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五十三章 跪倒塵埃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五十三章 跪倒塵埃

    皇城之中,李承乾徹底的癱軟在地,他不知道為什麼會成為現在這個樣子,他所做的在他自己看來是沒有錯的,因為他只是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為了那個至高無上的寶座,可是為什麼會成為這般模樣?他一次次的問自己,還是得不到答案,因為在他的世界里,一切都是以自己為中心的,從未將天下百姓考慮在心中,這樣的人總會有無數的理由為自己做出來的傷害他人的事情辯解,可是當他最終落敗的時候,也是格外的淒涼。就像現在,李承乾雖然因為無數大臣的求情,因為李寬這件事情上面做出的讓步,並未落得永世不得翻身的下場,可是卻也失去了所有的希望。

    “父皇,兒臣先告退了!”李寬沒有多留,他知道現在滿朝文武之中沒有一個對他有好臉色,誰叫他的那一幫下屬弄出來一個莫須有的威脅,讓整個朝堂惶惶不安。所以他先離去,還有其余的事情等著他去處理,至少那群蠻人需要他去解決。在大唐不是沒有可戰之兵,可是李寬就是要去將這一次的蠻人出山解決掉。這是他做出的補償,也是一次表明自身立場的舉動。

    “去吧!那些人,朕不想再追究。但是他們的所作所為確實是造成了莫大影響,希望你好自為之!”李二沒有留李寬,他現在有一攤爛事兒等著處理,李寬離開正合他的心意,因為有些事情並不能當著李寬的面做。

    “輔機……起來吧!說起來這也是朕的過失,大唐需要一個有魄力,有手段的君王,朕的江山不能交到一個無能之輩的手中!只是沒想到承乾這般不爭氣!罷了!”李二說這番話沒有忌諱在場的所有人,因為這些人在之前願意為大唐效死就已經證明了他們的忠誠,而且他相信只要自己在一天,那麼這些人絕對知道該怎麼選擇。只是李二還是算錯了一個人,那就是侯君集!

    “父皇……兒臣知錯了,父皇!”李承乾此時在地上回過神來,苦苦哀求道︰“兒臣只是一時鬼迷心竅。求父皇開恩啊!兒臣再也不敢了,這一切都是兒臣的一時糊涂啊!”

    “承乾,朕對你寄予厚望,希望你能夠有決斷。有魄力,但是沒有想到你的決斷居然這般絕情,沒有料到,你的魄力居然這般狠毒!你不適合作為帝國的繼承者,因為你的心中沒有這天下百姓。只有這天下的權力!所以朕這一次不再姑息!”李二瞥了一眼李承乾,這般說道。

    “父皇……”李承乾張了張嘴,欲言又止,但是最後還是重重的垂下了頭,因為他也知道李二做出的決定不會輕易的更改,而且這一次是當著無數官員的面做出的決定,更是不容置疑。可是他不甘心啊,這一切原本都不該是這樣的,他應該是可以默默地積蓄力量,然後在有了完全的準備之後。一錘定音,可是現在他卻成了喪家之犬一樣,在這地上躺著嗎,恍若死狗一般。

    “陛下,太子只是一時間沒有把握住而已,這一切是不是太過嚴苛了?”長孫無忌此時還抱有一絲僥幸。

    “一時沒有把握住?真的是這樣?朕雖然沒有提點,可是輔機你這些年做了多少?他領會了嗎?在這小子的眼里邊就只有掌握大唐江山的**,而沒有承擔這個帝國興衰的責任的心思!他要做出這樣的覺悟,需要多久?一年?十年?別人告訴他的,他會信?不會的。他只會以為這是在說教,從而更加的逆反!”李二對于李承乾這些年的舉動都很清楚,也漸漸的失去了最初的希望。因為他漸漸的感到自己這個長子,向往的是哪一種恍若游牧民族一樣的生活。為的是快意恩仇,所有的事情都要順著他的心思。這樣的心胸,絕對無法成為一個讓人信服的君主的,可是他偏偏是大唐太子。這些事兒那些胡人異族可以做,江湖綠林之人可以做,可是作為大唐儲君。是萬萬不能做的。

    “朕可以告訴他,該怎麼做,可是他當著面會做得天衣無縫,背著朕的時候,卻又是另一番模樣,這般陽奉陰違,如何讓朕能夠放心將大唐交給他?”李二淡淡的說道︰“而且,他的心胸實在是太過狹窄,在剛才朕質問于他的時候,居然妄想將他人拖下水,這樣沒有擔當的人,要是成為大唐君王,那才是最大的錯誤!只是這其中確實有無人直言教誨的緣由所在,可是他的立場卻是無法讓朕滿意!”

    “聖上所言有理,但承乾自己如何領悟這些我們希望他達成的東西?他畢竟只是一個十七歲的少年罷了!”長孫無忌長嘆一聲。

    “當年朕十七歲的時候,已經上陣殺敵了,李寬那小子比他還小,可是做出來的事情,比起朕當年也是不遜分毫,這一切其實和年齡無關,而是他自己願不願意去做,有些東西朕可以直接告訴他,但是有些東西只能自己去悟,只有親身悟到的,才會受用終生!而我們直言相告,不過是讓他在今後再難跨出一步而已!”李二說道。

    “陛下,老臣斗膽,讓老臣教導太子殿下一年,若是無法讓太子變成陛下希冀的那般模樣,那麼一切休提,若是太子還有希望,那麼希望陛下給他一個機會!”長孫無忌請求道。

    “輔機,這樣值得嗎?江山易改,稟性難移!”李二淡淡的看了一眼長孫無忌,這個老臣子的固執讓他有些心驚。

    “老臣願意以老臣這身烏沙作保!一年時間改變太子,讓他成為一個合格的帝國繼承者!”長孫無忌躬身下跪。

    “罷罷罷……朕就給你和承乾這個機會!只是朕也不要你用什麼保證,只是一年時間承乾要是無法讓朕滿意,那麼他就安安心心的當一輩子的閑散王爺好了!”李二答應了長孫無忌的請求,畢竟他當初不止一次阻止長孫無忌出面指點李承乾。

    “老臣跪謝聖上!”長孫無忌一個叩首磕倒在地面上,久久沒有起身,他希望李承乾能夠繼承李二的皇位,那樣長孫家會徹底的成為大唐頂級世家,而不是現在這樣不上不下的,上面不為天下世家承認,但是又切切實實的比起一般的勛貴家族強出很多,只是沒有那麼深厚的底蘊,而且李二威嚴深重,長孫家在他手下,定然無法徹底的崛起。

    李二給了李承乾一個機會,可是這一切都是在他和長孫無忌之間的一場商榷,其余人尚未得知,因為兩人在商議的時候,避開了大殿之中的群臣,在立政殿的偏殿之中商議完畢。

    李寬出了皇宮,回了自己的府邸,這一次只有他自己,碩大的楚王府,現在空蕩蕩的,只有下人在精心打掃著,維持著整個府邸的清潔。他暫時不準備將那三個女人接回來,因為他的目的尚未達成,這一次只不過是回來將之前遇到的事情解決而已。可是在他回來的時候,一個清瘦的身影卻是跪在楚王府的門前。

    “這是……”李寬遠遠地見到那個身影,頓時感到頭大,那不是別人,正是李寬的寶貝妹子——李麗質。

    現在已經是深秋,李麗質一身單薄的衣衫,跪在楚王府的大門口,秋風撩起她的頭發,長發在風中搖曳,青絲飛舞顯得格外的淒涼。一身衣裙在地面上沾滿了灰塵。可是她卻恍然未覺,一雙眼眸原本是秋水剪瞳一樣清澈,可是現在卻是渾渾噩噩,似乎失去了所有的神采,只有在瞳孔深處那一絲若有若無的火苗在微微搖曳,那是李寬在上一次離開之前和她說的那一番話。正是那一個希望支撐著她一直堅持,可是她卻不知道這一個希望是不是一個謊言,也不知道何時回想那七彩的水泡一樣破裂,恍若夢幻泡影。所以在她每天做的事情就變得簡單而執著,那就是清晨醒來照顧好小秋秋,然後到楚王府門前等著,等著那個給了她希望的人。

    但是這麼多天的等待讓她感到無比的疲憊,可是卻又無法放棄,脆弱的身子一直堅持著,只因為她對他的信任。只因為那個人從未給欺騙過她。從最初的到楚王府之中坐著等待,到現在跪倒在楚王府門前,任何人勸都沒有效果。

    “麗質,你這是何苦?”李寬輕輕的來到她的身後,長長一嘆。對于這種先天性的疾病,他也是只有盡人事听天命。成與不成他實在是沒有把握,而且自己有幾斤幾兩,他清楚得很。一切都是沒有把握,只有盡力一搏。可是麗質這般模樣,他又無比的希望一切可以好起來。

    “二哥……”听到李寬的聲音,麗質雙眸閃過一絲希冀,整個人變得‘活’了過來。她記得很清楚,二哥說他回來的時候,就能解決小秋秋身上的頑疾。(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