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魔法師拉斐爾傳 > 第一百六十章 盜賊與狗

第一百六十章 盜賊與狗

    南方商會

    “第三位族人已經從黑暗中而出,這是一件值得慶祝的好事情。即便三神的手伸得再怎麼得快,終究還是短了一點。實在是讓人感到開懷啊!”陰冷的禮堂之中,傳出陣陣笑聲,內里的黑氣相較于前段時日顯得更加濃郁,如果說先前還能夠看到點光,現在連這一點光都被掩在了其下。

    “可惜其中還是出現了一些偏差和遺憾,不過相較于結局來說,逝去的族人也是能夠瞑目了。”兩位邪神說到這件事情,情緒顯得有些低。每一位邪神一族的成員都是珍寶,每一位的損失都像是從身上割下一塊肉來。

    “不過沒有想到這件事情居然還為我們拉來了一個聖杯騎士,說起來還真是預料之外的最大驚喜。”兩位邪神的情緒波動極大,前一刻還在感念族人,現在就又跳到了另外一件事情之上。

    “聖杯騎士啊,當年那麼出名的一個團體,在以團體為族群。說起來也算是特例了,只是沒有想到最後居然再被推了出來之後就那麼被放棄了。說起來,那些人類還真是一點都不懂得珍惜那些美的東西啊。”

    對于這件事情,兩位邪神說起來還頗有些唏噓不已,顯是真的對這個族群有著不小的感懷。

    “在他們看來,這種他們所無法控制得住的力量,自是只能夠排除在外了。人類的肚量一向都是這般的小。或者說,這個世界之上的生物在多數情況都是這般的自以為是。然而最終的結果卻總是那般的……下賤。”

    “所以這個世界才需要有存在為它重新進行一次選擇……”

    ……

    ……

    船只已經在海上行駛了小半個月的時間,如果非是神力不好大肆的釋放,三神怕是不需要如此的麻煩。即便是改良好的船只,又怎能比得過神移形換位的能力?

    這是一處被廢棄的海島,或者說,因為亂石之禍之後,很多海上島嶼也遭受到了波及。原本繁榮不可一世的島嶼,在這種天災之下的抵抗能力實在是太低,你想跑?你又能夠往哪兒跑呢?不過是多增加幾分鐘的苟活時間罷了。

    島嶼有一座環形大山,將海上不停的狂風給遮擋住,讓內里的溫度顯得很是怡人。拉斐爾已經派遣手下的海族士兵將這兒清剿過了,並且修築起了一些居所,內里用珍珠作為光源,顯得極為溫潤。

    船員們已經歇下,這些時日的航船雖說是順風順水,但疲勞度可一點不比平日里的航船來得悠閑。平日里他們能夠在風平浪靜的時候吹吹牛,打打牌,舒緩舒緩精神,消磨消磨時間。但這小半個月的時間之內他們可沒有這個機會。

    所以在進入小島之後,他們只是草草將身子擦拭了一下,便就著這小島上怡人的春風睡下了。

    三位神可沒得這個清閑,這座小島已經距離南方商會極近,按照航船形勢的時間,八個小時便足以抵達。但剩下的行程顯然不宜在繼續航船行駛,目標太大了。

    南方商會附近的海域早就已經被化作了禁地,人們現在對南方商會這個地名緘口不言,生怕說出這個地名便會招惹上是非。現在不僅僅是神殿緊張,那些貴族更加緊張。每個人都怕成為這些恐怖邪神們的下一個目標。畢竟一個奧托雷帝國已經足以給他們狠狠地上一堂課了!

    所以說,接下來便真的就是需要依靠他們盡心盡力了。

    “我讓我的部屬前去探查了一下南方商會的情況,現在整個南方商會被濃濃的迷霧包裹著,根本就看不清其內的虛實。”拉斐爾的手微微向上抬起,茶盞之內的水便飄了起來,一個畫面就出現在了桌案的中心。

    “迷霧鎖城,看來邪神們對南方商會的保護倒是顯得頗為周到。”法師之神阿組斯看著這個情況,眉頭便鎖了起來。這種迷霧可不會只是擺設,要是外來分子進入其中,那呆在其中的兩位邪神必然會在第一時間感應到,這無疑為他們本就不易的行動又增添了幾分難度。

    “這種迷霧可有破解之法?”忠誠與勇氣之神托姆在這方面算不得行家,這種神在多數情況之下都是直來直往的,幾乎不會使用這種方法來御敵、防守。剛直的人總是不喜歡這些虛虛實實的玩意。

    “迷霧的破解之法不好說,迷霧有性質、強度、通途之說,如果一點不對便無法破解。更會直接讓邪神鎖定我們。”法師之神阿組斯輕輕搖了搖頭,也正因如此,他才會顯得更加的苦惱。

    “先前我們只想到了如何應對,卻沒有想到應該如何進門。”拉斐爾這個時候也顯得有幾分無奈,事情總是無法如人所願,他總是要在你志得意滿的時候狠狠地給你扇上一個耳光,讓你清醒清醒。

    “難道我們只因為這麼一個迷霧便被困住了手腳?”忠誠與勇氣之神托姆對于這個事情的發展顯得有些煩躁。要是直挺挺的你一拳,我一拳,那才是他的主場。

    听著這位神的言語,拉斐爾和法師之神阿組斯都略顯沉默。因為事實還真的是如此,他們並非是要跟這些邪神進行戰斗。潛行、潛行,隱藏才是最為重要的事情。要是還沒有進入便被發現了,那還偵查個屁啊。

    而且現在第三位邪神破開封印而出,對他們的行動便更是難了幾分。而且听忠誠與勇氣之神托姆所言,對方的身旁還有一個實力不俗的強援,這要是真的打起來,怕真不是一個容易解決的局面了。

    時間在三神的沉默之間流逝,這本就是一場勝率很低的博弈,而且賭注很大,不得不讓人慎重的考慮。

    “我們三位的目標還是太大了,即便我們讓戰斗之神從旁援助我們,對南方商會發動一波反沖鋒。但邪神並不是蠢貨,我們從海上出現,他們便會覺得我們才是真正的後手。除非我們能夠引導某些在這方面非常擅長的神出點力。”沉默被打破,拉斐爾開口言語道。

    “閣下指的是誰?”法師之神阿組斯听著拉斐爾這話,自是知道這位的腦海中肯定多了些什麼他們所沒有想到的事情了。

    “例如說,盜賊之神。”拉斐爾的手在桌案上寫下了這幾個字。

    “這不可能,這個隱藏在暗處的老鼠不會將自己放到這種危險的局面之下的。”忠誠與勇氣之神托姆一點都不隱藏自己對盜賊之神麥斯克的厭惡之情,這種厭惡完全超過了他對戰斗之神塔帕斯的不滿。

    “有些時候,當一只狗出現在老鼠的身後,他也是會嚇一跳的。”拉斐爾拿起桌上的一杯茶飲放在口中,臉上露出了一種意味不明的笑容。

    “閣下是說混沌魔犬柯茲夫?”听到狗這個敏感的詞匯,法師之神阿組斯便聯想到了這個強大的異界生命體。

    “當初這位盜賊之神招惹到了混沌魔犬柯茲夫的原因就算我不說,你們心中也會清楚。而這混沌魔犬柯茲夫想要解決這位盜賊之神的心那是眾人皆知的。如果不是因為與蜜絲特拉女神的交易,讓其手中握住了弒犬劍,才阻止了混沌魔犬柯茲夫進攻的勢頭。

    但據我所知,蜜絲特拉女神與之交易的弒犬劍並非真品,而是仿品。要是我們稍稍施展一些手段,你們說這位盜賊之神會不會就一不小心闖入其中了呢?”

    拉斐爾的言語雖然輕描淡寫,但卻是殺人誅心的表率。

    混沌魔犬柯茲夫曾在眾神殿諸神的商議和努力下,用計鎖在了喧癲空隧長達數個世紀之久。代價是正義之神提爾的右手被柯茲夫咬斷!這便是正義之神提爾右手殘廢的原因,混沌魔犬柯茲夫,又稱天堂劫掠者。專門吞吃諸神信徒的靈魂,也就是我們常說的祈並者。

    那些被它吞噬的靈魂會被徹底的毀滅,即使神力也無法挽救這些靈魂!所以,被它吞噬下去的神力,自然也就沒有吐出來的可能,而且它所咬下來的地方有極強的腐蝕性,難以愈合。

    當然,要是正義之神提爾願意,他倒是能夠恢復,不過因為想要警醒自己,他並沒有這麼做。故而有殘廢之神的稱謂。

    後來混沌魔犬柯茲夫曾經被謀殺之神希瑞克給它放了出來,想要以此來錯開其他神的目光,以此讓諸神沒有空去管他想要征服艾歐大陸的行徑。

    但這個可憐的大家伙被放出來沒有多久,就被盜賊之神麥斯克給封印了。最最戲劇性的發展就是,這家伙後來居然又他娘被謀殺之神希瑞克給放出來,但這次這頭大狗沒有去找其他神的麻煩,而是到處追殺盜賊之神麥斯克,即便這位以速度見長的神,在面對這頭大狗的時候也是束手無策,咬斷了他的一條腿。

    然後才會有麥斯克不知以何種代價說動蜜絲特拉借他弒犬劍得以保全一條神命的戲碼了。

    “但就算是弒犬劍失效,這位盜賊之神也不會慌不擇路的撞入這南方商會之中啊。”雖然這個計劃听起來完美無缺,但缺陷也非常的明顯,誰會從一個陷阱撞到另外一個陷阱之中呢?動物都不會這麼的愚笨,更不要說這位一向顯得有些精明的盜賊之神了。

    “誰說弒犬劍要失效呢?那也實在太過于明顯了。”

    ……

    ……

    影界

    盜賊之神麥斯克正翹著腳听著信徒的匯報,有關于各個王國、公國的秘辛,有最近偷取到的錢財多寡。這位盜賊之神最喜歡或者說用來排解無聊的時光。

    “這些邪神鬧得事情有些大了,讓下面的活計都不好做了。真是操蛋!”听著下面的匯報,遠沒有以前來得令人身心舒暢,這位盜賊之神忍不住罵了一句,反正這兒是影界,他也不擔心會被誰听了去。

    “哈~”打了個哈欠,這種無聊的時光,睡覺無疑是最好的打發方式。反正這再怎麼鬧騰,也不會燒到他的眉毛上。到時候就算邪神贏面甚大,他也能夠躲進暗影位面或者陰影之紋等位面之中,到那些個地方,他怎麼也不至于被這些邪神給抓住。

    反正自己的小日子該怎麼舒坦過就怎麼舒坦過,而且他可巴不得那些家伙打起來,說不定自己還能夠因此而漁翁得利,從那平日的作風可以看得出來,他絕非是一個甘于平靜的神。對各個王國、公國秘辛的探取,亦可以看做他對自己神職、神力領域、神力強度的擴展和謀求。

    諸神的隕落,對于神來說是一件大事情。神職與神力領域的散落,便是其他神染指的最佳時刻。這便是一個機會,絕佳的機會。所以高座于此,並非只是無聊,而是為此積蓄自己的能量。

    猛獸想要擊潰一個更加危險的敵人,會隱于林地之間,靜候一個絕殺的機會。

    不過就在他快要睡著的時候,一聲犬吠立馬將他驚醒了過來。盜賊往往怕狗,因為他們敏銳的嗅覺總是會在第一時間發現他們的蹤跡。而這位盜賊的神,自然也怕,而且怕得緊!混沌魔犬柯茲夫這個名字只要出現在他的腦海中,他會一個星期都做噩夢的。

    但今天或許真的是應驗了,想什麼就來什麼。那個往日里都安分守己的丑家伙,幾乎是條件反射一般的抽出自己身側的弒犬劍,其上光芒大作,那個大家伙明顯有些畏懼了起來。

    “丑家伙,快點滾開。否則我把你剁了下酒!”盜賊之神麥斯克大聲的呵斥著,就算是手中握著弒犬劍,他還是有一種聲厲色茬的味道。顯然真的是對這個大家伙怕極了!

    不過這聲大喝,不僅沒有起到他心中想要起到的作用。反而似乎將這混沌魔犬柯茲夫給惹惱了,竟然用他那灰黑色的枯骨犬爪抓向了影界的防護膜之上,而那由神力凝結而成的神力護盾在這一個爪擊之下竟然如玻璃一般破碎了開來。

    “臥槽!”見到此情此景,這位盜賊之神真的是慌了神,忍不住又爆了一句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