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徹底了結第二十五章知悉

第十二卷徹底了結第二十五章知悉

    “什麼?傳國玉璽?”李寬驚詫的叫道,他沒有想到所謂的各大世家找尋的寶物居然是這東西。可是傳國玉璽明明就在他那便宜父皇李二的手中,什麼時候在南疆那蠻夷之地也出現了傳國玉璽了。    “沒錯,當初被息王李建成之子李承宗在那一場聖上登基之前的流血事件之中趁亂帶走的傳國玉璽!”崔雨菲一臉肯定的回答道。    “那不可能……定然是假的!”李寬斬釘截鐵的說道,他自己從草原上帶回來的傳國玉璽,經過系統確認是真品,那麼所謂的李承宗手里邊的定然是贗品。    “這一點,大家都知道,可是更多的人不知道呢!倒是有真亦假時假亦真,不是嗎?這天下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說的人多了,信的人可不就多了!”崔雨菲站在李寬他們一群人的包圍之中還是侃侃而談。絲毫不知道她說出的這一番話對于對面的人是怎樣的一個難以接受的事實。這些人的身份是李二的親衛玄甲衛中人,現在得知這等機密的消息,頓時難以克制。這樣的消息對于坐在皇位上的李二,絕對是一個巨大的威脅,而且悠悠眾口誰人能堵?有些事情越是去堵截,越是讓人覺得這是真實的,當然任其流傳也是絕對不行的,所以這是一個進退兩難的抉擇。    “哈哈……那又怎樣?就算那個李承宗拿到的是真的傳國玉璽又如何?靠著他在南蠻的那些蠻人出來爭奪天下?不是本王小覷那家伙,蠻人總共才多少?又有多少可戰之兵!”李寬面露不屑︰“恐怕是你們這些世家從中作梗,想要用那個謠言來緩解大唐現在對世家步步緊逼的局面才是真的吧!”    “那又怎樣?要是朝廷再這樣打壓下去,我們這些世家恐怕就和那些寒門士子沒有多少區別了,從高人一等的超然位置跌落下來誰都不願。所以絕對不會引頸就戮。困獸猶斗,越是被逼到絕地,越是反抗得厲害,這一點相信是個人都會明白,可是為何皇室不能暫緩腳步?”崔雨菲也是非常的疑惑,她的立場定然是站在家族這一邊。因為這些年雖然身體里的靈魂不是真正的崔家小姐,可是卻也有了很深的感情,誰會真的做到太上忘情。所以她也不願意見到清河崔氏就此沒落下去,可是她能做的不過是用一張嘴而已。    “不是皇室步步緊逼。而是世家貪得無厭!這天下土地有多少?世家又有多少?每一個世家都是在他們盤踞的地方的土皇帝,整個大唐被他們分割成一塊塊的**的小王國,支離破碎。這樣的江山,作為打下江山的皇室,是絕對不會接受的。世家佔據良田,可是卻自身不事農桑,剝削農人百姓為生。百姓困苦不堪,大唐朝廷稅收也受到影響,受災百姓世家不予救治,朝廷賦稅耗費無盡,這樣的情況在這個時代屢禁不絕。世家打著怎樣的心思?”李寬一番分析,世家包藏禍心絕對是禍亂天下的源泉,不能讓世家得勢,否則外戚專權的情況絕對不知會只有東漢王莽。    “這不過是一個猜測而已。難道……”崔雨菲有些傷神,世家確實是有這樣的隱患,可是世家也有好的地方啊為何皇室看不到這些有利的一面?    “行了,就你這智商,還想要做女皇!”李寬在心中這樣腹誹了一句,還是出口解釋道︰“有些事情,不是真的要有證據才去做的,就好比你知道有一個人會去殺人了,你難道不去阻止,等他殺了人才去將他抓起來斬首示眾?這樣的想法絕對會被人吞下去連骨頭渣子都不剩下的!”    “算了。我還真不是那塊料,這些年靠著自己的小聰明救了幾個人,獲得了幾個人的效忠,真的以為自己是主角了!”崔雨菲顯然是受到打擊了。沒想到自己的智商在這個胸無大志的楚王李寬面前都是硬傷了,更別說那些朝堂上的狐狸。    “認清自己還有得救!不過既然知道了傳國玉璽的事情,那麼就不能置之事外了”李寬想了想,決定還是要去看看這個南蠻之地走出來的息王之子,說起來還算是他的堂兄的呢。    “楚王殿下,屬下原隨楚王殿下一同前往!”在李寬身邊的一眾玄甲衛此時躬身下拜。希望和李寬一起前往南蠻。    “好了,這一次本王還要先回長安,之後才轉到區南蠻,爾等就先回長安好了。這些事情還是要和父皇商量一下,相信父皇早已有了決斷!貿然前去,說不定會打亂父皇的布置!”李寬想了下,決定還是回長安跟李二先商議一下,這樣的事情李二絕對會有自己的決斷的。    “諾!”一眾玄甲衛躬身應諾,然後站起身來跟著李寬就往外闖。崔氏府邸之中無數的隱藏在暗處的家丁私兵卻是沒有一個跳出來阻攔。因為崔敬這個時候已經站在了被打碎成一地廢墟的大門口,看著立在嗎,門框中央的那一頭巨大的石獅子,久久的怔怔不語。直到李寬帶著一群人就這樣大搖大擺的走出來,崔敬雙眸之中才迸發出一股熾烈的怒火。    “站住……楚王殿下這是將我清河崔氏千年英名砸了個粉碎,就這樣走了不合適吧!”崔敬站在廢墟中央,聲音平淡如水。雖然怒火沖天,但是面對李寬,還是強壓下心中火氣說道。    “崔大人,舊的不去,新的不來不是嗎?清河崔氏節儉持家讓人可敬可嘆,可是一塊牌匾用了千載也該換換了,那兩扇大門朱漆都斑駁不堪了,本王都看著覺得寒顫,這就替你們先給解決掉了,讓你們好換一個新的,這不好嗎?”李寬戲謔的笑聲傳來。差點將崔敬氣的吐血,這樣的人絕對是講不通道理的。    “楚王殿下,欺人太甚,真的不怕我們崔氏和皇室撕破臉?那麼從今天起,只要你李寬踏出了我清河崔氏大門開始,就將接受崔氏不死不休的追殺!看看我千年世家的底蘊能不能讓你這個大唐勇武第一的親王殿下感到戰栗!”崔敬放著狠話。    “行了,既然崔大人有了這個心思,那麼是不是讓本王今日不放走一個崔氏之人?”李寬的聲音也變得冷酷無情。這個時候了他沒有時間停留,目的已經達到,接下來就該離去了。不然和清河崔氏糾纏不休說不定就會貽誤之後的布置。速戰速決,看看清河崔氏是不是全都是視死如歸,是他對付自己來的迅速,還是自己斬殺清河崔氏的族人來的痛快。    “你……”崔敬啞口無言,卻是現在自己一大家子都在這府邸之中,要是被這個楚王殿下發起瘋來給傷到了,他也承受不起。    “父親,就讓他走吧!女兒不孝不能再在父親身邊承歡膝下了!”崔雨菲出聲對崔敬說道。    “女兒……為父無能,罷了……王氏絕對不會放過崔氏的,當初王岳被楚王殿下宰了的時候,就已經注定!既然如此,你就去吧!”崔敬也是依依不舍,自己養育了十幾年的女兒,就要這樣不明不白的跟著這個大唐楚王離去,他怎麼舍得。可是舍不得又如何,崔氏現在已經是進退維谷,在他得到的信息之中,王氏獲得了傳國玉璽。是絕對矛頭會指向清河崔氏,那麼自己能夠倚靠的還有什麼?這天下說大的話,廣袤無邊,可是對于一個大世家來說,祖祖輩輩生活的地方才是世家的根,背井離鄉之後,還是清河崔氏嗎?這樣躲過一劫和被人滅族又有何區別。所以皇室的支持是絕對的救命稻草,用皇室的力量對付王氏為首的世家集團,做一個千年世家之中的背叛者,也好過家族被滅。    “既然如此,希望崔大人今後可以常來長安城看看!”李寬見好就收,真的和清河崔氏死拼是絕對不智的決定。要是殺了崔氏的人,那麼就徹底的沒有了回環的余地了現在正好,滅了崔氏的威風,有沒有徹底的不死不休,丟了面子這些年崔氏也不是一次兩次了,相比起王氏三年之間換了兩任家主,崔氏好很多了。    “楚王殿下,你趕緊走,別讓老夫再見到你,說不得下一次相見就是兵戎相對了!”崔敬心灰意冷,整個清河崔氏真的是敗壞到了最惡劣的地步了,現在他們手底下確實還有一定的力量,可是這樣的力量真的能夠在這即將大亂的天下之中謀得家族的延續嗎?該妥協抱大腿的時候,崔氏的顏面又能算什麼?越王勾踐當初給吳王夫差嘗便,臥薪嘗膽最後三千越甲吞並了吳國,現在崔氏正是忍辱負重的時候,將來一起清算。    “走……”李寬一聲令下,身後一眾玄甲緊隨著他的腳步走出了清河崔氏像是一片廢墟一樣的大門。崔雨菲跟在李寬身邊,一言不發,一襲白羽一樣的衣衫沒有帶起絲毫的微塵,恍若是凌波仙子一樣裊裊而行。離開了這座她生活了十幾年的府邸。手機版上線了!閱讀更方便!手機閱讀請登陸︰m..

    <script>read2();</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