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不朽道魂 > 第1356章 潛龍出淵

第1356章 潛龍出淵

    玉凌似笑非笑地看了眼竹家元老等人,輕飄飄地道︰“當然是死人最安全啊。”

    眾人瞬間如墜冰窖,竹家元老更是忍不住扭頭看向陽元老,心急如焚地傳音道︰“陽兄,難道你要眼睜睜看著我們都死在這里嗎?我承認先前是我們昏了頭,沒有響應你們的號召,非要置西聯于死地,可是現在的情況卻是雲承咄咄逼人啊,要是我們都死了,北境內亂迭起,彼此不死不休,又有幻靈族虎視眈眈,整個北境便覆滅在即了!”

    陽元老不由一陣心煩意亂,他實在不知道自己該以何等的理由請求玉凌放過他們,事實上听著竹家元老在這里不要臉地叨逼叨逼,他都想一巴掌拍死這貨得了。

    不過殘存的理智告訴他,竹家元老說的也是實話,要是放任玉清玄大開殺戒,那北境指不定得亂成什麼鬼樣子,到時候幻靈族趁虛而入,就算大家不會徹底玩完,但肯定也是場無比艱辛的苦戰。

    畢竟這些一流大勢力在北境早已是根深蒂固,那些盤根錯節隱于暗處的力量,以及無數大大小小依附于他們的宗門和家族,都是它們的組成部分。

    再說任何一方勢力都不是全員傾巢而出,他們的大本營多少會留下一兩個不滅境元老坐鎮,也就海家被西聯給端了老巢。若是他們發現自家的不滅境元老全死了,只有雪峰和九辰門完好無損地離開了太燁星淵,必然會群起而攻之。

    一想到那無比混亂的情景,陽元老就感到無比頭大。

    雖然心情無比惡劣,但陽元老還是不得不斟酌了一下言辭,把玉凌拉到一旁,跟他語重心長地解釋了一番其中利害。

    玉凌的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波動,陽元老也無從揣測他听進去了多少,只能長嘆一聲,苦笑道︰“我知道這對你來說太不公平了,但是”

    “我理解陽元老的心情,雪峰不欠我們什麼,您用不著感到抱歉。”玉凌平靜地擺擺手,轉向眾人道︰“看在陽元老的面子上,就給你們一個機會,若是哪位嫌我的條件過于苛刻,那麼很抱歉,下輩子投胎做個好人吧,好人一生平安。”

    竹家元老額頭的青筋跳了跳,強自按捺著怒氣,等著玉凌的下文。

    玉凌淡淡道︰“一,所有不滅境以下的修者,配合我清除掉你們進入太燁星淵以後的所有記憶。二,各位不滅境元老,讓我數數,除去煉火宗的,還有十個,你們按我說的步驟發下魂誓和靈誓,決不可泄露任何來到太燁星淵後得知的隱秘,尤其是今天听到的這些事情。”

    “三,每一方派出一名質子留在雪峰或九辰門,比如宗里和族里的第一天才,敷衍了事的請自行掂量後果。最後,諸位發誓的時候順便承諾一下,若是幻靈族大軍南下,你們要第一時間派兵前往羅天北斗,到時候視情況而定,或許會組成聯盟軍,最高統帥由雪峰或九辰門元老擔任,你們的一切行動必須服從指揮,不可怯戰,不可逃跑,更不可叛變投敵!”

    見眾人鴉雀無聲,玉凌便抬了抬眼皮,聲音中沁染著絲絲的冷意︰“都听明白了嗎?”

    竹家元老氣得渾身顫抖,指著玉凌正欲開口,後者便搶先一步打斷道︰“這是唯一的解決辦法,我不接受任何其他意見和反駁,若是你不同意,那麼隨時可以送你上路。”

    “你!”

    竹家元老憋得滿面通紅,但卻硬生生不敢再多說一個字。

    陽元老面無表情地道︰“其他人也別給我傳音了,任何事都是要付出代價的,在我看來雲盟主已經盡可能地做出了最大的讓步,我不會再插手了。”

    他又看了玉清玄一眼,微微頷首道︰“交情歸交情,待會兒我雪峰全體也會發下靈誓和魂誓,以免消息泄漏。”

    青陽悟遲剛要開口,就被陽元老這話堵得不輕,只能干咳兩聲道︰“那個,雲盟主啊,我青陽家剛才雖然沒雪中送炭,但好歹也沒落井下石吧,能不能體諒一下我這個當家主的也不容易啊。”

    玉凌不咸不淡地道︰“第三、四條就算了,但前兩條保留。”

    “呃”青陽悟遲糾結了一下,還是沒敢再多說。

    “那我華雲谷呢?”紹葉堂這時也顧不得臉面不臉面了,緊跟著問道。

    “第四條免除,第三條保留。”

    紹葉堂沉默了半晌,緊緊地攥著拳頭,終究沒有再跟玉凌討價還價,只是冷著臉道︰“那麼祝遠道的事情,還請雲盟主配合我們圍剿這個魔頭。”

    雖然大家現在都知道玉凌的父親是九辰門門主玉清玄,但一時間他們也懶得改稱呼了。

    “可以。”玉凌點點頭,又環顧一圈道︰“還有誰有異議麼?”

    “”眾人都一言不發,呵呵,瞧你這說的,誰特麼還敢有異議!雖然這又是抹除記憶,又是發誓什麼的,簡直生不如死,但好死不如賴活著,哪怕是當未來的炮灰,也總還是有一線希望,總比當場去見閻王爺來得強。

    只有竹家元老咬咬牙問道︰“你提的這些條件我可以忍了,但都到這一步了,你該把我竹家長老們的魂魄還回來了吧?”

    玉凌瞥了他一眼︰“你的時間是靜止的麼?”

    “什麼意思?”竹家元老一時沒反應過來。

    “我早就說了,魂魄離體超過一個時辰,神仙也救不回來,現在問我要人,那我只能還給你一群活死人了,如果你願意養著他們的話。”

    “雲承,你不要太過分了!”竹家元老怒氣勃發。

    玉凌冷冷道︰“只有你竹家的人是人麼?我西聯死的人就不是人了?!我看常年閉死關是會把人閉成傻子吧?你曾經有機會救他們,但親手放棄了這個機會的人,不正是你自己嗎?”

    “你”竹家元老面色由紅轉青,原本就重傷的身體再也禁受不住內息的紊亂,噗地噴出了一口鮮血。

    “言盡于此,其他人也一樣。”玉凌又恢復了平靜的表情。

    然而在眾人眼里,如此平靜的玉凌,反而是最可怕的。

    “元老,我看他已經瘋了,就別再招惹他了”一位竹家長老趕緊上前幾步,幫自家元老撫順呼吸,小心翼翼地傳音道。

    面覆黑紗的竹巧絲也輕聲道︰“算了吧元老,我竹家主力尚在,日後未嘗不可以東山再起,莫要橫生枝節了。畢竟真要追根究底,我們誰都不佔理。”

    她擔憂地望了一眼重傷昏迷的紀嘗辛,由于失去了主心骨,滄河那邊一片沉默,完全不似竹家和蒙家這般群情激憤。

    “那麼,我就當大家達成共識了。”玉凌也不理會眾人那難看的臉色,徑直對陽元老道︰“煉火宗那邊,我實在沒有多余的心力去參戰,不知陽元老還需要什麼幫助嗎?”

    “不用不用,我雪峰的宿敵,我們自己解決便是。”陽元老正色道。

    玉凌的神色卻變得有些微妙︰“他們主動過來了。”

    “嗯?”陽元老豁然轉頭,正看到管亦青帶著煉火宗一眾高手緩緩走來。

    “管老魔,你還有什麼遺言要講麼?”陽元老冷笑一聲。

    管亦青已經身負重傷,程蒙也不復巔峰狀態,陽元老想不到他們還有什麼本事翻盤,更何況玉清玄還在旁邊站著呢。

    “成王敗寇,我沒什麼好說的。”管亦青仍是一派風輕雲淡,目光忽地越過程蒙,盯著他身後的徐詩槐道︰“不過,我還有些話要和冰仙子談一談。無關你我兩大門派的恩怨,只是個人私事而已。”

    徐詩槐沉默了一陣,就在眾人以為她懶得搭理管亦青的時候,她卻突然從人群中走出,冷冷淡淡地道︰“無論你現在說什麼,都挽回不了你這條狗命了。”

    她的唇角露出一絲暢快的譏笑,臉上卻沒有太多高興的神色︰“你還不知道吧,大荒星已經完了。”

    “哦?”管亦青神色一滯,但很快又恢復如常。

    “你不信?”

    徐詩槐憐憫地望著他,明明她個頭遠不及管亦青,卻偏偏有種居高臨下的感覺︰“我這邊有位長老修煉了分身秘術,雖然除了保命以外沒太大用,但在傳遞消息方面卻極為迅捷,你不妨猜猜,大荒星發生了什麼?”

    管亦青默然不語。

    徐詩槐淡淡道︰“好吧,不賣關子了,南境的那位南王,已經突破了輪回淵的桎梏,而且他已是不滅境巔峰高手。”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