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徹底了結第四十七章動蕩

第十二卷徹底了結第四十七章動蕩

    李二坐在九龍椅上,兩手搭在作為扶手的兩個龍頭上,右手的食指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一副心事重重的樣子,這段時間大唐動蕩不堪,不僅僅是蠢蠢欲動的敵人,還有那個在長安城搞得一塌糊涂的家伙也讓他非常頭疼,但是她對這個人卻是恨不起來,因為他也知道這幾年的舒服日子下來,很多的官員漸漸地變了質,但是牽扯實在是太多,李二有心懲治一番,但是還沒等到他開始行動,就鬧出這一檔子事兒,他一下子變得被動起來。 ,現在他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將這個人抓出來,能夠將這些官員所作所為全都摸得一清二楚這該是怎樣的一個勢力?想起來他都有些後怕,但是他卻不得不暫時隱忍下來,作為一國之主,李二雖然掌握最高的社稷神器,可是卻有些東西顧忌重重,錯綜復雜的勢力糾葛,不得不考量清楚,大唐就是一個天平,要保持兩方的平衡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李二的面前,跪著一大群人,這些人身上穿紅戴紫,一個個都是朝中的重要人物,可是他們卻是誠惶誠恐的跪在李二面前,為的就是獲得李二的諒解,因為在最近這些自首的官員的自白之中,他們都是佔據了一席之地的人。在私底下被查出來他們還有回環的余地,可是現在可不是能夠糊弄過去的了,因為那幾個跪在朱雀門前的身影將他們的那一絲僥幸全都破滅,沒有絲毫的準備的情況下,他們就被指控了。能夠來到李二面前求情,已經是佼天之幸。豈能奢求更多。他們能做的就是跪著等著李二發落,一個個腦門上全都是冷汗涔涔。絲毫都不敢動作。    “許卿……你作為天策府十八學士之一,一路跟隨朕出謀劃策,這麼多年下來,朕自問待你不薄,為何還要做出這樣的事情?俸祿不夠?朕記得你家還是有兩處產業,豈會這樣鋌而走險?”李二望著跪在下方的一個身著紫袍的官員,問道。    這人是誰?他就是許敬宗,雖然他的人品不是太讓人稱道,可是卻也是有自己操守的人。居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這實在是出乎李二的預料,作為正統的文人,許敬宗一向是不齒那些魚肉百姓的人,自家兩家商鋪要不是家中老母和老妻在他面前哭訴許久,他也是不會辦起來的,寧可餓死也不從事下賤的商賈之事。這就是許敬宗的操守。可是他被那個兵部侍郎曹雲山給供了出來,在這兩年兵部下撥的軍餉克扣的案件之中,許敬宗居然扮演了一個不光彩的角色。陳米換新米就是他提出來的。    “陛下,老臣罪該萬死,認殺認剮,但是老臣那幼子希望陛下能夠饒他一命!”許敬宗沒有絲毫的辯解。因為在他的信念之中這件事情就是違背了他做人的操守的事,但是他還是做了,哪怕有不得已的苦衷。還是難以忘懷,甚至多少次午夜夢回。也是冷汗涔涔的驚醒過來。但是他卻不能說出自己到底是為何做出這樣不智的事情來,因為他要是說出來這大唐就真的要亂了。    “哈哈……你們都是朕的好臣子。真好啊!為了維護那個小兔崽子,居然自己甘願將一切罪責都背負下來,看來這些年,他真的有了手段,居然能折服許卿你這樣的人!可是你以為他的那些動作,朕真的就不知道?你以為那些銀錢就真的被他用在哪他說的那些地方?盤根錯節以為掌控了局勢,可是這天下終究不是他那點小心思可以玩的轉的,哪怕長孫無忌站在他身後也是一樣!”李二一拍身前的御案。    “陛下既然知道,那麼老臣無話可說,沒錯,這一切都是太子在背後!”許敬宗這時也是豁出去了,直接將背後之人捅了出來,既然李二都已經知道,那麼在瞞著就是罪加一等,而且他也知道其實當初太子承諾的那些事情現在落實下來的不到三分之一,更多的被他拿去勾連更多的勢力去了。這些從大唐百姓,軍隊,商賈身上吸取來的銀錢國帑,花在實處的實在是不多,更多的被他送給了那些在朝中的世家勢力,讓那些大世家可以在今後他羽翼豐滿的時候支持一下。但是他豈會知道這些事情都在李二的掌控之中,長孫無忌又豈會背叛李二,哪怕李承乾是他的外甥,可是李二更是他誓死效忠的那個人啊。    “既然你也知道,承乾那個小子在胡來,你為何還是躺下這一趟渾水?朕不信你看不清楚這其中的局勢!”李二端坐直視著許敬宗。    “有些事,不得不做!在那種不得已的情況下,屈服是唯一的出路!”許敬宗又何嘗不知道這些,可是太子李承乾的勢力遠遠不是許敬宗可以抗衡的,而他又不是那種什麼事情都要想李二求救的人,所以選擇站隊是最好的結局。而且他認為李承乾也很有希望執掌大唐江山,這不過是在提前投資而已。當他得知李承乾向世家示好的時候,已經泥足深陷,無法自拔了。    “來人,將太子給朕叫來!”李二一聲怒喝,然後叫人去把李承乾叫了過來。東宮距離立政殿不是很遠,不過盞茶時間,李承乾就已經來到這里,當他看到跪在下方的那些人的時候,頓時面色大變。    “怎麼,承乾,見到這些人很吃驚?”李二淡漠地說道。    “兒臣不知父皇何出此言!”李承乾裝作糊涂地說著,同時悄悄地觀察著下方那些人的面色,當他看到那些人一臉灰白的神色的時候,頓時心中涼了半截。    “那些世家收了你數十萬兩大唐國帑,是不是該幫你度過此劫?”李二沒有絲毫的婉轉,他知道現在是做了斷的時候了,這個長子,是他選定的繼承者,可是卻做出了這樣的抉擇,他一心打壓世家勢力,為的就是皇權樹立起無上威信,可是自己這個兒子,卻是將他打下的大好局面直接一朝葬送,雖然暫時他得到了世家勢力的支持,可是長久之後,世家必定會凌駕在皇權之上,這一點李承乾是玩不過那些世家之人的,因為李唐皇室底蘊畢竟還淺了些,雖然出生隴西李氏,可是這個家族還是比不上清河崔氏這些老牌世家,時間太短,從五代十國時期算起,也不過兩百余年而已,而且因為胡人血統一直沒有被那些最純粹的世家圈子接受。    “父皇息怒!”李承乾這個時候徹底的亂了,他一下子跪了下來,身子瑟瑟發抖恍若篩糠。    “朕該如何息怒?你說啊?出賣大唐利益,換取那些世家,甚至番邦的支持,你真的做得出來,你認為他們會支持你?不,他們只會站在你的背後,看著你像是一個戲子一樣在他們面前的拙劣表演,然後指指點點,說你是一個傻子!這世家就是皇權最大的逆賊,千百年來,他們架空了多少的皇朝?多少皇朝的興替都是世家在暗中造反?你想必也知道我們皇室當初也是一個世家!”李二這番話可謂是嚴重至極,直接點名了和世家勢不兩立的立場。    李承乾听到這些話,頓時知道自己沒有絲毫的機會了,他一臉頹廢的跌坐在地。    “朕記得,長孫無忌勸了你七十八次,可是你听進去了嗎?他給你指出了那麼多條的計謀,分化那些和你示好的世家勢力,你做過一條嗎?甚至他一次次反對你拉攏那些倭奴國的余孽,你听了嗎?沒有,他能做的都做了,你認為你還值得他在你身上再費多少心思?他能做的就是在那兩次被你出賣的船只上面的將士換成了死囚!朕不是不願意教你,而是一次次的希望你能自己醒悟,甚至讓輔機點醒于你。可是你卻听不進去!被那些不切實際的東西迷住了你的眼楮,這樣的事情朕不阻止,因為朕要看看你到底會不會醒悟!”李二侃侃而談︰“可是現在這一切都被人直接掀了出來,朕不得不處置你!承乾,這天下不是世家的,也不是皇室的,而是這天下人的!民為水,君為舟,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民心向背就是這天下的向背!朕也是這幾年才悟到的,但是現在大唐即將失去民心,在朕的心里你不是不重要,而是最重要的是整個帝國!”    “父皇……兒臣知道這是誰做的!”李承乾這個時候知道自己是難逃這一劫,但是他也不會讓那個讓他陷入這般境地的人好過,他知道是誰在背後做出這些事情!    “哦……你說,是誰!”李二問道。    “是李寬!他回長安了,就在兩個月前,僅僅是去了舅舅的府邸,這件事情就只有舅舅和我知道,父皇你恐怕都不知道!”李承乾嘶吼道。    “朕知道……一切朕都知道!”李二徹底的失望了。    “朕宣告天下︰廢除李承乾太子之位,貶為庶民!永不開釋!”李二恍若是被抽去了全身力氣,直接癱在了龍椅之上,這一切他都知道,他以為還有最後一絲希望,沒想到卻被李承乾自己直接葬送了,這就是命!手機版上線了!閱讀更方便!手機閱讀請登陸︰m..

    <script>read2();</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