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三十四章 說走就走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三十四章 說走就走

    從皇宮之中走出,李寬最後回頭看了一眼那金碧輝煌的殿宇,那里似乎處于另一個世界,他揮了揮衣袖,將之前煩悶的心思全都拋諸腦後,現在開始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吧!這些年他到底過的是什麼生活?李寬現在想來著實是自己都有些不願去回想了,誰說穿越者對這些古時候的人有著絕對的優勢,這幫子精明的像是狐狸一樣的古代智者,李寬覺得自己的智商在他們面前是沒有絲毫的優勢,哪怕有著出千年的見識,還有一個像是雞肋一樣的金手指,著實還是捉襟見肘。

    至少他從未在智商上勝過這些古人,反而一次次的在這些人面前落入下風,誰要是說抄兩古詩詞就能讓無數人驚聲稱贊,那全都是扯淡的話。因為你可以抄一,但是卻無法抄更多的出來,除了落得一個江郎才盡的名頭之外,沒有絲毫的收獲。更何況對于詩詞這東西,應時應景的才是能夠讓人覺得眼前一亮,不然的話不過是招人懷疑而已。所以李寬在最初抄了兩詩之後,就覺得這事兒不能繼續下去了,哪怕沒有人知道這些東西其實是數十年,數百年之後其他人的作品,但是他的記憶也不足以讓他抄更多的詩詞來裝什麼絕世大才子。

    “還是現在好!無事一身輕,現在可以按照自己的心意做事啦!”李寬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再也不管這些什麼紛紛擾擾,除了他在意的人之外,他再也不去管別的了,這個世界上還有那麼多的東西等著他去見識一番,這樣在大唐蹉跎歲月,絕對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呢。所以他徹底的放下之後,才覺其實他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做,至少他在最初的時候就想過的那個想法,絕對值得他現在去實現。

    楚王府,兩頭巨大的石獅子矗立在大門兩邊。這兩頭石獅子比起一般人都要高出不少,每一尊都足有數千斤重,張牙舞爪的姿勢顯得格外的猙獰,在它們的爪子下面。踩著一顆巨大的石球,獅子雙眸都雕刻得栩栩如生,似乎怒視著站在門前的人,一股無形的威懾足以讓人感到心驚膽戰。這兩尊石獅子不知是何人雕琢而成,但是絕對是一方大家的手筆。李寬當初準備將這兩頭石獅子拉到練武場上,當做打熬力氣的物件,但是見到雕琢的刀功非凡才做了罷。推開大門,走了進去,在大門後面,一張屏風擋住了院中的風景。轉過屏風,兩個正在皺眉思索的小姑娘出現在李寬眼前。

    天香和紅袖正在院中的石桌旁下棋,只是紅袖棋力比起天香高出不少,全然是一場屠殺,可是小天香卻是沒有絲毫放棄的想法。一直皺著小巧的柳葉眉思索著下一字該落到何處,胳膊肘撐著桌沿,縴縴十指撐著下巴,很是秀氣的樣子,而一身紅色宮裝的紅袖卻是饒有興趣地看著小丫頭愁眉苦臉的樣子,沒有絲毫的催促,兩個小姑娘就這樣打無聊的時間。當然也有避開剛進府中那一個她們感到威脅的崔氏七小姐的意思。

    至從崔雨菲被李寬帶回京城之後,就直接住進了楚王府,並且以這里的女主人的身份自居,是喚起府中下人更是毫不客氣。比起李寬這個憊懶的王爺,她要難伺候得多。不過剛進府中十余天而已,卻也責打了好幾個下人了,雖然都是一些皮肉之苦。但是卻還是讓所有楚王府的下人戰戰兢兢。在崔雨菲來之前,到楚王府當差可是一個長安城打著燈籠都找不到第二家的美差。因為只有楚王殿下一個主子,並且還不習慣其余人伺候,只要天香和紅袖兩個貼身侍女服侍的楚王李寬,對于這些下人可是寬容至極。每天只要將楚王府打掃的干干淨淨,然後給院中的那些花草樹木澆澆水。就可以混上一天。可是現在卻不行了,因為這個楚王殿下從清河接回來的世家小姐可是對于府中各種陳設都不滿意,全都要按照她的心意再布置一番,所以這些天,就像是在搬家一樣,整個楚王府的陳設全都被換了一個遍,累的這幫下人上氣不接下氣。

    崔雨菲雖然將所有人使喚的團團轉,但是卻還是非常有顏色的沒有去踫觸李寬的自留地,那兩個貼身侍婢。她雖然和李寬來自那個信息爆炸的時代,可是這些年的世家大族之中的生活也讓她對于這個時代男尊女卑的事情司空見慣,李寬這兩個貼身侍婢絕對是他的小妾,這一點只要是一個人都看得出來這樣嬌俏的兩個美女,作為一個男人絕對是忍不住的。所以天香和紅袖崔雨菲暫時沒有去接觸,三人路上遇到的時候,都會有好的點頭示意,因為崔雨菲知道現在的情況她之前的那個奢望絕對是無法完成了,而且她是被李寬‘搶’過來的!所以她現在的地位還沒有得到肯定之前,是不合適對這兩個李寬身邊的貼心人對立的。

    當然作為一個聰明的女人,崔雨菲也是絕對沒有死心,她雖然知道自己無法成為一代女皇了,但是不做女皇又如何,做一個傾世王妃也不錯,只要自己將這個大唐第一親王的心俘虜了,那麼這個天下誰又能給自己顏色瞧?她在見識到了李寬那強悍的身手之後,就知道這個男人哪怕不成為那至高無上的皇者,但是卻也可以蔑視皇權存在,不管誰做皇帝,都絕對無法小覷這個王爺。只要他一身本領在身,那麼這天下誰坐在那最頂端都會給他三分顏面,並且有些時候還會仰其鼻息存在,要是李寬心情不好起飆來,這大唐恐怕也經不住他折騰。

    “天香,紅袖,收拾東西,我們來一次環球旅行!”李寬走進府邸大門就吩咐兩個侍女收拾行李,他們這一次要出去好好的玩玩,游遍這世界上的大好河山,到東海看日出,到大漠看落日。這樣的生活將會在他今後的生活之中點綴其中,因為他要去的那些地方將會經過那茫茫的滄海與大漠。

    “主子,我們這是要出去嗎?”小天香听到李寬的聲音就放棄了眼前的棋局,大眼楮轉過來看向李寬,一張俏臉上面全是笑意,聲音清脆的說道。

    “怎麼,不喜歡和主子一起出去?那麼天香你就留下來看家好了!”李寬說道,他最喜歡逗弄這個小丫頭了,雖然從最初的小小的小女孩開始兩人就一起經歷了這麼多年的時間,可是卻感情越來越渾厚,現在李寬確實是離不開這個貼心的小丫頭了。每一次出征的時候,在包裹里都會有這個小姑娘縫制的衣袍,那細密的針腳就像是她的縷縷情思一樣,不管走到多遠都會伴在他身邊。

    “主子你就知道欺負人!人家才不看家呢,小灰灰看家就夠了!”天香嬌嗔道。

    “這一次,小灰灰也會一起去,我們這一去可是要去很多地方呢!要是不帶這條大狗,就沒人照顧它了!”李寬說道。

    “主子,奴家這就去收拾東西!”紅袖沒有多話,直接了當的去收拾行李了,紅色的衣衫像是一團燃燒的火焰一樣,這個女子雖然出生風塵,但是卻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從最初被她的師尊作為條件安排到了李寬身邊,漸漸地習慣了這個看似憊懶卻非常尊重她自己意願的主子。更何況現在她已經是他的人了,不管他要去哪里,只要一句話,她就會跟著,哪怕走遍天涯海角也是一樣。

    “怎麼,李寬你要去什麼地方嗎?”就在此時崔雨菲從後宅之中走了出來,她來京城已經十幾天時間了,一直在整頓著楚王府,畢竟她已經接受了現在的情況自己將會是這里的女主人,對于即將生活後半生的地方,還是要按照自己的心意來布置一番,可是誰曾料到李寬這家伙居然要出去。

    “是的,你這幾天還習慣吧!我準備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走到哪里就算哪里!好好見識一下以前沒有細心留意過的那些風景!”李寬說道,但是並沒有提出邀請。

    “既然你將我從清河接了出來,那麼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好了!要收拾些什麼東西?”崔雨菲出人預料的居然決定和李寬一起離開。

    “那麼……你什麼都不用帶了,就帶些換洗衣衫就好!”李寬思索了一下,同意了帶著這個女子一起,這也是培養感情的絕佳機會,兩人雖然彼此都知道對方的最大的秘密,可是相互之間卻是談不上熟悉,這一次從清河走來一路之上雖然彼此有了一定的了解,但是還遠遠不到彼此將終身相托的地步,因為李寬還是能夠察覺得到這個女子內心深處還是有蠢蠢欲動的權力野心,將她獨自留在長安城也不是很放心,再加上他雖然覺得自己應該認識這個女子在後世的身份,可是卻不是很肯定,而且兩人為何會一起穿越到大唐,他也需要和這個女子詳細的交流之後才會得到答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兩人之間必定有著一定的聯系,不然不會是現在這個狀況。而且自己這一次不僅僅要去很多地方,還要去找尋一些別樣的東西,他自己都不知道這些東西是什麼樣子,有這個女人在身邊一些不方便的事情,也有個人商量。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