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三十一章 暴揍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三十一章 暴揍

    “何人膽敢在禮部門前喧嘩?”守在門口的兩個兵丁,見到李寬著一身長衫的打扮,手里提著一根棍子,頓時不樂意了,這里是什麼地方?大唐六部之一的禮部,是大唐最高的行政機構之一,在這里鬧事,是活得不耐煩了還是咋的?而且手里還拿著棍子,難道是想要闖進去?簡直就是不把大唐律法放在眼里,不把朝廷放在眼里。而且還大喊著要揍人,長孫沖那可是禮部侍郎,是當朝尚書左樸射長孫無忌大人的兒子,當朝駙馬爺。居然敢叫囂,這是一個瘋子吧!

    “長孫沖,你給我滾出來!出了這樣的事情居然還有閑心龜縮在這衙門里邊,你還算是一個男人?出來!”李寬大吼一聲,他並不願意直接闖進去,畢竟這也算是大唐的臉面,打朝廷臉李二恐怕也會震怒,李寬雖然不怕反正他就這樣,不準備留什麼清名,鬧了就鬧了。但是卻也不願意和這些奉命當差的兵丁打起來,這些人也是奉命行事而已。

    “跟你說話怎麼不听?這里不是解決死人恩怨的地方,你再胡鬧當心將你抓進大牢里去!”士兵上前一步,腰間橫刀微微抽出一截,閃亮的刀鋒微微一閃威脅道。他們也知道這些人不是他們惹得起的,但是作為一名護衛這座府衙的士兵,這里就是他們的陣地,不會因為敵人強大就畏戰不出,所以還是這樣阻止李寬。

    “你們都靠到一邊去,沒你們什麼事情,今天我只找長孫沖那家伙,其余人本王沒有心思教訓!”李寬一聲厲喝,一句本王,就讓對面的士兵知道對面來人是怎樣的身份。這是一位王爺,不是他們這些小兵能夠呵斥的,要是他不講理。直接將自己兩人打了也就只是打了而已,這些大人物之間的矛盾。自己等人只能靠邊,不見不听才是最好的選擇。

    “楚王殿下,什麼事情讓你這個威名遍天下的大唐第一親王這樣氣急敗壞?”就在此時一個身穿緋袍的身影從禮部衙門里邊走了出來,身上的一身袍服顯示出他的官職,正四品。劍眉星目長得俊逸非常,身上的衣衫剪裁得體,一系玉帶系在腰間,上面掛著表示身份的魚符。朝服上繡著一只展翅欲飛的丹頂鶴。顯得很是風流倜儻。

    “舍得出來啦?既然還敢出現在我的面前,算是還有一點擔當,那麼就跟著本王走,有些事兒你應該和本王好好交代一番了!”李寬見到走出來的這個人,頓時雙眸之中一閃而逝一絲憤怒,這家伙居然還這樣故作不知,這算什麼?真的當我是傻子?還是認為自己算是無辜?既然這樣,那麼待會兒就要讓你多吃一點苦頭。看看你那一身骨頭是不是和你的嘴皮子一樣的硬!李寬在心中這樣想著。

    “什麼事不能在這里說?你難道還敢對我妄動私刑?”長孫沖也不是笨蛋,見到李寬手中提著的那一根棍子,頓時知道這個大舅子是對自己非常不滿了。不然絕對不會提著棍子來找自己,看來是想揍人。所以他決定不跟著李寬去,不然說不定就是一頓暴揍。他這一百多斤可經不住李寬一頓打的,這家伙可是宗師級高手,這一點在他和尉遲恭和程咬金兩個大將軍大戰不休就可以知道,雖然不知道他的身手究竟高超到什麼程度,但是揍自己是絕對沒有絲毫的壓力,甚至可以說是輕松得像是彈一彈灰塵一樣。

    “這可由不得你!”李寬見到長孫沖出來了,哪里還會在意其他的事情,頓時一步跨出,像是一道流風一樣直接一步跨出就出現在了長孫沖的身側。然後一把將他抓住,提拎著他的衣襟。就像是提著一只小雞一樣將這位當朝尚書左樸射趙國公長孫無忌的長子就提在了手上。然後整個人就這樣直接轉身而去,抓住了這個家伙。其余的事情都先放到一邊,先去揍一頓出氣再說。

    “你將本官放下!真是的,大家都是斯文人,怎麼還像是蠻夷一樣這般粗魯!”長孫沖在李寬的手里邊大聲叫嚷著,他不斷的掙扎,但是卻沒有絲毫的辦法掙脫李寬的這一抓,感覺就像是被一個鐵箍直接箍住了一樣。用出了吃奶的勁兒卻還是難以撼動分毫。這家伙真的是和他一樣吃著五谷雜糧長大的?這要不是天天吃牛肉能長出這樣的怪力?長孫沖萬分郁悶,這個世界上最郁悶的事情莫過于此,明知道別人要揍你,結果卻還是絲毫反抗的力量都沒有,只能這樣滿懷恐懼的等著那一頓暴揍的降臨,實在是嗶了狗了。

    “放開……哈哈……既然你知道本王是想揍你,那又怎麼可能放開?這樣掙扎只會讓本王待會兒揍你的時候下手更狠而已!乖乖配合還會少受點皮肉之苦!你這家伙知不知道?”李寬惡狠狠的說道,似乎在恫嚇長孫沖。但是他這樣一說,長孫沖反而真的就不掙扎了。

    “你到底要怎樣?我好像這段時間沒有得罪你吧!”長孫沖實在是想不出哪里得罪李寬了,滿頭霧水的問道。他確實是不記得自己什麼事情做錯了,這段時間李寬在清河,他在京城,想得最也沒有機會,而且李寬的府邸他都是繞著走,就是因為怕因為什麼事情冒犯了這個**桶一樣的大舅子,自己成親的那一次給他的印象實在是太深刻了,那滿身是血,還揮動著長槍一路追趕而來的身影在他的腦海里一直記得。

    “怎麼,貴人多忘事,不記得啦?那麼要不要本王幫你記憶記憶啊?你這家伙,還有心思在衙門里混時間啊?知不知道麗質現在怎麼樣了?你就是這樣照顧她的?當初本王是怎麼和你說的?”李寬飛速的在街道上穿梭著,手中提著一個大活人,卻是像是提著一輕飄飄的海綿做的人偶一樣,這樣飛奔了半響,還能輕易的開口說話。

    “麗質……”長孫沖听到李寬提起自己妻子,頓時知道為什麼這個大舅子會這樣怒火中燒了,原來是為了自己妹子撐腰來了。這是在抱怨自己沒有照顧好長樂,而且還在長樂最需要關懷的時候,居然跑到禮部衙門公辦。想到這里長孫沖就感到非常的冤枉,這可是怨不得他啊,當初他確實是想要一只照顧李麗質來著,可是卻是被李麗質趕出了公主府,自從孩子出生之後,自己就被趕回了娘家,誰又知道他心里又有多想回到長樂身邊?他自己的孩子除了剛出生的時候抱過兩次,這快一個月了還沒有再見過呢。

    “楚王殿下,這可不怨我啊!”長孫沖開始喊冤,但是他剛開口,就被李寬一個狠辣的眼神給瞪了回來。

    “還不怨你?怎麼丟下自己老婆孩子忙著朝堂之上的那些事,因公廢私,是不是要本王送你一塊牌匾?臉皮怎麼可以這麼厚?不管你再怎麼公事為重,但是本王的妹妹你沒有照顧好,這就是你不對。不管說得再天花亂墜也是你的錯!”李寬一聲吼了過來,頓時讓長孫沖不敢再說半句。

    李寬速度飛快,在長安城之中穿行,這座城市他是非常熟悉,現在這個時代不像是後世,三兩個月不在,到處都是大變樣,這座城池三五年之間變化都不會很大。所以李寬很輕易的就將長孫沖提著穿過了幾條大街,有竄進了兩條小巷,翻過幾堵矮牆,就這樣進入了一個隱秘的小樹林。這里是什麼地方長孫沖都不知道,他雖然也是長安城長大的,可是像是西城區,還有南城區這些地方他也很少去。所以一時半活兒也沒有弄清楚李寬究竟將他帶到哪里了。

    “現在,什麼都別說,就讓本王揍你一頓出出氣,讓你將麗質一個人丟在家里!”一拳揍在了長孫沖的左眼眶上,頓時一只熊貓眼出現了,淤青非常的顯眼,李寬下手很有分寸揍得長孫沖感到疼痛難忍但是卻又不會真的讓他受到嚴重的傷勢,這樣將他打的滿臉淤青才是最好的懲罰,作為一個朝廷命官,帶著這樣的傷痕,才是最丟人的事情。

    “讓你連自己孩子出事了都不聞不問!”又一拳打了下來,打在長孫沖的右眼上,頓時左右對稱了,一只新鮮的熊貓出爐,當然這個時代或許還不叫做熊貓。

    “什麼不管不問……我是沒法問啊!”長孫沖好不容易說出一句話,為自己辯解。

    “讓你沒辦法問……你有想過辦法嗎?”李寬又是一拳打了下來,這一次打在長孫沖的鼻梁上,將他揍得鼻血長流。

    “真的……我是被趕出來的!”長孫沖冤枉啊,他都哭出來了,有委屈,也有被揍的,鼻梁上那一拳,全然刺激了淚腺。

    “讓你被趕出來……”李寬沒有多想,又是一拳,這一次打在長孫沖的小白臉上,直接將他半邊臉都打得泛紫︰“什麼……你是被趕出來的?”李寬回過神來,似乎有些不對勁呢!(未完待續。)

    <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