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四十四章 李承乾的瘋狂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四十四章 李承乾的瘋狂

    濃煙滾滾,在夜空之中被火光照亮,就像是一張惡魔的猙獰嘴臉,晃動,恍惚,似乎要吞噬這座城市一樣,大火熊熊,隨風而起足有數丈高的火苗在翻滾著,像是一條怒龍在大地之上翻滾而行。

    “這……,走水了”早長孫無忌看了被火光照亮的天穹,微微搖了搖頭,在這巨大的城池之中,一年難免有這麼幾次的火災,今年這還是第一起,只是不知道是哪一家起火了,是尋常百姓還是勛貴世家。這其中的彎彎道道可是有很大的差別,但是現在長孫無忌沒有心思去估算這些事兒,他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將李承乾這個小子給勸回來。他現在走的這一條路可是危險之極,稍不注意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場。

    “這些承乾都明白,可是現在朝中勢力是絕對不會輕易表態的,承乾需要更多的力量來對將來的事情布局,否則真的事到臨頭就萬事皆休了”李承乾也是一個聰慧之人,豈會不明白和倭奴國人合作無異于與虎謀皮,但是現在李二正值春秋鼎盛的年華,朝堂神器一手把持著,絕對不會輕易旁落。朝中大臣現在效忠的對象就只有他。這個時候的太子其實就是一個虛名而已。所以李承乾雖然當了好幾年的太子了,可是卻和一般的親王沒有多少區別,甚至還不如親王來的自由。每天被束縛在宮廷之中,想出去玩玩都要有一大群人簇擁著,暗中保護著,什麼地方不能去,什麼地方去不得,這些都要思量許久。他一直在內心深處渴望那種自由自在的生活,像那草原上的牧民一樣,以天為被以地為席,自由得像是一陣風一樣。

    但是他的身份束縛,決定了他的一舉一動都要做到合乎禮儀,不得有絲毫的逾越。否則就會有無數的言官在李二的面前參他一本。這樣的生活讓他內心的野心不斷的被壓抑,他想要做上那至高無上的位置,將所有說他壞話的那些言官全都給拖出去斬了。然後過自己想要的生活,去城外秦嶺狩獵。去遙遠的東海泛舟,去漠北彎弓射雕。這些事情在他的夢中不斷的出現,折磨得他已經差不多要瘋掉了。

    所以他要抓住一切他能抓得到的力量,將這些力量積攢在手心里,然後去完成他心中的這份野望。他要登上帝位,但是現在的李承乾還沒有升起違逆李二的念頭,只是想要將這些力量顯露出來震懾那些一直和他做對的那些人,要他們知道自己不是那個可以隨便踩的小孩子,而是可以威脅到他們的身家性命的人,讓他們少在父皇的面前打小報告就足以了,只要等到父皇退位之後,整個天下都是自己的,那個時候,只要你們這些家伙還在的話。在好好的清算清算。

    最近李承乾就搭上了倭奴國這一條線,而且是通過他比較信任的一個人搭上線的。而且那群倭奴國人的領還悄悄地達到長安和他達成了秘密的協定,這一切全都在那個人的掩護下秘密進行的,除了那個人和他自己之外,李承乾就只和自己的舅父長孫無忌提起過,相信整個大唐知曉此事的人絕對不過一掌之數,這還要算上自己的枕邊人侯憐兒,因為他不知道自己說夢話的時候有沒有說。

    “舅父,你可知道,這些年來承乾是怎麼度過的嗎?你知不知道一只向往著自由的鳥兒。被關在狹小的鳥籠之中的感受嗎?孤時常望著天邊的雲彩,希望自己就是其中的一朵,可以隨著風一起飄蕩到天邊去看看可是孤不敢,因為這大唐有無數的眼楮盯著孤的一舉一動。只是在等著孤出錯的時候,因為只要出了錯誤,那麼他們就能在父皇的面前露臉了”李承乾有些苦楚的說道,這樣的話它只能在長孫無忌面前說出來,因為只有長孫無忌這個母後的親哥哥,是不會在父皇面前說自己壞話的。這一點是經過了這麼多年的驗證之後李承乾得出的結論。

    “承乾小子,你是不是在想,拉攏那些你可以接觸到的勢力,然後震懾那些亂嚼舌根子的言官?”長孫無忌何嘗不知道李承乾心中的小九九,所以他直接點出了李承乾的想法︰“可是你想過沒有?你用什麼駕馭那些勢力?沒有好處,誰會跟著你?正如你說的,當今聖上可是春秋鼎盛,正是當打之年,你要坐上皇位的話,至少還要三十年的時間,這還是按照普通標準去算,所以這是一場長遠的投資,三十年誰願意等?在此期間只有付出,沒有回報,這對于那些勢力來說是絕對不會做的”

    “可是舅父,承乾該當如何?在沒有坐上大寶之前,孤不過是一個有名無實的太子而已,又有什麼可以去籠絡這些人?”李承乾一臉迷茫。這一切他也知道,甚至他也試著用一些利益去將那些向他靠攏的勢力。可是他能拿出來的東西實在是有限的很,這些東西對于那些勢力來說吸引力並不大。

    “承乾,你這是本末倒置啊”長孫無忌痛心疾,他沒有想到自己這個外甥平時看著很是聰慧,為何卻如此幼稚,他沒有東西可以籠絡那些人?這是他听到的最好的笑話。

    “還請舅父指點迷津”李承乾見到長孫無忌的神色,頓時知道長孫無忌看穿了他的手段,而且會提出一些建議,這可是他一直都渴望的,相比起他的十幾年的人生經歷,而且大部分時間還是在深宮之中度過的閱歷來說,長孫無忌可謂是甩了他千百條街的距離,只要這位舅父稍稍轉一轉腦子,就會想出比他高明的多的拉攏人心的方法,所以他一臉期待的望向長孫無忌。

    “承乾小子,你老實和我說,你是不是已經和那些倭奴國人接觸了?”長孫無忌再一次將話題拉了回來,他不是不想給李承乾支招,但是這一切都得建立在李承乾自己能夠領悟自己交給他的那些東西到底代表著什麼。否則自己給他出了計策,這小子就絲毫不動腦筋,將來也就是一個莽夫而已。長孫無忌一直認為,會動腦子的人才是最會享受生活的人。因為既然能輕松地靠腦子吃飯,為什麼還要去揮灑著渾身的臭汗,爭那些吃不飽卻又餓不死的利益。

    “確實是接觸過了,他們的領也和孤會談過了,我們合作的還算愉快”李承乾既然將他準備和倭奴國人接觸的消息告訴長孫無忌,那麼他就不準備瞞著自己這個舅父。

    “是嗎?合作愉快?我看你是被人買了還給人家數錢啊”長孫無忌今天前來就是為了此事,他的消息或許說不上整個大唐最靈通,但是他想要知道某件事情的時候,也是絕對有能力讓自己在最短的時間內收到想要的消息。這就是他長孫無忌這些年經營下來的人脈和能力。這些東西是歲月的積累,沒有漫長的時間去經營,是不會見到太大的成果的。但是只要你建立起來了,那麼以後的歲月之中很多事情就會變得簡單得多。

    “舅父何出此言?”李承乾有些疑惑的問道,他和倭奴國領之間的會晤可是非常秘密的,而且達成的條件也是隱晦的進行,他相信是絕對不會出現泄露的,除非……

    “莫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承乾小子,你做事實在是太不小心了你知不知道這一路下來,你露出了多少的破綻?”長孫無忌痛心疾,但是卻又苦口婆心的說道︰“你以為,借著納蘭風吟那家伙的面子,就能掩蓋一切?整個長安成制種要是真的想要知道,那麼你在做出這件事情的第二天,就絕對會出現在各位有心人的桌案上先,你居然毫不掩飾的向著納蘭吟風的宅院而起,生怕別人不知道你們的關系?他雖然是太子側妃的舅父,可是和你之間卻是沒有絲毫的血緣關系,哪怕他和侯家再親近,也不是你放心將一切都托付給他的理由其次,你做的動作實在是太大,居然敢向大唐水師伸手你想沒想過那里是什麼地方?是大唐水上力量的精銳所在,你居然直接和倭奴國人達成協議,要用兩艘強大戰艦換取倭奴國人的支持再次,你一再的低估了楚王殿下”

    “這……”李承乾冷汗潺潺,他沒有仔細思索過,自己的行動居然有這麼多不足存在。

    “看來……這幕後主使還真的是你這一趟也不算白來了之前去東宮白跑了一陣,你卻到了趙國公府”就在此時一個清朗的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听到這個聲音,李承乾和長孫無忌頓時面色大變。

    “楚王殿下遠道而來,有失遠迎,恕罪恕罪”長孫無忌不愧是笑面狐狸在這一瞬間,就像是忘了所有的之前的話一樣,對著李寬可謂是笑臉都笑到耳後了。他不得不笑啊,因為他之前說的那些話,全都是李承乾通敵的非常不利的話,這樣的話要是傳到了朝堂上面,那麼不管是誰都絕對逃不掉。泄露出了李承乾太多的秘密,並且被李寬听了去,要是不糊弄過去,那才是出大事了。

    “李承乾,你是不是想要被貶為庶民?做出這樣的事情來?”李寬面色沉重的說道,他沒有想到自己這一次回來只是準備去把那一個被高山羊子供出來的那個納蘭大人給宰了,哪知道最後鬼使神差的來到了這里。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