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卷佛道之爭第三章劫數

第十卷佛道之爭第三章劫數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絲絲的春風吹綠了河岸邊的垂柳,一片片翠綠的葉子在風中招搖,長長的柳枝垂下,在水面上蕩漾著清波。碧綠的河水靜靜地流淌著,早已消退了寒冬時的冰封景象,流水潺潺倒映著岸邊的人離別的臉,無數人在這里送別了親人,朋友,折下灞橋邊的垂柳,送給即將遠走的人們,祝願他們一路平安。

    一艘巨大的船只在這內河之中緩緩地行進著,在它的周圍,沒有別的船只,這艘船實在是太過龐大了,而且還有數艘五牙大艦在它的周圍為它保駕護航。這樣的情況讓別的船只即使想要靠近觀賞一番,卻也不禁望然卻步。五牙大艦上面,一隊隊身著鐵甲的士兵,手中持著長槍馬槊,面無表情的站在船上,雖然船只顛簸不停,可是他們像是腳下生根了一樣,就是那樣一動不動。

    這艘大船的甲板上,三張有些像是椅子,可是卻又不怎麼像的物件擺放著,在旁邊還有一張矮幾,上面擺著新鮮的水果,一只小巧的茶壺,還有三四個杯子。一個身穿華麗長衫的少年郎,就這樣仰躺在那椅子上,愜意的曬著太陽。一頭長發披散著,沒有束起來,柔順的鋪散在這椅子上,在他的兩邊,另外兩張椅子上都是一個身穿翠綠和鮮紅的宮裝襦裙的女子,她們沒有像那少年一樣懶散的躺著,而是端身而坐,不斷的忙碌著,翠綠衣衫的嬌俏少女輕輕地在矮幾上的盤子里變摘下一顆水晶一樣的葡萄,用她的縴細的手指輕柔的捏著,送進少年的嘴里。而另一個紅衣女子。雙眸閃耀著化不開的濃情蜜意,看著兩人。

    沒錯。李寬回來了,回到了大唐的土地上。帶著一艘大船。就只有三五十名水手親兵,劃著這一艘大船,直接行駛進了大唐的內河之中。在他這艘船出現的第一天,就被大唐沿海的地方官員上報了,于是耳目遍布大唐的李二在最快的時間之內得知了這一艘來歷不明的大船,並且猜測出它的主人是李寬。那斗大的李字旗,還有那船首上猙獰的撞角,這樣的船只李二很熟悉,因為在長安城保存著這樣的船只的圖紙。不僅僅如此,工部甚至已經在著手仿制這樣的船只了。從貞觀二年開始,這麼多年下來,也取得不菲的成果。李二知道這樣的設計,是李寬背後的師門的獨創,至少在別處尚未見過這樣的船只,那船頭上的撞角比起五牙大艦的拍桿可是沒得比。所以在第一時間他就懷疑這是李寬那混小子回來了,在大船靠近揚州的岸邊的時候,無數的官員就已經在岸邊等著。等著拜見這位王爺。

    所以李寬就這樣一路高調的回歸,一路上他的大船吸引了無數的眼球,無數的商賈小心的將自己的商船靠到岸邊上,小心翼翼的觀察著這一艘巨無霸。一艘船差不多佔據了大半的航道,別的船只都無法正常行駛了。可是能見到這樣的大船,所有人都覺得不虧。至少在以後和朋友一起的時候,有了吹噓的資本。這家伙真的是太大了,一樣都望不到頭。比起五牙大艦都要高出一倍。【愛書屋】在河上,將整個河面都給佔滿了,別的船只連停的地兒都沒有。所有人都在這個時候自覺地學會了夸張的修飾手法。

    李寬回歸,還是這般高調,消息實在是掩蓋不住,所以這一折消息在很短的時間之內就傳遍了長安城,該知道的不該知道的都知曉了,這位消失了大半年的王爺現在回來了,而且是從遙遠的大海的那頭回來,這一次他征服了高麗,帶回來了讓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禮物前隋將士的骨灰。這一次在高麗大王城,那轟隆的爆炸聲之下,無數的英靈得以安息,因為回歸了故國的熱土。

    有人歡喜有人愁,和李寬親近的可是喜出望外,這個小子實在是太混賬了,自己一個人出去玩得那麼高興,居然不帶上他們。回來一定要讓他請客。這是尉遲恭和程咬金,還有他們的五個兒子現在的想法。當然更多的是眼熱,這家伙一聲不吭的就將陛下最想要征服的高麗給端下來了,這麼大的功勞,真是讓人眼紅。他已經是王爵了,封無可封,這該如何?所以程咬金帶著三分的幸災樂禍,想要看看皇上見到楚王的時候的臉色,應該會是非常的精彩。當然這一點他是絕對不會說出來的,這家伙雖然表面憨直,可是花花腸子卻是絕對不少。

    當然有歡喜的,就有憤恨的,比如現在大唐依然之下萬萬人之上的那個人,居住在東宮之內的那家伙,此時正在發脾氣扔著茶杯玩兒呢。一套精致的白瓷茶具,上面描繪著富麗堂皇的牡丹花紋,但是現在卻是成了一地的碎片,李承乾面色陰沉的像是即將出現暴風雨的天空。“這個家伙,居然……”李承乾不由的火大,原本以為李寬離開了,這是一件好事兒,整個朝堂之上就只剩下自己在表現了,所有的朝中大臣也只有支持自己一條路可以選擇了,這大半年的時間里,他是上躥下跳,使盡了渾身解數,才讓朝中大臣開始漸漸的親近與他。可是一個消息傳來,所有人又全都回歸了中立的態度,甚至還有很多人開始倒向了李寬的那一方,最旗幟鮮明的就是那群武將,除了自己的老岳父侯君集之外,其余的都是在為李寬搖旗吶喊。一幫子無腦武夫,這天下民心思安,這是盛世即將開啟的前兆,你們還整天就想著那些打打殺殺的,實在是……

    可是李承乾最恨的其實還是李寬,這家伙早不出現,晚不回來,偏偏在他已經看到勝利的曙光了,覺得一切都將要越來越好的時候回來了,而且還是帶著破壞性的消息回來,他征服了高麗,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那群在東北屢屢犯邊的國度了,而且還將現在一統整個東北半島的新羅國現在的女王給弄成了薛萬徹的媳婦,這樣的勁爆消息,將他之前所有的努力都變成了白費。

    當然不僅僅是李承乾在火冒三丈,長孫無忌也是如此。這位胸中溝壑萬千的國舅爺,一心想要扶持自己的外甥成為這個帝國接下來的主宰,可是現在一切又變得撲朔迷離了。雖然李寬看似沒有多少的威脅,可是他知道李寬現在做的這些事兒,在李二的眼中是怎樣的看重。作為一個有著無盡抱負的君主,李二看重的不是處理朝政的能力,也不是權衡各方平衡的技巧,而是最為直觀的︰開疆裂土,為大唐版圖擴大做出貢獻。因為現在的李二眼光可是非常的高的,他看的更遠了,在那遙遠的天邊,有著無數的富饒的土地,而那里的人們卻並不知道這些東西的珍貴,只是任憑它們荒蕪在那里,這是一種絕對不允許的行為,所以李二要去征服那里,讓那里長出無盡的糧食,用這些糧食養活大唐所有的百姓。

    所以李二現在可是非常的看重李寬的這種強悍的武力,因為只有強大的武力,方能帶著大唐的鐵騎,一路征戰,一路殺伐,將著大唐的旗幟插在這個世界上的所有的地方,只要有太陽照耀的地方,那里就是大唐。這是李二內心深處最大的野望,這個世界是那麼大,從科學家那里尋求到的答案,讓李二眼界大開,覺得只局限在中原這一片狹小的土地上,實在是有些小家子氣了,所以他要更多。

    在遙遠的西域,昭武九姓阻隔之下,在哪里有一個強大的帝國正在崛起,奧斯曼土耳其帝國此時正在建立,穆罕默德在去年的秋天正式的去見了他們的真神,現在他的四個徒弟,四大阿里發正一手持著古蘭經,一手拿著滴血的劍,四處宣傳他們的教義,讓那一片被稱之為西亞,還有歐羅巴的土地上戰爭不斷,這是一頭極具侵略性的獅子。

    在高原上,年少的松贊干布此時已經結束了高原上的戰亂,一統了整個吐蕃,現在正在和尼泊爾處于蜜月期,他的王後,是尼泊爾的尺尊公主。在高原上一頭雪狼正在成長著,遲早也會成為大唐的勁敵。在北方,那一片荒蕪的土地上,一個個身材粗壯的渾身雪白得人已經在開闢他們的家園,在那一片西伯利亞的寒風之中,一個戰斗民族開始形成。所以李二有了緊迫感,這些都是大唐的鄰居。東北方向雖然解決了最大的難題高麗,可是那些土人還是一個頭疼。他們不事生產,只是靠打獵和采集為生,甚至好多部落還是保持著茹毛飲血的生活習性。這些人也會時常犯邊,誰讓大唐人能在土地上種出能吃得飽的糧食,還會有那一種讓人喝了非常舒服的酒。

    正是因為這些種種原因,李二現在最想要的繼承者不是會處理內政的,或者長袖善舞能平衡朝堂上無數的風波詭譎的人,而是一個能夠征服四夷,讓周圍所有的敵人都低頭俯首的人。這一點李承乾絕對佔不到好處,李寬從三年前上戰場之後,先是戰突厥,滅吐谷渾,這一次又滅了高麗,無形之中取得了最有利的條件。所以長孫無忌非常的費神,這幾天他失信了,當初說好的一起到白頭,現在是半路禿了瓢。徹底的聰明絕頂了。

    長安城之中,一個道人輕嘆︰“起風了,劫數將起……何為佛,何為道?罷罷罷……”(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