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愛書屋 > 逍遙派 > 第3045章 不是假的

第3045章 不是假的

    “第二副門主,你覺得我會將這種荒唐的事放在這里說嗎?”王熊山反問道。

    “那就是真的了?”另外一個副門主,也就是第一副門主雙眼一亮道。

    其他人的眼神也都是變了。

    這個消息要是真的,那真是太驚喜了。

    “至少不是假的。”王熊山說道,“現在就是不大確定,他們得到的功法是不是就是夔雍的絕學。”

    “就算不是絕學,那等高手留下的功法,只要我們能夠得到,也足夠我等受益無窮了。”第一太上長老大聲道。

    他的話得到了其他的人贊同。

    夔雍是誰,他們都是清楚的。

    ‘莽牛門’的輝煌歷史,周圍這些門派當然還是知道的。

    那可是一位魔將大人啊。

    他的功法啊,哪怕是隨手扔出一部,都遠勝他們現在所修練的。

    “說的是。”王熊山臉上的表情並沒有太大的變化,“我想你們之中,誰過去好好探探他們兩人的底。之前去的兩個長老顯然是不大夠啊。”

    “屬下願往。”下面六人都是喊道。

    “第五太上長老身死一事,很有可能和這兩人有關。”王熊山說道,“他們至少是有空境實力。”

    這話一出,靠後的幾個太上長老臉色微微一滯。

    尤其是第三和第四太上長老兩人,他們的功力比起第五太上長老也強不了太多。

    他死在了那里,如果真的是‘莽牛門’新任門主和副門主所為,那他們過去豈不是也很有危險。

    “還是你辛苦一趟吧。”王熊山倒也沒有再猶豫,直接看向第一副幫主說道。

    “是,屬下一定將對方的底細調查清楚。”第一副幫主急忙起身道。

    “你還是不能大意啊。”王熊山說道,“如果發現有什麼不妥,保命要緊。”

    “屬下明白,屬下一定會將關鍵的消息帶回來了。”第一副幫主說道,“老實說,屬下倒是希望他們的實力越強越好了,這樣一來,他們身上的功法就更驚人了。就算不是夔雍的絕學‘莽牛勁’,也足夠讓江湖中人瘋狂爭奪了。”

    “幫主,這件事還得封鎖消息才好。”第二副幫主急忙說道。

    幫主讓第一副幫主負責此事,他內心還是有些嫉妒的。

    畢竟是近水樓台先得月啊。

    夔雍的那些功法,只要自己能夠得到一絲絲,那都是無比驚人了。

    可惜,這樣的機會,沒有落在自己手上。

    “無法封鎖。”王熊山搖頭道。

    “啊?”第二太上長老不由喊道,“難道說這個消息早就傳出去了?不對啊,要不是幫主說起這事,我們根本不知道還有這樣的事。我們離‘莽牛門’這麼近,也不大清楚情況,其他人應該更加不知道。”

    “算是傳出去了吧。”王熊山說道,“他們兩個人去‘莽牛門’的時候,當著大家的面承認自己是夔雍的傳人,得到了夔雍留下的一些傳承。”

    “就這麼說了?”六人都是愣了愣。

    他們心中覺得,要是換做自己,這樣的事肯定不會透露出去。

    一旦透露出去,很有可能遭來殺身之禍。

    江湖中為了一門功法,屠滅滿門不在少數。

    更何況是兩人還得到了夔雍這樣人物的傳承,其中功法和寶物恐怕是不計其數了。

    誰不眼紅?

    “所以我有個推測,要麼這兩個家伙對自己的實力很自信,要麼就是兩個瘋子,白痴。”王熊山說道。

    “應該是第一種。”第一副幫主沉聲道。

    “是啊,基本上是第一種了,所以你過去的時候要小心了,別說我沒提醒你。”王熊山說道。

    “屬下會小心的。”第一副幫主臉色有些凝重道。

    現在看來,自己之前還是對這件事太樂觀了。

    “其實也不用太過緊張,我不信他們敢對你下殺手。”王熊山淡淡地說道,“我們‘凶山幫’可不是那麼好招惹的。”

    屋頂上的黃逍听到王熊山的話,心中不由暗暗發笑。

    他和祖師現在可是要對他本人動手了。

    至于他的那些手下,只要沒有了王熊山,這個‘凶山幫’差不多也就散了。

    雖然是兩大副幫主和五大太上長老,現在是四個,但這些人的關系其實並不是那麼和睦。

    各懷鬼胎,各有算計。

    “第二副幫主,你負責‘莽牛門’中的最新消息探查,尤其是有關那兩人的消息,必須死重中之重。你可以將其他方面的探查都暫停,注意力重點放在這件事上。現在這件事還不能算是完全傳出去,我們要在這件事還在一個小範圍內的時候,得到那兩個家伙身上的功法,所有功法和寶物。”王熊山繼續說道。

    王熊山的話說的在做的人都是有些熱血沸騰了。

    尤其是那些太上長老恨不得現在就沖到‘莽牛門’,他們這個時候都忘記了第五太上長老的死可能和‘莽牛門’有關。

    王熊山讓這些人下去之後,並未直接離開,而是在這里坐了一會。

    “上面的朋友,都來了,不妨下來一敘。”黃逍和霍煉兩人耳旁忽然想起了王熊山的聲音。

    “沒想到被你發現了。”霍煉和黃逍身子一沉,直接從屋頂穿過,進入了屋中。

    “你怎麼發現的?屋頂上應該沒有什麼陣法才對。”黃逍盯著王熊山問道。

    “你們兩個倒是有些能耐,能夠潛入我‘凶山幫’”而不被發現。你們在上面到底多久了,我不大清楚,我也是剛剛感覺到的。是我的那些屬下出去的時候,你們大概是為了隱藏身形,稍稍動了動,這才被我察覺到了屋頂的異樣。

    “沒想到我們還是大意了一些。”霍煉說道。

    “你們兩個應該就是‘莽牛門’的新任門主和副門主吧?”王熊山笑問道。

    “沒想到你一猜就中,佩服。”黃逍說道。

    “咦?不隱瞞一下身份?就這麼承認了?”王熊山有些意外道。

    “是就是,沒有什麼不好承認的。”黃逍疏導哦。

    “哈哈~~~”王熊山忽然哈哈大笑起來,道,“我現在大概明白你們兩個為何會向‘莽牛門’的那些弟子透露你們得到夔雍傳承一事。敢敢當,我喜歡。”

    說到這里,王熊山微微一頓,語氣一變道︰“不過,這樣也死得快!”

    ( = )

    ,