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徹底了結第四十八章震驚天下

第十二卷徹底了結第四十八章震驚天下

    什麼?所有跪在李二面前的大臣都在懷疑自己的耳朵,聖上居然直接將太子罷黜了,貶為庶民,還永不開釋,太子雖然在朝中拉攏群臣,但是卻沒有做出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怎麼會就這樣直接被罷黜了?    “聖上收回成命啊!”就在此時在大殿之外,一個驚慌的聲音傳了進來,接著就是一個有些發福的肥胖身體從大殿外面快步走了進來,然後像是天柱將傾一樣跪了下來,一身紫色的衣袍穿在身上,有一種如岳臨淵一樣的巍峨氣勢,但是此時這個泰山崩于面前而面不改色的身影,卻是驚慌失措。他之前也想過皇上回龍顏大怒,可是沒有想到會這樣決絕。    “長孫愛卿,何必如此,你應該是最清楚其中緣由的,為何還這樣為這個孽障求情?”李二痛心疾首,他沒有想到自己從一開始就欽定了的大唐儲君,居然會是這樣的性子,小時候乖巧伶俐的李承乾長大後卻變得乖張跋扈,李二抬起頭望向那高高的穹頂,不去看前方求情的長孫無忌。    “陛下,你從未給過太子機會,就這樣讓他自己去領悟,還不許老臣引導,這樣做實在是太苛刻了!而且現在就這樣直接罷黜了太子之位,難以讓人信服啊!”長孫無忌竭盡全力想要保住李承乾,他的三個外甥里邊就只有李承乾還算得上有那麼幾分競爭力。要是李承乾被廢除了,那麼憑借只知道讀書寫字的青雀李泰,還有尚未長成的稚奴李治,實在是沒有多大希望。    “行了,朕沒有給他機會?別人這樣說,或許情有可原。但是長孫無忌,你想想這些年他的所作所為,朕要是不給他機會他能一直安然的混到現在?朕要是沒有給他機會。當初他第一次向大唐軍費伸手的時候,朕就直接將他拿下了!朕當時將他叫到身前。向他詢問治軍之策,這孽障說的是頭頭是道,可是自己卻在暗中克扣那些為大唐拼命的將士的餉銀,這該當何罪?”李二一臉的冷漠,看向長孫無忌的眼神也是那樣的冰冷。    “陛下……”長孫無忌張了張嘴,結果卻是無話可說。    “朕要是不給他機會,你以為他當初將納蘭吟風那個渣滓一樣的人塞進大唐水師的時候會那樣風平浪靜?那個時候,真讓他交了一份大唐海疆的防衛圖。可是他還是沒有領悟,甚至暗中示意讓那個納蘭吟風在水師之中出賣大唐利益,為的就是拉攏一波倭奴國海盜!真的以為朕是瞎子聾子?還是認為他已經是這天下的真正的主人了?”李二繼續說著,聲音越發的冷漠冰冷,就像是雪山之巔千萬年不化的冰一樣徹骨。    “兒臣知罪,父皇開恩啊!”李承乾此時也是冷汗濕透了後背,整個人就像是見了陽光的冰雕一樣,無盡的冷汗不斷的冒出,順著臉頰身軀流了下來。    “開恩!你這孽障認為朕沒有開恩?要是真的按照你做下的那些破事兒,將你處決一百次都不夠。現在你的腦袋還在脖子上面,那就是最大的恩賜!”李二身上一股無形的氣勢升騰而起,在大殿之中的狹小空間之中彌漫著。讓人感到一陣陣的窒息,無法抗拒的威嚴在所有人心中烙下了一個深深的印記,這些人在有生之年都無法忘記這一刻恍若天地傾覆的感覺,自己就像是一葉浮萍在洶涌的滔天海潮之中,似乎隨時都會被撕碎,整片天地都是一片昏沉,李二的氣勢充斥其中,除他之外所有眾生全都恍若螻蟻。    “陛下何必如此動怒,氣壞了龍體可是大唐江山的禍事!”除了長孫無忌。此時房玄齡也出現了,只不過這個大唐良相卻非常巧妙的沒有為長孫無忌和李承乾求情。而是婉轉的勸誡李二不要生氣。看似為了大唐江山,其實還是隱藏著讓李二放了李承乾一馬的意思在里邊。因為李二為何生氣?還不是因為李承乾不爭氣,實在是圍魏救趙的計謀用得出神入化。    “房卿,你也別勸朕了,這個逆子自己做出這些大逆不道的事情,出賣大唐利益,肆意損壞大唐水師,這樣的人,實在是不適合繼承大唐,而且作為這麼多年的太子,他的勢力絕對是錯綜復雜,只要給他一絲機會就會死灰復燃,可是朕豈能給他這樣的機會?房卿,你可知道他這樣做害了多少將士的心,這些人都是大唐社稷的根基所在,沒有這群熱血的大唐男兒,大唐何以在這世間長存昌盛?要是這些人全都對大唐離心離德,那麼大唐就真的離滅亡不遠了!朕不僅僅要將她徹底的打落塵埃,更是要將他身後的那個盤根錯節的網給揪出來,這些人幫他做了那麼多事,已經不配在在大唐的土地上作威作福了!”李二的話讓房玄齡無話可說,長孫無忌這個大唐國舅爺此時也是一臉灰敗,說起來長孫無忌才是最為憋屈的,他明知道李二這些年對李承乾暗中的關注,卻是因為李二的禁令無法直言相告,只能一次次的暗示,一次次的看著自己的外甥落入那深深的泥沼,再也難以抽身而出,卻無能為力,這種心中的折磨與痛楚,實在是讓這位肚里能撐船的宰相大人也感到萬分的疲憊。    “聖上,何必如此大動肝火,大唐現在還是屹立在世界之巔,沒有任何番邦小國敢有不臣之心,四方來朝的天朝上國,可謂是威風凜凜!微臣相信,只要陛下勵精圖治,絕對能夠開創數千年來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豐功偉績,後世青史留名的一代聖君!”房玄齡也沒有辦法了,只能萬金油的說著這樣的場面話,現在李二是鐵了心要廢除李承乾,沒有人會想到這一切會是這樣突然。在兩個月前,李承乾還是大唐儲君,一人之下萬萬人之上,繼承大唐江山實在是板上釘釘的事情。可是在這兩個月里,一切全然反轉,讓人如何敢相信這一切!伴君如伴虎,身為聖上的兒子的太子都成了這般模樣,那麼他們這些人,下場又會如何?    “爾等皆是大唐命官,享受著大唐的俸祿,你們可知道這些都是百姓們一文一文的稅收聚集起來的,拿著百姓們的錢財,卻有這樣為禍鄉里,該當何罪?”李二面色陰沉,似乎要擇人而噬。暴怒的巨龍在這一刻睜開了他猩紅的雙眸,整個大唐帝國都在瑟瑟發抖。    “臣等罪該萬死!”許敬宗等人不斷的磕頭叩首,恍若搗蒜,祈求獲得李二的原諒,可是他們的所作所為卻是李二這些年不斷的容忍才走到今天的,因為李二這不僅僅是在縱容李承乾,也是在考驗這滿朝上下的官員,對于那些在利益面前站不住腳的人,李二是絕對無法委以重任的,現在李承乾就成了這些官員的試金石,經過這一次的清洗,大唐的官場將會變得更加的清廉。    “兒臣有話要說!”李承乾跪在地上,面色煞白,他實在是不甘心,自己明明做得那麼小心,可是卻在父皇的眼中卻沒有絲毫的秘密。這讓他對李二更加的敬畏,但是既然自己做的這些事情都沒有瞞得過李二,那麼那個家伙的所作所為恐怕也難逃掌控︰“父皇,其實這一切不僅僅是兒臣自己的錯,還有二弟,二弟也是知道這些事情的,他還用這些事情威脅兒臣!”    “李承乾……你住嘴!”李二听到李承乾這番話,頓時更加怒不可揭︰“你知道個屁!你知不知道,這些消息是怎麼來的?就是你口中的那個二弟一次次的送到朕的面前的,你以為這大唐在朕的眼里沒有隱秘?你以為朕才是這個帝國真正的主宰?你實在是目光短淺至極!”    “什麼……”李承乾這一刻就像是被抽走了全身力氣,渾身的骨頭也像是被敲碎了一樣,徹底的癱在了地上,恍若一團爛泥。眼前的一切似乎都是那麼的虛幻,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似乎只有他被瞞在鼓里。    “聖上……”長孫無忌一聲輕嘆。    “這不怪你,誰知道那小子居然這樣固執!這天下啊!他全然不在乎,這一切什麼天下太平,不過是一場假象,不過是一場統治階級糊弄被統治階級的一場作秀而已!我們認為的太平在他的眼里是一文不值,他不在乎這些東西,甚至隨時都可以毀掉一個太平盛世在重建一個,因為他有那個實力,這不是他他身後有多麼強大的勢力,而是他這個人就是這樣可以威震天下!”李二緩緩的說著,似乎在說著一個人的故事,但是卻又駭人听聞,這個人是誰?怎麼這般恐怖,一個人就可以震懾天下群雄,甚至聖上都為之忌憚不已。    “難道這一切都回天乏術了嗎?大唐終究走到了盡頭?這不過才區區十余載,比起前隋都還要不如,我大唐治下百姓安居樂業,沒有流離失所,饑有所食寒有所衣,雖然有那麼一些害群之馬,可是比起亂世人命賤如草要強太多太多了,難道他真的一點都不為百姓著想?”長孫無忌也是一臉慘白,他是直到剛才才知道這一切的真相,可是這個真相卻是讓他萬分的難以承受,居然是他將那個惡魔放了出來,然後大唐江山就這樣淪落至此。現在整個天下都將為之染血。自己是大唐的罪人,死一千次,一萬次都無法贖罪。    “現在還是將承乾給逐出宮去,他做的事情也該自己去承擔,希望我們將這些害群之馬全都懲處之後,能夠挽回一些頹勢!”房玄齡同樣無法保持自己面上的神色淡然了。手機版上線了!閱讀更方便!手機閱讀請登陸︰m..

    <script>read2();</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