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卷佛道之爭第一章乘風歸來

第十卷佛道之爭第一章乘風歸來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radx;

    春天是萬物復甦的季節,和煦的春風吹拂著大地,帶來滿園的青翠,灞橋邊的新柳悄然的抽出了新芽,淡黃的顏色在春風之中微微的搖動著,招展著。無數的長安百姓走出了貓了一冬的房屋,新的一年來臨了,這一年是貞觀七年,大唐帝國已經展露出一番勃勃的生機,百姓安居樂業,國庫也漸漸的充實,整個帝國都是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雄踞在大唐帝國最頂端的李二,也露出了笑顏,因為帝國徹底的走上了正軌,無數的文臣治理著天下,無數的武將,鎮守著邊關,四野清平,由不得李二不感到高興。雖然還是有著邊患不時發生,可是全都被邊關將士直接鎮壓,少有大唐吃虧的情況。

    當然這並非是最讓李二高興的事情,大唐治理得蒸蒸日上,全然在他的意料之中,所以這些都沒有讓他有驚喜的感覺,最讓他感到驚喜的,是高麗,這個一直威脅著大唐東北邊境的心腹之患,現在已經徹底的解決了,解決的過程之中,大唐沒有派出一兵一卒,全都是那個他一直都不放心的次子做下的事情。當初這個讓他不省心的兒子,一聲不吭的離開,沒想到會取得這樣驚人的業績。雖然早有預料,可是也太讓他震驚了。

    初春的陽光,照射在大唐最高的行政殿堂之上,金黃的像是一層金邊瓖嵌在這宏偉的建築之上。華麗的穹頂上面雕刻的听風獸首,張開的大嘴上面吊著一串風鈴,悅耳的風鈴聲傳來,像是一陣輕柔的歌聲。這是大唐皇宮最大的改變。因為皇宮里邊現在小孩子可是很多,一個個半大小子,小姑娘,一天到晚在皇宮之中亂竄,給清冷的宮廷增加了不少的人氣。特別是現在已經十一二歲的豫章這個丫頭。是整個皇宮之中最歡實的一個,每天帶著一群小丫頭,縱橫皇城無敵手,那怕是當朝儲君,大唐太子李承乾都不得不給這些丫頭避讓三分。這群小公主在皇宮之中是最大的一股勢力,豫章領頭。下面清河,高陽,蘭陵是主力部隊,再加上絕對的候補第一人——兕子,這樣豪華的配備。可謂是讓人目瞪口呆,豫章帶著妹妹們采花撲蝶肆無忌憚,讓所有人都只能退避三舍。不然那無數的惡作劇足以玩你到崩潰。

    但是今天皇宮之中卻是難得的一派清靜,沒有了一大群瘋丫頭四處玩鬧,因為今天是東宮學園考校皇子公主課業的日子,豫章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也害怕夫子,因為李二為了她專門賜予了那整天板著臉的孔穎達夫子一柄金戒尺,為的就是能夠治她。所以此時豫章不得不乖乖的站在孔老夫子身前。輕聲地背誦前幾日學習的經典。但是一直只顧著玩鬧的豫章怎麼能背得出來,所以只能眼巴巴的伸出小手,讓孔夫子懲罰。

    “姐姐……不哭哦!兕子將自己的糖葫蘆給你吃!”豫章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眼淚汪汪的就要哭出聲來,就在此時一只小手輕輕地輕輕地拉住了她的衣襟。一個小不點,不過剛能走路的樣子,卻乖乖的端坐在一張小椅子上,雖然小手抓住姐姐的衣衫下擺,可是小腦袋還是專注的盯著前方。小嘴嘟嘟的說著奶聲奶氣的話,卻一臉的認真。這個小家伙就是李二和長孫皇後的最小的孩子。表字明達的兕子公主。

    小家伙身子骨有些弱,那是天生的。從小就顯得瘦弱,可是從她出生開始大唐第一神醫孫思邈就一直在為她治療。可以說接受的是大唐最好的醫療,現在這位小公主除了面色蒼白一些意外,其余的一切都已經和尋常小孩沒有多少差別,一樣的大大的眼楮,一樣的甜美的咯咯笑聲,甚至因為從小就受到病痛的折磨以及每天都要喝藥,讓她比起同齡的孩子都要成熟。比如現在,一個兩歲的小小人兒,就懂得安慰姐姐,甚至連自己最喜歡的糖葫蘆都讓了出來,這就不是一般的小孩兒能說得出來的話。

    “兕子……”豫章輕輕地握住了妹妹的小小的手,五根秀氣的小手指,上面嫩滑的皮膚似乎吹彈可破,小手柔軟的像是棉花一樣。握著小家伙的手,手心中的疼痛似乎都減輕了不少。

    “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豫章殿下你生而聰慧,但是卻總是不用于正途,著實可惜,你看看你周圍的這些兄弟姐妹,他們身上都有許多值得你學習的東西,你可知道是什麼?”孔穎達在豫章回到自己座位上之後,這才出生說道。

    “學生愚鈍,還望先生解惑!”被這個老夫子打了一頓手心,還不得不虛心受教,豫章很是苦悶,但是看著那提在手中的戒尺,她又有些怕怕的。所以不得不恭順的回答道,她這個年紀其實很多事情都已經知曉,也已經明白,可是她卻習慣的裝著糊涂,因為有些事情她不願意面對,那需要太大的勇氣,她知道自己現在還承受不起。所以裝作瘋癲痴狂,只不過是她自己的保護色而已,作為一個女孩兒,她的心思怎會不細膩?在這混亂的皇宮之中,作為一個沒有娘的孩子,要是不這樣做,豈不是只有任人欺負?所以小小年紀,就只能這樣抓住身邊一切可以抓住的東西,來保護自己。

    可是這些東西,她不敢和任何人述說,因為她不知道誰值得相信,除了那個每每都會出現在夢中,但是醒來之後卻只剩下自己形單影只的那個人,那個帶著寵溺的微笑,將自己滿頭青絲揉成雞窩的哥哥,因為他們是一樣的人,他們才是這個復雜的皇宮之中最為貼近的人。可是現在他也走了,已經消失了大半年時間,豫章也不知道他還會不會再回來。所以一切都只能自己往心中咽下去,哪怕這樣裝瘋賣傻,成了別人眼中的瘋丫頭,可是誰又知道她半夜在被窩里悄悄的哭泣,又有誰懂她只是希望借著這種行為來提醒,其實還有她這麼一個人。幸好,還有幾個貼心的小姐妹,所以豫章一直都未曾真的覺得這個世界上就只剩下她自己。

    “你看看,你的這些兄弟姐妹,他們雖然年紀有的比你還要幼小,可是他們沒有荒廢年華,每一個人都認真的學習,充實自己。只有掌握了這些聖人之言,知道為人處世的道理,才能為大唐社稷做出貢獻!豫章你也該收收心了!”孔穎達也不知道這是自己第幾次勸解這位公主殿下了,可是沒有一次能有成效,每三日一次的打手心也不能讓她感到害怕,雖然當時是眼淚汪汪,可是轉身又恢復常態!

    “知道了,先生!”豫章還是恭聲應下,但是心中卻只能默默地說聲對不起,因為她需要保護好自己,順利的長大,這個時候的皇宮之中雖然長孫皇後非常的賢明,可是還是有無數的骯髒隱藏在其中,這些都不是豫章現在能夠抵擋得住的。

    豫章在皇宮之中裝瘋賣傻,帶著一群小家伙胡鬧,李寬卻是踏上了回歸的路程,大船航行在碧波滔滔的海洋上,海天之間一日高懸,海風吹動船上的風帆,整艘船都在飛速的行駛著,在高麗的最後一仗,他沒有前往,只是薛萬徹帶著人去了,可是那一夜的大火,他卻站在山巔看的真切,那在大火之中相擁的兩個人,李寬也借助望遠鏡看了個真切,沒有想到高建武居然如此決絕,也沒想到那個女子會甘願陪著高建武概然赴死,這樣的女子,李寬在心中猜測過到底是誰,可是他對高麗的歷史不熟,所以並不知道,這個女子到底是誰。可是他卻還是借著那驚鴻一瞥一樣的目睹,讓人做了一副畫像,畫像之中,烈火熊熊像是最絢麗的背景,上面兩個人影靜靜的相擁著,面目栩栩如生。李寬似乎是有感而發︰這般淡然赴死的一對鴛鴦,還是留下些什麼在這世間上,不要這般默默無聞,于是還命人在上面題了字︰高麗覆滅,見高麗榮留王與一女子概然赴死,不禁心生敬佩,留此為憑。

    “新月島到了……”船上的士兵高聲的呼喊著,這一次出征,雖然戰斗大多都是遠程打擊就結束了,可是為了達到練兵的效果,李寬還是準備了幾次的接觸戰斗,所以著無數的士兵也有數百人再也無法活著回來。活著回來的人全都感到無比的親切,這里原本讓他們深惡痛絕的各項訓練,此時都是讓他們熱淚盈眶。在大船靠岸的時候,無數的士兵就這樣直接從船上跳了下去,在船身四周,一朵朵浪花濺起,訴說著這一片大海的興奮。所有人都大聲的叫喊著,到了新月島,就意味著他們真的回來了,回到了大唐的土地上。沒有人不思念家中的親人,沒有人不想念自己的父母妻兒,他們出來已經接近一年,這麼長的時間讓他們思鄉之情全然到了一個臨界狀態。

    李寬也不例外,站在甲板上,任由海風掀起衣襟,看著站在海邊碼頭上的那兩個嬌小的倩影,他也心中激蕩著一種莫名的感情,這才是他最關愛的人,在大海的那一邊,才是他最神往的土地。他現在要回去了,回去做該做的事情,因為後患已經解決,其余的不過是癬疥之疾,大唐不在乎了。(未完待續)

    ...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