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亂晉我為王 >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我叫靳商鈺!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我叫靳商鈺!

    無名山谷間,篝火正濃,幻夜正深。

    不過,就在這樣的暗夜中,靳商鈺也是與那蒙面青年男子攀談了起來。雖然一開始對方還有所懷疑,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其警惕之心也是一點點的降了下來。

    “那個,不知道你叫什麼啊!本公子看你也是一個靈活之人!今後也許還會有一些交集,也未可知啊!”

    “回大人的話,小可姓于,土名一個,不值得一提!到是大人的氣質很好,應該是城中的大人物吧!”

    “你小子不得無禮!竟敢猜測我家公子的身份!”

    “算啦,他能夠看出來一二,也說明此人有過人之處!你們幾個都退去吧!沒事兒,就是談談心!再怎麼說那些人也是需要處理的,總不能言而無信吧!”

    “是!”這一回,那些騎兵也是不再多說,一個個更是返回到了自己的崗位上。

    “娘的,老子要的就是這種情況!如果不能夠一擊而勝,那就是真的需要一些手段了!”某一刻,想到這些個騎兵壯漢如此跋扈無情,靳商鈺也是有一種要大開殺戒的感覺。

    這邊靳商鈺與那蒙面青年男子胡亂的閑談著,而此時的慕容語嫣早就與那些人打成了一片。

    “各位,你們也看到了,咱們現在的處境看似很好,但實際上是最危險的!就像你們之前議論的那樣,現在誰能夠保證到了據點,咱們能夠活命!”

    “對對對,我們幾個就是這麼分析的!不過,咱們現在如果有所異動,會不會有更大的報復出現。”

    “報復是一定會有的!即便是咱們順利的到了據點,咱們的結局也早就注定了!因此,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唯一的辦法就是逃出生天。”

    “逃出去,怎麼可能呢!畢竟他們可都是擁有長距離攻擊武器!而且,而且就算是運氣好,逃了出去,估計也是躲不過他們的追蹤!”

    “這位老兄,說的就不對了!第一,你們沒有試過,怎麼會知道結果!第二,如果咱們不逃,等到明日清晨咱們到了人家的老窩,你們認為還有機會嗎!估計到時候就是哭也沒有地方哭了!所以說,本姑娘的意思很簡單,一會兒,可能會有一些突發情況,只要咱們把握住了,就會成功的逃離此地!也許他們根本不敢把咱們怎麼樣!否則那人怎麼會蒙著一層面罩呢!”說到最後,這一回,慕容語嫣的氣勢也是快速的升騰著。

    面對這樣的慕容語嫣,那些人也不是傻子,早就知道眼前之人不是簡單人物了!

    “好!我們相信你!這一回如果能夠逃出生天,必當後報!不知道姑娘高姓大名!”

    “我們也都同意,請姑娘報出大名!”

    “那個,其實,其實也沒有什麼可隱瞞的,我叫靳商鈺!”

    “靳商鈺!不錯,是個好名字!怎麼听起來,有點像中原人的樣子!”說話間,那些人也是把目光緩緩的投向了遠處的騎兵方隊。

    因為在那里,靳商鈺正與之對話。

    “那個,謝謝大人的厚愛!其實小可就是一個普通人!不過,對于您剛剛提到的大事,小可還真是沒有任何的想法!”

    “你,你真的不想投靠本公子!看來你是害怕啊!害怕本公子面罩下的這張臉!”

    “是了,還是公子說的準確!既然你都知道小可害怕這個,那,那就干脆拿下來讓小可看看!”

    “你,你不得無禮!本尊的身份怎麼可能是你這樣的小人物知曉的!不對,你,你是死士!”某一刻,就在靳商鈺緩緩的向那蒙面人走去,一只手還做著要拿掉其面罩的時候,對方已然看出了真相。

    然而,即便是他意識到了什麼,已然晚了。畢竟靳商鈺的身法怎麼可能會失手呢!

    當然了,為了不讓眾人太過于吃驚,靳某人也沒有施展出全部的身法速度,說起來也就是普通的死士水平!

    “那個,真是不好意思,竟然讓大公子看出來了!不過,一切都結束了!你是知道的,我們死士從不失手!如果失手,丟的就是自己的性命!”

    “你,你到底想要怎樣!你們都別亂動,他可是死士!”

    “公子,這,這可怎麼辦啊!姓于的,你到底是誰,為何要突襲我家公子!”

    “哈哈哈!現在知道被制住的滋味了!不過已然晚了!大公子,還是下令,讓你的人自己將自己綁上!另外,丫頭,你們也可以行動了!”說話間,靳商鈺也是用一把匕首按在了那蒙面人的要害之處。

    當然了,此時的慕容語嫣早在等待這樣的機會。一經知曉靳商鈺已然得手,幾乎是在電光火石間就率領那一百名精壯勞力沖了過來。

    “你們,你們竟敢攻擊我們!是不是不想活了!”

    “都給老子閉嘴!大公子,你的命重要,還是這些物資重要,你應該比他們都清楚吧!”

    “對對對,本公子清楚!你們都給老子放下兵器!違令者,老子回去定扒了你們的皮!”

    “這,可,可如果真的放下了武器,他們要是下了殺手!怎麼辦!”

    “閉嘴,本公子的話,你們听不懂嗎!”

    “這,這個,算啦,既然是公子的話,咱們不能不听!都放下兵器!但願這小子能夠說話算話!”某一刻,就在一名大漢狠狠的將自己手中的弓弩扔在地上的時候,其余騎兵也是紛紛扔掉了手中的武器。

    “娘的,這樣做就對了嗎!看來大公子的人都是識時務的人啊!丫頭,你們閑著做什麼!還不將他們都給老子綁結實了!畢竟咱們還沒有走遠,這些家伙可是最危險的!”

    “放心,我們知道該怎麼做!”這一回,不用動員,幾乎所有人都飛快的跟了過來。

    也就是一刻鐘的時間吧,二百余人,硬是讓一百人給捆了起來。

    “姓于的,你現在已經得手了。還不放開本公子,難道你想食言嗎!再說了,之前,本公子可是對你不薄啊!不僅讓他們不要為難你,還對你敬重有佳!怎麼一轉眼的功夫,你就變了!”

    “食言!食言值幾個錢啊!要知道,老子可是死士!死士你大公子應該知道吧!不過,大公子你派出去的死士也不少啊!要不是小可接到的是嚇你一嚇的任務,恐怕你現在早就人頭落地了!記住了,你不要以為自己是大公子就可以隨便來!”說到最後,靳商鈺也是刻意的將那“大公子”三字說的很是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