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徹底了結第四十二章內鬼

第十二卷徹底了結第四十二章內鬼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是李寬!”女子一瞬間面露猙獰,像是要將李寬生撕活剝了一樣,恨不得食其肉啖其骨,就是這個人將那些諸子百家的人弄到倭奴國的,就是他傳出了在茫茫東海隔絕之後,有著曾經徐福東渡的仙島。也就是這個人,在兩年前,到了倭奴國,一路轟炸,將整個倭奴國炸成了一片廢墟,等到她從大唐回返的時候,見到的只剩下滿目瘡痍,以及在諸子百家的奴役之下的子民。所以這個女人對李寬的恨,是傾盡三江之水也無法洗盡,就算是她自己永墮十八層地獄,也要拉著這個人墊背。

    “看著‘小姐’你那眼中的憤恨表情,怎麼?很恨我?我就不明白了,你這個碧池,帶著兩船的海盜來追殺本王,現在還這樣恨恨的看著我,是幾個意思?我才是該恨恨的看著你的那個人才對!怎麼像是本王對你始亂終棄了一樣?就你這姿色,本王還看不上眼呢!”李寬蔑視的看著眼前似乎要將自己碎尸萬段的女子,嘲諷地說道。

    “要是知道是你這家伙,早在八百步之外,本宮就會下令將這艘船直接射成蜂窩!”女子吐出一口唾沫,狠狠的說道,但是她卻忘了自己現在是躺著的,也就是說她吐出的那一口唾沫直接向上,但是還沒踫到李寬的邊呢,就直接在重力的作用之下,直接就掉了回去,然後直接掉在她的臉上。

    “怎麼樣,你媽媽沒有教你不要隨地吐痰嗎?沒想到你居然有這樣的嗜好!”李寬繼續調戲,他大致猜到了這個女子是誰了,在這個情況下還這樣強硬,而且這麼多的倭奴國人甘願護著她,還有她自稱本宮,一切的跡象都表明她是在倭奴國歷史上留下了自己一筆的那個倭奴國公主——高山羊子。只是這一次高山羊子出現在大海上,成了一個海盜著實是出人意料,而且當初李寬在倭奴國的時候,還特意找過這個女子。結果一無所獲,據傳很久以前就已經失蹤了。沒想到會在這里見到這個女人。

    “李寬,你贏了,那麼作為勝利者。你有權利處置你的手下敗將,本宮無話可說,只求速死!”高山羊子將修長的脖頸一揚,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這個情況搞得李寬腦子里出現了一副別樣的畫面,似乎自己是那萬惡的地主老財。而對面這個倭奴國公主就是寧死不屈的無產階級,頓時讓李寬一陣惡寒。

    “將他們抓上來!”李寬淡淡的下令道,然後在崔雨菲和紅袖的攙扶下走到了甲板中央,那里天香已經將遮陽傘和躺椅都布置好了。一群水手七手八腳的將下面的這群人全都給弄了上來,然後五花大綁的綁到了李寬面前,李寬躺在躺椅上,一副懶洋洋地樣子,對于這一次的審訊,他很重視,因為大唐水師之中的蛀蟲一定是位高權重的人。不然這樣的兩艘船只絕對不會這樣無聲無息的就被倭奴國人給弄出來。

    “說說吧!那個人是誰?”李寬問道。

    “什麼人,你要殺要剮隨便!”高山羊子說著一口流利的漢話。

    “沒想到你這女人居然會說漢語,看來對我大唐是賊心不死啊!別以為這樣就能糊弄過去,要是沒有內鬼,你們倭奴國能夠搞到我的戰船?”李寬哼了一聲,盯著高山羊子︰“別考驗我的耐心,我從來不是一個有耐心的人,到時候絕對會讓你記憶猶新!”李寬雙眸之中一道寒光閃過,他不在乎這些人的死活,只要他要的消息。

    “是張大亮。怎麼你去殺了他啊!”高山羊子仰著頭,對李寬這樣說道。

    “哼……這個時候還耍小手段,真的以為本王是傻子?”李寬眼中寒光更甚,然後直直的盯著高山羊子︰“說真話。否則,你們這些人定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本王說到做到!”

    “反正倭奴國都沒了,本宮會怕你?就是張大亮,除了他還會有誰?這樣的戰船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弄得到的,當初他可是收了本宮不少的好處!”高山羊子寸步不讓,這個女子也算得上是一個奇女子。只是她是倭奴國人,對大唐一直賊心不死,算得上是徹徹底底的右翼分子。

    “不見棺材不掉淚!來人,將火盆給本王端過來!”李寬吩咐道。頓時水手們從船艙之中端出來一個燒著熊熊的火炭的火盆出來。這東西可是李寬剛才才吩咐下去的,而且對于李寬的命令這些漁民已經開始習慣了,他們也猜到了這個少年的身份,對于楚王殿下,他們雖然只是道听途說但是也時有耳聞的,尤其是在兩年前滄州那一個造船廠,當時傳的很神,什麼船打的一眼望不到邊,什麼一天能造出數十艘大船,可以橫行大海。這些東西,對于在海邊的漁民是很在乎的,因為他們知道在喜怒無常的大海上討生活,一艘大船對于自己這些人的價值是怎樣,當時在他們村子里很多人都想去看看,只是路途遙遠,剛準備好要去的時候,就傳出滄州遭遇台風,然後整個造船廠在一夜之間成為一座空城的消息,也熄了內心的渴望,現在得知這個人就在自己身邊,頓時心中又生起了一個奢求,那就是在楚王殿下離去的時候,能夠將這一艘大船留下來。

    “瞧見了沒,要是本王用這燒紅的火炭在你的臉上寫字,你說會不會有一種別樣的美感?”李寬淡淡的說道。

    “隨你便,愛寫就寫吧!”高山羊子死豬不怕開水燙,她沒有什麼可以失去的了,就算是死亡都無法讓她妥協,那個人是誰她不會說出來的,因為她還留了一手,雖然這個後手無法讓她達成讓倭奴國再一次獨立的目的,可是卻也能讓倭奴國留下一脈血脈,只要這一支血脈在大唐一直潛伏下去,那麼倭奴國總有可以卷土從來的時候,但是這一切都還需要那個人的照拂。

    “不說是吧?本王就看看你的意志堅定到什麼地步!”李寬說著就用鐵鉗,夾起了一塊熾烈的火炭,然後往前一伸,只听得‘嗤——’的一聲李寬真的用火炭在高山羊子的臉上畫了起來,一道道的焦黑的印記出現在高山羊子的臉上,頓時這個倭奴國的公主就變得像是惡鬼一樣猙獰,一張原本還算得上嬌俏的臉頰,現在徹底的變成了一張鬼臉。

    高山羊子卻是硬氣的一聲不吭,比起那些抗日神劇之中的豬腳都絲毫不差,簡直就是巾幗英豪的典範。這讓李寬有些無力,這個女人怎麼就這樣固執,不好辦啊,要是利用女人都在乎的那一招恐怕都不管用,因為他深深地知道倭奴國女人對于那件事情,可是期盼的很,說不定這不是逼供,而是發福利呢。所以他不知道用什麼招數讓高山羊子吐露出那個內鬼到底是誰,想著這些李寬皺起了眉頭。

    “沒轍了吧,本宮連死都不怕,害怕你這些手段,有什麼都來吧!”高山羊子一副視死如歸。

    “本王就不信你真的不說。看著本王的眼楮……”李寬使用出了壓箱底的東西,催眠。這玩意兒李寬之前搞出來用過,但是很久都沒有使用了,差點都忘了。

    “看就看,你有什麼手段都使出來,本宮看看你到底有些什麼手段,要是只是這樣動用武力,本宮瞧不上你!”高山羊子此時居然蔑視起了李寬來。

    “你說,那個人到底是誰?”李寬的聲音像是從遙遠的星空之中傳來一樣,縹緲無定,又像是夢中听到的喃呢,迷迷蒙蒙卻又在內心深處留下難以磨滅的烙印。

    “那個人是誰?是……”高山羊子的臉上露出掙扎的表情,臉上的還在流著鮮血的傷痕在這個時候扭曲起來,嘴里說著她最熟悉的倭奴國語言。

    “用漢話!”李寬的聲音再一次響起︰“你非常的困,你就要睡著了!”聲音輕柔,恍若春風拂面。

    “八嘎……”就在此時,後面的倭奴國男子開始掙扎起來,然後站起身來向著李寬沖了過去。

    “找死!”李寬雙眸一瞪,然後手中刀光一閃,頓時將沖上來的倭奴國男子一刀劈成兩截,一股刺鼻的味道就彌漫開來,李寬皺起眉頭,這股味道讓他有些難以忍受,但是為了催眠的效果,他不得不忍受。

    “那個人到底是誰?”李寬再一次問道。而那群倭奴國的俘虜已經被拉開,死了的那個也被拖走扔進海里。

    “那個人姓納蘭!具體叫什麼名字,本宮也不知道,別人都叫他納蘭大人!”高山羊子在這個時候說出了這麼一句話。

    “他怎麼會將這兩艘船給你?”李寬接著問下一個問題。

    “本宮給了他黃金千斤,還有本宮的身子!”高山羊子漸漸地被催眠了,什麼都說出來了。

    “你在什麼時候見到他的,在什麼地方?”李寬想要徹底的挖出這個人的身份,姓納蘭的只有納蘭家,但是這個家族牽扯很大,一網打盡的可能性不大。(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