現在這個女人才是對自己最知根知底的人,而且這也是一個危險的女人,心中也有著野心,還會制造火藥這種危險的東西,要是真的天下戰亂一起,那麼這個女子恐怕還真的有一番意料之外的作為也不一定。這樣橫生的變數,李寬絕對難以容忍,因為現在大唐的走向就已經脫離了他的認知了。要是在加上這個女人攪風攪雨,他還不得焦頭爛額。所以崔雨菲是必須要帶走的,不能讓這個女人離開自己的掌控範圍了。畢竟那東西絕對是一個大殺器,在這個時代可謂是攻城拔寨是分分鐘的事情。只要舍得下人命,那麼不管是多麼雄偉的城牆都經不住火藥的狂轟亂炸。    “沖……給楚王殿下搶女人去嘍!”一幫人唯恐天下不亂,大吼著沖向了崔氏後宅。頓時這個從未對外人開放過的清河崔氏後宅被一群大老粗闖了進來,驚得無數的丫鬟高聲大叫起來。    “就知道你這家伙會強來……現在大唐亂了起來了。你該爭一爭了吧!”崔氏後宅之中,一座閣樓之上。崔雨菲听著漸漸靠近的驚叫聲,知道了她自己接下來將會見到的人是誰,嘴角一抹微笑,但是卻被面紗格擋,無人得見,這一切她都有預料,因為最先得知清河崔氏這一次出去尋找那傳國玉璽的情況的人就是她,那個傳訊的士兵其實早就被她截了下來,後面死在崔敬面前的那一個,卻是一個忠于她的意志的一個死士。所以清河崔氏得到的消息是傳國玉璽落入王氏手中,而不是所有世家派出去的隊伍全都被擒。在這樣的情況下,崔敬絕對會同意這一次的聯姻。因為要是不再聯合皇室的話,清河崔氏定然會成為太原王氏打擊的目標,而且是借刀殺人用皇室對付崔氏。太原王氏坐山觀虎斗,這樣的情況絕對會讓崔氏面臨滅族之危。    可是崔雨菲沒有料到的是,李寬這家伙實在是過于混賬,從來都是跟著自己感覺走的一個沒眼色的貨色,空有一身的武藝,卻是從來都沒有多少腦子,所有的一切大前提都是在她的劇本之內,可是李寬的反應卻是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崔氏大門被李寬砸了個粉碎,整個清河崔氏的臉面被直接踐踏。只因為崔敬想要一個體面一點的借口,事情變得一發而不可收拾,因為沒有人收拾的起來了,崔氏徹底的被推到了皇室的對立面,而崔雨菲的如意算盤也是徹底的落了空,因為李寬是直接將她搶走,就像是一窩蟊賊搶了一個壓寨夫人一樣。    “就是這里,兄弟們沖進去,將崔氏的小姐搶出來給我們王爺做一個通房丫頭,哈哈……”玄甲衛進入了清河崔氏絕對的腹心之地,一伙人天不怕地不怕的咋咋呼呼的呼喝著,沖進了崔雨菲的閣樓。    “怎麼回事?”崔雨菲這才感到事情似乎和她想象的不一樣,難道事情有變,可是這個念頭剛剛生出,那一群人就已經出現在她面前。一個個身穿勁裝的漢子簇擁著李寬走了上來。    “怎麼樣?我就說過你逃不出我的手心,你的那個美夢是注定無法實現了,有我在,這個世界上就不需要一個女人去當家!”李寬笑著說道,他說的話只有兩人可以明白,但是其余人還是能夠理解其中的一些意思,似乎這個崔氏七小姐還想要有自主權利,相當楚王府的家。也不是一個好相與的人,將來楚王殿下恐怕也會後院不得安寧!    “呵呵……李寬,沒想到你還是這樣沒腦子,看來你真的也只有這樣了,這麼好的機會,居然被你活生生的給搞砸了,我都不得不佩服你搞砸事情的本事,原本以為可以給你平添一把助力,結果你這個白痴硬生生的將助力變成了阻力,清河崔氏就這樣被你推到了敵人的手里,這天下真的靠你這樣的人能夠守得住?或許打天下你能行,但是守天下……罷了……或許真的是天意!”崔雨菲一臉的落寞。    “怎麼,難道你還有什麼手段可以翻盤?什麼助力阻力……只要擋在本王面前的,一律斬殺不就行了!”李寬此時倒是意氣風發,但是其中有多少是屬于吹牛皮的成分,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見不得百姓受苦,卻又心慈手軟的對異族一忍再忍,見不得漢家子嗣被屠殺,卻又面對敵人的時候有無法做到斬盡殺絕,而是一而再再而三的長著一些小聰明逃避,放瘟疫,放輻射,炸藥炸死,總之就是不會用刀劍。這一切都是在逃避,避免見到那種最為殘酷的無數手無寸鐵毫無反擊能力的婦孺死在自己手中,只能這樣帶著一張冷血無情的面具,保持自己的強硬。    “哈哈……你知不知道,這天下即將在一次陷入戰火,無數的烽煙即將四起,你將清河崔氏拒之門外,無異資敵!”崔雨菲冷聲說道。    “當今天下不敢說是一派清平,但是卻也是有了盛世氣象,怎麼會烽煙再起?危言聳听也不能這樣不著調啊!”李寬壓根兒就不信。當今朝廷可謂是謀士如雲,猛將如雨,兵強馬壯,而且四周四夷已被清剿得差不多了,怎麼還會有戰亂?大唐歷史可不是這樣書寫的,就算是要亂,也還有幾十年,至少李二在的時候是絕對亂不起來的,不管是奪嫡,還是外敵入侵,都不會再這個時候,除了高原上那個國家之外,其余的周邊已經可以說是被掃蕩了一遍了,沒有可以威脅到大唐的力量存在了。    “不信?那麼楚王李寬,你可知道大唐十幾個世家都派了人前往西南邊陲是為何?他們想要取得的一件東西又是什麼?而在那一片深山老林之中,又有怎樣的一股勢力潛伏其中?”崔雨菲一連三問,問的李寬是啞口無言,他還真的不知道這些世家居然有了這樣的動作,他的情報網大多都在長安,洛陽,還有當初他赴任的那地方……滄州。對于西南,還有清河這些地方滲透的還是不夠。    “你們這些世家總是這樣,希望制衡皇權,甚至不惜做出一些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這一次定然又是去尋找什麼可以制衡我大唐皇室的寶物了吧,而西南那一片山嶺?里邊倒是有很多的蠻人,難道說你們將這一群蠻人收編了?”李寬有些不信,那些人其實說收編就能收得了的,這些在山林之中生存了數百載,甚至上千年的蠻族,是絕對不會輕易的踏出他們世代居住的山林的。    “這個想必出乎楚王你的意料之外了,沒有人收編得了那些蠻人,不過他們卻是自己走了出來了呢!想必他們手中的東西,楚王你卻是更加的熟悉……”崔雨菲接著說道。    “難道這些蠻人居然有什麼驚人的寶物不成?”李寬詫異道。    “傳國玉璽……”手機版上線了!閱讀更方便!手機閱讀請登陸︰m..

    <script>read2();</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