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三十八章 海盜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三十八章 海盜

    大海上風平浪靜,微微的風吹過,卻是波瀾不興,整個大海像是一塊巨大的鏡子將天空的倒影映照在其中,白雲悠閑地在天際飄蕩著,李寬坐在船頭,巋然不動,像是一尊雕塑,又像是太古時期就存在的神山一樣,頂著炎炎烈日,手中釣竿輕握,沒有絲毫的顫動,似乎真的是石化了一樣。只是他的一雙眼眸死死地盯著海水深處,似乎要將這深不可測的大海看個通透一樣。

    “沒有人知道,一道只有李寬看得見的深紫色的線條在不斷的延伸,不斷地向著海水深處鑽去,還有無數五光十色的彩帶一樣的光帶從大洋深處不斷的升騰而起,向著李寬匯聚而來,整個大海全都被這一個無人能見的彩帶形成的光罩罩在里邊,像是科幻電影之中的能量罩一樣,只是顏色絢麗得多。李寬現在雙眼雖然是在看著海水,似乎在認真的&釣魚,可是他的視線之中卻是沒有絲毫的大海的蹤跡,全是密密麻麻的數據布滿了他的視線之中,顯示出來的都是加減,而總數卻是節節攀升,李寬的大腦整個都是迷迷糊糊的,這一座大型的油田實在是蘊藏了太多的能量,甚至李寬都感覺得到自己身上出現的變化。

    每一次,當能量攝入很多的時候,都會有一些精純的力量匯入到李寬的身體之中,這也是李寬在年紀輕輕就能夠取得常人修煉一生都無法達成的宗師之境的原因所在,因為他身上的那些雜質,受過的暗傷其實都在這種潛移默化之中被一一撫平排出。整個人全身都顯得通透,從而更能達到鍛煉的最佳效果。因為他的身體狀態一直都是處在最佳的狀態,雖然有的時候累得夠嗆。但是卻不會對接下來的鍛煉造成阻礙。

    當然李寬自己是感覺不出來特別大的變化的,只是覺得渾身暖洋洋的,像是躺在溫暖的春風之中,和煦溫暖的陽光之下。這種愜意的感覺又像是泡在溫泉里邊,整個人全都舒坦放松,沒有絲毫的約束一樣。

    當然有收入就會有支出,他在吸收海底的油田的時候,還要兌換出大量的水,因為這海上的油田是處在大洋深處。深海的水壓可是異常恐怖,要是驟然吸收了那些石油,那麼底下就是一個空洞,這個空洞就將會被無盡的水壓給壓塌,然後海水灌進去,這個變化的後果就是大海之上會形成一個巨大的漩渦,他們這艘船絕對無法幸免,哪怕李寬是這一場災難的始作俑者,也是難逃被大海吞噬永墮黑暗的下場。

    所以在吸收掉那些石油的時候。他需要將無盡的水注入被他吸收掉的那個空間里,這樣才能繼續支撐這個空洞。當然收獲還是遠遠大于支出,李寬頭頂上的那一簇火苗在最開始還是一朵深紫色一朵橙黃色,可是現在那橙黃色的那一團火焰漸漸的顏色開始轉變。出現了絲絲的天藍之色,漸漸地變成一朵恍若是由通透的藍寶石鑄成的火焰藝術品一樣,之後又變成翠綠色。就這樣第二朵火焰變成了深紫色。

    “轟……”只有李寬能听見的恍若開天闢地一樣的一聲巨大聲響,震得李寬頭暈腦脹。整個腦袋在那一剎那都是一片空白,整個思維都像是一團漿糊一樣。第二朵火焰功德圓滿。然後就只听見一聲系統冰冷的聲音︰“能量吸收滿格……系統優化開始!”這一個冰冷的聲音讓李寬混亂的思維一下子像是淋了一瓢冷水一樣,一下子變得冷靜下來。

    “這是什麼狀況?”李寬還沒搞懂,但是下一剎那他得到了答案。一個對話框出現在他的眼前,只見到他眼前的視線徹底的變了一個樣,眼前的世界恍若是徹底的活了過來一樣,他的眼楮璀璨如星,居然可以看到在遠處海面上一條小魚露出的背鰭,那里距離李寬現在的位置足足有數里之遙。而在他耳中,微風吹過的聲音都是那樣的明顯,鼻子里海水的腥咸味道也是讓他突然之間感到一陣的難以忍受。

    “靠……五感強化!這簡直就是虐待!”李寬心中這樣暗暗的咒罵了一句,眼楮看的遠了這一點不是什麼壞事,可是耳力和嗅覺變得強悍,這可是受罪。整天耳朵里都是呼呼的風聲,還讓不讓人安靜一會兒了。還有這一副狗鼻子,簡直就讓人最難忍受,腥味讓他作嘔,要是以後回到6地上,遇到人多的時候,那還不得被燻死。而且這種能力居然無法屏蔽,全天候開啟。真是要人命……李寬再也受不了耳邊的風聲和鼻子里聞到的那種腥味,轉身離開了。能量吸收是很重要,可是卻也不能這樣委屈自己。現在整個大唐不需要他過多的插手,因為很多事情大唐的文武百官,還有李二就足以徹底的應對,而且他沒有見到那些人之間的那些利益交換也不會讓自己生氣。只要大唐按照現在的路徑一直走下去,那麼想必不會再重蹈歷史上的覆轍。

    大海還是那樣平靜,但是在離著李寬他們不是很遠的地方,兩艘船正在飛快的向著這個方向行駛而來,在這兩艘船的船頭,高高聳立的桅桿上,一面旗幟正在迎著海風獵獵作響,在這面旗幟上,畫著猙獰的圖案。似乎是小孩子的隨手涂鴉,但是那腥紅色的色澤卻是讓人感到一陣的膽寒,上面畫的是一柄滴血的長刀,刀身微微的有一些弧度,但是和大唐軍中的橫刀異常的相似。

    在船頭,一個俏麗的女子站在撞角之上,她上身穿著月白色的衣衫,下半身卻是鮮紅的長裙,這是在倭奴國之中的一類人穿的衣裳,那就是神社的巫女的打扮。長長的黑在身後披散,兩鬢的絲編成一條辮子,繞過額頭,束縛住調皮的劉海。當然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為重要的是這個女子站立的這一艘船,這艘船居然長達數十丈,高也有十丈高下。而且和李寬現在乘坐的船只一模一樣的大船。這樣的船只在這個時代就只有李寬一家,別無分號,可是這個女子卻有這樣的兩艘船。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而且看著那船頭的那隨風飄蕩的旗幟,這顯然不是一般的船只,而是大海上的一種以搶奪為生的職業——海盜。

    “公主……我們這一次目的到底是什麼?”一個身穿著一身短袍的男子頭頂上頂著一顆丸子一樣的頭,在嘴唇之上還留著一坨狗屎胡子,腳上穿著一雙木屐,來到了這個女子的身後。

    “現在故國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機,也是前所未有的機遇,我們需要更多的資源展,建立起屬于我們的軍隊,將那些外來者全都趕出我們的國家,或者將他們全都抓起來,然後利用他們的先進的學識展我們的國家!山田君,你知不知道在那個神奇的國度,有太多的東西值得我們學習,但是在他們那里卻是最普通的知識。隨便一個上過兩天私塾的儒生都能之下無上的道理,而我們呢?”女子聲音清冷,操著一口絲毫不顯生硬的漢話,這樣說道。也不管身後的男子能不能听懂,她繼續說道︰“我們的船只只能在浮尸山下的小河里漂流的時候,那個神奇的國度已經建立起了強大的海上艦隊,這兩艘船就是他們的杰作,比起我們的小舢板,這樣的船只才是縱橫大海的無上利器!”

    “公主,屬下听不懂!”男子用倭國語言回答道。

    “我們要學習他們的知識,用他們的力量強大我們,不然總有一天我們的民族將會被他們征服,奴役!這是我這兩年在大唐四處漂泊學會的一些東西!他們並不熱衷于擴張,因為他們佔據了這個世界上最富饒的土地,但是他們卻熱衷于征服!征服周圍所有的國家!你知不知道現在在我們國家肆虐的這些人,居然是在他們的國度里邊失敗了近千年的失敗者!”女子這樣說道,這一次使用的是倭國語言。

    “納尼……”男子驚駭莫名,那群在倭奴國攻城拔寨所向睥睨的人,居然是一群失敗者,而且早在千年前就敗得一敗涂地,可是他們的力量卻是那樣的強大,征服了他們國家一個個的大名,巫術的武士被他們打敗,然後抓捕,之後不知所蹤,現在他才知道原來他們面對的強大的讓他們喘不過親的敵人居然做大唐帝國的敵人的資格都沒有。這是一個讓人徹底的喪失抵抗的勇氣的消息。

    “我們現在要做什麼?在這大海上搶掠,要什麼時候才能獲得我們想要的物資?”女子有些嘆息的說道,她也沒有辦法,當初她在一群護衛的護送下,九死一生的到了大唐,見識了太多太多的她無法相信的東西,這些讓她震撼,無比羨慕大唐百姓的生活,因為在當時她的國家在遭受鐵蹄的蹂躪,渴望那種和平的生活,甚至都有直接留在大唐隱姓埋名生活下去的念頭,可是背負的使命讓這個女子不得不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東西,包括她自己,最後悄悄地奪取了大唐兩艘戰艦。這事情被大唐水師之中的一個將軍悄然按了下去,對外宣稱是兩艘船觸礁沉沒,而她付出的代價是當初從倭奴國帶出來的財富的絕大部分和自己的清白。

    “前方有一艘船!”這時候,在眺望塔上,水手大聲呼喊著。

    “是一艘和我們的船一樣的船只!一定要搶過來!”女子從胸前拿起一只望遠鏡,看到了李寬所乘坐的船只,頓時大聲下令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