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徹底了結第五十章破裂

第十二卷徹底了結第五十章破裂

    “是你……都是你!”李承乾听到這個聲音,頓時臉上神色變得怨毒起來,他轉過頭看向了正在走過來的李寬,一雙眼楮全然充血,像是深淵暗夜之中那餓狼的眼眸。  ,    “怎麼,到了現在還執迷不悟?”李二一臉厲色,他原本想要借坡滾驢,因為畢竟李寬都已經出面了,這個最大的難題已經解開大半,現在只要做好收場工作就好,可是李承乾現在的表現確實是差強人意。    “父皇,這一切都是李寬污蔑兒臣,兒臣沒有做那些事情!兒臣是無辜的!”李承乾大聲地向李二辯解,他希望李二可以相信自己,畢竟這一切都沒有切實的證據。只要李二站在自己這邊,那麼一切都還有希望。畢竟這些事情知道的人全都不是一般人,都是混跡官場的老油子了,這些人見到李二的表態之後,定然會做出響應。但是他現在的表現落在李二的眼中,徹底的讓這位大唐的君王對自己的選擇感到羞愧。    “李承乾……現在還在狡辯,你這樣做,如何讓朕放心,將大唐交付到你手中?看來寬兒說的沒錯,你真的不適合作為大唐將來的主人。作為一國之君豈能缺少擔當?自己做下的事情,就要承認,哪怕那是錯誤,但是知錯能改,這也可以原諒,可是到了現在,你還在反咬一口?”李二一臉的失望,沒有絲毫的掩飾︰“既然楚王李寬為你求情,那麼,貶為庶人可以免去,但是從此以後,李承乾不再是大唐太子,罷黜太子之位,降為中山郡王,即日趕赴封地,不得在長安停留!”    “聖上……”長孫無忌出聲,這位大唐的第一權臣。此時還在試圖挽回局面。但是李二是鐵了心了,一直板著一張,沒有絲毫的表情,而且在長孫無忌出聲的時候。就這樣直直的盯著他,似乎只要他在開口求情,他就連他一起也給懲治了,這大唐江山已經出現了問題,不能在這個時候在有絲毫的猶豫不決。不然這天下還不得直接亂套了。    “輔機……你知道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認為李承乾還有資格作為太子之尊,享受大唐百姓的愛戴嗎?他這些年的所作所為不管是出于大唐百姓的利益,還是大唐朝廷的威嚴,都已經是觸踫到了那不容觸踫的底線!大唐可以衰敗,但是絕對不可以被皇室之人出賣,可以委曲求全,但是絕對不可以為了一己之私就出賣大唐利益!這是作為一個皇室可以長久統治這個帝國的最低的底線!”李二出聲,冰冷無情。    “陛下,老臣知道。承乾這些年做的事情,確實是出格了些,可是這一切也不是事出無因,難道這一切都是他願意的嗎?陛下寄予厚望,可是作為大唐太子的他,卻在任何地方都難以比擬他的親兄弟,這樣的情況之下,作為一個年少輕狂的少年人,做出一些難以把持的決定,難道都無法諒解?”長孫無忌辯解。    “他真的是年少輕狂也就罷了。可是他不僅僅是要自保?他為何縱容那些倭奴國人在海上搶劫?為何大唐水師無法圍剿的了那小小的倭奴國海盜?這一切難道背後沒有他的指使?大唐的利益在他的手里邊被損傷了多少?他可有心悔改?直到現在,他在做什麼?沒有承認自己犯下的錯誤,反而是在竭力推脫,並且出口污蔑。這樣的人真的能繼承這個帝國?”李二呵斥。    “父皇,兒臣知錯了,兒臣不該收那些倭奴國人的財物,更不該將大唐水師的戰艦消息出賣給他們,兒臣真的知錯了,兒臣不該勾結那些世家。不該和他們達成協議,企圖利用這一次的蠻人出山為禍伺機圖謀!”李承乾此時開始知道自己到底錯在什麼地方,于是開始一條條的哭訴自己的錯誤,但是一切都晚了。    “你給朕滾下去!朕不想再見到你,要不是看在你母後的面子上,你這逆子朕直接就賜死了!現在能夠撿回一條命,還在那里哭訴什麼?”李二一臉不耐煩的將李承乾直接踢到一邊,雖然李二身手不是非常的高強,但是畢竟是在戰火之中一路廝殺過來的,身手也不算弱了,雖然最近幾年疏于修煉,但是底子尚在,面對李二這一腳,李承乾絲毫不敢躲避,只能生生的承受,頓時被踢出老遠。    “父皇英明!”李寬此時出聲道。    “你不出現,朕沒還真找不到你,沒想到你不僅僅是武藝高超,就連隱匿的本事也是出類拔萃,既然最開始就躲著朕,為什麼在這個時候又站出來了?等到朕將這個一直對你不滿的人先處理掉再出來也不遲,為何現在就跳出來了?”李二看向李寬,臉上出現絲絲的詫異神色。    “不瞞父皇,兒臣原本準備去看看這個世界上那些兒臣沒有見過的風景,也是這麼做的,可是第一站在東海之上,遇到了那一支倭奴國的海盜,于是這才折返回來!兒臣也希望大哥不要那樣的敵視兒臣,卻不願見到他就此消失在大唐!所以兒臣出現在這里,希望父皇能夠網開一面!”李寬回答道。    “可是你可知道,朕對你可是有非常深的忌憚,你應該已經知道你的那群下屬,到底做了什麼,這樣的事情,朕現在想起來都是後心發涼!要是真的出現那樣的情況,你和朕全都是大唐的罪人,不管在今後做再多的事情,做得再好,都無法洗清這一場罪孽!”李二面色一陣慘白,他在最初收到李寬的手下的那一群人發出來的警告的時候,心中是徹底的懸了起來,沒有絲毫的安穩可言。因為那消息實在是太過駭人听聞,但是作為一國之君他又切實的知曉,這群人真的有這樣的實力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父皇,兒臣知道,當時兒臣手下的那群人給父皇的消息,但是那消息,並不是真的!”李寬說道。    “不是真的?李寬你可知道不管是真的還是假的,那群人所犯的都是欺君之罪,這樣的罪責該當如何處置,這一點相比你是非常清楚的,現在給你兩個選擇,要麼將那些人交給朝廷處置,要麼,就將那消息之中透露出來的那東西交給朝廷!你選吧!”簫在和房玄齡兩人在輕聲商議一陣之後,對李寬這樣說道。    “簫大人,你認為那種滅絕人性的東西,就算我交出來,大唐真的有那個能力掌控?而那群人就更不用說了,那都是本王的屬下,既然是本王的人,那麼就絕對不會因為任何事情而交給他人處置,要處置他們也是本王的事情,豈容爾等指手畫腳!”李寬硬聲硬氣的將簫的話頂了回去,他這個人雖然有的時候耳根子軟,容易被他人的意見改變自己的主意,可是有的時候卻強硬的一塌糊涂。    “楚王殿下,你真的不願意交出來?真的要和大唐朝廷為敵?”簫身邊的房玄齡此時也出聲道,那些人敢威脅李二,是絕對不能夠姑息的,要是沒有足夠的利益進行交換,那麼就只有斬之以儆效尤。    “哈哈……與大唐朝廷為敵?大唐朝廷是天下人的,而不是某個家族,某個官員的!沒有天下百姓,就沒有大唐朝廷,我的那些屬下,維護了大唐百姓的利益,就是維護大唐朝廷的利益,何罪之有?為何對皇帝說假話就是欺君之罪?那麼爾等這些官員每天都在對著父皇說假話,難道就不是欺君?”李寬今天穿著一身戎裝而來,自然已經做好和這些人起沖突的準備了。因為他知道自己屬下那些人其實出發點是好的,但是他們的手段卻是有些上不得台面,畢竟在漠北草原,不對現在已經是漠北荒原了,那個血淋淋的先例還擺在這些人的面前,而那群人居然用這個東西威脅大唐朝廷處置李承乾一群人,已經觸動了大唐這群最高統治者的神經底線。所以他這一次來了,為了化解大唐朝廷和自己屬下勢力之間的矛盾。但是絕對不會是靠一張嘴。    “既然如此,那麼楚王殿下就自己留下來,給聖上解釋清楚在離開好了!”房玄齡的話音剛落,在下方群臣之中的兩位大唐軍中最強的將領就直接站起身來,他們身上也是一身鎧甲,雖然在最開始顯得很是特立獨行,甚至讓人覺得這兩人就是腦子有點問題,可是現在所有人才發現,這兩人似乎在進宮之前就已經預測到今晚恐怕會發生沖突,所以兩人穿著鎧甲,提著兵刃,不管不顧的進了皇宮。    “兩位將軍,這一次又是你們?看來我們之前未盡的那一場戰斗,現在就要再次延續,希望這次能作出一個了結!”李寬見到兩個雄壯如山岳的身影,頓時想到了當初也是在這皇宮之中那一場戰斗。    “楚王殿下,多有得罪,只是這一次事關大唐生死存亡,不得不得罪了!”程咬金和尉遲恭也不願意和這個家伙對決,所謂拳怕少壯,他們兩個年級畢竟已經在那個歲數了,一身體力也已不在巔峰狀態。但是他們卻也有自己的優勢,那就是比起李寬孤身一人,他們有兩個,甚至在逼不得已的時候,還可以再加上一個暗一。    “那麼就讓本王領教一下,兩位的高招!”李寬戰意熊熊的看向這兩人。場面一時變得緊張肅穆起來,李寬和程咬金還有尉遲恭都是強大至極的非人戰力存在。他們之間的戰斗,其余人是插不進手。    李二一直這樣看著,他沒有出聲,因為只要他說話了,那麼這一切在性質上就全變了,因為他是大唐皇帝,代表著這個國家的最終立場。現在還可以說是因為房玄齡和李寬之間的談判沒有達成共識造成的沖突,要是李二一開口,就是李寬和大唐朝廷之間的沖突了,事態定然會上升好幾個等級,變得不可收拾。手機版上線了!閱讀更方便!手機閱讀請登陸︰m..

    <script>read2();</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