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徹底了結第二十六章李麗質出事了

第十二卷徹底了結第二十六章李麗質出事了

    長安城之中,李二這段時間一直是夜不能寐,大唐現在的形勢變幻莫測,幾乎每一天都有新的事情發生,或是好事木有或者是噩耗,總之這些消息全都像是雪花一樣向著長安城而來,然後堆積到了李二的玉案之上。,讓他繼續發愁,愁得頭發都白了,愁得胡須都被捋的掉了不少。可是一切還是不像他想象之中那樣變的向好的方向發展,而是不斷的惡化,李二端坐在九龍椅之上,似乎嗅到了戰爭的味道。    “這天下至高無上的寶座,散發出的誘惑難道真的讓人受不住?從山林之中爬出來的螻蟻妄想著一步步的將這大好江山蠶食?哼……”李二展開了一張地圖,看著上面很多種顏色布滿的各個區域,這是他命人悄然繪制的,知道這張地圖的人不超過三人,百騎司的人雖然知道李二下達的到一個地方就了解那里的風土人情的命令,然後派出了無數探子,卻不知道李二卻是利用這些消息將整個大唐全都劃分成了無數個小小的區域,這些都是一個個的勢力暗中掌控的,其中隸屬于朝廷直屬的不過佔據其中不足四分之一,也就是說大唐皇朝其實對于天下的掌控不過是四分之一而已。    “現在,你們這些土皇帝怕是坐不住了吧!哈哈……朕倒要看看,到底有多少人在暗中窺視,有多少人禁不住誘惑跳出來!到時候別怪朕的刀鋒太利!”李二一臉的冷笑,他已經做出了最壞的打算,這是對這天下人最後一次的考驗,這些東西他以前從未和任何人商量過。因為他要的是最真實的反應,要的是這天下到底是逆賊還是保皇黨,這一個選擇題讓所有人去做,然後將不服從的全都碾死。    “皇上……清河郡急報!”一個小黃門在這個時候悄然從側門之中走了進來,在手中托著一封密折。上面火漆完整,還沾著三根鮮紅的翎毛。    “呈上來……”李二沒有起身,輕聲說道。卻有無盡的威嚴在其中。    “喏!”一個大太監從李二身側走出,然後將小黃門呈上來的密折轉交到李二的手中。整個過程除了那一聲應諾之外,沒有絲毫的聲響傳出,那怕是腳步聲都沒有絲毫傳出。就像是一只幽靈漂浮在空氣之中一樣。    “暗一……你說說這封密折之中會是好消息還是壞消息!”李二沒有打開這封密折,而是這樣對身邊的大太監問道。    “奴婢不知!”暗一回答道。    “朕猜,這里邊一定是一個壞消息!李寬那小子可是在清河呢!這家伙實在是太能搞事兒了!”李二黯然的說道,大唐現在顯露出盛世氣象,但是卻又暗藏危機。這個不務正業的小子一天到晚都任著性子搞出些風風雨雨來,是在不是一個大唐皇子該做的事情,可是李二有沒有合適的位置讓自己的次子去做,讓他帶兵打仗,說不得就是帶著一群人出去胡搞亂整,雖然將異族剿滅了,可是大唐卻還是得不到多大的好處,因為被李寬肆虐過的土地很多時候都不適合人生存了。    “奴婢不敢妄自揣測!”暗一還是沒有直接回答。    “果不其然啊!還嫌大唐不夠混亂嗎?居然這般把崔氏往死里得罪!朕真的想將這小子的腦袋敲開,看看里邊是不是全是石頭!”李二拆開密折看了一眼,頓時大聲斥責道。    “陛下……息怒。龍體為重!”暗一寬慰道。    “這讓朕如何息的下怒來,這個逆子,居然將清河崔氏的大門給砸了,然後搶了清河崔氏的七小姐,這是大唐楚王納妃還是土匪搶親啊?這樣胡作非為朕當時怎麼會讓他這樣就去了!”李二差不多被氣得七竅生煙了,膽大包天的小子,居然這樣做了,這是將清河崔氏徹底的推到了敵人那邊不去了,將來大唐的霍亂規模恐怕又要上升一個台階了。    “陛下……楚王殿下回京了,在路上呢!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那麼就要想想怎樣將眼前的局面控制住不要徹底的走向不可收拾的地步!”暗一出生說道,他雖然只是一個太監,可是在李二身前的地位卻是不一般,誰叫他是一個宗師級的高手。這樣的人才總是有優厚的待遇的。    “罷了,朕即日昭告天下,這一次大唐楚王李寬迎娶清河崔氏七小姐為楚王妃,明媒正娶!至于聘禮,從厚從重,顯示出皇室對此事的重視。這樣應該能稍稍緩解清河崔氏的怨憤!不至于做出魚死網破的舉動來。雖然這樣一來就無法將清河崔氏打壓下去,但是卻好過讓一個抱著拼死之心的崔氏的瘋狂報復!大唐這一次要的是暗中將一切全都拔除,而不是一場徹底的大戰!”李二說道。    李二想要的東西,李寬是不知道的,他現在帶著一群人,護衛著一輛馬車慢悠悠的向著長安城走著,一路上遇到風景優美的地方還會停下來,和崔雨菲兩人一起去觀賞觀賞,一路游山玩水可謂是悠閑得很,當然也有不開眼的擋路的強人蟊賊,卻也被他們輕而易舉的打發了。一切都顯得很是悠哉,當真是豪門的公子小姐出門踏青一樣。    但是再遙遠的路都有走到盡頭的時候,不知不覺得李寬他們就已經到了長安城之外的玉山,在這里李寬第一次見到了崔雨菲,那個時候這個女子還不過是一個小蘿莉,但是卻顯露出了那種清水出芙蓉的清雅氣質,淡然出塵恍若是不食人間煙火的凌波仙子一樣。可是現在卻長成了一個做著白日夢的自大女子,實在是讓人感概,當時李寬就覺得這個小蘿莉有點像他記憶之中的某個人,可是卻一直沒有直言問出,直到現在都壓在他心中,因為現在就算知道了對方的身份又如何,還不是回不去了,不過是滿足他後世那點小小的虛榮之心,也是不屑為之了。    長安城的城牆都已在望,高聳的城牆寂寞無言,恍若是沉睡萬載恍若一日的神獸玄武一樣,無盡的高聳的女牆在城門樓前方,像是一道巨大的長城。在長安城外,卻是有一只小小的隊伍在默默的等待著。他們佇立在烈日之下,絲毫不在意天上驕陽灑下的熾烈的陽光,就像是一尊尊雕塑一樣,雙目炯炯有神的望著遙遠的管道的盡頭,只等待著那個人的出現。雙眸之間全是一片的焦急,似乎有著千般的苦楚,萬般的委屈,但是卻又只能強忍在心間,無法述說。領頭的是一個女子,身上穿著一身皮甲,顯得英姿煞爽,可是卻也是滿面的風塵,一頭青絲披散在身後,被夏日的灼熱的風吹得凌亂。卻沒有絲毫的心思去打理一下。要不是當時沖出長安城之前被一道聖旨攔下,說不得她現在已經在百里之外,身下的駿馬也是被扯得緊緊的韁繩勒得不斷地喘著粗氣。    “怎麼還不來……這個小子真是有了媳婦忘了娘!等他回來我非的將他打成豬頭不可!”手中長鞭在地上不斷地抽打著,似乎打在了她說的那個人的身上一樣。一雙眼眸之中翻著血絲的瞳孔在不斷地抬眼望去,似乎下一秒那個人就會出現在她的視線之中。然後被她拉著去解決那一個所有人都束手無策的難題,這一個難題著實是讓所有人都感到無能為力,可是卻又讓人難以放棄,只因為那一個日漸憔悴的身影,似乎一切的生機都被抽走,只剩下一空蕩蕩的軀殼的倩影。    馬車晃悠悠的,夏風吹蕩著在車窗之外的那一串風鈴,清脆的叮當之聲灑了一路,李寬這段時間和崔雨菲之間的感情沒有多大的起色,因為兩個人都是兩世為人了,對于什麼浪漫之類的見識了太多太多,除了兩個人不再是以前那樣陌生之外,並未有太大的進展,而且兩人在心中都有一種天然的親近感,彼此對彼此才是最了解最合適的,這個時代除了他們兩人之外其余人真的能和他們一起度過一生嗎?守著另一個世界的秘密,那怕是說夢話都要提防著,這樣的日子誰也過不下去吧!    “看……那就是長安城了,到了那城中,你就將是我李寬的妻子,你信不信?”李寬策馬走在馬車的車窗旁,對著里邊的人說道。    “你就那麼自信?這一路上你可沒有絲毫的表現讓本小姐滿意,說不得到時候本小姐就真的不嫁給你,去青燈古佛度過殘生,看你急不急!”崔雨菲的聲音從馬車之中傳了出來。    “哈哈……那可由不得你!”李寬也是自信滿滿。    “李寬,你這小子,趕緊給姑奶奶滾過來!”一聲嬌喝忽然之間從長安城城門之前傳了過來,讓李寬不由轉身望了過去。    “那是誰?”崔雨菲問道。    “我姑姑……”李寬回答。    “平陽公主?”崔雨菲對于李秀寧的大名還是知道的,因為恐怕只有李秀寧才有這樣的魄力在這大庭廣眾之下自稱是李寬的姑奶奶。    “嗯……”    “你這小子,沒听見啊?再不過來,麗質恐怕就撐不下去了!”李秀寧嬌聲大喊。    “什麼……”李寬一怔。手機版上線了!閱讀更方便!手機閱讀請登陸︰m..

    <script>read2();</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