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穿越費倫游記 >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交易 求月票,求訂閱,求推薦 求月票!!!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交易 求月票,求訂閱,求推薦 求月票!!!

    科斯徹奇很平靜,平靜的有點出乎預料。

    但真正熟悉他的人才知道,他這是徹底憤怒了。憤怒有很多種,有的人憤怒起來,會大喊大叫,四處撒氣,有的人則很平靜,可這並不是不生氣,而是在等待爆發。

    一般而言,後一種比較可怕,因為誰也搞不清,當從平靜中爆發之後,會是什麼樣子。

    “你知道瓦弗尼爾跟了我多少年嗎?”科斯徹奇一改往日暴躁的態度,話語非常平靜甚至非常哀傷。

    索拉姆沒有說話,因為他知道,這家伙根本沒想要自己回答,他只是想傾訴而已。

    “事實上,我自己都記不清了,七八千年?誰知道呢?我第一次踫到她的時候,她還只是一只渾渾噩噩的成年母龍,我還記得當時她正哺育著三只幼龍,我那時候帶著部落里的人去打獵,無意中在雪山上踫到了其中一只幼龍。我殺了那只幼龍,在那時候,部落里的規矩就是這樣,我們不允許白龍這種危險的生物出現在我們的獵場。結果,瓦弗尼爾就瘋了一樣的找我們報仇。”

    說著科斯徹奇還露出了一絲懷戀的笑容。回憶總是最美妙的,哪怕是惡魔領主這種集合了所有邪惡的存在也一樣,他們雖然是惡魔,但不是說,他們就沒有自己的感情,只是對他們而言,感情這玩意格外的珍貴而已。

    “當時部落里的人有一半死在了她手里,作為部落首領的我,必須為我的人報仇,怒火中燒的我,找到了她的老巢,然後殺了過去,當時龍巢中有兩只幼龍,我殺了他們。然後瓦弗尼爾回來了,我準備好了許多陷阱,那一戰我們打了足足三天三夜,最後還是讓瓦弗尼爾逃了。接下來,瓦弗尼爾變得越來越狡猾,不斷的襲擊我的部落,我也不斷的和她戰斗。”

    科斯徹奇走到了瓦弗尼爾的頭顱旁,輕輕蹲下去,撫摸著一件徹底失去活力的龍頭,懷戀著繼續說道。

    “我們整整對抗了三十年,瓦弗尼爾也越來越聰明,越來越難對付。她很瘋狂,剛剛好,我也很瘋狂,我們之間居然在這種互相殘殺中產生一種認同,我們想打敗對方,殺死對方,了結我們之間的恩怨。于是我們不約而同的在雪山之巔進行最後的戰斗,這又是一次三天三夜的戰斗,最後瓦弗尼爾脫力倒下了,可到了最後,我卻不忍心殺她,我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有她,我的生活才更有意思。或許她也這麼覺得,于是她就跟著我了。”

    “之後,我被一個天界使者給殺,來到了深淵,結果我唯一還殘存的記憶,就是瓦弗尼爾,所以當我成為惡魔領主之後,就回去找到了瓦弗尼爾,我還記得我再次見到她的時候,她已經成為了一只優秀的惡龍,她不斷的想為我報仇,她殺死了很多我的敵人,也總是被一些無聊的凡人給阻止,我再次見到她的時候,她在和一群屠龍者戰斗,當時她的狀況很差,很快就要死了。可看到我的出現,她變得的非常開心,她沒有忘記我,哪怕我變成了惡魔,她依舊在想念我。我殺死了那群凡人,然後帶著她回到了這里。我記得當時我問她,願不願意跟我一起回深淵,她毫不猶豫就開心的答應了。”

    索拉姆是很相信動物比人忠誠的,雖然白龍算不算的上動物這點,有點模糊,但索拉姆還是很為這他們之間的感情感動的。畢竟索拉姆也是很喜歡動物的。

    索拉姆不由得想起來哥斯拉。

    要是可以,索拉姆其實很願意將哥斯拉放出來,讓它撒歡的,可惜,之前的一系列的變故,也不知怎麼的,讓哥斯拉陷入了沉睡,怎麼都叫不醒,所以只能自己一個人玩了。

    啊,想到哥斯拉,突然想到了霜牙,這次居然又沒帶它,也不知道回去之後,他會不會和上次一樣生氣。

    這邊科斯徹奇還在絮絮叨叨的說,而另一邊索拉姆已經魂游太空了。真不是索拉姆冷血,只是听一個丑的震撼人心的家伙懷戀另外一個丑的特別出奇的白龍的時候,索拉姆很難有什麼代入感。

    (白龍算是所有巨龍中,長的最丑的了,而且白龍非常討厭智慧生命形態,他們堅持認為,變身成食物,是一種恥辱,所以你們也不用期待什麼白龍小姐姐了)

    “可是!你殺了她!!!”

    終于科斯徹奇的不正常形態結束了,當他喊出這句話的時候,空氣的溫度開始急劇下降,原本的干燥的空氣,甚至都開始結冰了。

    “是啊,我殺了她,不過,你還有機會。”索拉姆也被驚醒了,他微笑的看著科斯徹奇,對他那沖天的氣勢,根本不帶理會的,他拿出了一顆散發著冰冷白光的鑽石,在白光之中,一朵黑色的火焰非常顯眼的在燃燒著。

    “她的靈魂在這里,只要你打敗我,你就可以拿回她的靈魂,之後怎麼辦,應該不用我教你吧?”瓦弗尼爾雖然生活在深淵,但她還是純種的白龍,並不是惡魔,所以只要拿回她的靈魂,科斯徹奇就可以復活她,最簡單的辦法,就是直接將她的靈魂丟進轉生池,雖然會變成惡魔,但好歹也是復活不是?

    “只是,我得提醒一下,你的時間不多了,看到這朵黑色的火焰了嗎?這玩意會一直燃燒她的靈魂,只要我不制止,這東西很快就會將她的靈魂燃燒殆盡,到時候,你可就徹底失去她了。所以準備好了嗎?丑八怪先生,我可是很難對付的。”

    科斯徹奇听到索拉姆那輕佻的言語,怒火差一點就控制不住了!

    就在科斯徹奇準備沖上去將這個惡心的混蛋徹底干掉的時候,索拉姆突然又說道︰“其實我有一個提議,我們可以做一個交易!你可以拿回她的靈魂,只是你必須交出一樣東西。”

    科斯徹奇原本邁出的腳步,在听到索拉姆這句話之後,就停住了。

    “什麼東西?”比起自己的所有財寶,科斯徹奇更在乎瓦弗尼爾的靈魂,畢竟這個世界上能對自己忠心耿耿,又無限崇拜自己的,也只有瓦弗尼爾了。

    “嗯……一顆球,漆黑無比的水晶球,大約在前一段時間,落到了你的手里,你應該還有印象吧?把那玩意交給我,你就可以拿回瓦弗尼爾的靈魂了。怎麼樣,公平交易,一顆換一顆,誰也不吃虧。”

    索拉姆齜著一嘴白色尖牙,如同一個王牌推銷員一樣笑著看著科斯徹奇。要不是科斯徹奇這家伙突然感慨一番,索拉姆還真不知道他這麼在意那條遠古白龍。

    現在就看科斯徹奇怎麼做了。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