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五十四章 異想天開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五十四章 異想天開

    “二哥,你回來了,真的回來了!”李麗質轉過頭,看到了站在她身後的李寬,剛才听到那個聲音的時候,她以為這是幻覺,因為太過執著,她以前也出現過這樣的感覺,覺得那個人回來了,可是在清醒之後,才知道那是自己在欺騙自己罷了。可是這一次是真的,因為那個人就站在她身後,那樣用憐惜的眼神看著她。

    “起來吧!你這樣二哥怎麼能夠放心的下,真是個傻丫頭!”李寬伸出手,扶住她的香肩將她從地上扶了起來。

    “找到辦法了嗎?”李麗質順從的站了起來,急忙問道,她現在最想得到的答案就是有辦法讓自己女兒能夠說話。

    “這個……”李寬好想答應,但是他真的沒有合適的辦法,雖然有了一個異想天開的想法,可是卻不知道是不是有用,而且其中還有無數的變數,在這個沒有合適的醫療環境的時代,一場感冒都能要人命,更何況他想象中的那種精密的手術。這一切都是難以預計的,一切稍有差錯,那麼就是抱憾終身的事情,他可不敢賭,因為這關系到的不僅僅是他的外甥女,還有他的妹妹。

    “二哥,有希望嗎?真的你告訴我,有希望的是不是?”李麗質見到李寬神色猶豫,頓時心中焦躁起來,她害怕李寬給出來的是一個難以接受的答案。

    “麗質,辦法是有一個,可是二哥沒有絲毫的把握,因為這是先天性的病灶,這一切都是在與天相爭,誰也無法其中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李寬不能打包票,因為他實在是沒有多大的把握。那個想法雖然誘人,而且有很大的可能成功,可是這其中無數的條件。要是一個不小心,那麼就是最糟糕的後果。

    “二哥。只要有一線希望,那麼我就願意去做出最大的努力,希望二哥能夠為了我去嘗試!”李麗質抓著李寬的手,請求道。聲音急切,而且帶著無盡的哀求。

    “不是二哥不答應,而是這一切真的不敢冒險,真的要做的話,那麼就不是能不能說話。而是能不能活命啊!”李寬相信李麗質會做出選擇,在啞巴和活命之間,她做出怎樣的抉擇李寬都會支持,因為只有她能夠決定自己那個外甥女的命運,其余人那怕是長孫無忌和長孫沖都沒有那個資格。不管長孫沖是不是這個孩子的父親。因為李寬不在乎他們,李寬在乎的只有李麗質,要是那個孩子不是李麗質的孩子,李寬是絕對不會這樣費心盡力的去想,也不會異想天開的想到那個想法。但是也正是因為在乎,所以他卻不能做出抉擇。因為不管他怎麼選,面臨風險的都是那個孩子,面對傷痛的都是自己妹妹。

    “二哥。活命的抉擇?到底是怎麼回事?”李麗質很是疑惑,她從未想過其中會有這樣的變化,李寬之前告訴她的是利用針灸刺激,從而激活小秋秋的聲帶。可是現在似乎變了。

    “是的,對于這種先天不足,針灸想要取得理想的效果的可能性實在是微乎其微。所以二哥只能賭一次!”李寬在系統之中查詢過了,那個想法實施以他現在的能量儲存,可能要傾家蕩產才行。

    “那麼,真的有生命危險?沒有別的辦法了?”李麗質有些猶豫了。她雖然非常的渴望能夠讓小秋秋可以說話,但是卻更加不願意讓小秋秋面臨生命威脅。

    “現在這樣的條件下。要做到我想要達成的效果實在是非常的難,所以要冒一些險!但是那個方法可以完整的將小秋秋的病治好。而且危險雖然有,但是並不大,只是最壞的局面才是那樣!”李寬回答道,他也不知道這個大唐時代是不是能做到無菌環境,因為條件簡陋,可是在這個時代那些致命的病菌也是很少的,這一切都有利有弊。

    “我……”李麗質猶豫不決,因為這一切都左右為難,一邊是希望孩子將來能正常的成長,另一方面卻是有著很大的危險,這樣的矛盾讓她難以抉擇。

    “麗質,不管你怎麼選擇,二哥都支持你,只是小秋秋的這種病,唉……”李寬不再說話,他知道麗質現在非常的難以選擇,就像他當初選擇放手,讓她嫁給了長孫沖一樣。

    “二哥,我願意讓小秋秋冒這個險,因為她的人生應該是完整的,而不是殘缺的在他人的異樣的眼光之下過完一生!而且我相信二哥一定會竭盡全力避免危險產生,有二哥在,麗質願意冒險!”李麗質最後還是做出了選擇,她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將來是旁人眼中的異類,她希望在將來可以听到孩子叫她一聲娘,讓她作為母親的人生也變得圓滿,而且最主要的是,她對李寬的信任,她相信自己二哥是不會讓自己女兒出事的。

    “既然麗質你做出了選擇,那麼二哥這就為你準備。只是這一次還是需要孫思邈道長的幫忙!”李寬說道。

    “那麼我這就去聯系孫神仙!”李麗質說道,孫思邈這些年一直沒有離開長安,因為長孫皇後和兕子都需要他調養身子,這都不是最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所在還是在李二做出了承諾︰只要孫思邈在長安城為皇室看病,那麼皇室的御醫,就全都下放到各個州縣為百姓無償治病。這個條件才是真正打動孫思邈的,他一個人的能力確實有限,雖然他的醫術高超,可是畢竟只有一個人,而皇室的御醫,雖然醫術比起他來差了那麼一截,但是勝在人多,而且百姓們的疾病大多不需要非常高明的醫術,畢竟常見的病癥都是大同小異,這些御醫大都能夠手到擒來。所以孫思邈在長安城開了一家小藥店,坐堂懸壺濟世。

    李麗質去聯系孫思邈了,李寬也沒有閑著,他開始準備起需要的東西,消毒水,這東西是必不可少的,雖然酒精已經弄出來了,可是殺毒酒精並非是最好的選擇,而且這一次是做手術,酒精這種消毒卻也會醉人的東西,是不能用的,不然孫思邈在手術過程之中酒精吸入多了,醉了,那麼就完蛋了。

    所以除了酒精,還有什麼可以消毒?李寬想到了開水,但是卻也不行,所以為了找到合適的消毒的東西,李寬不得不利用能量進行兌換,這些東西都是有些超前的,因為現在生產力可以做得出來,但是沒有人發明出來,銷售價格可是貴的離譜。這也是李寬之所以會傾家蕩產的緣由所在了。

    孫思邈在李麗質離開之後的第二天就找到了李寬,他一臉震驚的詢問李寬到底準備做什麼。因為他現在的醫學知識,可謂是冠絕天下,自信這天下的疾病他要是無法醫治的,那麼就差不多可以說是一錘定音了。所以他在給小秋秋看過病之後,給出了無能為力的結論,也就差不多斷定在大唐無人能夠說有絕對的把握治好。可是現在李寬說可以治療,這讓他非常的感興趣,因為這可能是一個超級機會,治療這些先天或者後天缺陷的這一類疾病的機會。

    “楚王殿下,你真的有治療小郡主的病?(李麗質的女兒,按理說是無法冊封郡主的,但是李二對李麗質的寵溺,讓小秋秋被冊封為了安婷郡主。)”孫思邈直接問李寬。

    “沒有全然把握,但是只要防護做得夠,那麼九成把握是有的!”李寬話說得很滿,因為他找到了合適的消毒手段,也試驗過了制造無菌環境,雖然不能做到向後世那樣盡善盡美,但是效果卻也非常顯著。所以他的信心也變得充足起來。在孫思邈的眼里,這種話切實讓他感到震驚,居然敢說有九成把握,這可是無數醫者都束手無策的疾病。

    “那麼楚王殿下的打算是怎麼醫治?可否告知一二?”孫思邈小心地問道,這種神奇的醫術不管是在那一個人手中都是不傳之秘,因為這意味著什麼沒有比他更加清楚的了,這樣的醫術,足以讓人青史留名,甚至讓人被後世子孫千萬年祭奠。所以他沒有報多大希望李寬會告訴他,可是誰知道李寬居然直接就將他的打算坦誠告知。

    “孫先生既然問了,那麼本王就告訴先生好了,畢竟對于這東西,本王可是力不從心啊,要我耍耍大刀可以,可是這精細的手術刀,還是孫先生操刀的好!”李寬說道︰“其實小秋秋的病因所在孫先生很清楚,那就是聲帶先天發育不足,也就是說小秋秋其余的東西都是好的,就是因為發出聲音的那個器官出了點問題!本王想到這里,就在想,就像是我們使用的茶盞,它是由蓋子和杯子組成的,蓋子壞了怎麼辦?換一個新的。那麼我們人身上的這些東西是不是也可以換?這一點孫先生以為可不可以?”

    “這……”孫思邈徹底的驚呆了,這簡直就是異想天開啊,人和東西怎麼能比?人身上的東西要是想茶盞的蓋子一樣可以輕而易舉的更換,那麼人就不再是人了吧!

    “本王覺得應該是可以的,就像《青囊經》里邊也曾有過記載,神醫華佗曾為一個難產孕婦剖開肚子接生。在取出孩子之後,將傷口縫起來,救了兩母子的性命。既然可以剖開肚子取出孩子還能生還,那麼其余的東西也可以剖開,然後像是取出孩子一樣,換一個零件,是不是也可以?只要不是會讓人一下子就直接死去的致命要害,其他地方應該是可以的!”李寬接著說道。

    “可是割開了脖子,可是想不死都難啊!”孫思邈說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