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徹底了結第五十一章忍你很久了

第十二卷徹底了結第五十一章忍你很久了

    “你要戰,那便戰!只是兩位將軍真的以為在這里大戰一場合適?”李寬側身而立,面對兩個只是比他稍遜半籌的對手,他還是感到非常的有壓力,這兩人雖然沒有他那樣系統的一套招式,但是畢竟是百戰之中走出來的沙場悍將,他們手中一招一式全都是化繁為簡的絕對殺招,就像程咬金手里的馬槊,就有著屬于他自己的絕學,那一招一式在普通士兵手里使用出來,不過是直刺而已,可是程咬金手里邊這一刺,在整個大唐時代能夠躲過去的武將不足十指之數。 可見一個絕世悍將手中的招數其實已經不是限制他們實力發揮的關鍵因素了。    這一點李寬身上也便顯得非常明顯,他的一招一式,哪怕不使用內家拳的特殊的發力方式,只是普普通通的一拳轟出,也絕對沒有幾個人能夠擋得住,因為他們身軀之中蘊藏的力量足以讓絕大多數人難以承受。這就是突破了人體極限的宗師級級強者的強悍之處,他們勢大力沉,只要普通的一下,就足有數百斤力道,這樣的大力之下,又有幾人可以抵擋得住?    “這里確實不是交手的好地方,但是今天既然在這里有著大唐朝野上下無數官∫,m..com員見證,也是一個最為公平的平台,我們兩個雖然自認為不是楚王殿下的對手,所以厚顏兩人聯手和殿下一戰,要是這種情況下,仍舊敗在殿下手中,那麼一切休提,若是僥幸贏得一招半式。那麼懇請殿下,將那些犯下欺君之罪的大膽狂徒交出來!”尉遲恭手執鋼鞭對著李寬抱拳行禮。然後說道。    “尉遲將軍此話可是有所偏頗,那些人本王早就說過不會交出來的。而且他們現在也不再大唐境內了,既然這一切都是因為李承乾出賣大唐利益而起,那麼就應當自他而終,豈能牽連到我那些屬下?不錯這些年這些人在大唐境內為本王收集消息,可是諸位都是大唐不可或缺的智者,也是大唐社稷的中流砥柱,你們扣心自問,這些年,那些從遙遠邊關傳回來的異族動向的消息。可曾有誤?為何在那些有狼子野心的異族稍有異動的時候,大唐就能獲得準確的消息?這些都是他們的功勞!”李寬也是抱拳回禮,嘴里說道,他其實並不願意出手,可是他也知道在這個時代,皇權大于天,他手下這幫人自從十余年前他開辦了第一座酒仙居開始一路就跟著他走到現在,漸漸地為他組建起一支遍布天下的情報網,這些人已經是他無法放棄的也不願意舍棄的一部分。    “楚王殿下。既然如此,那麼就沒有什麼可說的,今天再次討教!”程咬金見到李寬這樣回答,也知道了這一次李寬是絕對會保護他的屬下。作為一個帶兵的將領,對于這樣的事情是司空見慣了,不管自己的兵是不是有錯在先。作為一個帶兵打仗的將領,作為一支軍隊的主將。那麼就絕對不能讓自己的兄弟吃虧,哪怕沒有理。也要蠻橫的攪上三圈,不管怎樣,自己的人是絕對不能被外人欺負。    “李寬,你最好將那些人交出來,因為在大唐父皇才是最大的,你那些手下不過是一群平頭百姓,他們也能和我們相比?”李承乾此時插嘴道。    “閉嘴,你這家伙,要不是你為了一己之私不顧大唐利益,他們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你這個自顧自己利益的混蛋,大唐百姓上交的賦稅,就喂養出了你這樣的白眼狼?當初頭百姓家的牛,現在出賣大唐軍隊的利益!我看你是被高山羊子的那一身皮肉給收買了,作為大唐儲君,居然貪戀一個倭奴國女子,甚至不惜犧牲大唐水師近四百將士的性命?這就是你的邏輯?他們都是賤民,就你是高人一等!”李寬一聲怒喝,心中無盡的怒火終于爆發出來了,這個李承乾自以為是,認為自己絕對會成為將來大唐的主宰,甚至以為整個大唐都是他們李家的產業,想怎麼做就怎麼做,所謂的崽賣爺田不心痛,在他的思維之中根本就沒有那大唐百姓當做和他一樣地位的人,而是像是牲畜一樣的低等生物。    “李寬,再怎麼說我也是你大哥,你這樣對我說話?”李承乾梗著脖子對李寬吼道。    “大哥?我忍你很久了,你不要以為我不敢揍你!當初我就揍了你一頓,居然沒有把你打醒?看來你是記吃不記打啊!怎麼還記不記得在那灞水邊上的柳樹林里邊的那頓揍?”李寬想著李承乾一步跨出。    “楚王殿下,你的對手是我們哥倆!”程咬金一步跟上,手中長長的馬槊就這樣直接一刺而出,冷冽的槍芒忽然閃現。快得像是一道光一樣,就這樣直直的就刺向了李寬的右肩。    “且吃俺一鞭!”尉遲恭也在這個時候發動了攻擊,手里鋼鞭像是一團烏黑的烏雲一樣,直接就籠罩了過來,層層的鞭影重疊在一起,似乎連那風都無法穿透。    “來得好……”李寬回身就是一刀,只見到他的長刀像是一道水簾一樣,毫無絲毫的縫隙一樣的向著兩人襲來的兵刃席卷而去,叮叮當當的聲音響起,像是一曲歡快的交響樂一樣。但是點點的細碎火星在空氣之中飛濺而出,顯露出三人真的是竭盡全力的在戰斗,他們手里的兵刃全都在飛速的踫撞,只有一團團的影子讓人看不清。但是三個交戰的人卻是對彼此的招數都看的真真切切,彼此都不敢絲毫的大意,因為他們的招式都是經過千錘百煉之後剩下的最為適合殺人的招式,程咬金和尉遲恭的招式是自己感悟出來的,而李寬的卻是**心意拳之中的招式,**心意拳是國術,只殺人不表演。也是殘酷的殺招,所以三人不管是誰都不敢掉以輕心,否則自己就會陷入險境。    “痛快!”尉遲恭哈哈一笑,整個人身上的鎧甲被他的渾身的腱子肉撐得鼓鼓的,似乎鐵板制作的鎧甲都要被他撐得裂開一樣,整個人像是一頭熊一樣。可是卻靈活無比的在李寬的刀鋒之上舞動。輕靈的好似一只狸貓一般,而且在他的身邊程咬金也是和他配合得天衣無縫,他的鋼鞭近身攻擊,程咬金的馬槊在遠處查缺補漏,兩個人雖然彼此都看對方不順眼,但是卻對對方的一舉一動都是那麼的熟識,配合起來是絕對的黃金搭檔,大唐幾乎無人能擋。李寬也是在其中辛苦的支撐著,他也難以抵擋這兩人的聯手,但是因為他年輕,而且內家拳鍛煉出來的一身絕對強大的力量,讓他雖然稍居下風,可是卻也不會落敗。    “李寬,你是打不過兩位將軍的,就連我這個對于武藝不是很精通的人都看得出來,你現在居于下風,你還怎麼和他們打?”李承乾在這個時候還在說話,看來他是有恃無恐了。    “你居然一點悔改都沒有?那麼留你何用,剛才就不該給你求情,你就該當一輩子的平頭百姓,讓你也試試有無數的貴族在你頭上吸血吃肉,看看你是怎樣的心情!”李寬嘴里對著李承乾一聲大吼,但是心思卻全在對面的對手身上。    “可是你剛才已經求情了,父皇也恩準了!現在你再讓父皇更改成命,那麼你將父皇的聖意當做什麼了?朝令夕改是絕對無法讓人心服的!父皇絕對不會一而再再而三的更改,所以我這條命算是保住了,而且還可以繼續做一個安樂王爺,可是你呢?現在被兩位將軍壓著打,從今往後還要將那些一直跟著你的人交出來,這樣你還能有什麼作為?還不是和我一樣當一個混吃等死的蛀蟲!”李承乾一副幸災樂禍的樣子。    “你找死!”李寬被李承乾這番沒臉沒皮的話給說的勃然大怒,當初他發現了李承乾這個家伙的性子以及他的所作所為,並沒有直接發難,甚至只是將他修理了一頓,希望他能夠收斂起他的那種漠視百姓的性子,可是現在看來這家伙骨子里就是一個冷血的涼薄之人,還有何話好說。打殺了便是,若是時間可以重來,李寬甚至會在當初第一次發現他偷牛的時候,就直接裝作不認識直接將他打死算了,但是現在也不晚。    “救我!”李承乾見到李寬不顧身後兩個大唐最頂級的將領的攻擊,居然直接向著他飛撲而來,頓時面色慘白︰“你這家伙,不要命啦?你不要命也不要拉我墊背啊!”    “去死吧!你不把百姓當人看的冷血動物,若是你將來坐上大寶,那麼這天下就徹底的完蛋了!”李寬手中長刀一揮而出,雪白的刀刃就像是一道雪白的亮光,直接斬向了李承乾。    “叮……”就在長刀即將斬到李承乾的脖子的時候,一支細細的針從李二身邊一射而出,然後直接撞在李寬的刀刃上,頓時將這一擊給擊偏了。    “暗一,你也阻我?這個人難道不該殺?”李寬大吼,然後轉身應付程咬金和尉遲恭,同時也要提防著在暗處隱藏的暗一。    “今天我們一定要將你拿下!不然大唐就徹底的出亂子了,你知不知道蠻人出山,並且和各大世家都已經達成協議,現在那群被息王之子李承宗率領著已經向著大唐腹地開始進攻了,那些世家沒有一個出來阻止,無數的大唐百姓被這些蠻人斬殺,青壯被抓回去做奴隸了。”程咬金對李寬分析著他們剛得到的戰報,李寬對這些當然也很清楚,可是卻和大唐這些官員的想法絲毫都不同。手機版上線了!閱讀更方便!手機閱讀請登陸︰m..

    <script>read2();</scrip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