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六十四章 還搶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六十四章 還搶

    李寬悄然間已經像是一只狸貓一樣,翻過了層層疊疊的畫舫船只,直接在這一片曲江池邊消失不見。【 更新快&nbp;&nbp;請搜索】但是他帶來的後果卻是擴散開了,在他離開之後,整個曲江池畔全然沸騰了,這里發生的事情並非是無人見到,反而在畫舫上侍女的那一聲驚呼,驚動了周圍的很多人,然後所有人的見證下,見識了李寬從遠處急撲而來,然後在剎那間將船上的幾個打手打的兩死幾傷,然後飄然而去的情景。

    “這人是誰?這樣大膽,來曲江池撒野,這里的這些姑娘們誰不和長安城中的那些勛貴家的公子熟稔》這簡直就是在捅馬蜂窩啊!”有人詫異的問道。

    “就是,這艘畫舫上,那個媽媽可是當年艷壓群芳的人物,和長安城之中老一輩的那些勛貴都是交情不淺,這一次這人直接在她的船上殺人,簡直就是在打那些人的臉啊!好幾個勛貴對這個女人都是念念不忘呢!”有人附和,似乎還知道不少內幕︰“前一陣子,劉劉弘基大人還來這里,希望將這個女人娶回去做填房,這人實在是太大膽了!”

    周圍的議論沒有讓李寬停下腳步,他整個人在畫舫之中左穿右轉,然後失去了所有的蹤跡。之後不久,一個穿著天藍色的長衫,手搖一柄折扇的帥氣公子哥從曲江池畔一搖三晃的離去。

    “那個老頭是誰?不是公輸家的,公輸家的人都是擅長制造各種器械機關,定然是手腳粗大,這個老家伙一身的書卷氣,兩只眼楮在那個時候還在骨碌碌打轉,顯然是一個心思活絡之輩,要麼是雜家的,要麼就是那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縱橫家的了!先去看看其余的人都在哪里,這樣就好判斷了!”李寬離開了曲江池畔之後,在心中盤算道。

    回到長安城之中。李寬轉身去了酒仙居一趟,拿到了他想要知道的情報,雜家的人居然和道家混到一起去了,現在都在袁守誠那里。還有墨家居然在他離開李靖的府邸之後不久才冒頭,然後徑直去找了李靖,因為墨家擅長制作攻城器械,還有防御工事,這些都和兵家關系密切。所以兩家人走得很近。最後就還剩下佛家,白馬寺的道行大師,一路從洛陽走到長安,還在長安城外數十里!得到這個消息之後,李寬做出了推斷︰儒家的那一塊,還在孔穎達老夫子身上,再加上之前的這四塊,就五塊了,還有他手中有︰兵家李靖那里得到,陰陽家一塊。還有那個應該是縱橫家的,最後還有一塊法家的,齊了。都在長安城了,這樣就簡單了,

    李寬看到了希望,頓時積極性高漲,就要離開了,這個時代不是他的時代,他在這里不管再怎麼將自己融入這個時代,可是在內心最深處。他還是自己一個人,當然或許還要算上那個女人,可是,李寬心中也有一個疙瘩。那個女人到底該不該讓她一起?兩人之間顯然不是那麼純粹的感情,李寬再見到了沖崔雨菲的真面目的時候,就出現了那一種彼此之間的不自在,這一切和彼此現在的身份無關,而是另有緣由。

    一切都先不想了,李寬將所有的一切都先甩出腦海。先將這些碎片給收集起來再說。李寬想到這里,再一次踏上了征途,這一次他決定悄悄地行動,或許袁守誠那里要費一番手腳,但是他也有信心不暴露自己的情況下,將東西拿到手,只是李靖知道自己要做的事情,墨家現在去了他那里,有些難辦,難道要再去鬧一次?李寬有些于心不忍,這位老將現在的境遇有些讓人悲傷了。

    但是所有的一切都是為了回家,在這個時候也不能停下腳步,誰也無法阻擋。所以李寬先去衛國公府,先將容易搞到手的先弄到手再說。衛國公府的圍牆攔不住他的腳步,一躍而上,然後一個鷂子翻身翻上了屋頂,這個時候艷陽高照,李寬這樣可謂是顯目至極,可是李靖的府邸並沒有多少下人,一路行來倒也還算順利。倒掛在屋檐下,李寬從穹頂的縫隙之中忘了進去,在李靖家的會客大堂之內,李靖正在款待公輸家的一群人,只見到一個身穿粗布麻衣像是鄉間老農一樣的老者坐在李靖的對面,一雙布滿老繭的大手,端著桌上的酒觴︰“今日,吾等進京,想必所為何事,兵家鉅子應當知曉,那個傳言是否為真》當初神器九分,我們每家一份,就算是在董仲舒打壓吾等最嚴苛的時候,也沒有丟失傳承,現在怎麼會流傳出這種流言?”

    “公輸老先生,此事,老夫不知從何說起,這一切似乎都是有人在背後推動,可是卻非是我們九家之人。”李靖苦澀的說道,他心中很是糾結矛盾,應不應該將自己知道的一切全都說出來,但是李寬的身份畢竟是大唐楚王,他有些許顧慮,因為他知道自己要是說出來的話,那麼這幾家和大唐朝廷之間就再也沒有緩和的余地,自己知道還好,畢竟自己身為大唐臣子,對于李寬的所作所為雖然心中憤懣,可是卻只是在最開始的時候,現在想起李寬說的那一番話,以及他之前也听聞大唐三災的傳聞,也就心下釋然,不管事情發展到什麼地步,但是大唐現在就很好了不是麼?

    “看樣子,李將軍是知曉些什麼,只是為何不說清楚?這樣說一半藏一半,實在不是李將軍這種軍伍中人的習慣?莫非……”老農微微沉吟,顯然其中的彎彎道道這個老人也能思量得出來,後面的話不方便直接說出來,要是真的他所想的那樣,那麼這一次他們就不該來的,那個家族現在執掌天下,對于他們手中的這些東西覬覦之心之下,恐怕……當初無數的帝王也對這九件東西感興趣,他們這些年躲躲藏藏也是為了避免這種情況。他們這些已經落寞了的學派,不像是釋道儒三家勢大,不畏懼。

    “哈哈……既然來了,那麼就將東西留下來好了,放心只要配合,絕對不會有意外!”就在此時,李寬一個翻身從屋檐下直接閃身而出,整個人在半空之中,一手抓住大門的上方門楣,一個飄蕩,像是滑翔的鷂鷹一樣,直撲而下。整個人身上的衣衫被急速撲面而來的空氣吹動,像是在疾風之中的蒿草一樣,翻滾著。

    “大膽……”老農聲音如雷,整個人緩緩的站起身來,整個人就像是從地面上拔地而起的山峰一樣,帶著一種山岳的磅礡,無可撼動的氣勢,直接迎上了李寬。

    這是李寬在大唐見到的第五個宗師級高手,沒想到墨家這個工匠學派,居然有這樣強悍的高手,甚至比起尉遲恭都要強上半分,整個人就像是一座巨大巍峨的山脈一樣,矗立在那里就讓人有一種高山仰止的氣勢。

    “哈哈……你攔不住的!”李寬原本以為道家和佛家才是最難辦的,沒想到這個墨家的老者居然比起袁守誠,道行大師都要強大,但是也非常慶幸自己先來這里了,因為要是不是先到這里,那麼這位老者以他宗師級的身手,帶著這塊配件直接離去,那麼要想再次找到他,就是大海撈針一樣了。

    李寬的身手比起這位老者強出很多,因為他在這些年一次次的吸收能量的時候,無盡的能量洗刷之下,身體之中的暗傷,還有渾身筋肉的勁道全都達到了一個更加高深的境界,雖然距離傳說之中的報丹之境還差了些,可是卻也算得上是宗師級巔峰的絕世高手,整個人速度快的不可思議,從房門到李靖待客的案幾相距近三丈的距離,幾乎在李寬現身的那一剎那就直接跨越了過去。

    但是老農畢竟不弱,在李寬出聲的時候,他就反應了過來,頓時一拳搗出,像是一座大山砸下一樣,這一圈勢大力沉,要是一般人定然會被砸的渾身筋骨斷裂,甚至會被一拳砸死。

    但是李寬也是強悍的很,整個人在半空之中,借著身體的沖勢,徑直向是一輛全副武裝的裝甲車一樣,直接撞了上來,他的拳頭也是直接轟出,在空氣之中打出一聲暴響,就像是一個炮仗一樣,兩只拳頭直接撞在了一起,然後兩人都感到一股強悍的力量從對方的手上傳了過來,老農武藝不比李寬,但是他站在地上,有著天然的優勢,而李寬在半空之中發力,雖然力量比對面的老農強大,而且年輕力壯,但是畢竟借力之處空虛,所以這一拳,兩人堪稱是棋逢對手,將遇良才,相互之間居然不分勝負。

    “老人家,好武藝!但是對于這東西,我是志在必得,所以得罪了!”李寬雖然吃驚這個老農居然與這樣高明的武藝,但是他畢竟比對方強大,所以在一拳交手之後,李寬一個側身,胳膊恍若是一條游龍一樣,在空中像是一道霹靂一樣直接劈下,這是大聖拳之中的一招,大聖加披掛,打人如掛畫。

    老農一下子面色凝重,然後一個閃身,就要讓過李寬這一拳,但是,李寬的目的也達到了,在老農側身的那一剎那,他的一拳並沒有絲毫的停留,而是直接劈下,像是一道勁風吹過一樣,直接劈在了空處。

    這也是李寬故意的,他在手劈下的那一瞬間,直接就將老農腰間的那一塊玉玨扯到了手中,然後腳下一踏,整個人就像是被一根繩索拉住了一樣,直接就向後倒飛而出,速度迅疾,恍若是一陣狂風一樣沖了出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