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大唐楚霸王 > 第十卷佛道之爭第五章他真的回來了

第十卷佛道之爭第五章他真的回來了

    一秒記住【愛書屋】,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長安城巍峨的城牆還是那樣高聳著,無數披甲執銳的士兵站在城頭,守衛著這座城池,拱衛長安的是左右千牛衛,他們是掌握在皇帝和太子手中的絕對的護衛隊,除了李二的絕對親衛玄甲衛和護衛皇宮的禁衛軍之外,這一支軍隊就是大唐裝備最豪華的軍隊了。畢竟一個國家的臉面,大唐現在可是天朝上國,無數的小國朝拜,所以這些士兵身上穿的鎧甲錚亮,長矛也是每天都用磨刀石磨得亮鏜鏜的。在初春的陽光下閃耀著點點的雪亮光芒,他們面色肅穆的站在城頭,像是一座座的雕塑。

    在長安城外不遠,就是八水繞長安的著名格局,這幾條河都屬于黃河水系,雖然最大的兩條就是涇河和渭河,其余的數條河流全都是渭河的支流,但是卻也是非常壯麗的景象,一條條河流泛著波濤,閃耀著淡金色的水波。無數的船只在這幾條河流上來往,或是走南闖北的商賈,又或是往來投奔長安城中親戚的百姓,總之這幾條河流是整個大唐最繁忙的水道之一。在大唐百里之外的洛陽,更是千帆競發。

    但是這一天,這些河流上的船只卻全都沒有往來了,偶爾還有順流而下的船只,但是逆流而上的卻是一條都沒有。這樣的情況,讓無數長安百姓感到很是奇怪,因為平常時候都是從下游來長安的船只佔據了絕大部分,今天卻是一條都沒有見到。使得長安城東北的碩大的馬頭上居然出現了冷清的場景。這簡直就是不敢想象的事情,這個年代雖然水運並不是非常的發達,可是商人逐利的本性還是讓無數的商賈使用船只運輸商品,雖然運送的時間會長很多。而且這一路上或許還要遭受無數的水匪強人。可是還是無法阻擋他們追逐利益的腳步,因為在陸地上運輸的話,一路上人吃馬嚼的,走一趟獲得的收益恐怕還不能保本。還是船只運輸來的劃算。所以,無數的商船每天都會擠滿長安城的碼頭。一種新興的職業就應運而生搬運工。

    長安城是這個世界上最大的城市,無數的人都向往著在長安城生活,天子腳下,沾沾偉大聖明的皇帝陛下的光。可是誰知曉長安米貴?在這長安城想要活下去,花費的錢糧比起在別的地方要高出很多。一座城市在這種生產力不是非常發達的年代,要養活八十萬人。可是一個巨大的難題,長安城周邊的土地大都又是勛貴們的封地,沒有多少土地給百姓耕種。造成了長安城外雖然是無數的良田,每年也產出很多糧食,可是百姓卻還是需要用錢來購買糧食。因為除了勛貴家的佃戶。別的百姓很少擁有自己的土地,他們或是手工業者,又或者是卑賤的商人。在這個等級森嚴的時代,他們就是最為低下的職業者。

    所以每天長安城會消耗無數的糧食,蔬菜,這些東西都是長安城周圍的幾個州縣用船只運到長安城販賣的,往常這個時候,正是碼頭上最繁忙的時候。無數的菜販操持著小舟,往來于周圍的數個州縣之間,買來蔬菜糧食。到長安城之中販賣。可是今天卻沒有一艘小船停靠,無數搬運工在碼頭上翹首以盼,希望有人能來雇佣他們,掙上幾文工錢,好讓一家人能夠糊口度日。長安城雖然繁華,可是卻是白居不易啊。

    但是他們注定要失望了。一直等到旭日升起老高,卻還是沒有一艘船只靠岸。甚至連下游的河面上都沒有一艘船只的影子,只有上游零星的船只駛來。可是卻也大都是一艘艘精致的畫舫,沒有往日的那些熟悉的運送糧食的小船。

    烈日開始在天空散發著它的淫威,一縷縷的陽光穿過太陽和地球之間的無數的距離,帶來光明與熱量。讓在岸邊樹蔭下的一個個精壯漢子開始汗流浹背,在這里等待了大半天,卻是一份工作都沒有開工,他們焦急起來,一雙雙黑色的眸子之中帶著焦慮,渴求,還有擔憂。所有人嘴唇都有些干裂,這一天在他們的眼中格外的漫長,因為沒有掙到錢,所以這一天他們一大家人恐怕都要挨餓。

    百姓就是這樣,他們不是關心誰坐在那最高的權力交椅上,也不在乎朝廷大軍是不是在邊關所向披靡,雖然在新皇登基,大軍得勝歸來的時刻,他們會送上衷心的祝願,也會感到無盡的榮耀,可是在每一天的平凡日子里,他們最關心的還是自己家中的那柴米油鹽,還是無數的家長里短。因為不管是誰當皇帝,不管大軍在沙場上斬殺了多少來犯之敵,他們最重要的不過是吃飽穿暖而已。他們會感激那些沙場上浴血廝殺的將士,因為他們的征戰沙場,保證了他們安穩的生活,他們會向高踞在皇座上的皇帝效忠,因為皇帝掌控著他們生活之中的方方面面。所以他們獻出自己的忠誠,獻出自己的熱情。

    “今天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這麼晚了,還是沒有一艘船來啊?”在灞橋邊上的垂柳樹蔭下,一個個黝黑粗壯的漢子在相互之間談論著。他們是長安城周圍討食者的代表,沒有手藝,只有一膀子力氣,要在長安城之中生存下去,只有到這碼頭上面賣勞力。

    “這個真的很奇怪,現在又不是什麼逢年過節的,這些官家的小姐們怎麼都到這里來了?這些勛貴家族的小姐們到這里來了,那還能不封道?我們還是回去好了,今天是不會有人到這里來卸貨了!”一個比較精明的漢子此時用眼楮斜瞄著那河面上的一艘艘的小船,上面那些精美的圖騰,顯示著一個個強大的家族勢力,這些都是長安城之中的勛貴家族的圖騰,表示他們尊貴的身份。而且船上不時傳來的聲聲的琴聲,還有琵琶之聲,顯然這些船上都有女眷。所以他斷定這些都是長安城勛貴家族的小姐們,只是這些女子不在家中繡樓里待著,居然跑到這灞河碼頭上來干什麼?

    “別管那麼多,我們還是回城中,看看那些作坊招不招人,雖然沒有這里干活錢多,可是也是一份收入,難道今天真的要一家子啃大餅?”

    “就是,這些官家小姐沒事做,淨干些折騰人的事兒!前些日子,我們一幫兄弟被城中一個大家族的管事的叫到他們府上,在他們家的大院子里挖了一個方方正正的大坑,那片地兒可真大,足足有好幾畝地的面積呢!就挖成了一個坑,然後用一種奇怪的粉末糊了一層,然後裝水用……據說就是那家府上的小姐弄出來的!”

    “在院子里挖大水坑,還是方方正正的……這些貴族可真是吃飽了撐的!”

    一個個搬運工相互之間閑談著就要離去,聲音傳出老遠,落入了一艘靠近岸邊的畫舫之中,一個身著白衣,面帶面紗的女子此時正在船上,面紗下的俏臉一陣紅一陣白的,秀氣的鼻息將面紗吹動,似乎在生氣。這個女子一頭青絲像是烏黑油亮的錦緞,散披在身後腰間,在她的面前的小幾上,一只精致的銀質酒壺還有幾碟小菜就這樣擺放著,但是卻是沒有動一下。

    “小姐,要不,我們……嗯?”在她身邊一個中年女子還有一個小丫頭在服侍著,此時那個中年女子一臉慍色,似乎非常惱怒,然後輕聲對白衣女子詢問道,手中做了一個斜斜劃過的動作。

    “不得放肆,這里不是清河,而且現在我們崔氏可不比以前了,當今皇上如日中天,龍威之甚,雄霸宇內八荒,這個時候千萬別橫生枝節,否則整個家族都會被拖累!”白衣女子聲音清冷,似乎一切都不縈于懷,可是那一雙秋水剪瞳之中還是閃過絲絲慍怒。誰說這些百姓淳樸,沒想到還是一個個在背後咬耳根子的八卦。

    “快看……好大的船……”就在此時,岸邊傳來了一個大聲呼喊的聲音,那是正在往回走的百姓發出的,因為其中一人回頭,結果在下游的水天之間發現了一艘大船正在向著這邊行駛而來,這艘船是如此龐大,哪怕隔著老遠,都感到一種無形的壓迫感,就像是面對長安城巍峨的城牆的那種感受,在這岸邊的角度看過去這艘船居然比起在遠處河邊的那一條堤岸都要長,那段河堤足足有十幾丈長,這艘船居然這麼長!

    “真是一艘大船,這樣的船只,居然駛進這內河之中了,難怪沒有別的船只過來,這艘船就將航道全擋住了,別的船只想過也過不了啊,而且這樣的船只,誰敢超過去?一看就不是好惹的要是招惹到了,那還了得?”這些搬運工在指指點點的議論著,隔著老遠也不怕船上的人發現。

    “真的回來了!這家伙居然去了倭國,還有高麗,真是跑的夠遠夠快的,哼……也不知道這一次你心中的野心是不是被激發起來了!”女子心中腹誹道。(未完待續)手機用戶請瀏覽m.aishu5.com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