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六十五章 合一

第十二卷 徹底了結 第六十五章 合一

    “休走!”老農一聲厲喝,就要追上來,他身材高大,恍若是威猛無鑄的神山一樣,整個人急速的追了上來,腳步踏下,就像是荒古巨獸出行,振動大地,這一間屋子里邊,桌子上的餐具都在跳動。

    “別追了!追不上的!”李靖高聲說道,他知道來人是誰,雖然這一次來人蒙上了臉頰,但是他從剛才來人一把扯下那關鍵的玉玨的那一個動作,就知道是誰了。以他對李寬的了解,現在的李寬可謂是大唐第一高手,老農這樣追上去,一番大戰定然是鎩羽而歸,東西已經被搶走了,再受傷的話就顯得頗為不值了。

    “你知道是誰對不對?”老農身後的一個中年人此時大聲地質問李靖。

    “是誰告訴你們有怎樣?那人不是我們現在能夠抗衡的,且不說他的背景,但是他自己本身,就足以讓所有人為之卻步。”李靖悵然的說道。

    “楚王李寬……”老農停下了腳步,他剛才和對方交手一招,自然知道對方的實力還在自己之上,而且觀其行動和身形,顯然不是那兩個大唐軍隊之中久負盛名的兩個熊一樣的大將軍,而是一個少年人,那麼答案就呼之欲出了。除了大唐那個彪悍的楚王殿下之外,再無他人符合這個條件。

    “既然老先生已經知道了,那麼一切都和老夫無關!”李靖說道。

    “為何他要這些東西?”老農有些疑惑,大唐皇族,這個最近百年時間才崛起的大家族,底蘊比不了那些傳承更久遠的大世家,他們這些最初參與了神器一分為九的隱世學派都不知道如何讓那件從天而降的神器發揮作用,他一個皇族的親王難道可以使用。

    “這個。老夫也很奇怪,他在上午前來奪走了老夫的那一份,現在又搶走了老先生墨家的這一份。難道他真的可以使用?可是這一切有和大唐天劫有何關系?”李靖也很疑惑,這東西流傳了千百年。怎麼和大唐的三災九劫扯上關系了。

    “這個,老夫如何得知,不過現在他手里邊已經有我們兩家的東西了,那麼他定然要去取得其余的,我們是不是……”墨家的那個中年人此時出生說道。

    “愚蠢!”老農一聲呵斥︰“既然我們的都丟了,還去找其余幾家作甚?難道讓他們笑話我等?讓他們也和這個楚王殿下過上兩招好了,反正我們吃過的虧,他們怎麼可以不吃?”

    李寬閃身出了衛國公府。在這午後的陽光下,朝著長安城西北而去,在那里有兩塊令牌等著他去取過來,現在他手中有五塊玉玨了︰法家,兵家,陰陽家,縱橫家,墨家。還差四塊,分別在袁守城那里的道家和雜家,還有在長安城外的老和尚手中的佛家。還有顏之推這位僅存的儒家最有資格的老家伙手里邊的儒家玉玨。

    腳下生風,快逾奔馬,李寬飛速的向著城北而去。他不得不急切地趕去,因為在這個時候,已經看到成功的曙光了,而且他還要找尋啟動的方法。所以現在他抓緊時間,希望找一點完成收集任務,然後實驗效果了。這東西只是系統之中得到消息,實際效果如何他也不清楚。所以看看是不是需要一些別樣的條件。

    城北修真坊,袁守誠小院之中,一身道裝的老袁同志。此時正在煮著香茗,沒有弄什麼香油。咸鹽,而是一杯清茶。但是卻是用的長安城外三十里的玉山之巔去年寒冬之中的山巔白雪融化的雪水,還有他自己栽種茶樹上面今年清明雨前發出來的嫩芽。雖然不是什麼名水名茶,但是一切都是他自己親手收集起來的,雪水是他親自取自玉山之巔,茶葉也是他親手摘下並且炒制出來的,用來招待客人更顯得有誠意。

    “還是袁道長你懂得生活啊,待在這京城之中,什麼事兒都不用管,自己怡然自樂,不像我等這些俗人,一天到晚為了名利一直奔波不休!”一個胖胖的男子坐在袁守城對面,哈哈一笑對著袁守誠說道。

    “哈哈……老道不過是過一點苦哈哈的日子罷了,那比得了諸位過得那般有滋有味!江湖波瀾壯闊,龐居士這般年富力強就要闖出自己的一方局面,雜家這些年是越來越壯大了!”袁守誠謙虛的說道,但是其眼角的那一絲傲然,顯露出其實她對自己現在的生活很滿意,道家比起雜家可是好的多了,沒有被朝廷追繳的風險,而且隨著這些年天師道的興盛,雖然不屬于一個流派,但是道家的精意卻是一脈相承。

    “哎!不說了!這一次傳出來九星合一的傳言,我是緊趕慢趕,總算是趕到了,只是這一次似乎道長都不清楚究竟是何人傳出的傳言,到底意欲何為!”胖子中年人有些詫異,他還以為是在長安城之中的兩家,道家或者儒家有了新的進展,這些年他們這幾家都在悄悄地研究當初分到的東西,可是就像是普通的玉玨一樣,沒有絲毫的特異之處。

    “這個,老道頁游一些詫異,到底是誰,居然知道當初的秘密。只是這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這近千年的時間,有人知曉我們手中有這東西也不奇怪,只是九星合一這傳言,似乎是在三年前開始流傳的,只是到了最近才穿的越來越烈,似乎整個天下都知道了一樣。看來散布謠言的這個人已經準備好了,似乎要對我們下手了呢!”袁守誠心中閃過一個人影,但是卻又不敢肯定。

    “那怎麼辦?”胖子中年男人問道。

    “這個……”

    “把它交給某家就好!”一個人從遠處疾馳而來,像是一只飛翔在蒼穹之上的雄鷹一樣俯沖而下,從高高的小院房頂上直撲而下。

    “你是誰!”袁守誠還沒反應過來,那個身影就直接來到了兩人身邊,一股狂風隨著那個人直撲而下之後,才姍姍來遲。

    “你應該已經猜到了吧!何必明知故問!”來人蒙著臉,但是他知道袁守誠這個老狐狸定然是知曉他的身份的,因為猜都已經猜的到了。

    “果然是你!你要這東西做什麼?”袁守誠驚詫的問道,他心中不願意相信是那個人,但是也只有那個自己都看不透的小鬼才有可能破解這東西的秘密,當初潛龍出淵的預言他還記得,就連他都只是簡單的預判會有兄弟倪牆,這個小家伙居然準確到時間都知曉,這讓他感到無比的驚駭,更加上之後顯露出來的種種不凡,所以他心中雖然詫異還是能夠接受。

    “將東西交給我,那麼大家都好,否則……”李寬說道。

    “既然你要,那就拿去好了!道家講究一切隨緣,老道緣法不到,自當順從天意!”袁守誠說著就從道袍衣袖之中取出了道家傳承千載的玉玨。

    “那麼這位先生?”李寬轉頭看向了那個肥胖的中年人。

    “罷了……既然有生命危險,那麼我還是識時務點好了!”胖子也將自己的那一份拿出來了。

    李寬接過之後,直接就轉身離去。但是袁守誠叫住了他︰“可還記得天劫將近,好自為之!”

    “不勞先生費心,現在我做的就是為了這件事情,哪怕最後結果不一定圓滿,可是畢竟努力過了不是嗎?”李寬說著就離開了,這一次是最簡單的,袁守誠和這個雜家的胖子都是比較有自知之明的,他們知道打不過這個人,所以直接將東西交出來了。

    之後,李寬直接出城,攔截了正在向長安城趕來的道行大師,這個老和尚也是直接交出了自己的那一份傳承,沒有伺機和李寬談條件,因為他知道自己是打不過李寬的,而那個東西,除了當初九分的時候碎過一次意外,其余時候簡直就是堅不可摧,這一點相信所有人都試過,而且他們也想過將東西藏起來,可是卻始終不放心。最初的那一任各大學派的執掌者全都見識過這東西的威力,所以一個個都希望能夠再現當初見到的那恍若是著了魔一樣,並且立下誓言,今後每一任的執掌者都要將這東西隨身攜帶。

    “就差儒家的了!”李寬回到長安城看著天空之中流浪的白雲想到,那個隨時都可以取到手,除了陰陽家和縱橫家是偷梁換柱換取過來的,其余的都是搶到手了,現在差不多收集齊了,馬上可以召喚神龍了!

    進了長安城,時間已經接近下午黃昏時分,李寬想快點完成的話,今天就要去顏家看看了,這個儒家現任的執掌者。從孔穎達的父親的手中接過了儒家的權柄,因為當時這位老先生輩分最高,而且為人公正無私,正氣凌然,在儒家內部聲望一時無兩,而孔穎達當時備輩分資歷尚且不足。所以這位當是最有資格的大儒接過了儒家的權柄。

    長安城,橫平豎直的街道上,李寬緩緩的走著,面對儒家一群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李寬沒有多少緊張的感覺,而且他有信心說服這個傳奇的大儒,至少大唐天劫就是一個不錯的借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