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白夜一 > 第二百九十九

第二百九十九

    299

    “阿瑪祖,你準備好了嗎?如果你準備好了的話,現在,跟上我吧。接下來,就讓我帶你去尋找,我所說的寶貝。”林林說到這里,輕輕地吐出了一口氣,看起來,仿佛是要將什麼沉重的負擔給甩掉一樣。而當她長長地吐出了一口氣之後,她的臉色變得比原本輕松多了。

    現在,見她已經完全沒有了原先的那種咄咄((逼b )b )人的氣質,我的心(情q ng)也好了很多。

    現在,我看見林林在我面前不遠處的地方朝前走著。此刻,她走路的姿態幾乎就是在蹦蹦跳跳的,看起來,她的心(情q ng)似乎並不壞。

    原本,當我對她做的那些狠事之後,我是非常擔心她會記仇並且報復我的。但是現在,我看著面前不遠處的這個朝前一邊走一邊蹦蹦跳跳的小女孩的時候,我覺得她根本就不是一個會記仇的人,看上去,她的(性x ng)(情q ng)似乎單純得合著一望無際的大海一樣。

    並且,或許是因為一些人(性x ng)中含帶著的,而道理和理智無法描述的原因的影響,此刻的她看起來似乎還有點開心。她向前蹦跳著的步伐是輕盈的。

    有時候,對于人(性x ng),我覺得似乎真的難以用道理來描述。

    就像對于林林,我現在是阿瑪祖,林林在面對那個溫和的阿瑪祖的時候,她的囂張之態幾乎讓人拙舌。而現在,當我狠狠地教訓了她一下,她頓時老實多了。並且,幾乎很難用道理來形容或者說清楚的是,我看她的心(情q ng)似乎還(挺t ng)好。或者說,我看到,在她的骨子里有一種很((賤ji n)ji n)的東西。用一句通俗的話來說,或者用一句並不怎麼能夠入目的話來說,那就是,這樣的人,不扁不痛快,扁了他才會覺得爽。

    我就這樣走在林林的(身sh n)後,看著她一蹦一跳的(身sh n)輕如燕的(身sh n)影,大汗淋灕地想著這些怎麼想都想不通的狗(屁p )道理。

    就這樣不知不覺地,最終,我和她走到了沙灘與大海的交界處。或者說,這里就是陸地與海水的交界處。

    現在,站在這里,感受著海風輕微地吹拂而過,我幾乎不敢想象,這里的一切其實根本不是大自然造就的。這里所有的一切,其實都是塞納人智慧的結晶。

    是的,雖然對于塞納人這個種群,我持有的否定的態度要比肯定的態度強烈許多,但是不管怎麼說,當我面對他們的聰明才智的時候,我的心(情q ng)時常也是覺得震撼的。能夠造就出如此栩栩如生的場景,這不是一般的人能夠做到的。

    我和林林就這樣站在這片大地和海水的交界處。林林仰面望著遠方,任由那絲絲的海風輕拂她柔嫩的臉頰。

    這一切,我承認,依舊很美。

    說實話,原本,但我對林林在心中有一種十分抗拒的排斥感的時候,她的美在我的眼中也是丑的。可是現在,她的張狂已經收斂起來,我對她在心中又生出了一些些許的好感,這個時候,我看她以及評價她,也都是比較客觀的了。

    她是美的,美得讓人陶醉,讓人心碎。

    我看著她,眼神中絲毫也不掩蓋自己羨慕的心(情q ng)。

    而就在我看來她片刻之後,她似乎感覺到了一些什麼,她突然轉過臉來,看向了我,然後,我真沒想到,她居然朝我宛然一笑,那笑容十分地率真,真誠,儼然沒有起先她對我的那種僵硬和嘲諷。

    這一次,她沒有說話,這是嘴角微微上揚,帶著一種暖意。

    看得出來,現在,她接到我的程度非常高。連我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我那一頓野蠻的拳頭,居然讓她對我生出了好感。

    不過,有人用溫暖的笑容面對著你,總比用那尖刻生硬的諷刺對你要讓人感覺舒心多了。

    此刻,我雖然覺得莫名其妙,但是,我的心比原本安然多了。我也欣然接受了她對我的善意。但是在我的心里,一種潛意識依舊在提醒我,你要小心,這樣的人變化無常,她能因為一頓拳頭對你生出好感。但是也絕對能因為你的真誠而背叛你。

    我在心中暗自的提醒自己,小心這種人的嘴臉。

    這種人,你是要時刻提防的,與她相處,必須懂得演戲。

    此刻,林林那滿帶著溫馨笑臉的臉正望著我,看起來那麼真誠,那麼充滿的善意,我覺得我幾乎就要被她打動了,但是我依舊提醒自己要小心。

    “阿瑪祖,你看,我美嗎?”現在,我眼前的這個花痴再次陶醉在自己的美貌中。不過這一次他對我說話的時候,了然沒有原本的那種刻薄和諷刺。因此,現在我的心(情q ng)也是舒暢的。

    听她這麼詢問我,我點了點頭,然後說道,“美,林林,你真的很美,”說到這里,我也朝她淡然一笑,“你的美,讓我真的非常地羨慕。”

    在面對善意的時候,本人大可兒的一貫行事作風,那就是也以善意相報。

    就像此刻,一個溫柔可人的滿帶笑臉的人兒,在我面前輕聲細語地真誠地向我詢問,即使我知道這是她披著一層虛假的皮,我的(性x ng)(情q ng)仍是(情q ng)不自(禁j n)地和她認真地說話,不知不覺變流露出了我的真誠。

    此刻,我是真真實實地,真真誠誠地,帶著一種羨慕的姿態去欣賞她的美。

    林林見到我的模樣,帶著寬厚寬容的樣子笑了笑,然後說道,“阿瑪祖,你年輕的時候是什麼樣子的,美嗎?你也喜歡美的東西嗎?你也喜歡,那些小女孩子裝點自己的發卡嗎?你也喜歡,在自己的發絲上裝點鮮花嗎?”

    听林林這麼問我,我愣住了。說實話,對于阿瑪祖,對于林林剛才說出的那些問題,我的好奇心幾乎和她一樣地重。我也非常想知道阿瑪祖年輕的時候是什麼樣的。

    因此,當听林林這麼詢問我的時候,我愣了一下,剛想表示贊同林林的想法,但是立刻,我就意識到了我現在的(身sh n)份正是阿瑪祖。現在,我必須代替阿瑪祖來回答林林這個問題。

    因此,最終我努力的讓自己進入到了角色,然後努力地榨干了一些腦細胞,最終我回答林林說道,“咳咳,是啊,林林,(愛 i)美之心人皆有之嘛,阿瑪祖我年輕的時候,自然也是十分(愛 i)美的,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