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四十五章 逐出大唐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四十五章 逐出大唐

    “是你!”李承乾看著走過來的李寬︰“你不是已經離開長安了嗎?”現在這種情況,李寬的忽然出現,讓李承乾非常的震驚,他這是在和長孫無忌商議一些見不得光的事情,李寬居然直接撞破。這由不得他不感到驚慌,要是他這段時間做的事情被公諸于眾的話,他恐怕再也無法在大唐立足,被貶為庶民是最好的待遇了。

    “怎麼,我不能來這里?沒想到堂堂大唐儲君,居然做出這等丑事,當初的教訓你就已經拋之腦後了嗎?”李寬沒有理會李承乾的質問,一步步的走過來,一雙眼楮盯著這個自己的大哥,大唐一代聖君李世民的長子。他萬分不解,這個人腦子里到底是怎麼想的,為何得到了其余人一生都難以奢望的東西之後,還是這樣欲壑難填。那個位置遲早都是他的,只要他行的正坐得端,就是沒有絲毫懸念的事情,可是他卻一再的小肚雞腸的揣測其余人會威脅到他的位置,也不斷的在做出很多的讓人難以理解的腦殘之事。

    “李寬,你到底想怎樣?別忘了,我是你大哥!”李承乾站起身來,對李寬喝道,色厲內荏的話語,想要用身份來讓李寬做出讓步。但是他卻是錯的離譜,李寬要是在意這些身份地位的東西的話,那就不是他了,他雖然是一個普通人,沒有機敏的頭腦,也沒有過人的才華,但是卻有著一個常人難以企及的特點︰那就是倔,萬分的倔強,只要他認定的事情,除非是到了真的無法挽回的時候,否則他都會堅持到底,當初他用自己的軍功換取了李麗質兩年的自由,之後更是在李麗質出嫁的時候一路追趕上去,要不是李麗質最後做出了妥協,讓李寬不再堅持,不然的話。長孫沖或許早在那個時候就已經不在人世了。

    但是這件事情也讓李寬變得更加的倔強起來,因為李麗質現在的遭遇,給了他一個深刻的教訓,因為這個時代的局限性。很多東西都是無人得知的,哪怕這些東西在後世就是常識一樣的任何人都知曉,可是在現在這個封建王朝的統治時期,被人們斥之為陋習的東西,往往卻是很多被世人推崇的崇高的舉動。所以李麗質現在變成這般模樣。李寬早就有這樣的預料,但是當時他退縮了,所以造成了現在自己妹妹每天以淚洗面,要是當初在堅持一番,那麼結局或許就會改寫。但是時光無法再重來,哪怕他穿越了千年的時間來到這里,但是卻也無法再一次回到當初事的那一刻。

    所以現在李寬對于自己的決定更是固執到骨子里,哪怕萬千人反對,哪怕被斥為離經叛道他也要做,就像他這一次在東海之上。將那群倭奴國人徹底的虐殺,每一個倭奴國人都在李寬的船的撞角之下,慘嚎了好幾天,然後被一片片的割裂血肉,抹上了海水,最後在實在是玩膩了才扔進海里喂了鯊魚。這樣的事情要是落在大唐那一群大儒的眼中,定然是一個血手屠夫的稱呼是跑不了了,可是李寬卻是做的義無反顧,因為這一支倭奴國海盜要是不除掉的話,絕對是大唐海疆的一大禍患。而且因為在朝中有人給他們撐腰,那麼大唐水師恐怕是難以逃脫這些倭奴國人的蠶食,甚至最後這些倭奴國人反客為主,洗劫大唐海疆也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這些李寬都有預料。可是大唐這些人卻是看不到,他們認為這些流離失所的倭奴國人不過是癬疥之疾,一時禍患算不得什麼,大唐真正的敵人是在西域,在高原上。而不是在海上。

    所以這些人全都被蒙蔽了雙眼,大海絕對是一個不容忽視的戰場。這里絕對是一個國家必爭的神聖領土。所以大唐這個農耕民族不重視海上力量,甚至認為這些不過是小小的隨手可以收拾的禍端,這是絕對的錯誤,李寬雖然無法扭轉大唐人對這個方面的漠視,但是他卻也要堅持自己的意見,他絕對不會允許那些彈丸小國在大唐海域放肆。這一點是絕對的堅持,所以哪怕其余所有的大唐的領導層都不認為海上力量有什麼重要的作用,李寬也要建設起一只無敵的大唐水師。不僅僅靠著朝廷,也靠著他自身的力量。更是容不得有人出賣大唐這方面的力量來爭權奪利,為自己謀取私利。

    “大哥……哈哈……真是讓我笑掉大牙!李承乾你自己看看你那里有一個大哥的樣子?身為大唐儲君卻出賣大唐的利益,身為這個帝國將來的主人,卻置自己的子民于水火,這就是我的好大哥?”李寬身量比起李承乾高出一頭,常年練武讓他在這方面有天然的優勢。

    “什麼出賣大唐的利益?孤不知道!”李承乾矢口否認,他還沒有笨到當著李寬的面承認自己把大唐水師的戰艦偷偷地弄給了倭奴國人。

    “你不承認?認為矢口否認就能將自己撇清楚?”李寬質問道︰“你知不知道現在起火的地方是什麼地方?”他的眼神直直的盯著李承乾的那一張臉,帶著一絲笑意問道。

    “你……”李承乾听的這一句話頓時反應過來這個時候起火的定然是為他做了拉弄倭奴國那群人的那個人,也是侯憐兒的舅舅。但是他沒有想到李寬居然有這麼大的膽子,在長安城就這樣直接殺人,甚至放了一把大火燒了以為大唐命官的府邸。這樣的事情怎麼會生在這大唐的朝都之中?這是打破所有人底線的一個舉動,要是被人得知這樣的事情是他楚王李寬做的,哪怕那個人真的罪該萬死,李寬也是難以逃離被追究罪責的下場,因為作為朝廷命官最怕的就是這樣不按常理出牌的人,誰的屁股底下是干淨的?整個朝野上下沒有一個人敢這麼說,哪怕他楚王李寬,也為了自己的利益,做出了很多不為人知的事情,但是這些潛藏在水底下的東西,卻不能擺到明面上來,更不能觸及底線,否則就是整個大唐朝野上下全部人的公敵。

    “想必你已經猜到了,那就是極好的。你絕對是知道那個人做的那些事情,那個家伙在臨死之前卻是沒有在欺騙本王!”李寬居然在長孫無忌和李承乾面前自稱本王,顯然已經將兩人全然蔑視。他們已經被李寬定義為敵人︰“既然如此,那麼李承乾。你出賣大唐水師的力量,無辜害死兩艘戰艦上的近四百水軍將士,你認是不認?”

    “認什麼?你說什麼孤根本不知情!但是你殺害孤的愛妃的舅父一家,卻是要給孤一個交代!”李承乾也是絕對不會承認自己做了這樣的事情。

    “多說無益,父皇母後在你身上投入了那麼多的心血。結果卻是結出這樣的一個苦果,你不配做大唐儲君,也不配成為這天下未來的主人,為了鞏固自己現在的地位,為了打擊潛在的敵人,居然這樣喪心病狂的事情,你的心真的是鐵打的?但是本王既然知道了這件事情,那麼就絕對不會讓你這樣的人逍遙法外,哪怕拼著一生流離顛沛,永世不在踏入大唐一步也要將你這樣的人揪出來!你看看這是什麼?”李寬說著從袖中取出了一個物件︰“這是納蘭吟風的供詞。證據確鑿,你還想抵賴不成?”

    “誰知道那是不是你偽造的?納蘭吟風在你的威逼之下,被屈打成招,這樣的證詞,是無法被采納的!”長孫無忌在一邊終于出聲說了一句話︰“楚王李寬,你認為皇上會為了那水師的四百個已經死了的人,去處置太子?還是你認為僅憑著這樣的一份簡單的供詞,就能給太子定罪?依老朽之見,這不過是你覬覦太子之位做出的苟且勾當而已!”

    “老匹夫,本王還沒有說你。你居然這樣跳出來犬吠,要不是長孫皇後的面子,你以為本王會這樣一直忍著你?大唐現在的局面你比任何人都明白,雖看似平靜。可是卻暗潮洶涌,雖然邊患暫時消停,可是那些異族還有很多殘存,全都在虎視著中原。在這樣的時刻,李承乾為了排除異己,出賣大唐利益。讓四百將士葬身大海,讓倭奴國余孽在大海上肆虐,荼毒大唐商隊,漁民。這樣的人真的是大唐未來的君王?如果真的是這樣,那麼本王就反出大唐,看看這天下百姓知曉他李承乾做出這般的豬狗不如的事情,還有誰會支持他?”李寬義憤填膺,這個長孫無忌是一個笑面狐狸,他的陰毒全都藏在那一張皮笑肉不笑的臉下,此時顛倒黑白可謂是爐火純青。

    “李寬,你居然說出這樣大逆不道之言,真當你立下那一點微末戰功就可以讓你肆無忌憚?現在就敢捏造證據誣陷大唐太子,那麼明天你就敢舉兵作亂,禍亂大唐江山,現在老夫就給你一個最後的機會,自己離開大唐,否則你認為皇上是相信太子和老夫,還是相信你?”長孫無忌此時也是沒有辦法,因為李寬居然拿到了李承乾這樣的把柄,那麼自己這個外甥就危險了,為了保全李承乾,也為了長孫家的利益,長孫無忌不得不全力支持李承乾,否則後果不堪設想,李泰只知讀書,李治還少不更事,要是現在就讓李承乾倒下了,他在朝中的位置,絕對會被動搖。

    “長孫匹夫,顛倒黑白,指鹿為馬的本事真是讓本王佩服萬分,但是你認為本王會就此屈服?哈哈……讓你們知道知道有些東西不是你們可以一手遮天的!這天下百姓還是會站在公道的那一方!”李寬哈哈一笑︰“現在,你們也就先歇歇,等到這天下百姓都知道真相了,你們再出來接受所有人的審判就好!”李寬這一次是徹底對李承乾失去了信心,他不會再相信一個將自己手下將士生命都能隨時舍棄的人將來成為了大唐君王之後會是怎樣的一番局面。所以他這一次要徹徹底底的侵犯一次大唐官場上的底線,看看在這水下到底隱藏著多少的骯髒!哪怕他明知道這樣一來自己的下場絕對是不會好過,甚至被徹底的孤立在大唐的廟堂之外,甚至會被驅逐,暗殺,但是他也要試一試,這些年一直顧忌著這個,顧忌著那個,現在回想起來,那真是窩囊到了極點!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