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四十章 驚濤駭浪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四十章 驚濤駭浪

    烈日高懸,無盡的陽光灑下,照射在海面上,一片金黃的色彩晃的人睜不開眼。在這廣闊無垠的大海上,三艘船只在飛的行進著,這三艘船幾乎一摸一樣,只是大小有所區別而已,在前方的那一艘船要稍微大出些許,但是卻在瘋狂逃竄,而在後面稍微小一點的兩艘船只上面站滿了人,他們全都用一種瘋狂的眼神看著前方的大船,那是一種無盡的渴求的眼神,似乎前方的大船上面有著無盡的財富,吸引著他們,讓他們為之瘋狂。一個個嘴里都餃著一把把別的短刃,準備著登上前方的船只大開殺戒。

    李寬就在這情況下登上了甲板,後方的兩艘船只越來越近,因為李寬的坐艦現在還未提起度來,在之前的轉彎之中耗費了很多的時間,而對面的那兩艘船卻是一直一路加而來。所以現在兩者之間的距離只有區區十余丈,這樣的距離那怕是最簡單的獵人長弓都能夠射殺對面的人,可是李寬他們這艘船上全是漁民組成的水手,沒有足夠的武器,而且現在在逃命,全部人都在船艙之下拼命的劃著船槳,怎麼會有人在甲板上狙擊對方?李寬還是第一個登上甲板的人呢。而後面的血刃海盜團見到前方甲板上空無一人,也沒有人拿出遠程武器來,他們自己就有兩艘這樣的船只,對于船上的武器裝載情況是非常∼ 的清楚的。

    所以這兩艘海盜船在離著老遠就已經看清楚了這艘船上面幾乎沒有裝載武器,所以有恃無恐的追了上來。可是就是他們這種心態徹底的葬送了他們的性命。當然他們現在還不知道,還在興奮的追擊著這艘在他們眼中已經是他們將來的船隊一員的船只。甚至嘴里唔唔的出興奮的叫嚷。

    李寬登上甲板,在崔雨菲的攙扶之下。漸漸地靠近船舷︰“沒想到會是你,真是想不到!”李寬此時沒有絲毫的緊張。似乎後面追上來的敵人全都看不見一樣。

    “你這人真的是心胸寬廣,還是淋死了看得開啊?這個時候了還感慨這些干什麼?現在我們要做的是就是從這幫倭奴國人手中逃出去,你不是要上來嗎?現在到了這里,接下來怎麼做?”崔雨菲白了李寬一眼。

    “接下來,就是見證奇跡的時刻了,你看著吧!”李寬虛弱的說道,似乎這一句話掏盡了他全身的力氣,整個人軟綿綿的差點倒下。崔雨菲急忙將他攬在懷中,絲毫都不避嫌。

    “快點啊!你看現在只有那麼二十多米的距離了。這些倭奴國人的樣子我都能看清楚了!真惡心,一個個就只有後腦勺上頂著一個丸子,而且瘦得跟排骨似得,就像是一個個骷髏架子!”崔雨菲有些看不慣這些倭奴國人,而且這些人看到她之後,甚至口水都流出來了,簡直是豈有此理,她有些後悔在出來之前沒有將面紗戴上了。

    “無妨,他們接下來全都要掉進海里喂鯊魚了。還怕他們干啥!”李寬說著,一揮手,只見到一個古怪的器械開始出現在他的面前,落在了甲板上。但是更令人奇怪的是,這麼大一個東西這樣直接出現,居然一點都不顯得突兀。只有崔雨菲目不轉楮的盯著看,只見到空氣最開始泛出一點點的波瀾。就像是烈焰燃燒的時候扭曲了的空氣一樣。一個輪廓若隱若現,然後漸漸的凝實成實體。

    “這是魔術嗎?可是這麼大的東西是怎麼藏起來的呢?”崔雨菲見多識廣。這比起她以前見過的那些魔術何其相似,甚至在神奇當面比起一些大型魔術還有所不如,所以她只是好奇,並未覺得這是什麼神仙手段。

    “這可不是魔術,而是無中生有!”李寬緩緩一笑,然後再一次輕輕的揮手,只見到一個個圓滾滾的黑乎乎的東西出現在了眼前的這個古怪的器械之上。

    這個器械有些像是一個車子,只是沒有輪子,在前方是一根粗大的橫桿,然後連接著一個大大的盒子一樣的車斗。而在車斗下方,一根繩索連接在車斗和下方的另一根橫梁之上。這也是崔雨菲在後世沒有見過這東西,而到了大唐之後更是待在深閨之中,更沒接觸過。但是這東西卻是非常的常見,只要是在軍中呆過一段時間的人都會知道它的作用。這就是一個投石機,是攻城拔寨的一大殺器。

    崔雨菲雖然不知道這投石機,但是李寬後面拿出來的東西她卻是一眼就認出來了︰“這是炸彈!”倒不是崔雨菲是一個現代軍事專家,而是這東西實在是太經典了,只見到一個個黑的亮的圓球,上面一根引線連接著,更是在上面被李寬惡搞一樣寫了三個大大的字母‘tnt’。這玩意兒在無數的動畫作品之中都扮演著不少戲份的角色。所以崔雨菲在這一瞬間就勾起了兒時的美好回憶,認出了這個東西來。

    “你這炸彈怎麼拿出來的?這東西可是非常危險的,一不注意走火了怎麼辦?你就是一個恐怖分子,還是天生的!”崔雨菲見到李寬拿出來的炸彈頓時沒有絲毫的擔憂了,有這東西怎麼還讓這一群小鬼子近了身,那才是怪事,難怪李寬之前那麼自信的說要讓這群人徹底的沉沒。

    “現在相信本王的話了吧!這兩艘船既然被人謊稱是觸礁沉沒了,那麼本王就來當那一座礁石好了,看看當有些人得知這兩艘船真的沉沒了以後,會不會嚇得半夜都睡不著覺!”李寬眼中閃過一絲陰冷,每朝每代都不乏那些為了利益鋌而走險的人,但是貞觀年間這樣的事情李寬還是第一次遇到,這個時代的官員,更多的都是那種一心為民但是卻不知道怎麼為百姓做實事的官員,他們滿腦子的聖賢書,卻是沒有絲毫的實踐精神,這些人更像是一群書呆子,讀書讀傻了。但是這一次李寬卻是遇到了大唐**分子露出來的馬腳,這兩艘船代表的利益交換已經不是相互之間的妥協,而是**裸的資敵行為,這是背叛大唐,漢奸才會做出來的事情。所以李寬徹底的憤怒了,這股無名之火要是不泄出來,他恐怕會難以安睡。

    “現在我點火,你來把這條繩子斬斷好了!然後就可以看煙花了!”李寬擺放投石機的角度非常的精準,在投石機正對面的方向,正是一艘倭奴國船只的方向。那些黑乎乎的炸彈此時被堆放得整整齊齊,所有炸彈的引線全都被束成一股,然後延伸到了車斗外面,李寬從懷中掏出火折子,然後扯開,吹燃火秒,並且將一把小刀遞給崔雨菲,說道。

    “真的是炸彈?”崔雨菲不敢相信這些東西真的是她所想到的那些東西,她雖然知道李寬配置出了火藥,但是卻不知道李寬決然帶著這麼多的炸彈走了一路。她還以為李寬這手段是魔術,這些東西全是事先準備好的。因為這個女人在穿越之前並不愛看網絡小說,什麼隨身流,系統流,這些東西她都不是很清楚。

    “放心,只要你一揮手,這里就將綻放最美的水花,會濺起數十丈高的水花,說不定還會炸到大鯊魚!”李寬說道。

    “那我真的就做了!”崔雨菲接受了這些東西都是真的,會出現那種她曾經拍戲是的特效一樣的效果的時候,居然興奮了。這也是一個唯恐天下不亂的女人,當然了一個有著女王夢想的女人,怎麼也不是乖寶寶。

    “好了,不說這些了,再扯下去就真的要被這幫小鬼子追上來了!”李寬說著就將火折子往炸彈的引線下方一點,頓時青煙冒出,伴隨著滋滋的聲響,一股子硝石燃燒的硝煙味道出現在李寬他們身前,李寬頓時一陣咳嗽,敏銳的鼻子讓他徹底的吃夠了苦頭,別的感官強化都還好,就是這嗅覺,實在是讓他難以承受。甚至他都有把鼻子堵住,然後用嘴呼吸的沖動了。

    伴隨著硝煙彌漫,崔雨菲小手一揮,車斗下方的繩索就被斬斷了,吹毛短的短刀消斷了繩索,頓時一顆顆的炸彈就這樣劃過一道道優美的弧線投奔向了對面的倭奴國人的懷抱。但是帶來的不是久違的溫暖,而是地獄死神的問候,頓時一聲聲的巨大的爆炸聲響徹底的響徹整片大海,無數的炸彈扎進了對面的倭奴國人的人群之中爆炸開來,倭奴國人為了跳幫準備好的陣型,就成了悲劇的源頭,無數的倭奴國人白炸彈爆炸的力量撕裂開來,像是紙扎的小人一樣,無盡的殘肢斷臂飛舞起來,在半空之中打著轉兒。還有一個個的頭顱也隨著爆炸飛上了天。

    “這……”崔雨菲之前還很興奮,但是此時卻是嚇呆了,她還以為和她拍攝的那些戰爭場面一樣,只是流一些血就表示死了人了,可是誰知道這是漫天的血水飛舞,還有一條條的胳膊,腿,一堆堆的內髒,腸子,這簡直就是重口味至極。所以她難以接受這種變化。

    可是這還不算完,因為還有沒有掉到船上的炸彈,此時也爆炸了,無盡的海水被直接炸的飛上了天,像是下了一場暴風雨一樣——漫天腥咸的海水彌漫。伴隨著鮮血,一種迷蒙的淡淡的緋紅之色在風中飄動,像是一條半透明的紗巾蒙住了整個世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