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徹底了結第四十一章血色彩虹

第十二卷徹底了結第四十一章血色彩虹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迷蒙的水霧,將整片天地都籠罩了,雖然是烈日高懸但是卻看不到天空之中的太陽了,只有迷蒙的一團白色的光暈。←百度搜索→【愛書屋】海風吹來,攪動這一團水汽,像是被一只手輕輕撩撥的紗巾一樣。

    陽光熾烈的照射而下,只見到在天空之中出現了一道道絢爛的彩虹,五彩斑斕的色彩駁雜在一起,因為空氣中的水汽被風吹亂,所以彩虹也是斑駁不堪,恍若是被撕碎成一截一截的,但是這種盛況確實只有站在甲板上的四個人見識到了,李寬看著這種朦朦朧朧像是仙境一樣的景象,並未沉迷其中,他只是一雙眼眸私下掃視著,看看有無漏網之魚。

    但是其余三個丫頭就要感性的多了,她們仰望著天空之中絢爛的色彩一個個雙眼迷離,這樣的自然美景不是隨時都能見到的,而且以往見到的彩虹大多都只有一道,而且是連貫在一起像是一道弧形的拱橋一樣懸在半空,但是現在這一次卻是恍若是在半空的這一塊畫布上濃妝艷抹出來的一場絢爛的色彩盛宴,只見到一道道彩虹被海風吹動,一時間原本是赤橙黃綠青藍紫的色彩,卻是在相互變幻不定,甚至還出現了在半空中飄蕩的彩虹。這是水汽被海風吹動,陽光折射變換無定形成的獨特奇觀,當然這也跟這一次炸彈忽然爆炸形成的無盡的水霧分布不均有關。

    這些李寬都沒有注意到,他對于這些都不是很感冒,要是誰跟他說這些彩虹怎麼怎麼好看,他或許會說這或許還不如戰場上那些飛濺的鮮血,濺射的腦漿形成的那些血色彩虹來得漂亮呢。←百度搜索→【愛書屋】

    但是此時在他身邊的只是幾個沉迷在彩虹絢爛色彩之中的小姑娘,沒有一個搭理李寬的。李寬一雙眼眸像是銳利的老鷹一樣,注視著海面上的一舉一動,波濤翻滾之間總會有漏網之魚出現,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因為炸彈雖然將對面的船只炸的稀爛。但是畢竟不是直接炸成碎片,而是緩緩地沉了下去,這種土炸彈的威力並不足以在那短短的轟炸之中將船上所有人都殺死,那麼總有沒死的。這些人就是他的目標,他要抓住這些人,詢問一番,到底在大唐水師之中是誰這麼大膽居然敢直接將這些大唐海上命脈出賣給海盜。這樣的毒瘤是絕對不能留下的,不然今天能將戰艦給別人。那麼明天就能將大唐水師布防圖出賣給敵人。

    雖然李寬已經不願再去關注大唐朝野之中那些爾虞我詐,可是他畢竟是這個民族的一員,對于這個辛勤的華夏民族,有著別樣深沉的愛。不管在什麼時候,他都是一票憤青,中華民族在他的心中恍若泰山一般的沉重,只要他還有一口氣,也會為了這個民族付出一切,只要這個民族需要他。可以說李寬效忠的不是大唐朝廷,而是這個民族。這全天下的百姓,但是他不是那些聖人,什麼將天下百姓的利益背負在身過的舉步維艱。他只是一個普通人,只要他見到了那就伸手管一管,要是沒有看到那該怎樣還就怎樣,改變不了這天下,但是改變一下自己身邊的這一點點還是可以的。

    果不其然,在這一場爆炸之中,還是有很多的人沒有被炸死,也沒有被沉船的漩渦卷進去。現在正在海面上掙扎著,一個個撲騰著海水,向著離自己最近的漂浮在海面上的船只碎片游了過去。這些人全都驚魂未定,原本以為只是到了嘴邊上的肉。誰知道卻是一面鐵牆,將自己撞得粉身碎骨。現在只希望能夠爬上一片碎片,不要直接被淹死就是他們此時最大的渴望。

    “嗯?”李寬眉頭一擰,似乎發現了什麼情況,只見到他盯盯的望著一個方向,在那里一群倭奴國人正在掙扎著。但是卻有些許的不同別地方,因為別的地方的倭奴國人全都在相互撕扯,為了一塊小小的船只碎片。但是在這里卻是一群人將一個女子圍住,要將她送到一塊比較大的碎木板上。

    “看來這個女子不是一般人呢!”李寬眉頭再次一皺,頓時叫道︰“來人!”

    此時在李寬的船只的下方,一眾水手被爆炸聲驚動,然後從船艙里面走出來,看到原本最在自己等人船只後面的兩艘海盜船,此時全都已經沉了下去。海面上還有兩個大漩渦在緩緩旋轉著,而一大群海盜在海面上像是被扔棄下去的垃圾一樣在海面上漂浮著。這讓他們異常的震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難道那一聲巨響造成的?可是他們不過是普通漁民不知道大唐已經霍霍有名的火藥,還以為是海神顯靈了,頓時嘩啦啦的跪下了一大片。

    “你被當成神仙了呢!你說你是龍王爺還是媽祖?”崔雨菲巧笑嫣然的對著李寬說道,雖然她之前也沉迷在那無盡的彩虹之中,但是這會兒卻是回過神來了,畢竟是在後世那個信息大爆發的時代接受過無盡洗禮的人,比起一般人的接受能力要強得多,而且這個世界上最為離奇的就是他們兩個了不是嗎?

    “什麼跟什麼啊!這些人愚昧,你跟著起什麼哄?”李寬撇了撇嘴,他可不知道他這一次搞出來的事情在千百年後都是這一帶漁民出海之前必須祭拜的神祗,在這些漁民的傳唱之下,這片海域之中有著以為無所不能的海神,他駕馭者七彩斑斕的霞光,懲戒在這一片海域上為禍的海盜。庇佑著無數的海邊漁民。

    但是李寬卻不管這些漁民的心思,他只想著將下面的那個海盜女子抓上來,考問個清楚,因為那麼多人護著她,那麼定然是一個重要人物,這樣的人絕對是知曉不少的秘密的人,只要抓住了,定然會有收獲。

    “行了,別拜了,將船靠過去,我們要抓幾個活口!”李寬吩咐道。

    雖然李寬這個行為讓所有漁民都感到心中憤憤,但是人家是雇主,自己這些人不過是被人家雇佣來的水手而已,怎麼也不能違背老板的吩咐,所以雖然他們還想著向海神表示自己的虔誠,卻也不能違背雇主的意願。船只在他們不情不願之下緩緩啟動,朝著李寬指點的方向駛了過去,在行進的過程之中,船槳拍打著海面,在海面上抱著浮木的倭奴國海盜被他們的船槳直接招呼,被拍暈了不少,雖然有人想要抓著船槳爬上來,但是卻在這些水手奮力搖槳之下,被一下一下的砸進海水里,然後灌了幾口腥咸的海水,不得不放開了手。

    就這樣,李寬來到了他想要到的地方,居高臨下的看著在下方海面上的一群人,只見到一個穿著上身白色衣衫,下身紅色巫女裙的女子躺在下面的一塊漂浮的破爛木板上,一雙眼楮無神的看著天空,在她身邊,一群人圍著,對著船上的李寬怒目而視,就是這個人將他們最後的希望全都葬送在這一片深藍色的大海之中,倭奴國徹底的淪陷了。他們似乎見到千百年後自己的子孫已經徹底的忘記自己的先祖是一個倭奴國人,以身為那個大唐子民為榮。或者被大唐人奴役著,見不到絲毫的希望。

    李寬居高臨下,蔑視的看著下面的這群人,這些人的打扮他很熟悉,倭奴國人是他最為憎恨的民族,諸子百家的殘余力量被他弄到這個島國,沒想到居然還是有這麼一群人跑了出來,而且還滲透了大唐的朝堂,弄出了這兩艘軍艦,在剛才炸沉這兩艘船的時候,他觀察過了,這兩艘軍艦上面的武器居然完全齊備,只是這兩艘船上的海盜當時想的是俘獲自己這艘船,沒有使用那些大威力的武器,比如在船上的武器艙之中的八牛弩,不然的話,自己這一艘船早就被他們給弄成刺蝟,然後沉到大海里了。哪里還輪得到自己這般俯視他們,所以李寬感到慶幸的同時,也感到後怕與憤怒。

    這幫尸位素餐的家伙,居然這樣出賣國家利益,要是這群人沒有打著俘獲自己的船只武裝他們自己的想法,那麼自己就完了,要是自己沒有遇到這一只海盜船隊,那麼在海上討生活的漁民,來往的商船,絕對是難以躲過他們的劫掠,而且這幫海盜的船只和大唐水師的船只一模一樣,那麼百姓知道了這件事情的話,絕對對大唐的朝廷會生出不滿,這簡直就是在葬送大唐江山。也是將整個民族推向戰爭的深淵。這人到底是誰?李寬對他的恨意越來越深,恨不得現在就將這群倭奴國人的嘴撬開,然後殺回大唐把這個出賣國家利益的家伙直接就出來凌遲處死。

    “想要活命嗎?倭奴國的小鬼子?”李寬‘和藹’的問道。

    “你是誰?你這個惡魔!”躺在木板上的女子雙眸出現焦距,不再是渙散的狀態。此時她歇斯底里的對著李寬嘶吼道。

    “我是誰?哈哈……你們居然問我是誰!這個穿著倭奴國巫女裝的‘小姐’,你駕駛著我弄出來的船只,來搶劫我這個創始者,現在還問我是誰?”李寬也是一聲質問。(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