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五十五章 深藏身與名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五十五章 深藏身與名

    閑話休提,時值深秋,滿山盡染,無盡的黃葉在秋風之中悄然如同彩蝶飛揚。在這滿山黃葉的深處,一間林間小屋悄然坐落其中,精致的小屋,典雅的布置在一棵高大的樹木之下,這一棵落葉松已經生長了千百年,粗大的樹干足足要兩人環抱才能圍得過來,筆直的枝干像是一只怒指蒼天的長槍。在這接近秦嶺的山野之中也是極其罕見的一棵古樹。

    小屋不大,不過卻顯得格外典雅,小巧的窗扉微微掩著,里邊的布置微露冰山一角,一張梳妝台擺在靠窗的位置,然後正對著窗戶靠近對面的牆壁是一張牙床。只是在這間小屋的中間,卻是有一個奇怪的東西︰一間透明的屋子搭建在小屋的正中央,這一件小小的透明房屋,全然使用通透無比的琉璃制造而成,而且在里邊搭建了一個小小的台子,不知是何作用。

    這就是李寬準備的手術室了,為了布置一個無菌環境,李寬費盡心思,使用玻璃制作了這樣一個手術室,並且還弄出了一個簡易得無影燈,這一切在李寬眼中都顯得無比的簡陋。後世隨便一家縣級醫院的手術室都比這強的多,可是在他帶來的李麗質和孫思邈眼中這簡直8☉就是奢侈無比,且不說那在微微燈火光亮之中閃耀著絲絲縷縷光芒的琉璃,單單是那一面面擺在一只只牛油巨燭後面的鏡子,就讓他們目瞪口呆,因為鏡中他們的影像清晰無比,甚至根根絲都看的清清楚楚。比起模糊的銅鏡,這簡直就是神物。

    “孫先生。里邊請!”李寬和孫思邈兩人都在他準備好的消毒溶液之中沐浴,這樣的消毒準備可謂是小題大做。可是關乎到自己外甥女的性命,李寬不得不慎重,甚至他都覺得還不夠,因為在這個時代,沒有那些特效藥,而且這個時代的人,沒有經過那麼多的病毒洗禮,誰知道在這其中會出現怎樣的變故。但是現在他能做到的就只有這一點了,這已經耗費了他幾乎全部的能量。才弄出來這一個簡陋的手術室。最大的耗費就在這一池子的消毒水,這些東西,雖然這個時代可以制作,可是那時那些方士在偶然間才能搞出來那麼一丁點,不是可以批量生產的東西,這樣的東西,價值可謂是高昂到了極點。

    穿上已經在沸水之中煮過消毒的衣衫,孫思邈和李寬走進了那一間玻璃房間,李寬將小秋秋放在了手術台上。接下來就是孫思邈大展身手的時候了,這樣的事情孫思邈這位大唐第一神醫也是第一次接觸,所以無比的慎重。小心翼翼的使用,麻沸散將小家伙麻醉。然後開始了一場堪稱是史無前例的外科手術。為一個先天聲帶有疾的患者進行聲帶矯正,孫思邈沒有絲毫的經驗,雖然外科手術在中醫之中是非常偏僻的一門學問。但是在三國時期,華佗就有把握給曹操劈開頭顱治療頭風。也是有跡可循。

    可是一個人的聲帶應該是怎樣的,這一點孫思邈可是一摸不著頭腦。因為他雖然醫術高,可是對這些隱藏在皮肉之下的東西,也是看不到的。幸好還有李寬在。這家伙為了小家伙可謂是做足了功課,事前就已經將正常的聲帶形象給弄了出來,這東西可是不好弄,他甚至在系統之中都弄不出來,還好這個時代人命也不值錢,至少李寬斬殺一些十惡不赦的死囚,沒有人會說什麼閑話。但是李寬無比殘忍的虐殺了近百死囚,才徹底的搞清楚了聲帶這玩意兒的外形,甚至利用系統將這些東西給弄在紙張上,就像是3d打印機打印出來的一樣,無比的清晰。這些東西給了孫思邈,讓這位大唐神醫有了一絲的把握。

    手術緩緩進行,有條不絮,小小的嬰兒一動不動的躺著,呼吸微弱的像是隨時都會消失一樣,李寬輕輕的握住小家伙的小手,希望她能撐下來。到了這一步也只有盡人事听天命了。因為稍不注意就有可能劃破頸部的呼吸道和動脈,所以孫思邈也是無比的凝重,一雙手不敢有絲毫的顫動,文件的就像是在海風之中矗立千載巍然不動的礁石。然後利用李寬提供的工具,這些東西他先前都已經在熟悉使用過,對象是那些在所有人眼中都是死不足惜的囚徒。現在就是檢驗他的時候了。

    手術悄然無聲,李麗質站在木屋前面,身邊時無數的護衛,這些人是為了防備有突狀況出現。李麗質站在門口,不敢往里邊窺視,因為她怕,怕見到的是難以接受的場面。時間過得格外的緩慢,似乎過了千百年,但是轉過神來才現,太陽似乎都沒有偏西一點點。在這種焦慮之中。李麗質安靜地等待著,只有一雙手攪著自己的衣襟。一點點的香汗在她的額頭上汨出,無盡的焦慮的情緒要將她吞沒。

    牛油巨燭輕微的劈啪聲在木屋中響起,都是那麼的清晰,只有李寬和孫思邈的呼吸聲回蕩在這屋子里,手術進行到了尾聲,李寬看著孫思邈一點點的將小秋秋的頸間的皮肉縫合,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不負楚王殿下所托!沒想到這樣的事情會出自老朽的手中,實在是奇跡!將一個人的喉嚨都割破了大半,居然還能活命,而且是這樣一個不足周歲的孩子!”孫思邈隔著口罩,甕聲甕氣的說道。“現在就看小家伙自己的造化了!只是這樣的手術之後,需要進行滋補!這一點對于楚王殿下賀長樂公主殿下,是沒有多大的困難的,只是結果究竟如何,希望能夠像楚王殿下希望的那般!”

    “孫先生,辛苦了!現在小家伙可是無法自己吃東西了,我得為她準備一些必備的東西,不然小家伙可是難以挺過來!”李寬將孫思邈領出了手術室。然後轉身給小秋秋清理了那些血跡,雖然有孫思邈的針灸止血。可是在這樣的手術之中,還是難免有鮮血流出。小家伙可是受了大苦楚,李寬看得一陣心疼,而且在脖子上留下了一道長長的傷痕,這樣的東西對于一個女孩子,簡直就是毀容一樣。

    孫思邈走出木屋,迎上了李麗質希冀的眼神︰“長樂公主殿下,手術非常成功!”沒有多余的話,這樣一句話就足以讓李麗質欣喜若狂。她害怕出現絲毫的意外,因為那是她的孩子。她甚至覺得其實不做這一場手術,就讓這個孩子,就那樣無病無災的就好,可是卻又想到要是她慢慢成長,然後被所有人看成異類,那樣的場面又讓她難受,再加上對李寬的絕對信任,才這樣走上了這一條可謂是懸崖上的鋼絲。索性現在結局是往好的方向,她一直懸著的心也轟然落地。

    經過這一場堪稱是和閻王爺打了一場拉鋸戰的經歷。相信小家伙一定會健康成長,成為一個幸福的寶寶!李寬看著還在沉睡著的孩子,嘴角帶著一絲的笑意,這是他的妹妹的孩子。只是不知道自己將來會不會有這樣一個孩子?想的有些愣神,李麗質看著盯著孩子笑的異常迷人的二哥,有些不忍心打擾。但是關切自己寶寶的心,還是佔了上風。于是輕輕的敲了敲玻璃牆壁。

    李寬轉不過頭,然後對著李麗質笑了笑。這段時間小家伙還無法離開這里,所以一切都只有另行準備,小家伙的吃喝拉撒都要變著法進行,那就是高濃度的營養液,這些東西,李寬也準備了,而且還是利用系統弄出來的合適的配方,而且還有李麗質羞于啟齒的喂養方式,這些李寬都考慮了,而且還專門訓練了李麗質身邊的一個丫鬟,專門伺候小家伙這段時間的起居。

    時間悄然走過了貞觀七年,寒冬來臨,小家伙已經可以走出那個無菌房間了,李麗質像是抱著一顆絕世珍寶一樣,歡喜的逗弄著自己的孩子,逗得小家伙咯咯直笑。這聲音在李麗質的耳中就是天籟,自己的孩子可以說話了,不是一個啞巴。這是她這兩年來最大的驚喜之一,唯一能和這個消息相提並論的就是她有了這個孩子了。

    李寬悄然間又離開了,這一次他不知道自己離開之後,什麼時候才會回來,因為他決定去西域看看,去那一片他曾經最想去的土地,在那里,利用一把鋤頭就能夠成為石油大亨的地方,那里有著無盡的荒漠,有險惡的天塹阻隔,但是李寬詳細這一切都難不倒自己,因為他有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機遇,在這個世界上最能生存的人,他認第二,就絕對沒有人敢說自己是第一,因為什麼東西他都能夠自己搞定,不管是吃的喝的,甚至是房屋,這些東西,他都能隨身攜帶,這就是最大的優勢,因為很多地方,人之所以難以穿越,就是因為險惡的自然環境,而所有人都無法帶著所有可能用帶的東西上路,因為有些東西是絕對難以攜帶的,可是李寬可以。所以這一次他要去那一片蘊藏著這顆星球上最大的油田的地方,將那里變成一片綠洲,讓那里的人可以見識一番江南水鄉的風情,雖然他們要付出的是他們後世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大的資源販子的前途。

    但是李寬可以打包票,那怕是後世阿聯酋的酋長,都絕對不會見到那麼多的淡水,甚至整個他們所在的沙漠都將成為無盡的綠洲。這些阿拉伯人應該感謝他。但是李寬決定不要他們的感激,深藏身與名,做一個在暗處做好事不留名的好人,要是真的要留下什麼的話,就讓他們叫他雷鋒好了。未完待續。

    ps︰抱歉,來晚了,最近年末了,工廠在準備年底的庫存,加班加點,實在是有些時間不足!見諒!本書默默無聞的快要到了尾聲,宅男希望大家看的輕松,不要較真,因為大家一路開黑,宅男已經有半年沒有看書評了!怕被罵的狗血淋頭!宅男是一個不怎麼堅定的人,想到什麼就寫什麼,所以最後會是怎樣的結局,宅男自己都不知道!不多說,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