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二十九章 兩個孩子的對話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二十九章 兩個孩子的對話

    “是嗎?可是二哥認識兕子啊!”李寬輕聲對小家伙說道,這個時候見到這個小妹妹,不知怎的,李寬感到心情似乎好了不少。小孩子的世界就是那樣的充滿童真,讓人在不知不覺之間就變得放松下來。

    “是嗎?母後,他真的是二哥?”小兕子仰起小腦袋,兩個小馬尾在腦袋後面輕輕搖動著,大眼楮忽閃忽閃的問長孫皇後道。

    “他就是你二哥啊,還記不記得孫思邈爺爺?那就是你二哥找來給兕子調理身體的啊!”長孫皇後溫柔的對自己最小的女兒說道。

    “原來就是二哥讓孫爺爺給兕子喝那苦苦的藥的啊!臭二哥,兕子最討厭喝藥了!”小姑娘嘟起小嘴,小手伸出,一指禪指著李寬說道,小腮幫子鼓鼓的,似乎在生氣。

    “兕子,這是跟誰學的?這樣不禮貌喲!”長孫皇後見到小兕子這個動作,頓時微微皺眉,這應該是豫章那個小丫頭片子,真是好的不教,教這些!

    “豫章姐姐就是這樣做的啊?她都這樣指著高陽姐姐,然後說她是小財迷,還有蘭陵姐姐,她在御花園里養了小兔子,被豫章姐姐給弄來烤著吃了,她們還打了一架!”兕子什麼都不懂,一股腦的竹筒代豆子,將一切全都交代了,豫章知道後還不得恨死這個小叛徒。

    “哼……豫章實在是無法無天了,真該好好管管,都是二郎你教出來的!”長孫皇後矛頭指向了李寬,這兩個丫頭片子都是李寬那里學來的這些東西,現在是皇宮之中的混世魔王,想要像李麗質那樣變得賢淑起來看來是不可能了,將來恐怕是愁嫁了,實在想不通李寬怎麼有這樣的感染力,兩個小女孩怎麼和他親近就變成這樣了。

    “這關二哥什麼事啊?”小兕子有些不懂了。

    “兕子,你不是要去找小秋秋玩嗎?去吧!只是你長樂姐姐在睡覺,別吵醒了她啊!”李寬伸出手揉了揉小丫頭的頂瓜皮。然後說道。他有些事情要像長孫皇後詢問一下,這些事情要是不了解清楚,他也是束手無策,李麗質這個樣子李寬也不忍心讓她來詳說自己女兒的病情。這是一個揭傷疤的話題。

    “母後,兕子去了,回去再喝藥,兕子會乖乖的喝的!”孫思邈給兕子調理身體的藥雖然劑量不大,但是卻是繁瑣的很。每天要喝好幾次,兕子現在跟著長孫皇後道李麗質這公主府,也是帶著藥走的。只是這種藥有一股刺鼻的味道,小秋秋,也就是李麗質的女兒初生不久,害怕被刺激到了,兕子才這樣說。這又是一個懂事的讓人心疼的小家伙,很像是城陽,但是城陽比起兕子更加的讓人心疼,就像現在長孫皇後會將兕子帶在身邊。可是城陽卻是留在宮中,被小稚奴李治帶著,和其余的人一起在東宮學堂學習。她是這個學堂之中最小的,才不過三歲而已,可是卻是不哭不鬧,乖乖的上學,雖然先生教的東西她還不是很懂,可是卻還是每天都乖乖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因為她知道母後和父皇都很忙呢。

    “先去吧!”長孫皇後答應了,小兕子笑了。大大的笑臉露在紅隻果一樣的臉蛋上,像是一縷燦爛的陽光。蹦蹦跳跳的去了,兩個宮娥急忙跟了上去,這個剛會走的小公主還是不讓人放心。

    “母後。兒臣想問一下,麗質的孩子到底怎麼了?為什麼麗質會是這樣?”李寬待到兕子走遠了問道。

    “唉……這苦命的孩子,從出生到現在居然一聲沒有過,恐怕……”長孫皇後說道。

    “孩子不會說話?有殘疾?”李寬听到長孫皇後的這句話,頓時知道了是怎麼回事了。但是對于這種天生缺陷,他卻也是無能為力。很多東西不是有心就能成的,有志者事竟成,是因為他們有相應的條件,就像是一個李寬這樣,哪怕他知道這個世界上會出現計算機這玩意兒,可是他現在身處大唐想要弄一台計算機出來,卻也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隨著李寬這聲反問,院子里陷入了沉寂之中,因為兩人都知道這一次恐怕要讓李麗質失望了。于是清冷的宅院只剩下一絲絲的風在吹動院中的桑葉,沙沙作響。

    院中的氣氛暫且休提,在李麗質的房間門口,一個小腦袋探出了頭,悄悄的觀望了一下,里邊靜悄悄的,小兕子的臉上露出了絲絲的微笑︰嘻嘻……長樂姐姐睡著了,又可以逗小秋秋玩了。

    拒絕了身後的宮娥上前幫忙,小短腿費力的抬起,跨過了那對于成人算不得什麼的門檻。只是邁過了一條小短腿,另一條腿卻邁不過去了,穿著小小的繡花鞋的小腳丫子在半空之中撲騰著,怎麼也下不去。轉過頭,水汪汪的大眼楮向身後的宮娥投去求助的眼神,這個時候小兕子才知道自己實在是太小了。

    宮娥上前,輕輕的將小公主抱了起來,然後將她放到了房間的地面上,小家伙高興了,又開始邁動小腳向著床鋪跑了過去。小小的粉色衣裙在房間里像是一只蝴蝶,帶著一種活潑的氣氛,似乎將這冰冷的房間都給變成了一個山花遍放的世界。小兕子跑到了床邊上,床榻並不高,小姑娘可以看的到床上睡著了的李麗質,還有在她身邊的那一個小襁褓。

    “姐姐……兕子來找小秋秋玩了!”小兕子對著李麗質說道,可是沒見到李麗質答應,這才想起好像姐姐是睡著了︰“姐姐大懶蟲,這個時候了還在睡懶覺!”然後慢慢的將自己的腿翻上了床榻之上。整個人像是一個小肉蟲一樣,慢慢的蠕動上了床榻,悄悄地翻過了李麗質,爬到了襁褓跟前︰“小秋秋,小姨來看你了,怎麼還在睡覺覺啊?”小兕子伸出小手,粉嘟嘟的小手指輕輕的戳踫著襁褓之中嬰兒的臉蛋,看著肉肉的小臉蛋被手指輕輕的戳下去一個小小的肉窩窩,然後放手後又彈起來,很是高興。

    似乎感覺到了臉上不舒服,小秋秋丑丑的臉蛋上,淡得幾不看不出來的眉毛微微的皺了起來,嘴巴微微的吧唧著,卻還是沒有醒過來。

    “嘻嘻……”兕子玩得起勁,趴著小腳丫子在後背上一翹一翹的,大眼楮骨碌碌直轉,似乎在觀察著一件有趣的玩具。她現在是李二子女之中最小的,上面全都是哥哥姐姐,沒有一個比她小的,一個個比她大的哥哥姐姐都說要照顧她,她也要照顧小秋秋。只是為什麼自己叫比自己大的那些叫哥哥姐姐,小秋秋卻要叫自己小姨呢。小兕子想到了一個似乎很難的問題,秀氣的眉毛都皺起來了。想了一會,又不想了,反正自己只要照顧好小秋秋就行了。

    就在此時床上的小家伙醒了過來,一雙純淨的像是千萬年不化的冰山頂上的冰層一樣純粹的眼楮睜了開來,但是卻也只能睜著眼楮直直的看著頂上的紗帳上的花紋,小嘴張張合合,卻沒有出絲毫的聲音。

    “小秋秋醒了,你們快去叫母後進來!姐姐在睡懶覺!”兕子吩咐宮娥道︰“小秋秋,叫小姨,小姨給你帶來了好喝的牛奶!你瞧!”小兕子從自己的身上的小裙子的兜兜里邊摸出了一個小小的青瓷瓶子,在瓶子頂上一個用軟木制成的奶嘴緊緊地塞住了瓶口。

    拿著小瓶子在自己的小外甥女面前微微的晃動,然後小嘴嘟嘟的說著︰“小秋秋想喝嗎?想喝牛奶就叫小姨啊!這可是熱乎乎的呢,小姨自己都不舍得喝,你要喝嗎?”小兕子喋喋的說著,手里邊動作卻沒停下,輕輕的將軟木的奶嘴放進了小襁褓之中的嬰兒的嘴唇邊上,上面微微的奶香味讓小家伙一下子就**了,然後開始吮吸起來。

    長孫皇後走進房間,就見到小兕子給自己外甥女喂奶,頓時感到心中一種溫暖的感覺,這種感覺已經好久沒有過了,這些年孩子們一個個的長大,漸漸地變得生分了,似乎只有在他們小的時候,才會有這種真正的一家人的感覺,現在一個個全都是王爺,公主,一個個全都已經變得陌生,在乎身份和別人的眼光,不再像以前一樣圍著自己撒嬌了。想到這里,長孫皇後心中又是一陣的酸澀,一切要是能回到從前該多好!

    但是長孫皇後也知道這一切都回不去了,一個個見識了這世間的太多的東西,都不再是當初那般的單純了,全都在內心深處有了自己的**,雖然還在彼此顧忌那份血脈親情,還表現得很和善,可是彼此之間還是在互相提防,相互在防備了。這一點在最年長的幾個孩子的身上最為明顯,承乾為了保住自己的太子之位,跟著自己哥哥學了很多的權謀之術,青雀表現的憨厚,可是自己卻知道那不過是他表現出來的假象罷了,不然每次進宮請安的時候也不會在自己耳邊旁敲側擊朝堂之事了。還有就是在身後的李寬李二郎了,這個小子從小就這樣特立獨行,現在更是顯露出神奇的本事,也不知道對于大唐是好是壞,大唐現在亂象暗藏,實在是經不得他們皇室內部絲毫的動蕩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